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八十一 马努斯的破绽

卷八 章一百八十一 马努斯的破绽

  果然,斯内尔的语气微微一沉:“森德洛的蠢货很多,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由大量的蠢货和少量的天才构成的。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那些蠢货不理解我的技术的意义,所以这项血脉调配的技术,迟迟无法得到推广!我……”

  杜兰德挥手打断了他:“你的技术推不推广,我完全不感兴趣。好了,这一项研究就说到这儿吧,我再问一个问题,你这血脉调配的技术,有副作用吗?”

  斯内尔略一犹豫,才说:“有无副作用的问题……还需验证。”

  他其实已经在自己身上试过了,暂时没有副作用,但作为一名学术态度严谨苛刻的研究员,斯内尔依然如实地说“还需验证”。

  杜兰德冷笑一声:“连副作用的问题都没解决,这项技术根本算不上成熟,你居然还妄想着立刻推广?白痴吗?”

  斯内尔平日里城府深沉,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水神塞尔东也因此对他颇为忌惮。

  但斯内尔最恨别人瞧不起他的技术。

  “你敢说我的技术不成熟?”

  斯内尔忽然摘下了黑框眼镜,冷冰冰地说道,“技术的成熟与否,需要实验。但我现在连实验的机会都没有!弄到最后,只好在自己身上试!成不成熟,不是你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说了算的。要靠实验,要靠实践,要靠数据!”

  “理解了,你需要实验体……”杜兰德叹了口气,翻手取出一根赤红色的长棍。

  斯内尔一见那棍子,脱口而出:“我制作的具象武器?果然,果然落到了你手里。”

  这根长棍,正是具象武器“火炎爆动”,原本由孙孙保管。孙孙为了救杜兰德被杀,这根长棍便一直躺在世界罗盘的储物空间里。

  杜兰德挥舞了几下长棍,说:“你口口声声说需要实验体,埋怨森德洛的蠢货们不给你实验体。那么。我问你。孙孙是你的实验体吧?你对她做了些什么呢?欺骗,利用。暗杀,然后抛弃!这他妈的叫实验体?你以为实验体是畜生吗?”

  “实验体就是实验体,无关人类和牲畜,一切都是为了研究。”斯内尔说道。“杜兰德,既然你拿出这件具象武器了,我就接着说我的第二个研究项目吧,想必你真正想听的,也是接下来这项研究。”

  杜兰德不再和对方争论实验体的事。

  正如对方所说,杜兰德真正关心的,不是血脉能力的调配技术。而是具象武器的制作技术。

  因为具象武器的制作原料,是神级血脉能力!杜兰德的审判战刀,就险些被这项技术所抽离,做成一柄具象武器。

  斯内尔深深吸了口气。开口了:“我们战斗法师的血脉能力,分为六个等级:不入流、普通、出众、卓越、传奇、神级。神级以下的血脉能力,我都有相当大的把握进行解析,并进而调配出来。哪怕是‘镜花水月’这样强大的传奇血脉能力,我都能调配。但是……我调配不出神级能力。”

  杜兰德并不意外,理所应当地说:“每一个神级血脉能力都独一无二,无法被传承。而且神级能力内蕴规则,你要是连神级能力都能调配,那便是能够随意创生规则了。”

  “你觉得创生规则不可能?”斯内尔摘下眼镜之后,没了镜片阻隔,目光灼灼地盯着杜兰德。

  杜兰德犹豫了一下,忽然想到自己修炼零式斩术,修炼两仪瞳术,都是以特定的形态与意境,引动规则,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规则的凭空创生。而且,火修罗的瞳术也算是他的神级血脉能力,自己不是照样学了过来?尽管强度没有火修罗本人施展时那么大,但至少算是学过来了。

  于是缓缓地说:“创生规则自然是有可能的,调配出神级能力,也并非痴人说梦。不过反正你现在做不到,这就够了。你要真连神级能力都能调配出来,现在也不会被我制服。”

  斯内尔叹了口气:“如果森德洛多一些你这样思想开明的人,我的研究工作也不会处处受阻。”

  杜兰德却摇头:“你的研究太没人情味道,我虽然不懂研究,但如果我为森德洛之神袛,说不定会直接因为你的研究而杀了你。”

  斯内尔微微冷笑,继续说道:“我曾经花费了大力气,试图调配出神级能力,但根本做不到。调配的基础是解析,但我连解析都无法顺利进行,更别说调配了。所以,我换了一个思路。杜兰德,你知道每一个神级能力都是独一无二的,能力的拥有者一旦死去,能力也就随之消失了,成为绝唱。于是我就想,有没有方法,将神级血脉能力永远的保存下去呢?我循着这条思路,钻研了许久,最终找到了能将血脉能力剥离出来,并催动能力中蕴含的规则,进行具象化!并最终形成兵器的技术。”

