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九十四 人即矮人!

卷八 章一百九十四 人即矮人!

  罗切斯特是谁?

  身在如此奇诡的危机中,杜兰德的心神紧绷到极点,骤然听到“罗切斯特”这个名字,居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片刻后才终于想起:扎古力山脉战役,最后一战中,自己和魔龙联手诛杀了一名神级矮人。

  那名矮人临死之前留下一句话:“罗切斯特大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杜兰德心头猛地一跳,盯着眼前三人,眼中射出逼人的杀气来。

  “看来,你想起来了。”宁顿三人微笑。

  杜兰德手持木刀,森然冷笑道:“还真是荣幸啊,这场矮人战争的幕后黑手‘罗切斯特大人’,居然直接找上我了!”

  “哦?你怎么知道我是幕后黑手?”宁顿一点也不急躁,不紧不慢地问。

  杜兰德微眯起眼睛:“能被神级矮人称为‘大人’,你刚才又自称‘森德洛的颠覆者’,难道还不是这场战争的元凶吗?”

  说话之间,杜兰德全力试图洞彻对面三人,却怎么看都看不出蹊跷和异样。

  宁顿还是宁顿,费马仍是费马,约翰也还是那个憨厚老实的样貌。难不成对方也会“千幻假面”之类的招式,让杜兰德误以为站在面前的三人,是宁顿、约翰和费马?而实际上却另有其人?

  这时约翰开口了,声音是约翰的声音,口吻却完全是罗切斯特的腔调:“战争确实是我发动的,但幕后黑手这个词,并不准确。我说了,我是森德洛现状的颠覆者,也是森德洛未来的变革者。”

  宁顿接口道:“你看,这次我专程费了大气力混进学院。又封锁了这所学院,但我有大开杀戒吗?没有吧。”

  费马最后总结陈词:“相信我,我其实没有恶意,只是想来查看一下你的刀到底丢了没有。否则我刚才会纵容你带着那两个废物突围出去吗?现在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任务便算完成。”

  虽然是三个人的声音。但分明都是罗切斯特一人在表达!

  夜乙本来软在杜兰德怀里,此时却忽然奋力挺直了身子。叫道:“别相信他的话!杜兰德,我亲眼看到他把洛凡扔进了天选之路!”

  原来夜乙被杜兰德的审判印记所制,知道恳求杜兰德未必有用,索性把心一横。决定去闯山顶的天选之路。只要能活着闯成功,不但能成为最顶尖的天选卫士,达成自己的夙愿,或许还能借助天选卫士的能力,彻底驱除杜兰德的审判印记。

  她犹犹豫豫地来到天选之路,却见到了令人惊颤的一幕——

  洛凡重伤昏迷地倒在地上,被宁顿和约翰扔进了天选之路!

  要知道。天选之路中的死亡率极高,夜乙哪怕在全盛状态下,也不敢轻易去闯,洛凡就算实力比夜乙强一些。但重伤昏迷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闯得过去?

  宁顿和约翰的这一举动,毫无疑问是要置洛凡于死地!

  当时,夜乙听宁顿说道:“这小子居然偷听到了对付杜兰德的机密,只能杀了。”

  约翰接口道:“只是现在还不到动手清除学院之人的时候,这时候就提前动手杀人,倒有些麻烦。”

  宁顿微笑以对:“把洛凡的事嫁祸给兰子就好,让1级预备神们自相残杀,不正好节省力气吗?哈哈。”

  当时夜乙在一旁看着,只觉浑身毛骨悚然,因为宁顿和约翰看似在对话,但如果闭上眼睛去听,却又好像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说不出得惊悚诡异。夜乙心神激荡,一不小心暴露了行踪,结果就被宁顿和约翰联手追到这条“离开之路”里来。

  此时此刻,夜乙抓着杜兰德就好像抓着最后的求生希望,低声说:“我们快点离开学院,出去求援。”

  杜兰德却摇了摇头,说:“路被堵住了。”

  夜乙这才偏头,目光越过杜兰德的肩膀,向他身后看去——只见黑色晶壁竖立,将空间通道堵得严严实实,就连半点缝隙都没留下!

  “这……怎么会……?”夜乙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杜兰德则凝视着约翰问道:“洛凡真被你们扔进天选之路了?”

  约翰憨厚的脸上,浮现出让杜兰德十分陌生的从容笑意,口吻更是罗切斯特的那种老气横秋:“是啊,我确实把洛凡扔进天选之路了,但没有恶意,只是希望他能成为强大的天选卫士,又不是要杀他。”

  夜乙见生路被堵,混乱不堪的心神,反倒因此而冷静下来。既然已经置身死地,死了理所当然,能活就是赚了!

