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八十九 暂退

卷八 章一百八十九 暂退

  “嗯?”宁顿见擂台周围的无形阵纹被杜兰德直接切开、破去,而其他1级预备神却只能在擂台外干瞪眼,不由微微眯起了双眼。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擂台是完全封闭的,擂台中人对外界的激烈战斗全然不知情。

  这时洛凡已经算是胜了,可朵朵无论如何都不肯认输,局面就好像重演了朵朵与兰子的那一战。杜兰德切入擂台的一刻,恰好是洛凡失去了最后的耐心,双眼赤红,打算将朵朵彻底杀死的危机瞬间!

  杜兰德顾不上急速凝聚成形的两尊“神预守卫”,一伸手挡开洛凡的“飞鸟战靴”,另一手则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朵朵。

  “杜兰……德……?”朵朵骤然间见到杜兰德,只微微愣了一下,便猜到发生了什么:杜兰德居然又一次切入擂台,干预了神圣的神预比斗!

  不同的是上一次杜兰德在朵朵手下救了兰子;这一次,却是在洛凡脚下,救了朵朵。

  “你放开我!”朵朵原本软在杜兰德怀里,此刻却奋力挣扎起来,“我还没有输!我没有输!你放开我,放手!”

  杜兰德也不理会,咧了咧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这这时候,笼罩着擂台的阵纹正在急速扭曲重聚,两尊手持巨剑的“神预守卫”已经快要凝聚成形。杜兰德身为闯入擂台的“异物”,所受到的压力自然也更大了。

  再加上杜兰德刚才强行维系“十字零式”,令刀气凝而不发,强行以手托住十字零式这种最顶尖的斩术真形,好让身后的两道虚影不要消散,那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对自身的负荷超乎想象得大。

  所以杜兰德为了突破神预擂台。其实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此时他心脏中,刀魂正在疯狂嘶吼咆哮:“杜兰德你这个白痴!快点离开这见鬼的擂台,别伤了我的身体!”

  杜兰德深深吸了口气,一把搂紧挣扎不休的朵朵。上前两步。弯腰抓起软软坐倒在地的洛凡,大踏步向擂台下走去。

  “你放开我!放开我!”朵朵依然挣扎不休。忽然间一肘撞在杜兰德的胸口。

  杜兰德脸色猛地一白,再也忍不住,张口喷了口鲜血,溅洒在朵朵的胸前、脖颈和脸上。

  朵朵呆了一下。旋即这位一向内心坚强的冰山美人好像耗尽了最后的心气,不再挣扎,却咬牙流下泪来,虚弱哽咽道:“我妹妹……我妹妹她死了……我的妹妹,在战争中死了!!”

  “你冷静一点。”杜兰德微微侧身,不让宁顿看到自己吐血的一幕,然后贴在朵朵耳旁说。“你听好,果果她或许没死。”

  朵朵骤然瞪大双眼,一把抓住杜兰德,就好像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你刚才说什么?”

  杜兰德却没时间、也没力气多说什么了。轻轻一推已经晕过去的洛凡和朵朵,将两人推出了神预擂台的范围。

  “等、等一下!”朵朵虚弱之余毫无抵抗之力,整个人轻飘飘地飞出,然后感觉自己被一人接住了,她心情激荡之下,一口气忽然喘不上来,也和洛凡一样晕了过去。

  朵朵视野中最后看到的画面,是两名凝聚成形的神预守卫,正抡动巨剑,向还在擂台上的杜兰德疯狂斩下……

  “一倍,压力比上一次强了将近一倍。”台上的杜兰德默默衡量,不由苦笑起来,“难道是擂台对我这个异物有了记忆,所以这一次的反应也变得尤为剧烈?”

  这擂台是预备学院的一部分,内蕴强大的规则之力,比如眼前这两尊神预守卫的斩击,就蕴含着一股极为沉重、威严、凌厉的规则力量。

  上一次杜兰德就察觉到了——硬闯擂台之后,不能反击,只能挨打。反击的结果只会彻底触犯擂台规则,挨打还有一线生机,反击就是纯属找死了。

  所以杜兰德转过身来,面对两名神预守卫的斩击,将手臂抬起,交叉护在头顶。

  哐!哐!

  众多插不上手的1级预备神,只看到杜兰德的身体被巨剑接连劈中,断线风筝一般飞了起来!

  两尊守卫却好似不打算善罢甘休,各自伸出一手,向杜兰德的身体抓过来,掌间无数阵纹浮现出来,汇聚成锁链,要将杜兰德束缚住。

  这一刻,无论是站在杜兰德这边的人,还是站在宁顿那边的人,都不由紧张地注视着擂台上的局势。

  “等会儿杜兰德如果活着出来,谁都别再动手!”火胖子吩咐道,“杜兰德虽然干涉了神预比斗,但他刚才先扔出朵朵,再扔出洛凡,这样一来朵朵先离开擂台,所以胜的依然是洛凡,杜兰德还不算彻底胡作非为。”

  “为什么不能对他动手?凭什么不能对他动手!”火胖子身旁的黑帽子脸色扭曲道,“这种胡乱破坏学院规矩的小子就应该杀了!”

