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七十四 帮兰子疗伤

卷八 章一百七十四 帮兰子疗伤

  兰子只觉周身无处不痛,心脏反倒渐渐没了知觉,这是极为危险的信号。

  但就在这时,一股熟悉的男子气息包裹住她,她下意识地睁开眼,恍恍惚惚地看到眼前熟悉的这张脸庞,叫了出来:“啊……杜兰德!你……你怎么……”

  哪怕在重伤之下,她这一声中所包含的惊讶和狂喜,依然让在场人人都听出来了。

  杜兰德听她叫自己“杜兰德”,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发现“千幻假面”的效力已经被破掉了,不由呆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周围的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已经变了。

  “先别说话,我帮你疗伤。”杜兰德向兰子投去一个温和的微笑。

  兰子的伤势非常沉重,刻不容缓,必须在这里立刻进行治疗。杜兰德偏头对洛凡说道:“洛凡,别让任何人干扰我,拜托了。”

  洛凡看到杜兰德出现时,同样惊喜交集,点头沉声道:“你放心。不过兰子……兰子她的伤势——”

  “很严重。”杜兰德肃然说。

  洛凡深吸一口气,双脚上的飞鸟战靴再度绽放出光芒,冷冷看向周围的1级预备神们,对杜兰德说,“那你放手治疗吧,我不会让任何人打扰的。”

  杜兰德毕竟违反了1级预备区的规矩,硬闯神预擂台,干扰了神圣的神预比斗,谁知道在场这些1级预备神会不会因此而发难。而且杜兰德这么多天来一直没出现在山顶,各种传闻早已传开。难保不会有人想要一探究竟。

  这时朵朵走上前来,冷冷淡淡地问道:“她伤到心脏了。需要帮忙吗?治疗方面,光系的我应该比你在行。”

  “不必了。”杜兰德头也不回地回了一句,冰火双鱼从他身上游出,化为一个半球光罩,将他和兰子保护起来,也遮蔽了外界之人的视线和感知。

  治疗可能需要解开兰子的衣袍,杜兰德不想她被人看到,所以才这么做。同时也是为了安全考虑。

  几道不那么自觉的探查视线,却没有就此收回。

  这几道视线绕着双鱼护罩游走,轻轻贴了上去,似乎想要将探查触角伸进去,一探究竟,但刚刚贴上冰火双鱼,鱼眼位置上便闪过一抹旁人难以察觉的紫色。接着那几道视线就好像触电似的弹了回去。在场响起三声闷哼,显然是试图窥探的几人吃了暗亏。

  这一番交锋发生在瞬息之间,洛凡来不及出手干预,却已双眉立起,冷然看向那三名发出闷哼声的1级预备神,似乎下一刻就要出脚攻击。

  火胖子轻咳了一声。走出来,缓缓说道:“好了,大家都冷静一点。虽然神预比斗被干扰,但胜负已分,并未因杜兰德的介入而受到影响。杜兰德也不过是情急之下。想要救人,算是情有可原。”

  洛凡意外地看了火胖子一眼。似乎没想到他会站出来为杜兰德说话。

  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1级预备神笑道:“杜兰德擅闯神预擂台,这可有点打我们预备学院的脸,难道就这么算了?”

  又有人说:“这个叫杜兰德的新生出现得突兀,也许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否则他怎么之前二十多天都没出现,偏偏在这时露面?我觉得,这件事有必要调查一番。”

  更有人说:“火胖子,别忘了杜兰德和你一样,也是火系的。”

  火胖子脸色骤沉,冷冷说道:“黑帽子,你说杜兰德打了我们学院的脸,那也不错,不过就算要追究他的责任,轮得到你?你算什么东西,能代表我们预备学院吗?”

  黑帽子轻笑一声,也不在意,一副脾气很好的样子。他就站在夜乙身旁,似乎在看到夜乙之后就主动凑了过去。

  火胖子又看向第二个说话之人,淡淡说道:“你想调查杜兰德为什么会突兀出现在这里?行,要调查的话,你现在就上来调查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就凭你这种山顶垫底的实力,如果被洛凡一脚踢爆了卵蛋,或者被杜兰德一刀切掉了命根,可别去找你背后的斯内尔和水神大人哭诉!”

  那人脸色猛变,涨得紫红一片,好像猪肝,重重哼了一声,没有回话。

  火胖子看向最后那人,盯着那人看了良久,才道:“杜兰德是什么系的我很清楚,用不着你来提醒,你小子是火系的吗?不是的话,就给老子闭嘴!”

  “我自然不是火系的。”那人也不惧怕,微笑道,“只是提醒学长一下,以杜兰德刚才展现的实力和手段,三天后的火系比斗,学长你的处境恐怕不大妙。”

  火胖子满不在乎地咧嘴一笑:“这就不劳你操心了。”

  虽然有些摩擦和火药味,但既然火胖子主动站出来,现场的局面便算是被控制住了。

  洛凡看得暗自惊异,没想到这其貌不扬的火胖子一出面,三言两语之间,竟将这批心高气傲的1级预备神压制住。

  山顶是个实力至上的地方,火胖子能掌控局面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绝对的实力。

  “而且这人理应和杜兰德是竞争对手吧,看过刚才杜兰德的手段后,他依然为杜兰德说话……是因为他为人处世的风格本就如此?还是因为他依然自信能胜过杜兰德?”洛凡心中暗自思量。

  洛凡想了一会儿,忽然回过头来看向约翰,冷冷哼了一声,骂道:“刚才兰子差点被杀,你却什么反应都没有,木头吗?!妈的,平时表现得好像对兰子多关心似的,关键时刻却变成了缩头乌龟,你……你太让人失望了!”

