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七十五 奉命调查!

卷八 章一百七十五 奉命调查!

  “你和那个杜兰德之间……有事?”黑帽子低沉地问。

  夜乙这才看清站在身旁的人是谁,不由皱了皱眉。她当年和黑帽子是同一届的学员,这黑帽子容貌帅得离谱,当年也有不少女性追求者,其中不乏当时学院中的美貌学姐。但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想的,似乎就对毫不起眼的夜乙感兴趣。

  夜乙听他问得阴冷,不由冷静下来,淡淡地说:“哦,也没什么,我在2级预备区的时候输给过他,所以一直有些不忿罢了。”

  她可不希望自己和杜兰德那些纠葛为人所知。如今自己的灵魂之中,还有杜兰德打下的印记呢,在夜乙心目中,这是自己和杜兰德之间的事,跟黑帽子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如果黑帽子也掺和进来,反倒是麻烦。

  “原来是这样。”黑帽子哦了一声,展颜再次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没事就好。”

  1级预备神的耐心普遍很好。

  半天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晃眼即过。

  擂台周围,1级预备神们一边等待下场比斗的开始,一边三三两两地彼此低声闲聊。还有小部分人索性原地盘坐下来,开始修炼。

  夜乙想了想,索性直接来到靠近冰火双鱼护罩的地方,安然坐下,闭目养神。黑帽子也随着夜乙一起,跟了过来。

  又过了一会儿,梨儿萌死也走过来。他站在冰火护罩外,盯着护罩看了好半天。似乎要看看那个伪装扮成他的杜兰德现在又是个什么模样。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在火胖子身旁坐下。原本和梨儿萌死一起的朵朵却不声不响地暂时离开了擂台。

  火胖子静静看着朵朵远去的身影。直到朵朵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之中,他才转回头对洛凡说:“你下一战的对手正在积极备战呢,现在估计去调整状态了。你也去休息备战吧,这里有我站着,没人敢撒野。”

  洛凡一直站在冰火双鱼所凝成的护罩旁,闻言略一犹豫,便摇头道:“不了,还是自己看着放心点。”

  火胖子耸了耸肩。不再多说。

  他瞥了一眼时而稳定,时而抖颤的冰火双鱼,心中嘟哝了一句:“疗个伤而已,用得着这么久吗?哎呀,看着护罩一会儿震一会儿晃的,这个叫杜兰德的小子……该不会趁此机会在做什么龌龊事吧!”

  杜兰德自然没干任何龌龊事。

  不过他身在双鱼护罩之中,此时脸色尴尬。比起真正做了龌龊事被当场抓住也差不了多少了。

  兰子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悠悠转醒,此刻正安安分分平躺着,温顺如羔羊。

  她有些虚弱地睁着一对明媚的眸子,微微低头,静静看着自己被拨开半边的衣领。还有挺立在那儿的半边丰盈秀美的胸脯。杜兰德的手掌就在乳侧,掌间丝丝缕缕地溢出七色水汽,一点点地治疗兰子的心脏和身体。

  兰子认真看了一会儿,轻声开口:“有点疼。”

  “啊?哦……是会有点。”

  “这七彩色的水汽是什么?”

  “就、就是一种治疗药水。”

  兰子抿着嘴笑了笑,柔声说道:“你干嘛这么紧张啊?虽然我输了神预比斗。现在还挺不甘心的,但你救了我。我感激还来不及,不会因此而怪你。而且,你终于如约来山顶和我们汇合了,我……我很开心。”

  明明以颇有些羞耻的姿态被杜兰德看着,兰子心中却是欢喜居多,羞涩和恼怒的情绪只闪过心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时她忽然想起来什么,惊叫了一声:“啊对了,杜兰德,你刚才好像强行闯入神预擂台了,没受伤吧?”说着神色明显紧张起来。

  老实说,被一名无助躺着的、衣衫不整的、纯净动人的美女,用如此诚挚关切的眼神紧紧盯着,杜兰德心头也不免一热,手指微微一抖,一不小心,竟若有若无地在兰子的胸脯侧面,戳了一个印!

  “啊!”兰子惊叫了一声,苍白的脸上涌起殷红血色,说不出话来。

  恰好杜兰德也心神摇曳,护在周围的冰火双鱼一阵颤抖动摇,竟没能将兰子这声羞恼交织的惊呼声彻底隔绝。

  护罩外的火胖子和洛凡几乎同时听到了这声轻叫。离得稍远的夜乙、黑帽子和梨儿萌死,也都听到了。

  一时间,这几人的脸色都不由变得诡异起来。

  而冰火护罩很快稳定下来,没有后续的声音传出。又过了半晌,杜兰德的声音平平稳稳地传了出来:“洛凡,你先去休息备战吧,兰子的伤势已经无碍了。”