  火胖子森然瞪着黑帽子道:“虽然不知道杜兰德到底发什么疯,但他毕竟是为了救下洛凡和朵朵的性命才硬闯擂台,同时也保全了两人的胜负之分!黑帽子,我警告你,你要是还敢乱来搅局,就别管我真的不客气了。”

  黑帽子冷笑:“动手制服他也不行吗?不制服他的话,那小子说不定还会继续搞破坏。”

  火胖子望向擂台上杜兰德腾空横飞的身影,叹了口气:“不用我们制服,那小子能活着离开擂台就算走运了……”

  眼见杜兰德就要被众多阵纹锁链缠住,他忽然在空中一个拧身,重踏虚空,整个人好像炮弹般弹射出来,脱离了守卫巨掌的捕捉。

  随后杜兰德运掌如刀,劈开擂台周围的壁垒阵纹,身形一闪,终于脱离了神预擂台的范围!

  杜兰德落在地上,缓缓收敛了遍布周身和掌上的审判规则之力,长吐了一口气。

  始终默默看着这一切的宁顿盯着杜兰德。双眼眯得更紧了,几乎看不清眼白和眼珠,又似乎眼白也变成了黑色。

  两尊神预守卫这才渐渐消散,擂台上的血迹则自行消除。一时间。阳光普照,风声飒飒。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整个山顶1级预备区寂静无比。

  所有1级预备神都凝重又复杂地看着稳稳站着的杜兰德。

  这时,比斗获胜的洛凡已经晕过去,被及时赶到的约翰接住,背在背上。

  至于朵朵。她被兰子接住,此时被兰子抱在怀里。兰子刚才看到朵朵在台上的挣扎求胜,仿佛看到了半天前的自己,对朵朵的敌意消除了不少,反倒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

  梨儿萌死不知何时来到兰子身边,低声说:“朵朵是我朋友,把她交给我吧。”

  “她受伤很重。我和她一样是女人。照顾起来更方便一点。”兰子一边说一边来到杜兰德身旁,问道,“杜兰德,你感觉怎么样?”

  杜兰德感觉很差。

  要不是经过了两次七色瀑布的冲刷。又和审判战刀相合,杜兰德根本不可能硬扛住“神预守卫”的斩击,再逃出那两只巨掌的扑抓。

  但杜兰德脸上一点都不表现出来。

  冷冽的目光瞪着众多1级预备神,一一从他们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宁顿的脸上,杜兰德冷笑道:“宁顿,你刚才说的话不尽不实,你在说谎,对不对?”

  火胖子皱了皱眉,黑帽子则大声叫道:“杜兰德,你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居然还敢污蔑宁顿大人,找死吗?”

  杜兰德根本不理他,只看着宁顿。

  宁顿脸色平静而肃穆,排众而出,凝视杜兰德,稳稳说道:“你不愿意相信你的女儿失踪的事,我也可以理解,不和你计较。不过,你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干预神预比斗!”他顿了顿,轻轻叹了口气,放缓口吻道,“好在胜负之数没有因为你的介入而被影响,杜兰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说完盯住了杜兰德,似乎要看他如何反应作答。

  杜兰德脸上的冷笑更浓,嘲弄道:“你问我感觉怎么样?废话,当然是非常不好!不然你也上台去被巨剑斩杀两下?”

  宁顿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黑帽子却又阴测测地说:“宁顿大人不计较你的重大过错,好心问你伤势如何,你居然恶意诅咒?杜兰德,你是不是想要成为森德洛的公敌?”

  杜兰德还是不理他,缓缓说道:“神预擂台,我已经闯了,而且不止一次。人,我也已经救了,你们爱怎么想怎么想,我都没所谓。宁顿,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说谎,但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办,没空和你理论。如果你,或者任何人想来试试我的实力,大可以上来!”

  说完杜兰德等了片刻,见没人上前,这才回身一招呼兰子和约翰,还有不动声色走过来的斯内尔:“我们走吧。”

  兰子和约翰点头跟上,梨儿萌死也紧紧跟在兰子身旁。斯内尔看了杜兰德几眼,没什么表示,只是面无表情地和杜兰德走在一起。

  “宁顿明显在撒谎,斯内尔的信号被阻,还有……还有我之前的那个发现……”杜兰德心中默默思索,越来越不安,满脑子都是各种疑问,脸色却不露破绽;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好像错了位置,疼痛不已,但杜兰德举手投足之间,依然没让旁人看出任何异样。

  众多1级预备神默然站立,没有一个出手阻止。

  黑帽子死死盯着杜兰德稳步离开的背影,只盼有人带头出手,那就可以趁机制造混乱。说不定杜兰德只是强撑一口气,其实已经被两尊神预守卫打得重伤垂死了。可他心里运转着各种凶恶毒辣的念头,却始终不敢带头上前。

  “杜兰德,你等一下。”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杜兰德回过头来,冷冷看着火胖子:“学长想留下我?”

  火胖子轻轻摇了摇头,神色却前所未有的严肃,沉缓地说:“杜兰德,你今天真的很奇怪,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ps:

  第二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