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七十 三个方案

卷八 章一百七十 三个方案

  “印象中你的实力……好像没这么强。”执法者紧盯着红袍男人,总感觉刚才对方接下自己夜傀攻击的方式,有些不对劲。

  她眯起眼睛盯着红袍男人:“你不是主修拟龙流派的吗?居然根本没用拟龙流派的手段,就接下我的最强绝招,看来……你在1级预备区的收获不小啊。”

  红袍男人嘿嘿一笑,没有回答。

  这态度落在执法者眼里,反倒变成了默认。这让执法者心中说不出的烦躁:“见鬼的,1级预备区明明是个绝好的修炼之地,这些天我却满心思都在找杜兰德,希望解除灵魂中的印记,结果连修炼都荒废了!”

  一念至此,执法者心中对杜兰德更痛恨了。

  这时红袍男人笑道:“看你这么敏感易怒,该不会……呵呵,该不会被什么人招惹了吧?”

  “谁说我敏感易怒?谁又敢招惹我?没有!”执法者眉毛立刻竖立起来。

  “不怒你干嘛还呆在这夜傀之中?”红袍男人摊开双手,做出人畜无害状,微笑道,“你我也算老相识了,好不容易在这山顶重逢,没必要一上来就干架吧。我也不是有意偷窥,只是想来问你点事,还望你别误会啊。”

  这番话说得客客气气,十分诚恳。

  执法者闻言沉默片刻,然后一言不发地散去了“夜傀”,与红袍男人相对而立。

  只是她心中依然有些奇怪:这家伙在2级预备区的时候,就神神秘秘的,不太跟人来往,也跟我不熟,怎么会想到来找我?而且说话这么客气有礼,不太像他啊。

  虽然执法者心中有些疑惑。但也就一个闪念,便不在意了。

  她和红袍男人虽然同在2级预备区滞留多年,但一个是为了天选之路,一个是为了晋升死路。目的不一。各怀心思。也都不太希望别人知道自己的目的,因此彼此间的交集与沟通不多。

  本来双方就不熟悉。言辞间的破绽便不成为破绽。

  再加上执法者最近心烦意乱的,更加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红袍男人,根本就是个冒牌货!

  “两仪裁决前辈,谢啦。您留下的这‘千幻假面’,真心是个实用又有趣的能力啊。”杜兰德看着眼前的执法者,心中暗自好笑。

  从晋升死路离开,来到山顶之后,真正的红袍男人被替换了记忆,还以为自己是走七色阶梯而来,对晋升死路的一切都彻底忘却。于是跑去看光系最强的比斗了。

  杜兰德却悄然找到了独自一人的执法者,并以千幻假面伪装成红袍男人的模样。

  之所以这么做,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此时杜兰德看着执法者,貌似漫不经心地随意说道:“虽然我不是有意窥视。不过确实听到了一些事,抱歉,我听你刚才好像提到了斯内尔,还说杜兰德已经死了,这……这是真的吗?”

  执法者眼中闪过冷意,刚才她自言自语的话语,居然被这红袍男听到了?

  “你还听到了什么?”执法者低沉道。

  杜兰德随意笑笑:“也没听到什么,我说了,我不是偷窥偷听狂啊。只有有点好奇罢了,毕竟在2级预备区的时候,你是因为斯内尔才去对付杜兰德的吧?我觉得吧,斯内尔不是个可信的人,别太相信他。”

  执法者呆了一会儿,脸色变幻了数次,最终叹了口气:“斯内尔是什么样的人,我自然知道。那家伙太强大,也太神秘,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就连费马学长都忌惮不已的人,听说和火胖子学长也有些不为人知的联系和纠葛,若非不得已,我也不愿和那种人扯上关系。”

  说到这她顿了顿,看着眼前的红袍男人问道:“你在2级预备区的时候,也见过杜兰德吧。最后一次见他在哪里?他为什么这么多天都没在山顶露过面?”

  杜兰德故作惊讶:“你不是说杜兰德死了吗?”

  “是斯内尔说的,不是我说的。”

  “斯内尔怎么知道杜兰德死了?”

  “据说……好像是水神塞尔东提供的消息。”

  杜兰德心中一凛,心道我在学院中的事,为什么学院外的塞尔东会那么清楚,还那么肯定我死了?

  杜兰德不知道的是:水神塞尔东的消息来源,是天选神殿最深处的那位女士。

  杜兰德想了一下,又问:“听你的口吻,似乎很确定我……很确定那杜兰德没死?”

