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两百零一 最后的路

卷八 章两百零一 最后的路

  按理来说,“约翰”哪怕不变身成为矮人,如今的实力也超越大多数1级预备神,可强大如他,此时却被一股隔空而至的吸摄力量制得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向半废的“神预擂台”飞去!

  “这是什么见鬼的力量?!”他连续挣扎了几次,都无法从这股莫名力量中挣脱,不由心中骇然。

  目光飞快地向周围扫了几眼,见众多狼狈不堪的1级预备神正看着自己,“约翰”不由考虑着是否要恢复矮人面目与杜兰德一战?

  可他很快就没闲工夫东张西望了。

  因为一道劲急的拳罡,已如暴风、似炮弹地狂烈呼啸而至!

  罗切斯特吃了一惊,那迎面而来的拳罡呈现出紫色,由无数道密度高得不合常理的紫色刀光凝聚而成,还未真正攻到,就已经让罗切斯特生出阵阵寒意。他来不及恢复矮人形态,连忙将双臂交叉,护在头脸之前。

  轰得一声!

  罗切斯特闷哼一声,浑身好像被千万道利刃在穿刺!

  而且这一拳非常诡异,罗切斯特中拳之后,非但没有向后飞出,反而以更快的速度飞向擂台,转眼便投入到擂台上还未消散的尘埃之中。罗切斯特落在台子上的刹那,一道身影已悄然出现在他面前。以罗切斯特的眼力,竟然都没看清这人是如何出现在眼前的!

  “杜兰德!!”

  罗切斯特狞笑一声,终于不再隐藏,双臂一震,身形扭曲之间已变成了黑色矮人的恐怖形态!

  笼罩在他身上的吸摄之力终于被他挣开,罗切斯特嘿嘿笑道:“让我上来受死?很好。很好!看是你杀我,还是我杀你!!”说着一拳向前轰去!这一拳悄无声息,也无威势,动作笨拙难看,其实却将所有的能级和规则之力尽数内敛。只在最终击中的刹那。才尽数爆发出来!

  模糊的尘埃之中,一只拳头穿梭出来,迎向罗切斯特的黑色铁拳。

  这是杜兰德的拳头。却又好像不是他的拳头。拳上包裹着一层好似骨质的甲片,骨甲呈现出淡淡的紫色,无缝无隙,浑然一体。骨甲表面上有着天然的纹理,道道纹理如刀。就好像蕴含着某种规则与道理。

  “这是什么?”罗切斯特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已和这只紫色骨甲包覆的拳头对了一拳!然后,黑色拳头就没了。

  只在双方交击的一瞬间,罗切斯特运转全部能级和规则之力,才爆发出的这一拳,就那么突兀地没了。

  从拳面到手腕,尽数消失无踪。就连一个渐渐湮灭的过程都没有!刹那间“由有至无”的突兀转变,甚至让罗切斯特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呼呼呼……呼呼呼!”撞击产生的狂风四下吹卷。

  双方的这一次对撞将周围的尘埃吹散,残破不堪的神预擂台上的景象,也终于清清楚楚地浮现在所有1级预备神的眼前。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失声无语。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人们本以为会看到约翰和杜兰德在战斗,可眼下台上哪有约翰的影子?有的只是一名气势迫人的黑色矮人!

  而且……

  而且杜兰德现在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

  罗切斯特呆呆看着断腕,又缓缓抬头,看向眼前的杜兰德——

  眼前这人显然是杜兰德,依然是杜兰德的面容和身形,身上却多了一套全覆式的紫色骨质铠甲,铠甲上半点缝隙都没有,浑然一体,表面有细细的纹路,道道如刀。整套铠甲非常贴身,衬得杜兰德长腿蜂腰,肩宽臂长。

  就连肌肉纹理的那种力量感和运动感,都能透过铠甲,清晰地显露出来!

