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九十三 罗切斯特

卷八 章一百九十三 罗切斯特

  杜兰德单人一刀,向前走去。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他提刀的左手似乎动了一下,又似乎什么动作都没做,反正梨儿萌死没看清,只看到一道灿紫色的粗壮刀气,从杜兰德身前猛然迸发出来!

  那刀气粗壮无比,几乎撑满了整个空间通道!然后一路向前,摧枯拉朽地将黑色晶壁削掉了近十米之厚!

  “啪嗒”一声,原本被冻在晶壁中的费马的身体,一下子跌落下来。

  梨儿萌死和朵朵全都震惊之极地望向气息全无的费马,终于明白杜兰德之前那一句惊怒交织的“费马”指的是什么了。

  就这样,杜兰德持刀在前方开道,审判刀气纵横劈斩,将一层又一层黑色晶壁劈砍得稀烂。可那晶壁碎片很快又粘附在通道四壁上,形成新的晶壁。杜兰德也不理会,跨过费马的身体,全力往前挺进。

  无数黑色半透明的晶体碎片在四下飞溅,被空间通道四壁上的七色光晕一照,竟渐渐生出一种黑色杀伐与七色绚丽彼此交织的美态。

  而杜兰德,就是这奇诡景致的唯一中心。

  梨儿萌死已经彻底看傻了眼。

  朵朵也难得地安静下来,面现复杂之色。之前她透支潜力全力攻击,也不过从晶壁上扣下来一块碎片而已,如今杜兰德一刀斩出,就有数米厚的晶壁被刀气击得粉碎!

  就这样往前推进了两百米,杜兰德再次喝道:“梨儿萌死,恢复成人身。”

  “好。”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梨儿萌死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解除龙之真形,然后拉着朵朵来到杜兰德身旁。

  杜兰德转头看着两人微笑道:“你们做好准备,等会儿全力往外冲。机会可能只有一瞬间,别错过了。”

  说完也不多解释,忽然站定脚步,凝眸远眺。双手一同握住木刀刀柄。以极为沉缓的速度,横一斩。再竖一斩!

  一横一竖两道刀气,分别代表质零式和心零式,两道刀气彼此相和,即为杜兰德如今最强的攻杀招式:零式十字!

  但和从前施展的零式十字不同。眼前这横竖两道刀气,都由灿紫色的审判规则之力构成!

  零式十字本已经是最顶尖的“斩术真形”,如今再加上审判规则凝成的刀气,这才是杜兰德真正的最强一击!

  紫色的十字刀气缓缓向前推进。

  所有黑色晶壁明明离刀气还有一段距离,就已经被逸散出的规则之力碾碎!李尔蒙斯和朵朵怔怔看着那紫色十字形的刀光一口气往前挺进了三十多米,心灵受到极大震撼,不知不觉间竟流下泪来。

  这时。十字刀气终于冲势用尽,杜兰德提刀遥指刀气,说道:“爆!”

  一团紫色的光芒爆发出来,又往前滚滚平推二十多米。通道前方忽然亮起一道门户型的光芒——正是这条离开之路的出口!

  隐约之间,杜兰德似乎感受到了外界咏战堡垒特有的神圣又激昂的气息。

  梨儿萌死和朵朵如梦初醒,想起杜兰德之前的交代,连忙拼尽全力向前方的出口冲去!

  通道内的黑色晶壁正在迅速弥合,两人险而又险地赶在通道被重新堵上之前,冲了出去,前方的视野陡然广阔起来,这时正是黄昏时分,硕大的夕阳斜挂在天边,将咏战堡垒上空的高远天空映照得越发壮阔璀璨!

  朵朵忽然低呼一声:“杜兰德人呢?”

  梨儿萌死和朵朵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外界的天空,微微怔愣,回过头来却发现身边空空如也,哪有杜兰德的影子?

  就在这时,杜兰德的声音隐约传递出来:“快去求援,找马努……”然后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想必黑色晶壁已重新将空间通道堵住。

  梨儿萌死呆了半晌,忽然疯了一样地大吼道:“喂,杜兰德,杜兰德!你给我出来,听到没有?千万别一个人跑回学院去!你先出来,我们一起去求援,然后一起打回学院!杜兰德,听见了没?杜兰德!!”

  吼声如雷,却在这片远比预备学院的广阔天地间异常渺小。

  ……

  ……

  空间通道之中,杜兰德一言不发地转身折返,转而向预备学院的方向,奋力挺进。

  刀魂在心脏中冷冷说道:“你要犯傻硬来,非要先送人出去求援,再折返回去救预备学院中的人,这种愚蠢的事,为什么要拖上我?逞英雄很好玩吗!他妈的,这里现在半个人影都没有了,你这英雄又是逞给谁去看的?!”

  杜兰德原本就有伤在身,又一路狂斩猛杀而来,想要再原路返回,其实颇有风险。

  这一点,刀魂很明白,杜兰德又何尝不清楚?

