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八十四 研究室里的声音

卷八 章一百八十四 研究室里的声音

  斯内尔奇怪回头:“什么东西?啊,你说那些研究稿件……”他略一分心,忽然感到一只大手抓住了自己的胸口!

  斯内尔惊怒交加,下意识地想喊:“杜兰德,你终究还是要杀我?!”

  但杜兰德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掌心一震,新的身体举手投足间都有审判之力挥洒,将斯内尔直接震得晕死过去。

  噗通,斯内尔软软倒地。

  杜兰德则长吁出一口气,低头看着人事不知的斯内尔,满脸复杂与挣扎,过了片刻低声说道:“我很想杀了他。”

  这话的意思分明是说“我想杀了斯内尔”,但听口吻,倒像是杜兰德在对在场的另一个人说话。

  可是实验室中静悄悄的,除了圆柱形容器中状若疯狂的黑色矮人,哪里还有第三人?

  过了片刻,杜兰德又说:“我没把握控制这人,你能?”

  房间里依然静悄悄的。

  再过片刻,杜兰德叹了口气,点头道:“那好,就试试看吧。”

  说着蹲下身来。

  事实上,此刻杜兰德的心脏之中,刀魂正冷冷说道:“杜兰德,你要明白,这次我帮你,并不意味着我臣服于你。”

  “这我当然知道。”杜兰德掰开斯内尔的眼皮,露出涣散的瞳孔,淡淡回道,“可惜,我现在还无法逼你说出你的真名,否则就没这么麻烦了。”

  只有通晓姓名,才能真正掌握审判战刀的力量,而不像现在,还需要与刀魂暂时联手,达成协议,才能发挥出审判规则的十足威力。

  好在对斯内尔的态度上。杜兰德和刀魂的意见是一致的,所以才能联手。

  杜兰德为了森德洛和战局考虑,决定暂时不杀斯内尔。

  至于刀魂,用它自己的话说:“我也很想杀了这个斯内尔。不过现在我更加好奇——这家伙居然说我的斩击能破坏矮人的自爆机制?怎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既然暂时不杀。那么,能否控制住这个狡猾神秘的斯内尔。就变得尤为关键了。

  要知道这家伙现在知道了杜兰德战刀未丢的事,如果挣脱了“审判印记”,再将这件事捅出去,还不知道要引来多少麻烦。

  所以。杜兰德和斯内尔交涉的同时,也和刀魂暂时达成了协议,忽然出手打晕斯内尔,是为了趁着对方昏迷的期间,和刀魂联手一起加固“审判印记”,有备无患。

  实验室中,一时间变得静悄悄的。

  杜兰德眸中浮现出两对冰火双鱼;鱼眼处。则是四点紫色的审判规则之力。

  然后杜兰德掰开斯内尔的眼皮,目光裹着瞳力,从对方的瞳孔中刺入,直抵斯内尔心脏深处的灵魂本质。开始加固审判印记。

  不得不说,刀魂对审判规则的理解,比杜兰德本人精深很多,原本的“审判印记”经过刀魂的加固,渐渐融进了斯内尔的灵魂深处,变得无形无迹,但只要斯内尔敢于反抗,或是试图解除印记,或者试图说一些不该说的话,那么,审判印记就会立刻出现,瞬间制住斯内尔。

  加固印记的过程中,杜兰德基本放手让刀魂来做,自己只在旁边看着。一方面防备刀魂抢夺身体控制权,一方面也在观摩学习。

  刀魂察觉到后,冷笑道:“别妄想光看就能理解,你一天不能通晓姓名,就一天不能想我这样,将审判规则掌握的如臂驱使!”

  杜兰德平静以对:“那也未必。”心中则想到了那本《熔兵炼体》,也不知道书中记载的绝学,到底对自己有没有用处,得尽快抽时间阅读钻研才行。

  刀魂又说:“这斯内尔还有什么秘密,直接搜魂看看吧。”

  杜兰德摇头道:“别妄想了,一旦搜魂,斯内尔的灵魂就会立刻自毁,不然我早就对他进行搜魂了。”

  刀魂滞了滞:“……你怎么知道?”

