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六十九 山顶战局

卷八 章一百六十九 山顶战局

  神之预备学院,山顶1级预备区,一场规模不大却异常激烈的战斗,正在众多1级预备神的观看之下,轰轰烈烈地进行着。

  战斗的双方都是女子,都是美女,都身穿白色衣裙,好似两只白色的蝴蝶在战场中追逐缠斗,忽东忽西,忽上忽下,进退纵横之间拉扯出道道残影,快得就好像两道光在彼此追逐。

  白色标枪飞腾穿插,无形瞳力四下弥漫。

  今天是决出最强光系预备神的日子,暂不论融性高低和未来潜力,只以当下战力论输赢。而此时激烈战斗的双方,正是朵朵和兰子。

  用于比斗的擂台不算很大,围在擂台周围的1级预备神数量也不算很多,但这些人,却是森德洛神袛之下最强大的一批人,是精英中的精英,任何一个拉出来,都有足够的资格继承神火。他们都是优秀的继承者,但只有最强的那一个,才有机会登临神位,成为神袛。

  一个身材微胖的青年正默默观战,忽然脸色微动,转过头来,就看到一个身穿红袍的高大男人正含笑站在一旁,向这边挥手打了个招呼:“喲,火胖子学长,久仰了。”

  “咦,原来是你这家伙啊。”被称为火胖子的圆脸青年有些意外,“我听朵朵说过你,你就是那个一直呆在2级预备区的家伙吧。前些日子2级预备区清场的时候,我没见你来山顶啊。最后清场到现在,有二十天了吧。怎么这些天都没看到你?”

  “哦,我这些天一直在潜修。没怎么露面。”红袍男人笑道。

  火胖子“哦”了一声,也没怀疑。从2级预备区来到山顶,走的是七彩色的阶梯,并不会在固定的地点抵达,谁来了山顶谁没来,不是那么容易判断的事。

  这些天来,外界矮人战争的消息陆陆续续地传进学院,众多1级预备区的注意力都在战争上。也就没太在意2级预备区清场的事。

  红袍男人又说:“你我同为火系,免不了一次比拼。虽然早就听说学长很强,但我也不会轻易认输的。”

  火胖子耸了耸肩,一脸没所谓,话锋一转问道:“哦,对了,问你件事。”

  “学长请说。”

  “别叫学长。怪别扭的。是这样,你跟朵朵是老相识了,当年是同一批新生,对吧?我问你啊,她到底和那个叫杜兰德的新生怎么不对盘了?”火胖子语气透着郁闷,“她是这次的观察员。按理来说是负责观察这批新生的,但她回山顶之后,专门找到我,让我无论如何都要赢过杜兰德,不要让杜兰德继承火系神火。啧啧。杜兰德对她做了什么,把我们的冰山美人惹得这么毛?”

  “抱歉。我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事。”红袍男人摇摇头,笑道,“我和杜兰德……根本就不熟啊!朵朵也没跟我多说。”

  “哦,这样啊。”火胖子也没追问。

  反正杜兰德这些天都没露过面,1级预备区盛传那个强悍的新生没能来到山顶,各种说法都有。甚至还有人说:外界传来消息,说杜兰德已死。也有说杜兰德其实早就来了,只是为了避免争斗,先行隐藏起来潜修。

  火胖子也懒得多管。

  这位实力强、资格老、却从来不摆架子的1级预备神摸着圆润的下巴,嘟哝道:“今天是光系最强的选拔,三天后,则是火系最强的选拔。杜兰德也是火系的吧?他要是不来和我争,我也乐得轻松啊。否则万一打输了,朵朵那女人岂不是要撕了我……”

  红袍男人却在想:杜兰德?没记错的话,那新生应该被真名石碑认可了吧,怎么没在这儿看到他?他不是兰子和洛凡的朋友吗?

  见鬼的,怎么总感觉……好像忘了点什么?

  ……

  ……

  对1级预备神来说,矮人战争是首要大事,事关森德洛的存亡,必须了解战争的相关情报。

  光系和火系的新任神袛选拔,则是第二大事。到了现在,大家都明白了为什么短短时间之内,光辉女神米洛和火神宁顿先后遭殃,原来都是因为外界的矮人战争。米洛已经陨落一段时间了,至于宁顿,反倒没什么消息传进学院,也不知道那位在森德洛享有盛誉的神袛如今是生是死。

  有这两件大事吸引注意力,原本引起许多1级预备神注意的杜兰德,立刻变得不那么起眼。

  甚至不少1级预备神认为杜兰德已经离开了学院,根本就没来山顶,不然这些天怎么一直没见他人?