  于是,夜乙冷冽怒视着宁顿和约翰,低声骂道:“还在鬼扯!你们不是说要杀了洛凡,再嫁祸给兰子,好让学院彻底混乱,最终目的是让1级预备神们自相残杀吗?我都听见了!”

  宁顿的脸色骤然冷下来:“你的话太多了。”

  话音未落,已然出手。

  可说话的是宁顿,出手的却是费马。

  夜乙只觉眼前一花,费马的身子似乎动了一动,随后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撞响声似乎就在自己眼前爆发。同一时间,夜乙感到自己所靠的杜兰德的身子,剧烈震颤了一下。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费马仍站在原地,面露一丝讶色地看着杜兰德。

  而杜兰德一手揽着夜乙,一手挡在她面前,掌上正有大股鲜血流淌滴落。

  夜乙茫然以对,隐隐猜到刚才费马已经对自己出手,而杜兰德则在电光石火间出手拦截,但对于两人如何交手,怎样对撞,杜兰德的手掌又如何受伤,费马又怎么全身而退回到原地,夜乙居然半点都没看清!

  只听费马轻轻叹了口气,啧啧说道:“小鬼,厉害啊,你真是越来越让我看不懂了。你能护住你怀里的废物,我倒不奇怪。但我本打算掰断你的手指,结果只伤了你的皮肉,你这身体是怎么回事?不太像战斗法师啊。”

  杜兰德冷眼以对,心中其实已经震惊到了极点。

  就在刚才,费马瞬间启动,扑向夜乙,刹那间已经点上了夜乙的心口要害。

  杜兰德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于是想也不想地一手刀直劈过去,斩向费马的脖颈,而费马忽然间回转手臂,不知怎地扭住了杜兰德手掌,然后用力一错!

  杜兰德的身体已经两次脱胎换骨,加上又和审判战刀合二为一,仗着身体强横,才没被直接拗断手指。

  但等杜兰德真正催发出审判刀气反击时,费马已经以闪电般的速度退了回去。

  “……这就是罗切斯特的实力吗?!”杜兰德暗自咬牙,“速度、反应、能级、力道、技巧,全都胜过我!”

  对方那倏然间的闪近、拿腕、掰指、再闪退回位,一系列动作全在瞬息之间完成!

  反观杜兰德自己,如今甚至还不知道对方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是战斗法师皮囊中的黑色矮人之魂?还是黑色矮人操纵下的战斗法师躯壳?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杜兰德问道。

  “你觉得我是什么呢?”对方淡笑着反问。

  杜兰德想了想,缓缓地说:“你既然自称罗切斯特,那肯定不是宁顿、费马、或约翰本人了。但我又看不出眼前这三人有任何假冒的迹象。假设他们三个都不是冒牌货,那么,只能说明你灭杀了他们三人的灵魂,然后占据了他们的身体,是不是?”

  战斗法师的要害在心脏,因为战斗法师的灵魂本质就在心脏之中。

  约翰在2级预备区的时候,曾因心脏疼痛而昏迷不醒,现在看来,或许不是心脏疼,而是心脏中的灵魂正在遭受某种侵袭。

  而费马的心口部位,也有一个细细的伤口,从体表直通心脏。

  在杜兰德看来,这就好像自己和刀魂共用一具身体。说不定宁顿、约翰和费马的灵魂,如今并没有真正死亡,而是被罗切斯特的灵魂压制下去,这就好像刀魂被杜兰德死死地压制在心脏之中一样。

  杜兰德心中不由重新燃起一丝希望。

  正打算出言试探一番,却听对方似好笑、又似不屑地叹了口气:“错了,都错了。杜兰德,在你的概念里,黑色矮人和战斗法师始终是对立的两面,是不相容的两种**个体。但你就从来没想到过,战斗法师可以是黑色矮人,黑色矮人也可以是战斗法师吗?哼,睁大你的眼睛,给我好好看看吧!”

  宁顿、费马和约翰的眼睛忽然变了。

  他们的黑眸向外扩张,将眼白也染成了黑色,变成六只纯黑色的可怖眼睛。

  三人同时发出闷吼,身形开始扭曲变形。身高一点点往下降,身体的宽度和厚度,却在急剧增长。三人身上的衣物被撑爆,露出衣袍下的皮肤。杜兰德眼睁睁看着三人的皮肤变黑,变硬,隐隐泛着金属般的幽光冷芒。

  仅仅片刻之后,宁顿、费马和洛凡,已经样貌大变。他们有着粗犷的面容,黝黑的皮肤,敦实矮壮的身躯,各个要害部位还有自行生出的甲胄和护具,三人彼此间全无差别,成品字形站立。

  罗切斯特看着杜兰德问道:“小鬼,你明白了吗?”

  杜兰德沉默片刻,艰难涩声道:“你的意思是……战斗法师……就是黑色矮人?”

  ps:

  第一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