  杜兰德淡淡回道:“你在审判规则的理解与运用上有优势,这是你唯一比我强的地方,其他方面想要胜过我?你想也别想。我是主,你是辅。我是人,你是刀。我主宰,你被主宰。你我的关系,早在最初的定好了。”

  刀魂森冷笑笑,并不回答。

  又过片刻,审判印记已经加固完毕,杜兰德二话不说又将刀魂镇压下去,刀魂知道此时还不是杜兰德的对手,也没怎么抵抗。

  “呼。”杜兰德终于松了口气,重新站起身来。

  算算时间,不知不觉之间竟已过了一个小时,光系最强的比斗到这时应该结束了吧。

  不过斯内尔估计还要过一小会儿才行,杜兰德索性趁此机会,在实验室中转了几圈,除了查看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研究器械之外,也随手翻阅了不少斯内尔的研究记录与报告。

  当翻到一份被斯内尔标记为“特记报告”的薄薄文案时,杜兰德愣了一下,旋即脸上浮现出几分喜色。

  “——特记研究报告,神火融性的提升方法研究?”杜兰德看到这标题,不由惊喜交集,连忙仔细阅读起来。

  斯内尔的研究实力一流,说不定能在这里找到突破融性瓶颈的方法呢!

  研究报告中有一大堆术语和分析,还有好多杜兰德完全没见过的加密数据和符号,杜兰德通通掠过,直接看结论——

  “……经过反复研究与考证,一旦遇到融性瓶颈,持续炼化海量的融性花,依然有一定可能性突破瓶颈——但这只针对单系战斗法师有效,而且不太切合实际。”

  “如果是双系或多系的战斗法师,或是冰系这种元素有缺的属性,则无论炼化多少融性花,都永远无法突破融性瓶颈。”

  杜兰德看到这,不由心中微沉,这么看来,融性花确实对自己没用了。

  继续看下去:“融性神物,则是目前唯一能解决此问题的宝物,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而在森德洛,只有夜翼在探索有尽虚空的边缘地带时,曾有幸得到过一株融性神物,但无法确认这种说法真实与否。换言之,可以认为森德洛没有融性神物的储备。至于其他主位面有无这种只产于有尽虚空之外的无尽虚空的神物,暂时无法考证。”

  杜兰德心中微微一跳,夜翼常年在虚空深处探索,偶尔会抵达有尽虚空和无尽虚空的交界之处,却从未越界进入无尽虚空。

  而融性神物只产于无尽虚空,偶尔有一两种跨越交界隔膜,进入有尽虚空的范围之中,再被夜翼得到,也是有可能的。

  “说不定……说不定夜翼手上就有融性神物!”杜兰德忍不住想到。

  但立刻就自己否决了:“如果是适合她的融性神物,恐怕早就用掉了。如果她手上真的还有融性神物,而且与我的元素匹配,肯定早就拿出来了,怎么会藏着?唉,这么看来,融性问题真是难以解决了,唯一的解决办法,却是个不切实际的方法。”

  杜兰德心中颇有些沮丧,看向结论的最后一句,然后怔了怔。

  斯内尔在报告中最后写道:“融性,即与世界、与元素的契合程度。以此为目标,我必将研制出堪比融性神物的替代品!”

  报告到这里就结束了,估计斯内尔也就有了这个目标,还未开始研究。

  事实上,就算他做了这个研究,杜兰德也不认为他能人工制作出天生地养的珍稀神物。

  “杜兰德……你在……为融性的事……情发愁?”刀魂的声音再次响起,断断续续地传递给杜兰德。

  杜兰德阖上报告,蹙眉道:“怎么,你有什么建议吗?”

  “是啊,我倒是有个办法,也许能解决你的融性问题。”刀魂故意停顿了一下,语气邪异道,“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试试看了。”

  杜兰德闻言沉默了半晌。

  脸色从惊诧莫名,到若有所思,再到愤怒冰冷:“我知道你要说的方法是什么,但你别想了,我不会那么做的。我……还是一个人。”

  刀魂嘿然一笑,变得寂静无声。

  杜兰德坐到实验室操作台前的一张椅子上,继续翻看那份有关神火融性的研究报告,试图找到可能存在的突破口。

  只是杜兰德自己也知道,希望很渺茫。

  “我千辛万苦才进入学院、来到山顶,经受了这么多的煎熬和危险,我的战斗力又比其他那些1级预备神强得多。如果……如果最后真的被神火融性这一关给卡死的话……”

  杜兰德心中涌起强烈的不甘心,似乎能体会当年的极冻审判笑傲同辈,却始终无法成神时的那种孤傲又不甘、自负又自卑的心情。

  脑海中,隐隐浮现出水神塞尔东猖狂冷笑的嘴脸!杜兰德握着研究报告的手指,不由猛地一紧。

  就在这时,杜兰德忽然心头一跳,隐约之间似乎听到了什么。

  “嗯?”杜兰德眉头一拧,侧耳倾听,又抬眼环视周围,却什么异样的声音都听不见了,似乎刚才的声响只是幻听。

  可杜兰德已经两次脱胎换骨,能级高达90个单位,身体凌驾于战斗法师之上,五感更是精密而发达。

  幻听这种事情,怎么会找上杜兰德?

  又过了片刻,那声音又一次响起,好像有人在表达着什么:“你……我……我……你……这……”

  ps:

  第一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