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七十二 干预

卷八 章一百七十二 干预

  “怎么没人阻止战斗?”杜兰德冷冷地问。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拢在袖子里的手掌之上,悄然闪过一抹紫色。那紫色一闪而逝,薄薄淡淡的,却透着一股凛冽如刀的气息!

  如果是朵朵试图以这场比斗为契机,彻底杀死兰子,而其他人被朵朵的威势所慑,不敢终止比赛的话,杜兰德会让朵朵和那些保持缄默的人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还有,洛凡呢?约翰呢?打到这份儿上了,那两个混蛋干什么吃的,干嘛不阻止兰子?

  夜乙有些奇怪地看了杜兰德一眼。

  在她看来,眼前这位“梨儿萌死”和朵朵是好友,看到这局面,应该替稳操胜券的朵朵高兴才对,怎么反倒很生气的样子。

  “不是不想终止,而是没人能终止得了。”夜乙低声解释道,“你不知道吗?这擂台叫做‘神预擂台’,除非台上两人分出胜负,否则的话,没人能干预比斗。在战斗双方中,有一人认输、倒下、或死亡之前,战斗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杜兰德愣住了,这么说是兰子始终不肯退却,坚持要死战到底?

  夜乙也看向似乎随时都要倒下的兰子,又看了看擂台边的洛凡和约翰,却始终没见到杜兰德的身影。

  她不由有些迷茫地喃喃说道:“兰子和那杜兰德是好朋友吧,她都被打成这样了,那杜兰德却连个影子都没见到,看来,那混蛋是真的不在山顶1级预备区啊……”

  这时杜兰德追问道:“所以,这擂台上的战斗没人能阻止?但总要有一个裁判,或主持比斗的人吧?”

  “没有所谓的裁判员。如果有,那就是‘神预擂台’本身。”夜乙说。

  “强行干预比斗的话。会怎么样?”杜兰德又问。

  “不会怎么样。”夜乙摇头道,“因为这是没可能的,没有人能敢于神预擂台上的战斗!”

  杜兰德哦了一声,点了点头。举步向擂台上走去。

  夜乙一把拉住他。愕然道:“梨儿萌死,你干嘛?”

  “阻止这场比斗。”杜兰德平静地说。“老实说,我早就看这学院里的不少规矩不顺眼了。擂台做主、学院做主、机制做主……那人是干什么吃的?我们都是学院的玩物吗?外界的战争消息也陆续传进来了吧,非常时期不能拘泥不化,还管他狗屁的擂台规则!”

  夜乙脸色一变。没有放开抓着杜兰德的手,口吻转冷道:“这所学院的一切规则,都是为了选拔出最强、最优秀、而且最合适的神袛,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在这儿说三道四?”

  杜兰德语气微嘲:“我懒得跟你解释。你这种一心一意想去做天选卫士的女人,跟你解释了你也不懂。”

  夜乙的一对眉毛陡然立起!

  她似乎就要发作,旋即却又忽然愣住了。呆呆看着眼前的“梨儿萌死”,满脸吃惊:“等、等一下,你怎么……怎么会知道我……”

  夜乙这么多年来留在2级预备区,目的正是为了找寻天选之路的入口。但梨儿萌死应该不知道这件事才对。知道这件事的人不算很多,斯内尔算一个,费马也有所了解,知道最多的人,还是杜兰德那混帐小子。

  梨儿萌死就算有所猜测,也不该用这么肯定的口吻说出来才对是!?

  两人这一番对话,音量渐高,不由引来了周围不少1级预备神的注意力。一些人看了过来,其中,也包括了火胖子和他身边真正的梨儿萌死。梨儿萌死看到另一个自己时,顿时傻了眼,火胖子也明显呆了一下。

  夜乙听到了真正的梨儿萌死的那声惊呼,目光循声看去,然后她也呆住了。

  “这、怎么……回事?”

  夜乙目瞪口呆,再看自己手里抓着的这个“梨儿萌死”,动了动嘴唇,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夜乙的大脑一团乱糟糟的,哪怕她平时再机智敏锐,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毕竟“千幻假面”这一能力非常冷门,杜兰德目前也只在营救洛凡和约翰时用过一次,并未深入人心。

  一时间,低呼声、讶异声、疑惑声……此起彼伏。

  杜兰德能感受到看过来的目光越来越多,那些目光中包含的意味,也越发古怪复杂起来。

  不过这也没什么,杜兰德伪装成梨儿萌死,只是为了向执法者夜乙询问消息,现在暴露了也就暴露了,杜兰德根本就不在意。

  “放手吧。”杜兰德轻轻一拧手臂,就挣脱了夜乙抓着自己的手。

  夜乙心情激荡之下,手上下意识地死死抓紧,换了真正的梨儿萌死被抓住,恐怕没那么容易挣脱。但杜兰德心念一动,被抓住的手腕上闪过一抹紫意,夜乙只觉手掌猛地麻木,进而麻木感扩散到全身,然后被杜兰德轻轻一拧手腕,就挣开了她的抓握。

  轻描淡写的就好像丝毫不费力气!

