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九十九 挑战模式

卷八 章一百九十九 挑战模式

  “约翰”趁机大呼道:“千万不要伤害兰子小姐,她是杜兰德最好的朋友!杜兰德,你别再冥顽不灵了,你不为兰子小姐考虑一下吗?你忍心看到兰子小姐为你而死吗?乖乖接受惩罚和制裁,就不会有人伤害兰子小姐!”

  可“约翰”话音刚落,黑帽子忽然低低地哼了一声,手中匕首跌落,黑帽子本人则直挺挺地向后倒了下去,身体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杜兰德眸中,冰火双鱼绕着瞳孔正急速旋转。

  他没办法分身去救兰子,情急之下,再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以“审判冰火两仪眼”对黑帽子下了杀手!黑帽子自己就是圣灵流派的修炼者,灵魂防御极强,可他万万没想到杜兰德毫不犹豫地下了死手,猝不及防下,被杜兰德的瞳力直接侵入心脏。

  冰火双鱼将黑帽子的灵魂一卷,鱼眼处的两点审判之力跳脱出来,化为亿万柄紫色小刀,化为龙卷,瞬间便将黑帽子的灵魂绞灭。

  黑帽子,山顶最强大的几名1级预备神之一,就此身死。

  而杜兰德心坚似铁,趁着1级预备神们愕然愤然的这当口,倏然一个加速,已揪住了“约翰”的领口!

  “杜兰德!别杀他!!”兰子下意识地喊道。

  可她并不知道:那个淳朴憨厚、暗恋着她的约翰,早已经在2级预备区的那次心痛昏迷之后,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杜兰德依然沉默着。

  他不管身后攻到的四只拳头,不理会头顶砸下的一只巨锤,任凭各种攻击落在自己身上,双眼愤怒又冷酷地死盯着眼前的“约翰”,他眼中的怒火几欲喷薄而出,却因为“缄默之印”的存在而无法表达。

  既然言语无法表达,那就用刀。

  杜兰德猛地将约翰惯倒在地,手起刀落。刀锋径直插向“约翰”的心脏要害!!

  ……

  ……

  火胖子默默站在“神预擂台”之前,微胖的脸上,隐现挣扎。在火胖子的脑海之中,正反复浮现出前不久宁顿对自己所说的那一番话——

  宁顿当时问火胖子:“你是不是觉得刚才杜兰德的表现很奇怪?”

  火胖子恭敬点头:“是。”

  宁顿又问:“你是不是觉得我也有点奇怪?”

  火胖子略一犹豫。再次点头:“……恩。”

  宁顿没多说,轻轻挥了挥手,大片火焰凝成一幅状壮阔又写意的动态画面。

  画面之中,一座雄城坐落,火胖子一眼就认出那是森德洛的第二大战略要塞——属于预言者梭罗的七色城!此时城中正有无数矮人和战斗法师在激烈对战,城池上空,青色愤怒马努斯手持一柄奇形战刀,正与一名矮人苦战!

  是的,苦战。

  以马努斯之能,面对那名矮人的时候。竟都有一种抵挡不住的趋势。马努斯一手持战刀,一手持雷霆标枪,已经手段尽出。而对面那矮人的动作滞涩笨拙,可矮人的每一拳每一脚,都有着莫大的威力。

  火胖子甚至有一种感觉:那名矮人无需有任何动作。只要站在那里,他的存在本身便能引动规则!

  “这是目前七色城的战况,马努斯已经深陷在城中,突不出来。”

  宁顿用一种异常冷酷的口吻说,“正在与马努斯对战的这名矮人,名为‘罗切斯特’。你也看到马努斯手中的战刀了,这战刀本是杜兰德的。后来被我们诸神联名剥夺,交由马努斯来使用。这柄战刀,是黑色矮人的最大克星!”

  火胖子闻言皱了皱眉,又盯着画面看了一会儿,忽然说道:“这刀……似乎对矮人的克制之力不明显。”

  宁顿叹了口气,散去了画面。缓缓说道:“你看得没错,马努斯的刀有问题。事实上,这也是我临死前来到学院的原因,我们怀疑……杜兰德交了一柄假刀给马努斯,他自己偷偷保留了真正的刀!结果害得手持假刀的马努斯深陷七色城。至于杜兰德为什么要这么做、怎么做到的、如何瞒过诸神、有没有帮手——这些问题我们暂时不知道。但都必须知道。”

  微微一顿,宁顿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火胖子:“所以我希望三天后的火系最强比斗中,你能全力以赴。”

  此时,火胖子站在“神预擂台”前,回想起宁顿当时的眼神,不由面露苦笑:“全力以赴?是让我逼出杜兰德的战刀,甚至在有可能的情况下,将他制服、甚至斩杀在擂台上吧……”

  杜兰德之前公然指出宁顿在说谎,老实说,火胖子心中也曾生疑,但宁顿所展示的那段影像却是做不了假的。

  这样一来,火胖子心中那杆天枰,不由自主地倾向了宁顿。

  虽然宁顿没有明说,但火胖子已经明白:诸神恐怕认为杜兰德有通敌之嫌,因此不仅不会让杜兰德顺利成神,更要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调查清楚。宁顿正是为此而来。

  当时宁顿还说:“这件事费马也知道一二,等费马回来之后,你大可以问他。”

  这样一来,火胖子心中的疑心终于被打消。

  可火胖子哪里知道:眼前的宁顿,其实就是那画面中与马努斯激战的矮人——罗切斯特!而费马本人早已被暗算身亡,就算再次出现在学院之中,也已经变成了罗切斯特!