  杜兰德淡淡地说:“也就是你提供给塞尔东,让他来对付我的技术。”

  “不错,这也没什么要否认的。”斯内尔坦然承认,“其实当时,我是不希望这样做的,但迫于塞尔东的压力,我别无选择。”

  杜兰德心想这家伙和塞尔东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扎古力山脉中那个水系的斯内尔,分明为了塞尔东而主动求死,现在看来,也是被逼迫的?

  只听斯内尔接着说道:“……据我调查,你的刀还有不小的进步空间,潜力或许比我想象中更大。所以,如果我是塞尔东,我会希望在你的战刀进化到极限之后,再进行剥离和具象。只可惜塞尔东那蠢货一心一意只想夺回他妻子的尸体,才会那么急切地要对付你,夺你的刀去对付矮人。”

  斯内尔说到这儿,杜兰德已经听明白了。简而言之,斯内尔就是个为了研究,视人命为草芥的家伙。

  水神塞尔东对付杜兰德的原因,是因为他坚信:一柄克制矮人的战刀,不应该被一名连成神都难以做到的人手中。

  塞尔东的妻子米洛被杀,尸体被夺走。他痛恨黑色矮人痛恨到了极点,对付杜兰德的理由虽然偏激,但至少有人的情感包含其中。

  但斯内尔不同!斯内尔的心中只有他的研究。

  说到研究的时候,斯内尔甚至变得有些过度亢奋,以至于口不择言。换了平日里的他,绝不会说“等到你的刀进化到极点再剥离”这种话。

  杜兰德不禁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火炎爆动”。

  这是一柄具象武器,在变成具象武器之前,它应该是某位天才战斗法师所觉醒的神级血脉能力。如今棍在手中,那么能力的拥有者是什么下场,自然无需多说了。

  一想到自己的审判战刀,差一点也变成这样的具象武器,被塞尔东握在手里,杜兰德便怒火汹涌。

  “……那么,夜乙是怎么回事?在2级预备区的时候,你为什么派她来对付我?”杜兰德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或者,我问得更直接一点好了,你……怎么会怀疑我的刀没被夺走?”

  斯内尔以天选之路的位置为诱饵,让夜乙来找麻烦,正是为了确认杜兰德到底有没有失去审判战刀。

  也就是说,斯内尔至少怀疑了——怀疑杜兰德和马努斯,还有风神,在神袛会议上所演的那一出戏的真实与否。

  “因为马努斯。”斯内尔说。

  “咦?”杜兰德大感意外,本以为可能是自己在某些环节露出了马脚,或是风神露出破绽,却没想到斯内尔之所以会起疑心,竟是因为马努斯。

  斯内尔似乎知道杜兰德在想什么,古怪一笑道:“你们演戏演得很完美,水神塞尔东没看出来,我听说后,也只是惊讶于风神居然也开发出了类似的技术,而且比我的更高级,居然能剥离血脉能力的同时,还能保住你的性命。事实上,我本来打算亲自去向她讨教,可惜暂时还没机会。”

  当初在神袛会议上,诸神决议要夺取杜兰德的刀,但不用斯内尔的技术,改用风神的技术。

  而事实上风神根本没开发出类似的技术,不过是她和马努斯一番商量之后的谎言罢了。

  “马努斯大人到底哪里露出破绽,让你看出来了?”杜兰德凝神问道。

  “因为他在‘夺取’了你的刀,并手持你的刀去攻打七色城之后,虽然收获不小,也将战线推进了一小半,但是……还不够。”斯内尔目光奇异地看着杜兰德,“你的刀,对那些黑色矮人的克制,恐怕比你想象中还要厉害。以马努斯傲视诸多主位面高手的强横实力,如果手里拿的是真刀,战果应该比现在更大百分之二十左右,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可实际结果,却和我的计算相差太远。从那时起,我就怀疑你其实没有失去战刀了。”

  杜兰德听得暗自心惊,这斯内尔不愧是研究员,就连平日里做决策的方式,都是通过数据来计算!

  斯内尔似乎也有些得意,不会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后来,我索性试了马努斯一次,我要求借刀,用来做一项研究,只借半天的时间,就会归还给他,结果却被拒绝了。这样一来,我越发肯定这当中肯定有古怪,再后来,便听说你来了预备学院。”

  ps:

  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