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六十七 必须通晓姓名

卷八 章一百六十七 必须通晓姓名

  分身类的能力虽然少见,却还不算罕见之极的能力。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比如火神宁顿,就有一尊神袛分身坐镇咏战堡垒,可惜在那一夜的战斗中,被杜兰德当着千万战斗法师的面,斩杀于咏战上空。

  大多数分身,是没有名字的。他们源于本尊,某种意义上算是本尊的另类延伸。

  这类分身,又被称为“同源联体”。比如火神宁顿被杜兰德斩杀的那尊分身,就属这类。

  但杜兰德的双刀分身不同。

  双刀分身源于杜兰德,所以与杜兰德同源。但他们的灵魂却不是杜兰德给予的,而是在吞噬进化的过程中,自行诞生。这类分身,杜兰德以前不知道叫什么,但在2级预备区时他翻阅了不少资料,明白了分身的基本分类。

  宁顿的分身是“同源联体”,而自己的双刀分身,则是“同源异体”。

  当年在异界时,双刀分身诞生灵魂的那一刹那,也就有了姓名。他们不是一般的分身,他们源于杜兰德,却又相当程度上算是**的个体。

  而拥有自己的姓名,并以本尊之名为姓氏,正是“同源异体”类分身的最大特征。

  “通晓姓名”,则是彻底降伏这类分身的唯一方法!

  “刚才那冒牌货,不是红袍杜兰德,也不是蓝袍杜兰德……”杜兰德细细思索,“这么说来,他恐怕是红袍与蓝袍合体后的全新灵魂了,也就是审判战刀的刀魂。”

  “我现在和审判战刀初步相融,身与刀合,也难怪他想要占据我的身体。”

  想到这,杜兰德嘴角反倒浮现出一抹笑容。

  如果自己的猜测没错,刚才那灵魂确实是审判战刀的刀魂。那么“通晓姓名”的意义就尤为不同了。

  一旦通晓姓名,不仅代表着彻底降伏,还意味着杜兰德将真正地掌握审判战刀的规则之力。到时候,审判刀魂的生死存于杜兰德一心。杜兰德动用审判战刀时。也必定更加得心应手!

  这时,小妞走到杜兰德面前。抹了抹脸,仰头看着杜兰德问:“你……你真的是杜杜,没骗我吧?”

  杜兰德蹲下来,微笑道:“你不是能读取所有战斗法师的内心吗?喏。我把内心亮出来,你想怎么读就怎么读,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真的……那个……杜杜。哈哈!”

  小妞天生乐观单纯,听杜兰德说得有趣,不由破涕为笑,咯咯笑起来。

  笑了片刻,小萝莉却又瘪起小嘴:“不行啦。我没办法读取现在的杜杜的心思了。”

  “呃……”杜兰德呆了一下,旋即了然,“我明白,怎么说咱俩也这么熟了。老是单方面的读心……也有些不厚道不是?小妞真懂事,以后也别读了,万一读到一些少儿不宜的内容,该有多不好呀。”

  “才不是不想读!”小妞用力挥舞起小手,连比带划地纠正道,“不是不想,而是不能读了!我现在想读也读不了了!”

  “你不能读心了?”

  “还能读心,但不能对你读心了。”

  杜兰德闻言,愣住了。

  这时红袍男人慢吞吞地费劲走过来,口吻奇异道:“小家伙说你和你的刀相互结合之后,已经‘超脱出战斗法师的范畴’了。具体我也不明白,但你想啊,如果你的肉身、灵魂、能量,这三者全都和你的刀相融,那么决定一个人种族与职业的三大要素,也都随之改变了,发生了本质性的转变。”

  红袍男人一边说,小妞一边在旁边连连点头。

  杜兰德听完之后,沉默了好半晌,才脸色古怪道:“这么说,我……不再算是一名战斗法师了?”

  杜兰德问这话的时候,说不上有多么喜悦。每一名战斗法师都用强烈的荣耀感,以身为战斗法师为荣,不完全是因为战斗法师的强大。就好像双天界的四大神官,论战斗力和手段,隐隐还在战斗法师之上,但如果要选,杜兰德必然选择做一名战斗法师。

  此时骤然听到自己连种族和职业都可能改变了,杜兰德心中其实颇为茫然。

  不是战斗法师,那我是什么?

  红袍男人和小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谁也给不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答案。

  红袍男人只好安慰道:“也别这么愁眉苦脸的,刚才那个冒牌货冒充你的时候,实力简直强得一塌糊涂!就算你的职业已经变了,不再是战斗法师,那也一定是以战斗法师为本,向更高的境界进化了。说不定……恩,说不定你现在已经不是上位巅峰职业,而是巅峰之上的巅峰职业了,四大神官也未必比得上现在的你。”

  这番话倒是大实话!

