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八十三 俘虏与刀

卷八 章一百八十三 俘虏与刀

  矮人强在哪里?

  听到这个问题的刹那,杜兰德脑海中已浮现出许多条答案——数量众多、悍不畏死、来历神秘、能级超越巅峰上位职业的极限、诡异难明的沟通方式、被砍成几块依然不死的生命力和战斗力……

  但经历过扎古力山脉战役的杜兰德,几乎在一瞬间就抛却了这些答案,吐出一句简短的话:“强在防御。”

  斯内尔沉缓而肃然地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些来历不明的黑色矮人,最强的武器,就是它们的防御力。正因有了防御力,它们的数量、手段、能级、战斗方式,才会在我们战斗法师的军队面前,变为可能。”

  说着,斯内尔走到旁边的一个操作台上,按下了几个开关。

  杜兰德眯起眼睛,静静看着这一切。

  只见斯内尔刚一按下开关,圆柱形器皿中忽然浮现出大量五颜六色的阵法纹路。这些阵纹构建成一个又一个微型法术,铺天盖地地将矮人俘虏淹没。

  “咦?这些法术是……”杜兰德眼神一动。

  虽然法术的数量极多,但杜兰德如今的眼力何其敏锐,瞬息之间,已经辨认出了其中的大部分,包括法术名称和功效。

  尤其让杜兰德在意的是,这些法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降低防御。

  “增己一攻,不如减敌一防。这是我们诸多主位面公认的道理。”斯内尔开口说道,“想要对付防御力超强的黑色矮人,与其增加攻击力,不如削弱对方的防御。这是战争初期,所有战斗法师的想法,包括诸神。”

  “但是。我们做不到。”

  斯内尔的语气变得无比严肃而刻板,就好像在做一个学术报告。

  他指着器皿中怒吼连连的黑色矮人,说:“你也看到了,这些以阵纹模拟出来的微型法术。包含了各式各样的降低防御的特效——降低火抗性、降低冰抗性、降低各元素抗性、降低皮膜强度、降低身体密度、软化骨骼、心脏衰老、肌腱胶化、森德洛血咒、圣灵裁决式……我用阵纹模拟出了上百种降低敌人防御的法术。但是,无一生效!就连最些微的效果都没有!就连一些极为偏门的降低防御之法。我也尝试过了,却都没用!”

  说到这儿,斯内尔将那几个开关重新关闭,器皿中的法术消失。黑色矮人暴躁无比地挣扎着,试图冲击容器,却被牢牢拴住。

  杜兰德凝神看那矮人的身体各处——毫发无伤。

  黝黑的皮肤,隐隐闪耀着淡淡的幽光,就连半点被削弱的迹象都没有。

  “看到了吧,这就是矮人的防御。”

  斯内尔说道,“事实上。我连其他主位面的强大职业的部分手段,也进行了一番模拟,结果无一例外,全都无效。矮人的防御力。不被任何降低防御的手段所影响,这是一种堪称‘绝对’的防御。而且我们抓住的这头矮人,不过是矮人士官的级别,连能体境都不到,只是区区一名半神。可它的防御力却足以硬抗大多数能体境的战斗体术和法术!”

  杜兰德想了一下,摇摇头道:“你说的这些,我原来就大致知道了,你只是进一步地证实了而已,算不上新发现。”

  黑色矮人的防御力超一流,只有审判战刀能对它们产生降低防御的作用——有关这些,杜兰德早就知道了。

  因为这就是诸神要夺取杜兰德战刀的最大理由!

  “还是说正题吧,你认为我的刀真正强大之处,究竟是什么?和这黑色矮人又有什么关系?”杜兰德问道。

  “这头矮人,是在扎古力山脉战役的战场打扫时,被我们捉住的。”斯内尔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是吗!”杜兰德吃了一惊,旋即拧起眉头,不解地看着斯内尔,不明白对方在暗示些什么。

  只听斯内尔接着说:“这头矮人在扎古力山脉中被俘,时间则是在战役之后没过多久。我调查过你在扎古力山脉一役中的行进轨迹,应该是从远古之路的出入口为起点,一路北上,没错吧。别这么看我,你来自异位面、而且是从远古之路回归森德洛的事,对我这种有资格参与森德洛最高决策的人来说,并不是大秘密。”

  杜兰德冷冷道:“然后呢?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要说的是,这头矮人恰好是在扎古力山脉中,你所战斗过的其中一片区域被发现,并活捉的。”斯内尔一字一顿地说,“换言之,它也许曾经和你战斗过,也许是曾经围攻你的众多矮人的一个,它或许……被你的刀斩中过。”

  杜兰德呆了一下,隐隐想到了什么,却又不敢确定。

  斯内尔缓缓继续道:“杜兰德,你的刀,是唯一能够破除矮人的绝对防御的武器。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的刀和矮人之间的关系,不只有‘防御与破防’这一重关系?也许,你的刀对矮人而言,还有别的意义?”

