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八十二 矮人俘虏

卷八 章一百八十二 矮人俘虏

  说到这儿,杜兰德大致明白前因后果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他叹了口气:“原来如此,你怀疑我的刀没被夺去,怀疑马努斯大人手里的是假刀,却拿马努斯大人没办法。他不借你刀,你也不能硬来。而我这个战刀持有者,恰好来到学院之中,你便安排了执法者来试探我。”

  斯内尔“嗯”了一声:“……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你确实没有丢刀。马努斯手中的,只是一柄十分逼真的假刀罢了。就算再逼真,但假刀就是假刀,在最关键的一点上,绝对和你手中的真刀无法相比!”

  杜兰德笑道:“没想到你对我的刀评价这么高。”

  斯内尔声音低沉下来:“我只是没想到,这才没多久过去,你的刀竟然变得更强了?以我原来收集到的数据来看,你没可能以你的刀气凝成印记,种植在我的灵魂之中。这次,是我大意了,依然低估了你。”

  杜兰德心中暗叫一声侥幸。

  刀其实没变强,依然是20阶的规则之力。

  不同的是现在杜兰德就是刀,刀已经和杜兰德的肉身、能量、灵魂相结合,因此杜兰德对审判规则之力的运用,也比以前凭空增强了好多。

  若是换了刀魂来掌控身体,或者杜兰德能逼问出刀魂的真名,那么同样20阶的规则之力,发挥出的战斗力会更强一大截。

  杜兰德一下想到了夜乙的绝招“夜傀”。

  夜傀源于虚神领域,是虚神领域的最终形态。这种形态不是“真形”,所以不会引动更多的规则之力,有的只是虚神领域原本具备的规则。

  同样位阶的规则,只因为运用方式不一样,战斗力就能天差地别。

  小房间中一时间安静下来。

  杜兰德默默思量着对方的这番话。推敲其中是否有不尽不实之处,斯内尔安然等着,似乎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不再为审判印记的事担忧。

  又过了片刻。斯内尔看着杜兰德。颇为诚恳地说:“老实说,你没丢刀。对我而言是个好消息。仔细想来,你我之间并无生死仇怨,如果你答应解除我灵魂中的印记,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

  “哦?告诉我什么?”

  “我可以告诉你——你那柄刀的真正强大之处,到底是什么!”斯内尔一字一顿,无比认真地说。

  杜兰德心里却颇不以为然,审判战刀可是自己的血脉能力,斯内尔一个外人,说得好像比自己还了解似的,简直笑话。

  “……学长。还是说说你的第三项研究吧。我听说过,你有三项最为重要的研究,刚才说了两个,一个是传奇及传奇以下的血脉能力的调配。另一个是神级能力的剥离与具象,那么,第三个呢?”

  杜兰德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没猜错的话,应该和你的元素属性有关吧。”

  眼前这个斯内尔是风系的,扎古力山脉中的那个斯内尔,却是水系的。

  杜兰德对自己的洞察之力很有自信,很确定两个斯内尔都是斯内尔,因为两者的灵魂气息完全相同。

  但问题就来了。

  为什么两个斯内尔会有截然不同的两种元素属性?就算是分身类能力,也必然和本尊有一部分元素属性相同。

  比如杜兰德和双刀分身,杜兰德本尊是冰火双属性,双刀分身则是一冰一火。两个分身之间的属性完全不同,却都和杜兰德本尊有属性重合。

  “抱歉,这是我最大的秘密,就算你现在就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斯内尔缓缓摇头。

  杜兰德早有预料,淡淡说道:“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大致能猜到——眼前这个你,还有扎古力山脉中的那个你……都是分身吧?”

  在杜兰德看来,斯内尔一定有一个风与水双属性的本尊,分化出了两个分身,一个水系,一个风系。

  就像自己和双刀分身之间的关系一样。

  说出这番猜测的时候,杜兰德紧紧盯着对面斯内尔的反应。

  却见斯内尔微微一怔,上下打量了杜兰德片刻,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杜兰德你,你居然以为我是分身?哈哈哈!这太过异想天开了,哈哈!”

  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分身,是没有成神资格的!换言之,分身是没有可能进入这所学院,成为预备神袛,更没可能继承神火的!但那个水系的我,之所以要主动求死,就是因为水神塞尔东害怕水系的我威胁到他的水神之位。而在你眼前的这个风系的我,更是堂堂正正的1级预备神!”

  “你听懂了吗?水系的我,和风系的我——两个我,都有成神的资格!换言之,我们不是分身!我们……都是斯内尔本尊啊!”