  红袍男人回想起之前和冒牌杜兰德的战斗,越发感到如今的杜兰德,或许正在向某种了不得的存在形态发展。

  杜兰德沉默不语,脸色倒是好看了不少。

  他忽然想到了那本《熔兵炼体》,虽然在2级预备区的时候还没读过,但从书名来看,似乎和自己目前所经历的事有些关系。审判战刀为兵,自己现在虽然不是“熔兵”,却也算是“融兵”了。

  “唉,等到了山顶,去找洛凡借来好好读读看吧。”杜兰德叹了口气。

  只要自己的本质还是战斗法师,杜兰德自然还是对自己与审判战刀的融合感到高兴的,别的不说,单论身体强度和防御力,如今的自己也不知道比之前强大了多少。

  “我想试试我现在的实力和手段,可以帮忙喂招吗?”杜兰德想了想,认真提出了请求。

  红袍男人略一犹豫,便点头同意了。小妞笑嘻嘻地开始大吐口水,红袍男人怪叫连连,杜兰德也苦笑着被吐了满头满脸,好在这些七彩色的口水很干净,甚至带着香气。本质是森德洛的本源之力,杜兰德倒也没什么心理阴影。当然还有一点原因,是因为吐口水的是个又萌又可爱的小萝莉,换作一个彪形大汉来做这事。杜兰德绝对打死他也不同意。

  杜兰德和红袍男人的伤势很快痊愈。然后彼此开始试招。

  不试还好,试过之后。杜兰德被自己吓到了!

  经过七色瀑布的冲刷之后,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强大,能级直接从60飙到了90。再加上自身与审判战刀相合,如今杜兰德简直就像一头人性杀戮机器。

  红袍男人的法术轰过来。直接巴掌拍碎!

  红袍男人的体术打过来,直接胸口硬抗!

  红袍男人变身巨龙,爪拍尾抽,杜兰德抱紧头脸任凭对方狂轰滥炸,最后也只是有点晕乎,伤是半点没受。

  反倒是红袍男人所化的巨龙不断喊疼,他感到自己每一爪拍在杜兰德身上。都好像拿手拍刀刃,刀没事,自己的手却被划出一道道口子。

  最后红袍男人实在受不了了,暴躁地大喊起来:“不打了。不打了!你这根本就不是战斗法师的打法,你……你……”

  他本想说:“你绝对已经变成某种凌驾于战斗法师之上的全新职业了。”

  但考虑到杜兰德的感受,硬是忍了回去。

  杜兰德想了一下,忽然蹙起眉头,轻声问道:“你刚才和冒牌货的我战斗的时候,他的手段与我相比,谁高谁低?”

  这话一出,红袍男人立刻沉默下去。

  小妞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似乎依然心有余悸。

  红袍男人回想起之前那一场战斗,叹息道:“老实说……你不如他。他的拳脚,他的移动方式,他的防守手段,他的每一举、每一动,都能将那种紫色刀气运用得玄妙又神奇。比如他之前的移动速度,就比你快多了。”

  “怎么个快法?”杜兰德凝神问。

  “怎么说呢……他的蹬踏推动之力,其实反倒不如你。但他移动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就好像一柄刀光在闪烁,空间在他面前纸糊似的,根本不堪一击。”

  “你是说他穿梭虚空而行?”杜兰德吃了一惊。

  橘焰鬼斩的攻击方式,就是穿梭虚空而行,人却不可以。如果刀魂掌控身体的时候能做到这种地步,速度该有多快?

  “唔……倒也不算是穿梭虚空吧。”红袍男人不太确定地说,“还没到那种境界。不过绝对算是破开空间而行了,我的意思是,那个冒牌的你推进力不足,却能大幅度减阻,所以速度比你快了不少。”

  杜兰德“嗯”了一声,试演了几次,却始终找不到那种“破开空间而行”的感觉和移动方式。

  红袍男人又说了自己一脚踢中冒牌货,反倒被刀气反击,遭受重创的事。杜兰德也依言试了几次,虽然勉强成功,但看红袍男人的表情和反应,杜兰德就知道自己的刀气反击,远远比不上那个冒牌的自己。

  “这么说来,刀魂主导时,用不出零式,也用不出我现在最大的杀招:十字零式。这是他的劣势。而我自己主导时,对审判之力的运用,却又及不上那个冒牌的我。这又是我的劣势了……”杜兰德默默对比着自己和刀魂的不同。

  如今的情况,简而言之就是:一个身体,两个灵魂。

  身体是一样的身体,而且强大得让杜兰德自己都暗自乍舌。但不同灵魂主导身体时的战斗方法,却又截然不同。

  刀魂不具备李尔蒙斯的气质,因此,零式,空零式、质零式、心零式、零式不攻、十字零式这一系列斩术真形,他自然也都施展不出来。但他对审判之力的运用太高明。杜兰德本人则反过来,各类零式用得得心应手。对审判之力的运用和理解,却有待提高。

  提高的方法,杜兰德很快就想到了,还是那句话——

  必须通晓姓名。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