  洛凡嗯了一声,也没多问。

  他想了想,沉默着取出一本书,向冰火双鱼凝成的护罩中塞了过去。冰火护罩上探出一只触手,接过书本。

  护罩中的杜兰德一边继续进行着令人心浮气躁的治疗,一边接过能量触手递进来的书本,低头一看,书本的封面上写着:《熔兵炼体》。

  脑海中浮现出洛凡在2级预备区中的话:“等到了山顶,就把熔兵炼体给你。”

  杜兰德心中不由一暖,暂时收起书本,开始为兰子做最后的治疗工作。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地过去。

  预备学院的太阳永远在一个位置,将近半天的时间过去,太阳依然挂在众人头顶,让人有种时日不变的错觉。算算时间,光系最强的第二场比斗就要开始了,朵朵已经调整好状态重新归来,洛凡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谁都知道,这一战将决定光系战斗力最强之人,基本上也将决出新一任的光系神袛。刚才兰子输给了朵朵,就算她的融性极为优秀。神火继承权估计也没她的戏了。而洛凡和朵朵的神火融性在伯仲之间,两人的战力比拼。基本就决定了最终的神火继承权!

  紧绷的气氛渐渐开始弥漫,杜兰德却还在冰火护罩中没有出来。

  比斗前十五分钟。

  忽然有人说道:“你们看谁来了。”

  一道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施施然走了过来。

  那人一袭青色袍服,身形修长,略显消瘦。他有一张颇为斯文的脸蛋,笔直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个黑框眼镜。镜片上泛着淡淡的弧光,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目光。

  1级预备神们的脸色大多变得有些不自然。

  在山顶。费马是绝对唯一的王者;火胖子资格最老,虽然不拿架子但实力极强;冰山美人朵朵虽然为人冷淡,实力也强,但不轻易招惹他人;黑帽子据说和朵朵的实力在伯仲之间,都属于1级预备神中最顶尖的那一批,但他好像从未在人前出过手。

  费马、火胖子、朵朵、黑帽子——这些人都代表着1级预备神中的顶尖战力。

  但若说到山顶谁最让人发怵,却不是这四人中的任何一个。反而是正缓步走过来的这人,这个看似斯文的带着黑框眼镜的青年。

  ——斯内尔!

  火胖子是最先看到斯内尔的人,他的眼皮猛地跳动了几下,却见斯内尔径直朝这边走了过来,最终在火胖子面前站定脚步,欠身微笑道:“学长。”

  火胖子侧身让开。连连摇头:“别叫我学长,我可不敢当你的学长。如果可以的话,还希望你离我远一点。”

  斯内尔呵呵一笑,偏头看向火胖子身后的冰火护罩,悠然说道:“我听说。那个应该已经死掉的新生杜兰德,出现在山顶了?”

  这话一出。在场不少人都暗叫一声:要来了。

  如今,外界矮人战争的消息已有不少传了进来,1级预备神们知道了战争情报的同时,也或多或少知道了杜兰德在学院外的身份。尤其是杜兰德与水神塞尔东和火神宁顿,在咏战堡垒上空的那惊天动地的一战,还有后来的神袛会议,水神塞尔东提议以斯内尔的技术,剥离杜兰德的战刀的事,也都渐渐为人所知。

  可以想象,杜兰德在经历了那样的事之后,绝对和水神塞尔东、宁顿、还有斯内尔结下了大仇怨!

  而此时斯内尔出现后,谁也不问,首先就问杜兰德,更让在场不少人心中凛然。

  火胖子眯起小眼睛,盯着斯内尔,点头道:“是,杜兰德来了。”

  “就在这护罩之中?”斯内尔指了指冰火双鱼凝成的护罩。

  “不错。”火胖子点头。

  斯内尔笑了笑,声音却骤然转冷:“那么,学长,麻烦您让开一下吧,我奉水神塞尔东大人之命,前来调查杜兰德!他从山脚到山腰,再从山腰到山顶,都无一例外地经历了二十天的时间滞后,这件事颇为蹊跷,必须调查清楚!”

  火胖子闻言反而冷静下来,淡淡回道:“有什么要调查的,等这第二场神预比斗结束之后再说吧。”

  斯内尔却不依不饶:“学长想要违抗水神塞尔东大人的意志?”

  这话一出,火胖子还未说话,不远处的黑帽子便开口了:“斯内尔,在场的都是可能问鼎神位之人,你搬出神袛之名,吓唬得了一般人,但用来吓唬我们这些1级预备神,未免太可笑了点吧。”

  斯内尔瞥了黑帽子一眼,又看了看黑帽子身旁的夜乙,微笑起来:“夜乙,你这些天来反复来问我杜兰德的生死和去向,想必也很希望我把事情调查清楚吧。”

  黑帽子脸色登时就是一变:“你……你说什么?夜乙她反复去问你杜兰德的事?”

  斯内尔的笑容变得有些暧/昧:“是啊,夜乙的态度焦急得很呢。”

  他刻意咬紧了“焦急”一词,配合上脸上的阴柔暧/昧的笑容,真实意味不言自明。

  黑帽子俊脸变得阴晴不定,转头看向夜乙,问道:“斯内尔说的都是真的?”

  ps: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