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七十一 为谁坚持至今?

卷八 章一百七十一 为谁坚持至今?

  在2级预备区的时候,执法者从不杀戮2级预备神,一边寻找天选之路的入口,一边也和众多2级预备神打交道,不动声色地收集情报,同时做些仲裁和调停的工作,“执法者”之名,因此而来。

  2级预备神叫习惯了“执法者”,反倒很少有人叫执法者的真实姓名,到最后连知道她真名的人也很少了。

  杜兰德表情变得有些僵硬,干笑了两声:“呃,那个……这个……”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执法者蹙眉,双眼则渐渐眯起,眸中闪过一丝疑惑。

  她和红袍男人虽然交集不多,不过都知道彼此身上有秘密,曾互通过姓名。

  杜兰德见执法者眼中的疑色越来越浓,忽然深吸一口气,咧嘴露出笑容:“我这个人,一见让人心动的女人,立刻就魂不守舍了。光顾着看脸、看身材、看气质,就连名字都没记住,真是该打,该打!啊哈哈。”

  执法者脸色一冷。这么多年来,谁有胆子对她说过如此轻浮的话?

  但她毕竟是个女人,虽然脸蛋一般,身材平平,但杜兰德很狡猾地在“看脸看身材”后面,加了个“看气质”,这可就打到执法者心里了。但凡女性,对于夸赞自己的话语,总会心头存几分窃喜。

  执法者知道自己脸蛋和身材都属平庸,但对自身迥异于其他女性的深沉气质,确实一直颇为自傲。

  她嘴唇动了动,最终轻哼了一声,冷冷说道:“你和那朵朵那么熟,美女见得多了,怎么会看得上我?唔。你听好,我不说第三遍的,我的名字是:夜乙。这名字,是我自己给自己取的。这次你可要记好了。”

  “夜乙?”杜兰德一愣。

  “怎么。你对我的名字有意见?”执法者嘴角一撇,默然片刻后。轻声说道,“我一直很崇拜这一代的暗系神袛,很多人不知道那位大人的名讳,我却知道。她叫夜翼。我很崇拜夜翼大人,所以给自己起了个谐音的名字,不过我哪有资格和那位大人相提并论,所以不敢用‘翼’,改用‘乙’,取的是路人乙之意,因为我知道其实自己很平凡。路人一词,名副其实。”

  杜兰德骤然听到她提到夜翼,脑海中浮现出那张煞气中暗藏柔和的脸庞,心中一暖。

  再听执法者如此崇拜夜翼。爱屋及乌,杜兰德也不由对这女人生出几分好感。

  杜兰德回想起和夜乙对战时,她那种好似夜之女王的降临的气势,确实有着明显的模仿夜翼的痕迹。

  “你也不必妄自菲薄。”杜兰德哈哈一笑道,“翼也好,乙也好,敢重新给自己定名,而且不避忌讳,与神袛之名谐音,这本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了!我就不会这么做。”

  夜乙微微一笑:“谢了,你我有的都是怪名字,相比起来,我的名字比你好多了。”

  “咦?”杜兰德一愣。

  就听夜乙淡淡说道:“不单忘了我的名字,你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吗?梨儿萌死。见鬼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给自己起这么一名字,真是……真是……呵呵。”

  她本想说“疯了吧”,但想到两人相谈也算愉快,便忍住没说出口。

  杜兰德无比怪异地笑了笑,心想:“一个崇拜夜翼,管自己叫夜乙;一个崇拜李尔蒙斯,管自己叫梨儿萌死。……都疯了吧!唉,其实也只有这样的家伙,才能忍住山顶的诱惑,一直留在2级预备区,只为寻找一条路的入口啊。这俩人,真是天生一对。”

  “那么,你接下去准备干嘛?”夜乙问道。

  “你知道费马学长在哪里吗?”杜兰德问。

  “听说又离开学院了,据说是去接人。”执法者摇摇头,“最近学院的气氛很奇怪,费马学长频繁出入学院,每次都会带来很多有关战争的消息,这次据说要去接来一个重要之人,那人会亲自观看三天后的火系最强比斗。”

  杜兰德眉头微挑,费马接谁来学院根本没所谓,重要的是费马目前不在,这可有些麻烦。

  “那……你有兴趣去看看光系最强的比斗吗?”杜兰德问道。

  其实杜兰德很想趁此机会,直接去找斯内尔并杀掉那家伙,但想到自己的朋友们这么多天都在等待自己,如果他们最需要有人支持的时候,自己反倒为了自己考虑,跑去杀人,那杜兰德自己都会鄙视自己。

  夜乙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淡淡道:“你打算去看你那位老朋友朵朵吧,听说你和她当年是同一届的学员?也好,我也去看看好了。”