  约翰脸色微变,嘴角扯了扯。嘿嘿干笑不敢言语。

  现场安静下来,下一场比斗是洛凡对朵朵。考虑到朵朵已经大战一场,第二战会在半天之后再进行。所以1级预备神们基本都没离开,一是为了等待下一战,也是为了等待杜兰德重新露面。

  冰火双鱼不紧不慢地旋绕着,形成的半球形护罩始终稳定。

  虽然看不清护罩内的情况如何,但只看这冰火双鱼,似乎就能感受到双鱼的主人杜兰德,是一个怎样从容不迫的人。

  护罩之中。

  杜兰德满脸肃穆。努力地控制自己的双手不要有任何多余的颤抖。

  兰子的伤势比预期中更严重,而且伤势恶化的速度极快!

  此时兰子已经昏迷过去。在杜兰德眼中,兰子的心脏正有崩溃瓦解的趋势,她刚才真的拼得太凶了,一口气松下来之后,便再也支撑不住。

  危急时刻,杜兰德也顾不得礼教之防。轻轻解开兰子的领口,露出左半边胸脯,脂玉般的肌肤露出来,由于重伤在身,兰子本就白皙的皮肤变得有些通透。

  杜兰德深吸一口气,以指为刀。以指尖为刀锋,沿着那丰润秀挺的乳廓外弧,干净利落地划了个半圆,剖开一条口子。

  随后杜兰德另一手翻出,一团七彩色的水汽浮现掌中。这是森德洛的本源之力,其中的杀伐之气已被杜兰德消去。只剩下纯净的疗伤神效。杜兰德催动冰火力量,化为冰火双鱼,裹着本源之力从那道切口中渡入,轻柔地包裹住兰子的心脏。

  这是一个极考验耐心和精度的工作,因为现在的兰子好像一碰就碎的瓷器,杜兰德必须异常小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杜兰德的消耗越来越大,不知不觉间已汗湿衣袍,却不敢稍有松懈。

  “兰子,你可千万要坚持住!”杜兰德眉头紧锁,盯着兰子苍白无血的俏脸,努力控制着心中的焦躁和担心。

  杜兰德的状态直接反映在了周围环绕的冰火双鱼上。

  护罩外,1级预备神们看不到护罩内的情形,却见那冰火双鱼渐渐地有些紊乱。

  “看来那个叫兰子的新生伤得不轻啊,杜兰德已经控制不好护罩的稳定程度了。”人们都想到。

  也有人好奇杜兰德以什么样的手段为兰子治疗。杜兰德是冰火双系的战斗法师,这一点不是什么秘密,但无论冰系,还是火系,应该都不是很擅长治疗才对。

  “嘿,朵朵。”梨儿萌死走到朵朵身边,打了个招呼。

  朵朵面无表情地抱着胳膊,淡淡应了一声,她似乎刻意不去看杜兰德和兰子所在的方向,脑海中诸般念头纷至沓来,一时间竟有些烦躁。

  “……我又没想杀那丫头,之前明明屡次手下留情,是她自己纠缠不休,怪不了我……但她伤成那样,确实是因为和我的战斗……万一,万一她真的身亡……”朵朵忽然悚然一惊,“我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她的生死,神预比斗本就有风险,生死考验对我们战斗法师而言更是常事,我又何必这么患得患失……”

  朵朵脸上依然冷淡,心中却乱成一团。

  各种念头交响错杂,同时,有一幅画面反复在脑海中浮现:画面之中,杜兰德环抱住兰子,以自己的身体护住兰子的身体,硬扛两尊神预守卫的巨剑斩杀。

  另一个方向上。

  夜乙身旁的黑帽子,已经摘下了黑色鸭舌帽,露出一张堪称祸国殃民的俊美脸蛋!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男性战斗法师,但他这张脸……实在是太帅太妖异了点。

  相比起来,容颜堪比精灵的洛凡,和这人相比,都差了一个档次。

  黑帽子柔和地看着身旁的夜乙,温和地说:“夜乙,很久没见啦,这些天我怎么一直找不到你?不过,你在山腰呆了这么多年不愿上山顶来,如今终于来了,总是一件好事。呵呵。”

  可他说完,却见夜乙脸色连连变换着,根本没有回应。

  夜乙正死死瞪着擂台那一头的冰火双鱼护罩,也就是杜兰德和兰子所在的方向。

  黑帽子见状,秀美中隐含骨感力道的双眉动了动,不动声色地问:“怎么,那个叫杜兰德的新生难道招惹过你?”

  夜乙怪异地笑了笑,心中比朵朵更加混乱,原来之前和自己相谈甚欢的“梨儿萌死”,其实是杜兰德伪装的!难怪他知道自己想去天选之路的事。

  夜乙心情激荡之下,甚至没太留意来到身边的人到底是谁,下意识地咬牙回道:“我和他的事,不用你来管!”

  黑帽子一听,反倒沉下脸色:“你和他的事?这么说,你和他之间……有事?”

  ps:第一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