  但如今宁顿就在学院之中,局势不仅紧迫危机,而且处处透着令人困惑的诡异。关键是除了杜兰德之外,其他人甚至不知道危险已经到来。所以,送人出去求援,是绝对必要的。这样一来,杜兰德只需要回学院维持住局面就可以,只要等到任何一名神袛降临学院,危局就能立刻解除。然后杜兰德再私下里向诸神汇报那个重要的消息。

  此时,面对刀魂的连声质问,杜兰德只淡淡说道:“少废话,你就当我还没放弃成神的希望好了。想活着回学院的话,就给我出点力气!否则不止是我,连你也要被困死在这里。”

  刀魂却不买账:“你以为面对危机的情况下,我就会出手帮你增加审判刀气的威力?别妄想了。我会等你不行了,再来接管身体!”

  杜兰德不理他,挥刀往回冲。

  好在回程的时候,似乎难度比想要离开时小了一些,很快杜兰德便折返了百余米,恰好来到费马的尸体所在的地方。

  看着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的费马,杜兰德眼中再次闪过悲伤与愤怒,同时也暗自感到凛然:“以费马深不可测的实力。就算被偷袭,也不会当场就死。可费马却连逃出这条空间通道的机会都没有……”

  杜兰德轻轻提起费马冰凉的身体,继续往前走去,这时那些黑色晶壁终于渐渐安定下来。杜兰德又走了几十米。空间通道的尽头已经在望,这样一来。杜兰德终于长长松了口气,知道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收起木刀白色,杜兰德仔细想了想,决定先看看费马身上的伤势如何。致命伤又在何处,然后再回学院。

  自己毕竟受伤不轻,贸然回学院的话,弄不好反倒会吃亏。

  于是杜兰德索性在这条长长的空间通道里呆了下来,先将费马的身体放平,然后运起“神之视角”,一点点地细致观察。不放过半点细节。

  “如果杀死费马的人真是宁顿,那么宁顿即使已经没了火系神火,实力也绝对非常强横!”杜兰德想到,“正好可以通过费马的伤势情况。看看宁顿到底藏着什么必杀手段。”

  但渐渐的,杜兰德眼中流露出极为不解的神情,因为费马的身体完好无损,别说什么致命伤,就连些许的擦伤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

  “身体没有半点受创的迹象,也就是说……费马是被灵魂攻击杀死的?灵魂被灭,而肉身无损。但没记错的话,宁顿应该极为擅长体术,灵魂手段反倒一般,他怎么可能如此干净利落地灭掉费马的灵魂?”

  “……如果宁顿真有某种极为强大的灵魂手段,那他可就藏得太深了。好在我修炼了两仪眼,灵魂防御方面,应该没问题。”

  杜兰德忽然脸色一动,似乎发现了什么,于是伸手解开费马胸前的衣袍,露出胸膛。两块铁饼一样的胸肌已经僵硬。

  “这是……?”杜兰德微眯起双眼,将目力运转到极致,竟在费马的心口部位,发现了一个细小到连他的敏锐眼力都险些漏过去的小伤口。

  费马的心口部位,似乎被某种极为细小的兵刃刺了一记,创口比毛孔还要小无数倍。虽然细小,却极为深入,从皮肤表面,直通入胸膛之中的心脏要害!

  杜兰德伸出手指,点在那处伤口上,细细感受。

  “真难为你了,居然连这么细小的伤口都被你给发现了,你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家伙!”费马开口道。

  杜兰德看得专注,随口嗯了一声:“我的眼睛比一般战斗法师更强,不过也险些漏过去了没看……”

  杜兰德呆住了,身体定格如雕塑。

  空间通道之中,七色光芒闪耀,绚烂多姿,这一刻却因为极度的安静,而让人感到说不出的害怕。

  杜兰德好像生锈了的木偶,艰难转头看向费马的脸,只见费马紧闭双眼,眉目俨然,和之前没有半分差别。

  然而,就是这张已死之人的脸孔,此时正动着嘴唇,慢条斯理地说:“杜兰德,你刚才的表现好得很哪,带着两个废物,居然还能从我身边杀过去又杀回来,了不起,实在是了不起,哈哈!所以马努斯手中那刀,果然是假的啊!”

  杜兰德感到巨大的恐惧感和压迫力抓住了自己的心脏,缓缓起身退开两步,低沉地问:“你……是谁?”

  费马依然没动,也没睁开眼睛。

  就在这时,空间通道的尽头处忽然光芒急闪,竟又有学院中的人进入了“离开之路”!

  夜乙浑身浴血地狂冲了过来,当看到杜兰德的刹那,她好像骤然抓到了救命稻草,一下便软倒在杜兰德怀里,嘴角一边溢血一边叫道:“杜……杜兰德……救我,救我!你的朋友洛凡……被宁顿害……害了……还有……还有兰子她……”

  她伤得极重,上气不接下气地剧烈喘息,说出来的话却是断续片面,根本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杜兰德扶着她,目光却没看她,反而朝夜乙来的方向看了过去,一对眸子在刹那间爆发出锐利之极的锋芒。

  那个方向上走过来两个人,应该是追着夜乙而来的。

  其中一人身着古朴的暗红色铠甲,白发如针,虬髯似火。

  另一人衣着朴实,面容憨厚。

  这两人缓步走到近前,默然站定。这时费马也缓缓起身,三名和杜兰德都认识的战斗法师并肩而立,却让人感到说不出的陌生。

  杜兰德又问了一遍:“你们究竟是谁?”

  “你好啊,杜兰德。”宁顿、费马、还有约翰并肩站立,同时微笑道,“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我是森德洛的颠覆者,罗切斯特。”

  ps:

  第二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