  “你不怕朵朵找你麻烦?”杜兰德笑道,“你可是和那杜兰德一起封印了朵朵。”

  “要找我麻烦,这些天早就来找我了。”执法者撇嘴道,“你太不了解女人的心思,朵朵根本就不恨我,她……其实根本就不会把我放在眼里。她痛恨的人,只是杜兰德那混帐小子啊。”

  杜兰德呵呵一笑:“原来如此。”

  ……

  ……

  比斗擂台上。

  兰子正急促地剧喘着,半跪在地,手里仍死死握着一杆乳白色的标枪,只是她全身都在颤抖,气息更是极不稳定。

  在兰子对面,朵朵同样疲累欲死,但朵朵是站着的。

  朵朵居高临下地看着低头剧喘的兰子,冷冷道:“你连标枪都抓不稳了吧,别死撑了,胜负已分。再不服输的话,你会死的。”

  朵朵看向兰子抓握标枪的手,兰子那秀气的手掌指节,都已经发青了。

  朵朵眼神不由缓和了些,不过依然冷淡:“你能打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你那心之翼杀枪,对我的圣灵流派和瞳术,确实克制不小。但你年纪太轻,实战经验不足,好几次好机会都被你错过了,在招式有优势的情况下你依然打不过我,你就应该明白你和我的实力差距了。别死撑了。”

  兰子依然没吭声,什么反应都没有,就好像没听到朵朵的话。

  她双手握住标枪,枪头顶在地面上,浑身颤抖着,硬是将自己的身体支撑起来,重新站起,抬头直面朵朵。

  平日里柔和温顺的俏脸上,竟是一片坚毅,就连半点动摇都没有。

  周围的1级预备神们,都流露出或惊异或震动的神情,老实说,兰子以一名新生将朵朵逼到这种程度,已经大出众人意料。

  而兰子此刻表现出的韧性,更让人们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有这必要吗?”

  朵朵蹙眉,凤眼渐眯,“你应该知道,你我所在的这个‘神预擂台’之上,分出胜负的方法只有三种,要么认输,要么倒下,要么被杀。你不愿认输,又死活不肯倒下,这是……在逼我杀你吗?你这小丫头,以为我不敢杀你?!”

  两人目前所在的擂台,名为“神预擂台”,一旦进入擂台,则旁人不得干预。除了比斗的两人之外,谁也无法插手,甚至连进入擂台范围都做不到。

  擂台有一种克制战斗法师的力量,如果有其他预备神,强行要出手干预杯赛,那么,势必会受到擂台的强烈压制和攻击,后果不堪设想。

  擂台下,约翰满脸焦急:“洛凡大哥,兰子这么硬撑下去不是办法啊。你和朵朵还没比过,兰子她……她大概想帮你多试出对方的一些底牌,所以才死战不退,但她这样的打法……太危险了。”

  另一个方向上,真正的红袍男人,也就是梨儿萌死,也在对火胖子做着类似的分析:“兰子大概想帮洛凡打前哨,但这也太拼了,没必要啊。就算朵朵不杀她,她也会受到不可弥补的创伤啊!”

  但洛凡和火胖子却都摇了摇头。

  “兰子不是为了我,她是为了她自己的尊严,在争这一场的胜负。”洛凡淡淡地说,“真要说她为了某个人而坚持至今的话,也不算错,但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那个至今都没出现与我们汇合的家伙。”

  “……至于不可弥补的创伤?”火胖子一对小眼睛有些惋惜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兰子,道,“不是‘会受到’不可弥补的创伤,而是……已经受了啊!”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擂台上的两个女人身上。

  因此没有人注意到,擂台外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不知何时又来了两个人,一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女人,和一个身穿红色宽袍的男人。

  杜兰德来到这里,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擂台上的兰子。

  他眸中闪过一抹七彩色的光芒,视线笼罩了兰子全身上下,仅仅片刻之后,杜兰德就深深皱起了眉头,眉眼中有担忧,更有一丝愤怒。

  “这丫头怎么……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吗?!”杜兰德心中气急。

  杜兰德如今经历过两次七色瀑布的冲刷了,但凡战斗法师,在杜兰德眼中便不存在什么秘密,所以杜兰德看得很清楚——

  兰子的心脏上,已经出现了些微的破损和裂痕!

  虽然损伤不起眼,但心脏就是战斗法师的根!是一切的基础,也是一切的核心!能量、体力、血脉、灵魂,都以心脏为中枢。

  这种要害之处怎么能被伤?这妮子,不要命了吗?!

  “这已经算是分出胜负了吧,怎么没人终止战斗?”杜兰德低沉地问,声音中,已带上一丝浓烈森然的杀气。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