  擂台另一头,火胖子那对小眼睛微不可查地眯了一下。

  杜兰德也不多说,挣脱之后,在一道道疑惑不解的视线注视下,迈开大步,径直走向了前方的神预擂台。

  神预擂台是一个很神奇的擂台。

  当需要选拔出最强的预备神时,擂台会自行开启,并强制让1级预备神两两上台对战。整个擂台不算很大,却异常坚固,有密密麻麻的阵纹保护。擂台外的人,能够清晰地看到擂台中的战况。但擂台上的人却看不到外面,这是为了防止他们受到外界的干扰,让对战者能够全心全意地投入战斗。

  正因如此,当伪装成梨儿萌死的杜兰德,在擂台外引发一阵骚乱的时候,对战中的兰子和朵朵毫无所觉。

  两个女人眼中只有彼此,只有胜负。

  兰子的身体在颤抖着,握着标枪的手掌也无法保持稳定。但她却在笑,看着朵朵笑着:“你问我有没有这个必要死撑?当然……没有这个必要!”

  朵朵蹙眉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你我之间的战力差距,我比你更清楚。”兰子的声音很轻很柔,也很冷静。“所以。死撑是没有必要的,这点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但求胜。却是很有必要的。我不是在死撑,只是在努力求胜。”

  朵朵险些被气笑了:“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原来已经疯了,净说疯话!求胜,你居然……还认为自己会胜?”

  兰子脸色依然认真又宁定。轻声道:“我和你的战斗力差距,我自己很清楚。那么,你和我的神火融性差距,你清楚吗?”

  朵朵脸色微变。

  兰子接着说道:“这擂台还有一个隐藏机制,那就是:如果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始终未分胜负,擂台便会判定为——平手。”

  说到这。兰子顿了顿,嘴角抿着一抹狠笑,“你想啊,如果在战斗力上。我将你逼平。而我的神火融性却比你高。在神火最终归属权的争夺上,最终胜利的人,会是谁?”

  朵朵的脸色终于完全变了!变得森冷锋锐,如亘古冰山的尖峰!

  不过她不愧是能够担任观察员的强大1级预备神,很快便又冷静下来,点头淡淡道:“明白了,既然如此,我的下一击会不再留手,直接要你性命。”

  “好啊,那就攻过来吧。”兰子微笑着提起标枪,深深吸了口气,心脏上的那处破损伤口被她强行合拢,她的身子不再颤抖,脸上甚至涌起一抹健康的血色。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这样的做法只是透支潜力的行为,短暂的恢复之后,伤势反而会更加沉重。

  朵朵眼皮猛地跳了跳,低沉地问:“为什么?”

  兰子略一犹豫,然后坦然说道:“为了捍卫被你触犯过的我的尊严,也是为了能够追上杜兰德的脚步。现在的我……真的很想成神!”

  朵朵不由冷笑起来:“说到底还是为了男人?而且是为了那个连山顶都没上来的杜兰德?无聊透顶!”

  兰子盯着朵朵看了好一会儿,忽然明媚地笑起来,叹道:“你对我屡次手下留情,没有下杀手,不也是因为他吗?顾忌到我是他的朋友……那家伙就是这样呢,喜欢在女孩子心中留下印记,自己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我啊,就是看了他在咏战堡垒上空那一战,就喜欢上他了,也没什么不敢承认的。相比起来,你就差多了。”

  这番话似乎戳到了朵朵心中某个不能被触及的点,她嘴角明显向下一扯,凤眼之中,精芒瞬息暴涨!

  她的左眼变为碧色,右边则为橘红,竟在同时发动了两种圣灵流派的瞳术!

  圣灵流派一共三十六种瞳术真形,同时修炼多种瞳术并不十分罕见,甚至有人学会了全部的三十六种瞳术。

  但像朵朵这样,左眼用一种瞳术,右眼用的却是迥然有异的另一种瞳术,这可就极为艰难了。

  就连主位面“里尔多森”中,那些真正的圣灵术士们,也没多少人能做到这种程度!

  “小丫头,既然你自己找死,我也就不再给汨罗家族和劳伦斯大人情面了!”冷喝声中,朵朵身形一个闪烁,便直接出现在了兰子面前,两种瞳力同时笼罩住兰子的同时,手掌成爪,直接抓向兰子的胸口!

  面对如此凌厉的一击,兰子凝重却不慌乱,甚至依然挂着淡淡的笑意:“被戳穿了心事也不敢承认,非要把我爷爷拉出来当借口,哼,你也算是不诚实之极了。”

  她提起标枪,根本不管对方抓向自己胸口的手掌,反而以攻对攻,标枪枪头直接点向朵朵的眼睛。

  这完全是与敌皆伤的惨烈打法,却被兰子一个平日里温柔有礼的女孩子施展出来。

  这一刻,论狠辣,她比一向以冰山美人形象示人的朵朵更狠辣!

  然而就在这时,兰子忽然胸口剧痛,心脏上的伤口再次迸裂,再也压制不住伤势。

  朵朵明显感到刺过来的标枪失了力道,变得一阵紊乱,再看眼前兰子骤然惨白的脸蛋,朵朵不由冷笑一声:“这就是不自量力的下场!我说了不再留情,便不会再留情!刚才给你机会你不要,现在就算你想认输,也晚了!!”

  兰子俏脸苍白,看着即将插入自己胸膛的如钩手指,心中满是不甘。

  然而就在这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兰子的错觉……

  她感到:自己脚下这坚固稳定得好像和整座预备神山连为一体的神预擂台……竟剧烈地抖动了一下!

  ps:

  第一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