  如今离火系最强比斗,还有两天半左右。

  火胖子却提前来到了“神预擂台”前。

  他挣扎许久,最终似乎有了某种决定,抬手伸出一根手指,指尖逼出一滴精血,然后将精血点在擂台前的一个石质平台上,缓缓说道:“挑战,杜兰德。”

  神预擂台骤然间爆发出极度明亮的光芒,已经被火胖子全面激活!

  同一时间,山顶的“离开之路”出入口前,杜兰德正手持木刀白色。对准“约翰”的心口部位狠狠扎下!“约翰”目光闪烁,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变回黑色矮人的模样。

  然而就在这时,杜兰德身上忽然亮起七彩色的光芒,那光芒将他的身体一裹、一带。就直接传送走了!

  “咦?”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约翰”沉默地从地上爬起来,兰子更是不明所以。片刻后,忽然有人叫了一声:“挑战模式?有人挑战杜兰德了?他被强制传送到神预擂台上了?!”

  “快!快点去神预擂台!”

  “把其他人也都叫来,杜兰德这个恶魔,必须抓住他为宁顿大人报仇!”

  这时候哪里还有人理会兰子?所有人都因为宁顿的死而红了眼睛,山顶上的所有1级预备神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惊动,然后疯了一般涌向“神预擂台”,只等挑战模式结束,就将杜兰德活捉。或者当场击杀!

  杜兰德不明所以地出现在“神预擂台”之上,看着眼前同样在擂台上的火胖子,满脸错愕。

  “抱歉啊,杜兰德,原本定的是三日后对决。我却提前把你叫过来了。”

  火胖子显得颇为无奈,却又十分坚决,“你刚到山顶不久,应该还不知道这神预擂台的用途。我现在启用了挑战模式——我挑战你,借用擂台之力将你强行拉上来。同时为了公平,作为挑战者的我不允许杀死你,你作为被挑战者。却能在这擂台上杀死我。这就是挑战模式的规矩。我希望,这能多少代表我的一些诚意。”

  杜兰德想说话却说不出,心急如焚,抬手一刀斩向擂台周围的阵纹,却被挡了下来。

  火胖子微笑道:“挑战模式之下,擂台完全封闭。我们看不到外界的事,更重要的是,外界之人也看不到我们。没人会看到我们的战斗,没人会听到我们现在说的话。我才好在这里,以私人的名义。确认一些事情……”

  他顿了顿,声音渐低:“杜兰德,你我现在就分胜负吧,不必等到三天后。因为三天后再分胜负,我代表的,就会是森德洛。”

  “而现在你我战斗,我就是我,我只代表我自己,在此与你一战。”

  “这纯粹是私人之间的一次比拼。由于是私人间的比斗,无论胜负结果如何,事情都还有回旋的余地!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火胖子凝视着杜兰德,一字一顿道:“杜兰德,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有任何苦衷,都可以说出来,在这里私下告诉我。我虽然对你不熟悉,但我总觉得,你不会是背叛通敌之人!但帮你的前提是你我间的坦诚布公,否则即便我想帮你,也不知从何帮起。”

  启动挑战模式,将杜兰德召到这里——火胖子的这一行为,可以说完全是好意。

  因为若等到三天后的比斗,事情便再无回旋余地,三天后,火胖子必须抛开个人好恶而战。但火胖子不愿意把事情闹到那种地步,所以特地开启擂台的“挑战模式”,希望在这个全封闭的擂台上,以私人的身份,把事情弄清楚。

  这完全是火胖子的好意,却很不巧地挑错了时候!

  “……”杜兰德中了缄默之印,说不出话来,疯了似的在擂台上寻找离开的方法。

  在这擂台上,里面的人绝对看不到外界,但杜兰德经历过两次脱胎换骨,隐隐然不受这擂台的完全制约,所以他全力运转目力时,勉强能看到擂台周围的情况——

  擂台周围已经站满了人,清一色的1级预备神!

  宁顿的尸体被安放在擂台边,1级预备神们疯狂地喝骂着,摩拳擦掌,就等挑战一结束便会一拥而上地对杜兰德出手。

  “问题是……罗切斯特呢?罗切斯特呢?!”

  杜兰德心急如焚,目光急扫,忽然脸色一凝,只见兰子正站在擂台边上,正担忧地向擂台里张望,可她显然看不到台上的景象。

  当杜兰德看清兰子身旁之人时,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死死咬紧了牙齿:“……罗切斯特!!”

  罗切斯特仍是约翰的模样,就站在兰子身旁!

  “我必须立刻出去,否则兰子就危险了!”杜兰德脸色冷厉,根本不理会火胖子。他深深吸了口气,忽然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擂台边缘的阵纹护罩边,挥刀便斩!

  在刀魂的帮助下,杜兰德的速度极快。可他刚刚举刀,正要斩落,一只微胖的手掌已从侧旁伸了过来。

  ps:

  第二更到,卷八接近尾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