  甚至有一种说法在山顶传开,说杜兰德已经死了,所以他明明被真名石碑认可,却没有来到山顶。但具体怎么死的,却又没人说得清,更没人有那个闲心去调查。尤其是今天,最强的光系预备神即将诞生,大家都去看战斗了,谁还管杜兰德。

  但依然有一小部分1级预备神的注意力不在排名战上。

  比如,执法者。

  朵朵和兰子正战得如火如荼,火胖子和红袍男人正有一句没一句闲聊之时,执法者独自一人站在距离擂台很远的一处僻静之地。

  她站在一棵大树前,轻轻踢着树干,眉头紧蹙,似乎正被某些事情困惑着。

  “奇怪了……”

  她低声自语着,“斯内尔那家伙,居然说杜兰德已经死了?杜兰德怎么会死?不过看斯内尔当时那种遗憾又可惜的复杂表情,又不像在骗人。他还说,这是水神塞尔东提供的消息,不会有错。但是,但是我的灵魂之中……”

  执法者是暗系预备神,她对神火没什么兴趣。唯一目标是成为永生不死的天选卫士。

  她被杜兰德困住灵魂,脱困时已是2级预备区的清场前最后时刻了。她为了继续呆在学院,急吼吼地来到山顶,却始终没有等到杜兰德。

  如果可以的话,执法者一辈子都不想再遇见杜兰德那混帐。

  灵魂被困在杜兰德心脏中的那段日子,是执法者心中永远的屈辱,想起来就恨得咬牙切齿。

  但问题是,执法者的灵魂深处,还有杜兰德打下的灵魂印记啊!可以说。她的生存就存于杜兰德的一念之间。

  解铃还须系铃人。执法者自己想尽办法也解不开杜兰德留下的印记,那可是两仪眼与审判之力结合,所留下的印记,解得开就怪了。所以她必须找到杜兰德,让杜兰德帮她解开印记,为此她可以不惜代价。

  “杜兰德……杜兰德!”

  执法者咬紧银牙,咯咯作响。“你这混蛋,已经死了吗?连斯内尔和水神塞尔东都说你已经死了,一般人都会认为你已经死了吧?但是,你这混蛋在我灵魂中打下的印记依然在,哪怕所有人都以为你已死,我也知道——你还活着!而且活得好好的!”

  如果杜兰德真的已死。他留在执法者灵魂深处的印记自然不攻自破,过一段时间就会自行消散。

  但如今那印记牢固得要命,于是执法者心知杜兰德必然还活着,而且那混蛋当时让自己带话给他的朋友,说“在山顶汇合”。虽然杜兰德是个混蛋。但执法者知道,那家伙既然说在山顶汇合。那就一定会做到。

  “哼,说不定那家伙已经来了,就在某个地方偷偷地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哼,混蛋!混蛋!”执法者狠狠捶了一拳树干。

  执法者虽然城府深沉,但到底还是个女人,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还是会有些女人发脾气的感觉。

  树干上闪过一抹阵纹光芒,轻易化解了执法者的拳劲。

  整个山顶1级预备区的一草一木都有阵纹保护,执法者烦躁之下的含恨一拳,就连树皮都没打掉半块。

  她又生了一会儿闷气,忽然脸色一动,低喝一声:“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漆黑的“虚神领域”展开,并在转眼之间扭曲重塑,变为一尊高大漆黑的甲士模样,正是执法者的绝技:夜傀!

  这是领域的最终形态,也是领域修炼的最高境界。

  看得出,她的实力又大涨了,原本勉强才能使用的招式,如今已经能从容施展。这还要归功于她被杜兰德困住灵魂的那些日子。天天以灵魂体对抗审判之力,饱受折磨的同时,也极大锻炼了执法者的灵魂,让她体悟到不少东西。

  如今心情正差,察觉到有人从旁偷窥,执法者只觉一股怒火腾地一下直窜起来,于是出手就是狂暴的最强绝招。

  反正1级预备区有阵纹保护,不怕打坏东西。

  夜傀足有十米高下。执法者身处夜傀的心脏部位,操纵夜傀一步跨出,就出现在百米外的一块巨石旁,对准一处空处,狠狠一拳轰杀过去!

  “好快的速度!”拳锋所向,空空如也之处响起一声男人的惊呼。

  执法者冷哼一声:“鬼鬼祟祟的,你是谁?现在所有人都去看光系排名战了,你却来偷窥我,你有什么目的?”

  说话之间,出拳却毫不容情,夜傀最强的就是速度和防御,铁拳一出,就算无法取胜也不会败。目前除了那个混帐杜兰德的斩术,还没什么攻击能破开夜傀的防御。

  拳锋前,浮现出一道身影。

  这人面对夜傀的拳头轰击,居然没有躲闪,又或许是因为夜傀的速度太快,出手又突然,等这人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闪避。

  面对比一头牛更大的黑色铁拳,这人抬起一手,以掌对拳,正面与夜傀的拳头狠狠撞在一起!

  无铸的拳劲汹涌奔腾,这人“嘿”了一声,手掌皮肤上隐隐闪过一抹紫色光芒,却极为内敛含蓄,旁人根本难以察觉这紫色光华。

  夜傀的拳头,居然就这么被他一步未退地挡了下来!

  执法者也吃了一惊,不过1级预备区藏龙卧虎,夜傀本不以攻击力著称,被挡下也没什么。

  她操纵夜傀收回拳头,露出拳头前那人,执法者定睛看去,愕然以对:“是你?”

  眼前这人一袭红色长袍,身材高大,面容硬朗。他甩了甩手,呲牙咧嘴的,似乎有点痛,旋即笑着看向夜傀心脏部位的执法者,微笑道:“你我都在2级预备区逗留多年,也算有缘了,有些事想问问你,可以吗?”

  执法者眯眼盯着红袍男人,沉默片刻,冷冷地说:“你我虽然交流不多,但印象中你的实力……好像没这么强。”

  ps:最近没怎么求支持求票票,但大家给予的帮助和支持,我都记着。木木希望让自己的心更安静,排除杂念,不想结果,专心地把卷八最后一段情节写好。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