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七十九 来人

卷八 章一百七十九 来人

  打从一开始,杜兰德就没打算在神预擂台前杀死斯内尔。

  但他出招时太过逼真,也有足够充分的动手理由,以至于火胖子、黑帽子、洛凡、朵朵、兰子、约翰、夜乙、还有一众1级预备神,全都认为杜兰德是来真的。

  就连斯内尔也大感压力,他也以为杜兰德不顾预备学院的规矩,要在这里将他击毙!

  可他们都想错了。

  当三大顶尖的预备神向杜兰德出手,众人的注意力被极快节奏的战斗分散并搅乱时,杜兰德则以非常隐蔽的手法,在斯内尔的背心处按了一记。

  掌心透出一缕锋锐的“审判之力”,透体刺入,一路摧枯拉朽,狠狠贯入对方的心脏,直至斯内尔的灵魂最深处——

  啵的一下,打下了一个灵魂印记!

  那印记似刀似人,似兵似甲,似刃似火,狠狠烙印在斯内尔的灵魂之上,再也甩脱不掉。

  那一瞬间,哪怕以斯内尔的强大心理素质,也不由全身如堕冰窖,隐隐颤抖起来。

  “完了。”他心想。

  杜兰德在被森德洛的本源之力冲刷之后,两次脱胎换骨,任何从前的招式到了他手上,都会对战斗法师生出一定的克制作用。而审判印记,本来是杜兰德在2级预备区时,为了控制住执法者夜乙才研究出来的,如今他与审判战刀合二为一,审判印记自然更加犀利直接,也更加强悍有效,一旦印入对方的灵魂,便极难甩开。

  再加上斯内尔以为杜兰德要杀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否则换了其他场合。杜兰德也未必就能一招得手。

  “这一次兵行险招,幸好成功种下了印记。”杜兰德也知道自己这一招极为凶险。

  因,此举等若明明白白地告诉斯内尔——我、没、丢、刀!

  要是没能成功打入审判印记的话,那便没有其他选择。只好拼尽全力。将斯内尔永远地留在这神预擂台之前了。

  否则,自己战刀未失的秘密暴露。斯内尔未必立刻宣扬出去,却能以此为把柄,将主动权牢牢掌握在他手上。

  斯内尔看着眼前杜兰德的脸,忽然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再次睁眼时,已经恢复了平静。

  “嗯?”杜兰德看得心头凛然。

  对手灵魂被自己所制,这一仗可以说是大败亏输,却能在须臾之间重新找回镇定,这种可怕的心性,甚至让杜兰德感觉有些变态。

  相信任何人碰到这种情况。都很难这么快调整好,杜兰德自问自己也不行,斯内尔这么快的调整速度,近乎非人。

  “杜兰德。既然你刚才只是和我闹闹,打个招呼,那么,我接着刚才的话说——”

  斯内尔推了一下眼镜框,微笑道,“还是那句话,希望你能跟我去一趟我的研究塔。”

  “哦?”杜兰德眯起眼睛。

  “怎么,你不想去?还是不敢去?”斯内尔的笑容和扎古力山脉中的那个他一模一样,好像一条微笑的毒蛇。

  杜兰德哈哈一笑道:“学长,你就不怕你我单独相处时,我再动手杀你?”说着压低了声音,“到时候没有人会帮你阻止我,你又有几成把握在我刀下存活?”

  杜兰德刻意咬住了“刀下”这个词,旁人听了也许会以为他说的是木刀“白色”,斯内尔却明白杜兰德说的,是他的审判战刀。

  他斯文的脸上闪过一抹青气,呼吸粗重了些,显然内心愤怒至极。

  嘴上却淡淡回道:“杜兰德学弟才要考虑清楚,我那研究塔步步机关,重重危险,你若不敢去,我也可以理解。你要真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了,只是有点失望。扎古力山脉战役的英雄人物,却连这点胆量都没有。”

  “不,我去的。”杜兰德说。

  “……哦?”斯内尔微微一愣,旋即笑了,心中则在冷笑,“到底是年轻人,受不得激将,连贬带捧,立刻就受不住了。”

  杜兰德接着说道:“既然学长是为森德洛而进行相关的研究工作,我自然愿意配合。”

  其实,就算斯内尔不主动提处,杜兰德也会以“审判印记”为胁迫,强行让他带路,去一趟他那研究塔。

  这斯内尔身上藏着太多秘密!

  他能将各个家族的传承血脉能力集于一身;

  他能开发出抽离神级血脉能力,制作具象武器的技术;

  他甚至好像有两具外表一模一样、灵魂气息也一模一样、可偏偏一个是水系、一个却是风系的身体!

  杜兰德深恨斯内尔,但就算要杀他,也必须在弄清楚对方的底细之后。而且本能地,杜兰德感到斯内尔身上也许还有更大的秘密。

  两人低声交流着。

  一旁的火胖子虽然察觉到斯内尔的脸色不太对劲,但见两人已经说定,邀请是斯内尔发的,杜兰德自己也同意了,火胖子也就不再多管。

  但他依然对杜兰德叮嘱了一句:“别再闹事了。”

  杜兰德对眼前这位火胖子学长颇有好感,欠身行了一礼说:“刚才学长能为我说话,感激不尽。”

  “感激你还乱折腾……”火胖子嘟哝一句,“唉,费马临走前让我照看你们这些家伙,否则我闲得发慌管你们这些破事儿?要是你和斯内尔再折腾出什么事,费马回来,你让我这张脸往哪儿放?”