  “看你的表情,大概已经猜到了,那我就直说了吧。”

  斯内尔不再卖关子,压着嗓子,迸出一番话:“这头黑色矮人,或许正因为被你斩击过,所以,它才会被活捉,才能被活捉!杜兰德,你的刀,或许不仅仅能破防并杀死矮人,还能以某种你我现在都不明白的方式,让矮人被俘后的自爆机制……无效化!!”

  “…………”

  这一次杜兰德沉默了许久,才渐渐消化掉对方这番话:“你的意思是……这头目前唯一的矮人俘虏,之所以被活捉之后没有自爆,之所以能被俘虏,是因为——它可能被我的刀斩过?”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斯内尔正色道,“虽然这其中的原理,我还没有研究出来。目前只停留在猜想阶段。但只要你愿意加入我的研究,以你的刀来配合我的工作,说不定,我们就能攻克‘黑色矮人无法活捉’这一个难题。”

  斯内尔的口吻前所未有的凝重。又带着找到有趣课题之后的狂热:“只要能攻克这个难关。便可以捉住更多的矮人,来做我的实验体!到时候。研究出矮人的来历与强大的根源,也变为了可能!”

  杜兰德轻轻叹了口气。

  听到这,基本算是完全明白了。斯内尔这么执着地想要知道自己是否真的丢了战刀,以至于安排夜乙来找自己麻烦的原因。原来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刀,对他的研究有着重大的意义!

  一直以来,杜兰德对黑色矮人的态度仅仅是杀。

  审判战刀是一柄杀戮之刃,审判规则之力席卷,让敌人不能动、不能躲、亦不能防,在扎古力山脉战役中也不知道斩杀了多少黑色矮人。

  杜兰德可从未想过,自己的战刀可能有着破坏矮人自爆机制的能力。

  “这件事。除了你我之外,还有谁知道?”杜兰德问。

  “没了。”斯内尔道,“因为还停留在猜想阶段,所以我并未向诸神汇报。”

  杜兰德嗯了一声。微微仰头,沉默了许久许久。

  杜兰德的脸色变幻不定,最终开口道:“斯内尔,你要知道,我本来的打算是在了解了你的研究之后,将你斩于刀下的。”

  斯内尔脸色不动,点头道:“我知道。”

  杜兰德接着说:“你的前三项研究,虽然引起了我的兴趣,但还抹消不了我心中对你的杀意。”

  斯内尔嗯了一声:“我明白。”

  “但你对于矮人俘虏的研究,却对这场矮人战争有重大意义。血脉能力的调配也好,神级能力的具象也好,虽然极具开创性和颠覆性,但对我们森德洛未必是好事。你能拥有两具身体,而且都是本尊,也仅仅让我感到很神奇。就算杀了你,导致这三项研究夭折,我也不可惜。但是你这第四项研究,既然和矮人战争有关,与森德洛的存亡有关,而且……和我有关,我便不能在此地、在此时将你杀死了。”

  杜兰德清清淡淡地说着。

  斯内尔不再吭声,只是静静听着,因为他知道这番话不是杜兰德说给他听的,只是杜兰德说给自己听的。

  这番话,是杜兰德内心的权衡、考量、甚至可以说是挣扎。

  杀,还是不杀。

  这个问题原本根本不是问题,现在却变成了艰难的选择题。

  杜兰德不是没想过杀了斯内尔,然后把相关研究资料找出来,交给风神,然后自己与风神合作,沿着斯内尔的思路,往下研究。

  但在听过斯内尔的一番介绍之后,杜兰德深知眼前这人的开创意识、思路活跃度、猜想大胆程度,恐怕都不是风神能比拟的。

  斯内尔是个真正的研究疯子!但为了打赢矮人战争,确实需要疯子。

  “我决定暂时不杀你。斯内尔,你大概内心正在嘲笑我吧。”杜兰德脸色平静,将满腔杀意缓缓按压下去。

  他转头看向斯内尔,微笑道:“我还记得你的那套理论,说我的最大弱点,就是我的心。你认为我的羁绊太多,原则太多,坚持的东西太多。现在看来,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不,我毫无嘲笑你的意思。”斯内尔似乎终于松了口气,旋即认真地说,“对于你的弱点,我实际上是非常敬佩的。就像我,我执着于我的研究,正因为需要研究,所以需要活着。而你也是针对我的这一弱点来攻击,才能逼迫我说出了这么多话。你我的弱点,也是强点!是我们的力量来源。”

  杜兰德微微一笑,忽然惊讶道:“咦,你后面那个台子上的东西是什么?”

  ps:

  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