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七十三 还我真身

卷八 章一百七十三 还我真身

  杜兰德不知道兰子心中在想什么,他只知道,兰子已经受到重创,如果自己再不出手的话,她会战死。

  所以杜兰德毫不犹豫地出手,打算干预无数年来从未被干预过、也被公认为不可干预的这场神预比斗。

  他甚至连解除“千幻假面”的时间都不愿意浪费,也不理会周围人的奇异目光,披着梨儿萌死的皮囊,就那么冲了上去。

  无关炫耀,仅仅是因为必要要这么做。

  事实上在擂台的另一端,洛凡已经做出了同样的事。他眼看着兰子就要被杀,再也管不了那么多,脚步一点,如一道极速射出的光线,冲向擂台!

  无数阵纹凭空而生,将擂台包裹起来,而洛凡速度丝毫不减,飞起一脚,狠狠踹在密密麻麻的阵纹之上!他的脚上穿着一双散发出璀璨光辉的战靴,正是他的神级能力:飞鸟战靴。在修炼《熔兵炼体》之后,这双战靴已经成为了洛凡最快、也最强大的武器!

  轰隆隆!

  阵纹巨震,连带着擂台巨震,再连带着整座神预神山都在震颤!兰子和朵朵身在擂台之中,所感受到的剧烈震荡,正是洛凡这一脚的可怖威势。

  一时间,原本被两个梨儿萌死吸引了注意力的1级预备神们,都吃惊地看了过来。

  洛凡来到1级预备神区之后,还从未出过手,谁也没想到他的一踹之力,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力道和威能!

  “这次的火系新生全灭,无一抵达山顶。但光系新生真的很了不起啊,那兰子能和朵朵拼到这种境地,已经让人很惊讶了。没想到这洛凡竟然……”

  1级预备神们心中各怀心思,都感到了一丝压力。不过倒没人出手阻止洛凡攻击擂台的行为。

  “神预擂台”的阵纹如果是能够被攻破的东西,那就不叫“神预擂台”了。

  果然——

  只听洛凡闷哼了一声,他一脚重踏在阵纹上,初时感到阵纹微微一缩。然后反弹回来。一股柔和却澎湃不可抗拒的力道推拒过来,洛凡整个人被推得翻飞了几个跟头。踉跄着落地,俊脸已失去血色。

  正版的梨儿萌死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叹了口气,回过头来。目光一扫擂台周围,却没看到刚才那个冒牌货。

  梨儿萌死蹙起浓眉,这感觉怪异之极,刚刚明明让众多1级预备神吃惊不已的一幕,在被洛凡短暂地吸引了注意力之后,回过神来却发现好像只是错觉!

  他不由偏头问身旁的火胖子:“那个冒牌的我呢?”

  火胖子是少数没有被洛凡吸引注意力的人。

  他此刻的神情很是怪异,圆润的脸蛋微微抖颤着。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内心受到极大震动之时,才会有的表现。

  他抬手一指,说:“看那里。”

  梨儿萌死凝神看去,眼皮剧烈连跳。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完整的话来:“那……那是……怎么会……?!”

  此刻的擂台之上,有三人。

  就在刚才洛凡飞脚狠踹阵纹,震动整个神之预备学院的那一瞬间,杜兰德也在同时,向阵纹发动了一次攻击。

  和洛凡声势浩大的那一脚不同,杜兰德的攻击悄无声息。在当时没有被转移注意力的火胖子和夜乙眼中,杜兰德的身体隐约间好像化为了一柄尖刀,说不清是什么颜色的刀光轻轻闪烁了一下,紧密无漏的阵纹上,便无声浮现出一道豁口。

  没有震荡,也没有撞响。

  那惊鸿一瞥的刀光太快、太干净、也太锋利!

  以至于什么动静都没有发出,也没有引起感知敏锐的1级预备神的注意,杜兰德人已悄然穿过豁口,进入阵纹之内,来到擂台之上!

  “……这怎么可能?!”短暂的沉默之后,梨儿萌死近乎失声地惊叫出来。

  失声惊呼的不止他一个,还有其他的1级预备神们,这些人能来到山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实力超卓,心性一流。老实说,这世上能让他们动容的事本就很少,能让他们不受控制地失声惊呼的事,更是凤毛麟角。

  前一阵子传进学院的矮人战争的消息,算一件。

  眼前这一幕,也算一件。

  因为,被公认为不可攻破、不可介入、不可干预的神预擂台之战,当着所有人的面,被攻破!被介入!并且马上就要被干预了!而“怎么可能?”并非下意识的惊呼之词,而是众多1级预备神此刻最为真实心声。

  一时间,1级预备神们全都死死盯着擂台中的局势,现场气氛也在骤然间转变,紧绷得好像一根拉到极致的弦!

  亿万年来从未被介入的神预比斗被介入了。

  亿万年来从未被颠覆的一项常识被颠覆了。

  所有人都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会被擂台之力直接弹出来?被予以最严厉的惩处?还是继续颠覆常识,将干预进行到底?