  杜兰德听得心中一动,不由问道:“听说费马学长去学院外接人了?而且那人会观看三天后的火系最强比斗,不知要接的那人是谁?”

  火胖子脸色微变,瞥了杜兰德一眼,欲言又止,最终却摇头道:“你还是别问了,等那人来了你自然知道。”

  说完走到擂台边上,独自一人坐下来。

  “怎么。难道是我认识的人?”杜兰德眉头微蹙,旋即舒展,转头微笑着招呼斯内尔,“我们现在就去吧。”

  斯内尔目光微闪。点点头:“好。”

  见两人就要一起离开。不少1级预备神都大感奇怪。这两人前一刻似乎还在生死相搏。斯内尔的咄咄逼人,还有杜兰德的冷冽杀机。都还历历在目,怎么一转眼就好像老朋友似的?

  “杜兰德,你不看等会儿的神预比斗了?”

  朵朵的声音忽然传过来,“等会儿洛凡输给我时。你不再来一次硬闯神预擂台吗?就像刚才你救兰子那样?”

  杜兰德笑着反问:“你想让我留下来看?”

  朵朵被问得一阵气闷,一时间难以回答。又不能说想,但要说不想也不对劲,自己刚才这番话分明就是在挽留。

  她沉默片刻,轻声说道:“随你便吧,希望你以后别后悔。”

  这时距离比斗开始,只有两分钟不到了。

  洛凡盘膝坐在场边。眼观鼻,鼻观心,已经将外界的一切干扰都排除在外,就连杜兰德和斯内尔要一起离开也没看到。

  其实。就算洛凡见到杜兰德要走,也不会有任何沮丧,更不会怪杜兰德不讲义气,这么重要的一战都不为他压阵。

  他会明白杜兰德走,是因为信任——信任洛凡的实力。

  就这样,杜兰德和斯内尔一起离开,肩并肩走向斯内尔的研究塔。

  夜乙盯着杜兰德和斯内尔离去的方向,凝视良久,忽然一言不发地悄然起身,跟了过去。

  黑帽子如影随至,问:“你又要去找那杜兰德?”

  夜乙极不耐烦道:“你能不能别再纠缠我了,我找他也好,不找他也好,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了?你这人到底烦不烦!”

  黑帽子阴柔地笑了笑:“纠缠?我可不这么觉得。我只是对那杜兰德有点兴趣罢了,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来山顶没多久,就惹得各路人马围着他转!”

  夜乙听他说得幽冷森寒,重重哼了一声:“随便你。”

  夜乙和黑帽子先后离开,加上之前离开的杜兰德和斯内尔,在场一下就少了四人。1级预备神的数量本就不多,现场竟显得有些清冷下来。

  这时,约翰凑到兰子身边,低声问道:“兰子小姐,你看执法者和黑帽子都走了,估计去找杜兰德大哥了,你不跟着一起去吗?”

  “不了。”

  “你就一点也不在意?”

  “当然在意。”兰子叹了口气,“不过杜兰德显然有事要和斯内尔单独解决,我去也不过是添乱而已。我……真的还是太弱了……”

  她秀美的黛眉紧紧凑到一起,神情之间颇为失落,目光扫过远处的朵朵,眼中闪过一丝不甘。

  约翰又想去和洛凡说话,却被兰子叫住:“行了,他大战在即,别去打扰。”

  约翰笑道:“正是因为大战在即,所以才要给他打气加油啊!”

  兰子皱了皱眉,心中有些烦闷,懒得多说,只强调让约翰别去打扰。

  这时候,约翰的脸色忽然变得极为吃惊,“啊”地一声叫出来,声音之大,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就连洛凡听约翰叫得厉害,也不由看了过来:“怎么?”

  兰子心头越发不舒服,事实上这二十多天来,约翰已经有不少地方惹她不满了,约翰原本淳朴敦厚的性格,如今反倒经常添乱。

  虽然心感不快,兰子还是顺着约翰呆呆瞪视的方向看了过去,不由也啊了一声,低呼出声。

  不止是她,在场几乎所有1级预备神们都纷纷起身,然后恭恭敬敬地叫道:“大人!您……您怎么来了!”

  只见神预擂台边上,不知何时站着一个老者。

  老者身着暗红色甲胄,白发如针,虬髯似火,面容威严中透着军人的肃穆,只是平平稳稳地站在那儿,却给人一种随时会喷发的火山之感!

  火胖子迎了上去,一丝不苟地向那老人恭敬行了一礼,叫道:“您来了。”

  ……

  ……

  斯内尔和杜兰德并肩走着,就好像两个老朋友一样。

  斯内尔忽然淡淡一笑,说道:“杜兰德,你刚才不是问火胖子,费马要去学院外迎接的那人是谁吗?”

  “你知道?”

  “自然。”斯内尔古怪地笑起来,慢悠悠地说,“杜兰德,你的事,学院中人已经知道了不少。火胖子和费马走得近,自然知道得更多。而火胖子刚才的神情,你也看到了,他明显知道来人是谁,但又不想立刻告诉你,这其实……是考虑到了你的心情的。”

  杜兰德微微一怔,沉默片刻后,脸色一点点地沉了下来,好半晌才低沉地吐出一个名字:“宁顿?”

  “聪明!”斯内尔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是宁顿本尊。”

  ps:

  第二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