  “这是——”罗切斯特双眼猛地眯起,似乎有了某种猜测,却又不敢相信。

  他凝神细看,只见那铠甲的脚背、膝盖、大腿外侧、背脊、肘关节外侧、双肩等各个部位,弹出一道道紫色锋利的骨质刀锋。

  而杜兰德脸色冷酷,眼神愤怒。他的头发已经变为深紫,或许是因为怒火,头发根根如钢针,如利刃!充满锋利感的头发,被一个同样骨质的王冠型护额微微束起,野性之中,又透出一丝尊贵与神秘。

  现在的杜兰德,竟有一种似人似兽,似妖似魔的邪异美感!

  他什么动作都没有,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简简单单地站在那里,就逼得众多1级预备神难以接近,甚至难以直视!

  似乎杜兰德站在那里,就是规则!

  罗切斯特的脸色,终于变得前所未有的郑重,口中极为低沉、缓慢、甚至有些艰难地吐出一个名字:“……职业真形!!?”他压着嗓子问道,“……杜兰德,你是怎么做到的?这……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你已经不是战斗法师了?你现在是什么职业?什么种族?”

  杜兰德缓缓提起拳头,看着罗切斯特的眼神愈发冰冷:“与你无关。”

  罗切斯特哼了一声,暗中试了几次,发现自己被打没的那只拳头,居然无法再生出来!心中不由更加骇异。

  他也不再说话,只长长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周身各处的皮肤下面冒出一缕缕漆黑如墨的火焰,这些黑火将罗切斯特的身体包裹,如火中魔神。

  渐渐的,罗切斯特身上的能级变得越发浑厚。而且和杜兰德一样,罗切斯特站在那里,也是规则,却是一种与杜兰德截然不同的规则。

  两股规则力量开始彼此摩擦,空间擦出火星,时间出现紊乱,双方还未正式交手,就已经让不少人脸色大变!

  火胖子强撑起身子,奋力站起身来,沉声喝道:“所有人。退后、结阵!先图自保,然后再伺机支援杜兰德!那矮人是黑色矮人的首领!杜兰德是我们这边的!你,还有你,你们快点从离开之路去咏战堡垒,去求援!”

  1级预备神们纷纷退开;兰子抱着人事不知的夜乙后撤;斯内尔死盯着擂台上的矮人和杜兰德。眼中射出狂热的异彩。似乎想走上去取材研究,可他走了几步,却被那狂烈的规则碰撞所逼。又不得不退了下来。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没人能插手这场战斗。

  罗切斯特浑身黑火缠绕,咧嘴一笑,对杜兰德勾勾手指:“来啊,上吧。”

  话音刚落,右边脸颊已经重重挨了一拳!

  原来杜兰德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罗切斯特的右侧,一拳将罗切斯特打得横飞出去!

  然后不等对方飞远,另一手已倏然探出,抓住了矮人的足踝,将罗切斯特的身体抡圆了半圈,砸在擂台之上!

  罗切斯特浑身黑火缠绕,整个人砸在擂台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凹坑。

  可他转眼间又弹起身来,向杜兰德狂攻出数十击,每一拳每一脚都歪歪扭扭的,完全不成章法,却看得火胖子等人心惊肉跳。

  因为那黑色拳头随意一挥。黑色粗腿随意一踹,预备学院中稳固无比的空间,便会无声破开一个大窟窿!

  砰砰!

  杜兰德挨了两拳。能将在场任何一名1级预备神轰杀成渣的铁拳,轰在紫色骨质铠甲上,却好像什么用也没有,只让他的身体晃了两下。

  “见鬼的,不仅是职业真形……而且规则攻防一体……”罗切斯特深深皱起了眉头。

  他忽然后撤两步,身上的滚滚黑焰奔涌起来,转眼间尽数汇聚于手,凝成一杆长达五米、似弩似枪的重型能量兵器。

  这种黑色火焰,其实是罗切斯特以自身黑血为燃料,才能点燃的火焰。

  黑血有限,所以黑火有尽。

  罗切斯特知道今天想活捉杜兰德已经无望,只希望接下来这一招能将杜兰德斩杀当场!