  擂台上。

  杜兰德以身化刀,悄无声息地切入擂台的点,是颇有讲究的,不是随随便便选个地方就往里冲,而是选择了最靠近兰子和朵朵的一个点,作为突破口。

  因此当他切入擂台之后,身形又闪烁了两次,便出现在兰子和朵朵之间,正挡在朵朵那凌厉一爪的前方。

  愤怒的女人是可怕的,尤其是平日里性子淡漠的女人,一旦愤怒起来,十头龙也拉不回头。

  朵朵现在的状态就是这样。

  她被兰子的话刺激,此刻被愤怒所支配,甚至没去想为什么擂台上会出现第三个人,纤长的五指裹带光明之力,如钩似枪,狠狠一爪抓在那人胸口,然后……手指剧痛!

  朵朵甚至听到一声“刺啦啦”的指甲摩擦金属的声音,她感觉自己抓到的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截坚硬锋锐的刀锋!

  “唔……!!”朵朵闷闷痛哼一声,手掌一缩。

  她这才愤怒地抬头,看清挡在自己面前的这人的脸,然后这位冰山美女彻底傻了眼:“梨……梨儿萌死?!”

  杜兰德咧嘴笑了笑。似乎想说什么。却说不出话来。

  对方这一爪乃是含怒的一击,力道极强。自己以全新的强悍身体生受下来,胸口都难免一阵疼痛。更为关键的是,这擂台周围的阵纹正疯狂闪烁着,爆发出强劲的规则之力。杜兰德感觉自己就好像一个“异物”。而擂台之力正全力要把自己排斥出去。

  “不能拖延了。”

  杜兰德感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明白再撑下去,自己哪怕已经脱胎换骨,并与战刀相合拥有了全新的身体,也绝对顶不住。

  闯入擂台是因为不得以而必须为之,并非为了证明什么,更不是为了颠覆常识。

  杜兰德只是来救人的。他可没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长时间对抗“神预擂台”的力量。

  就在这时,整座擂台忽然剧烈地嗡鸣起来,原本呈现蛋壳状的阵纹崩溃又重聚,形成两尊“神预守卫”。一左一右分立擂台两边。他们身高五十米,手持巨剑,同时发出好似被触犯尊严的愤怒咆哮,挥剑对准杜兰德狂斩下来。

  杜兰德想也不想,再不理会依然满脸不解的朵朵,回过身,一把揽住兰子的腰肢,狂奔下台。

  和巨大威武的两尊神预守卫相比,抱着兰子的杜兰德,小得好像蚂蚁,在交叉斩落的巨剑下,显得毫不起眼。

  在场的1级预备神们看到那双剑如山般斩落,“当当”两声,巨剑砍在杜兰德背上,却好像撞上钢板,竟微微反弹起来!而杜兰德将兰子护在身前,以背脊硬挨了两下,借着巨剑砍杀之力,终于脱离了神预擂台的范围。他一离开,那两尊守卫站了一会儿,便悄然消散了。

  看到这一幕,尤其是巨剑斩落又弹起的那一瞬间,就连最沉得住气的火胖子,也不由眼皮连跳,目光凛然。

  杜兰德抱着兰子,落在擂台外的地面上,脚步猛地一个踉跄,硬是将涌到嘴边的一大口鲜血又吞了进去。

  体内响起一个只有杜兰德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冷漠、傲慢、充满不屑:“你这白痴,刚才如果换作我来掌控身体,凭借审判之力凝成刀气反击,能将那两个大块头的双剑截成四段,你居然还被打得吐血,简直辱没了我的这具身体!”

  说话的是被杜兰德压制住的刀魂。

  “首先,这是我的身体,不是你的身体。”杜兰德心中冷笑一声,“而且你才白痴!面对那阵纹所化的守卫,是绝对不能攻击或反击的。只挨打还有活路,对抗就是找死了。否则的话,我刚才早就直接拔刀施展零式,还用得着你在这儿废话!”

  刀魂似乎被杜兰德噎得不轻,不再说话。

  杜兰德也懒得多说,他将兰子平放在地上,忍着体内一阵阵的剧痛,深吸一口气,静下心来,全力运转起“神之视角”。

  经过两次瀑布冲刷和脱胎换骨之后,杜兰德这双眼睛,对战斗法师而言就是火眼金睛,能够深入探查到最细致的地方。

  再加上瞳力中暗藏一缕审判之力,将原本能抵挡目光探查的各种屏蔽力量,全部都审判、弱化、彻底消解。

  于是,杜兰德眸中的七色光芒一阵急速闪烁,兰子的身体在他眼中,便再也不存半点秘密,所有的伤势情况都清清楚楚地呈现出来。

  看清伤势之后,杜兰德心中猛地沉下去,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这伤势,已经近乎达到不可挽回的程度了!

  “还好……还好我带了点森德洛的本源之力出来,否则就只能束手无策地看着干着急了……”杜兰德吸了口气,准备开始治疗。

  兰子的伤势正在不断恶化,治疗刻不容缓,否则就算有自己从晋升死路中带出来的那些本源之力也没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