  执法者皱起眉头:“到底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

  杜兰德微微一笑道:“抱歉抱歉,你问我最后一次见杜兰德?嗯,好像是在清场前三天吧。”

  “他当时在干什么?”执法者连忙问道。

  “没干什么,就在一片湖水边发呆。”杜兰德信口胡诌。

  执法者却信以为真,怔怔出神:“湖边?发呆?这是什么意思,杜兰德他……到底有没有来山顶啊,我已经有点搞不清了……”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下来。

  执法者脸色阴晴不定。杜兰德心中也在急速处理着信息和情报:“听执法者刚才的话,她应该和斯内尔之间没有什么新的交易和合作了,这样就好。万一这女人蠢得去和斯内尔合作,试图解除我打下的灵魂印记,那就是她自己找死,怪不了我了。”

  杜兰德定了定神,又问道:“还有件事要请教你。”

  执法者有些疲倦地叹了口气:“你说吧。”

  “前些天我一直在潜修,没怎么了解过1级预备区,你知道这里有什么能够进一步提升神火融性的途径吗?”杜兰德认真问道。

  既然执法者和斯内尔没有再度勾结,那么这一块的事就可以不必太急。

  来到山顶后,杜兰德已经得知光系最强的比斗就在今天,正在进行之中。而火系最强的选拔就在三天后。如此短暂的时间,实际上是有些出乎杜兰德意料的。

  不得已,什么通晓姓名啊。什么熔兵炼体啊,都得先放一放了,神火融性变成了现在最紧要也最难办的一个难题!

  如果三天内,无法让自己的火系融性达标。那么三天后就算赢得火系最强。也继承不了神火!

  “神火融性?你问这个干嘛?”执法者奇怪道。

  不等杜兰德回答,她便露出了然之色。点了点头:“明白了,你大概觉得自己肯定赢不了火胖子学长,也赢不了现在不知道躲在哪里的混蛋杜兰德,战力上比不过。就只好在融性上做功夫了,是不是?”

  神火的最终继承权,将由两方面的指标共同决定,一是战斗力,二是神火融性。

  战斗力强的人如果融性不够优秀,成神后的潜力有限,因此神火融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和因素。

  杜兰德见对方主动帮自己想好了借口。也就顺水推舟地说:“是啊,所以想问问,这1级预备区中有没有进一步提升融性的途径和方法?”

  但执法者的回答却让杜兰德心中一沉:“没有。1级预备区主要以虚拟战斗为主,在虚拟战斗馆场。让我们能够与各个主位面的各种强大职业和种族,进行虚拟战斗。这里没有融性花,没有七色融性花,没有图书馆,没有馆藏,没有秘藏,只有在战斗中不断地锤炼自我。这就是1级预备区。”

  “……就没有任何融性神物的储备?或是能找寻到融性神物的方法?”杜兰德眉头紧蹙。

  极冻审判就是喝了李尔蒙斯给的融性神物,才一举突破融性瓶颈,成为一代强横神袛的。

  “融性神物?”

  执法者愣了一下,失笑道,“这种传说中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就算有,干嘛不给火胖子或杜兰德,轮得到你?”

  杜兰德不由沉默。

  执法者还以为自己话说得有点重,伤到了对方的自尊。

  想到对方和自己一样,都在2级预备区逗留了这么多年,都在苦苦追寻强大而不得,不由生出一丝同病相怜之感。

  于是她放缓了语调,难得地安慰了一句:“你刚才能挥手之间挡下我的夜傀,这手段,老实说已经相当不凡了。你看过我和杜兰德的那场战斗吧,杜兰德也做不到呢。真打起来的话,你也未必输给他。”

  杜兰德心中苦笑:我就是杜兰德啊。现在的我比以前的我更强,又不是什么值得自夸的事。

  不过被执法者这么一说,杜兰德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实力,确实和之前相比暴涨了许多——能级从六十飙升到了九十,再加上自己和审判战刀相融之后,这全新的强悍肉身,随随便便一抬手,就挡下了夜傀的拳头轰击。

  要知道在2级预备区,与执法者的那一战中,杜兰德被夜傀轰上一拳,就会翻飞出老远,必须依靠零式才能和执法者斗个旗鼓相当,最后还是依靠“如影随形.至高同调”,才惊险地胜了执法者一筹。

  “我现在的实力,绝对能碾压绝大多数1级预备神了,但融性……融性问题……真心伤不起啊。”杜兰德心中有些烦躁。

  不过表面上,依然要装模作样的感谢一番:“谢啦执法者,承你吉言,我会努力击败杜兰德和火胖子的,哈哈,啊哈哈!”

  笑了一会儿,杜兰德吸了口气,收敛了笑意,努力调整好心态。执法者说这里没有提升融性的方法,也未必完全作数。她毕竟来了没多久,或许不知道一些山顶1级预备区的隐秘之地和特殊之处。

  那接下来怎么办呢?

  一种方案是趁着大多数1级预备神都去看光系最强的比斗时,直接去找斯内尔,然后趁机做掉那家伙!

  另一种方案则是去找费马学长,问问看融性如何进一步提高。

  第三种方案,自然是去看看光系最强的比斗那边,兰子、洛凡还有朵朵三人,目前比得怎么样了。

  杜兰德正犹豫着,只听执法者微微一笑,说:“‘执法者’是2级预备区中的称号了,主要是那些2级预备神这么称呼我。如今在山顶1级预备区,还是直接叫名字吧。”

  杜兰德瞬间愣住了。

  执法者……叫什么名字来着?

  ps:

  第一更到,谢谢大家的订阅支持和票票鼓励!~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