  杜兰德闻言,彻底愣住了:“分身真的不可能成神?但如果你不是分身,而是本尊的话,这……这怎么可能?两个本尊之间,元素属性不可能半点重合都没有。这根本有违世界的基本秩序和规则。”

  斯内尔摇了摇头,不愿再多说。

  杜兰德盯着对方看了半晌,一言不发地翻手取出了木刀“白色”,丝丝缕缕的森寒杀气,渐渐向对方笼罩过去。

  斯内尔全身微僵,嘴唇动了动,最后冷冷道:“你如果在这里将我杀了,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我的三项研究的所有资料都有完整备份,不会失传。而且,你没丢刀这件事,也会在我死亡的那一刻,传送到水神塞尔东那里。你想试试吗?”

  杜兰德持刀走上前去,微笑道:“我很想试试。”

  在“神之视角”的笼罩之下,斯内尔的一举一动都被杜兰德看在眼里。

  斯内尔的小腿肌肉在轻轻抽搐。

  斯内尔的双手十指的微微颤抖。

  ……

  所有最细微的表现,都逃不过杜兰德的双眼,于是杜兰德心里很清楚——斯内尔在害怕,他不想死。

  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斯内尔再怎么狡猾如蛇,也难以避开死亡来临之前的恐惧感。

  杜兰德一步步上前。

  在斯内尔面前半米处站定。

  微微一笑。

  然后慢条斯理地,缓缓提起木刀白色。

  刀尖对准斯内尔的心脏。

  一点点地往前送。

  整个过程缓慢而平稳,这是杜兰德故意的。也是他和斯内尔之间一次无声的角力。

  当木刀刀尖堪堪碰触到斯内尔的心脏时。斯内尔已经紧绷到极点的身体,骤然松弛下去。沉重地叹了口气:“停手吧,我们各退一步如何?”

  杜兰德停住了刀尖,却没有就此放下木刀,静等对方继续说明。

  斯内尔近距离注视杜兰德。缓缓道:“有关我的第三项研究,我真的没法对你说。这项研究事关重大。你也看出来了,我的前两项研究已经足以改变森德洛的局势,而这第三项研究,是被列为最高机密的,不能有半句泄漏。如果马努斯大人在场,他也会阻止我说出来。这是实话。信不信由你。”

  杜兰德一阵蹙眉:“所以呢?你是真不打算说了?死也不说?”

  “我不怕死,但我现在还不想死。”斯内尔坦然道,“所以,你看这样如何。如果你能进入森德洛的最高决策层,或者征得马努斯的同意,我就告诉你这第三项研究到底是什么。不愿意的话,你就在此杀了我吧。”

  杜兰德沉默许久,心知继续逼迫也没有意义,不过对斯内尔的第三项研究却更好奇了。

  也不知道这第三项研究,究竟有多么重大的关系?

  斯内尔竟然宁死都不肯说……

  权衡片刻,杜兰德微微一笑,收回了木刀白色。斯内尔暗自松了口气,心中暗恨,从来只有他将其他人的生死玩弄于鼓掌之中,哪怕与水神塞尔东相处,他都能周旋得风生水起。但这次被杜兰德一记审判印记打入,确实让斯内尔束手束脚,这种感觉实在太憋屈了。

  “我们接着之前的话继续说吧。”杜兰德道,“你不是要告诉我,我的刀究竟强在哪里吗?我也挺好奇的,你一个外人,难道比我自己还更了解我的刀?”

  斯内尔知道自己过了一关,当下定了定神,沉声道:“好,那么,跟我来吧,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说完他打开房门,当先走了出去,两人一前一后,来到研究塔中一间封闭式的研究室中,最终来到一个透明的圆柱形容器之前。

  容器竖立在研究室的最中心处,斯内尔已经重新戴上眼镜,静静站在圆柱形器皿之前,望着器皿中关着的那个黑色身影,说:“这就是我要带你看的东西了。”

  杜兰德整个人都已经彻底定住了。

  目光则变得极为锐利,死死瞪着器皿中的那道黑色身影,容器中关着的那道身影,对经历过扎古力山脉战役的杜兰德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

  一个黑色矮人!

  而且,是活的!

  但问题是,黑色矮人根本就无法俘虏,一旦被活捉,矮人就会立刻自爆,半点残渣都不会留下,以防森德洛的战斗法师们对矮人进行研究和剖析。

  这里怎么会有活着的黑色矮人被关押?!

  “这是目前唯一一头被抓住之后没有自爆的黑色矮人。”

  斯内尔轻轻开口,声音在偌大的实验室中,显得有些飘忽诡秘,“原本决定由风神对它进行研究,但风神比较忙,最后就送到我这里了。如你所见,这是一头黑色矮人,我对他已经研究了相当一段时间。”

  说到这儿,斯内尔顿了顿,转身凝视着杜兰德:“问你一个问题。杜兰德,在你看来,黑色矮人强在哪里?”

  ps:

  第一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