  “——罗切斯特弩枪!”

  矮人陡然一个抢步,便来到杜兰德面前,手持弩枪向杜兰德狠狠插去!这是不再顾惜防御的一击,是罗切斯特的最强一击,也是最后一击。

  杜兰德一探手,以掌心对准枪头,将粗壮的菱形枪头抓在手里。这最强最后的一击,竟被他徒手挡住!

  黑色火焰疯狂爆裂着,试图破坏掌心上的紫色骨甲,杜兰德却脸色微狞,强行逆推而上,以手掌将一半的弩枪推秃、推平!

  片刻之后,罗切斯特愕然看着手中只剩半截的光秃秃的枪杆,失声叫道:“这……这怎么可能?!”

  杜兰德感到自己杀意弥漫,神志都有些不清醒了。

  他挥手荡开断枪,张开左手,一把按住了罗切斯特的脸,将他狠狠砸按在地上。

  右手则虚握了一记,掌间浮现出一道长长的紫色光芒,化为战刀。这是一柄审判战刀,却没有刀柄,只有刀锋。

  杜兰德左手按着罗切斯特的脸,右手抓着这把无柄之刀,低吼了一声:“你!该死!!”

  手起刀落,对准矮人的心脏便猛然插落!

  斯内尔和火胖子同时站起身来,叫道:“别杀他!”“捉活的!!”

  杜兰德微微一愣,手上的动作不由迟疑了片刻。

  罗切斯特已经无力抵挡,但他依然笑了笑,说:“你可以杀了这个我,但想活捉我?没可能的。”他顿了顿,仅剩的手抓住了杜兰德的肩膀,低声说:“杜兰德,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拥有职业真形,但是没所谓了。和这个我一起死吧……爆!!”

  杜兰德猛然瞪圆了眼睛,抬头厉声喝道:“你们都退开!”可他话没说完,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已经在残破不堪的“神预擂台”上爆发!

  黑色的光焰爆发,被杜兰德奋力控制在擂台范围之中,所以没伤到周围的1级预备神们。

  所有人都呆呆仰头,看着一道黑色光焰被一圈圈紫色光环圈住,无法向四周扩散,所以只能向上冲起,越冲越高。

  爆炸光焰直冲起数千米,好似一柄放大了无数倍的“罗切斯特弩枪”,将学院上空的蓝天,戳了一个窟窿!

  许久之后,余波消散。

  “神预擂台”已经彻底没有了。

  此时此刻,在擂台的废墟上,竟悄然间浮现出一扇巨大的、若有若无的门户。

  杜兰德为了限制住罗切斯特自爆的威力,已经倾尽全力。此时他伤痕累累地躺倒在神预擂台的废墟之上,瘫软在巨大门户的入口之前。

  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不受控制地飞了起来,向那若有若无的门户中飘去。

  视野中最后的一幅画面,是头顶蓝天上的那个窟窿里,飞进来四个人。

  其中三人杜兰德都认识——有前不久离开学院去求援的梨儿萌死和朵朵,还有久违了的夜翼!而第四个人,却是一名让人看不真切的女性。不知为什么,看到那位女士,杜兰德感到自己好像看到了历史。

  不过视线已经模糊了,耳朵也听不清声音。

  杜兰德隐约看到夜翼疯了一样,试图向自己冲过来,却被那名看不清样貌的女士拦住。

  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兰子忽远忽近的喊叫:“杜兰德!杜兰德!!”

  还有1级预备神们的呼喝:“怎么回事?”“他救了我们!”“快点救他!”“怎么救?”“等等,天上那位大人说让我们不要靠近!”“……”

  然后,杜兰德便彻底失去了意识,浑浑噩噩地被那扇门户吸了进去,不见踪影。

  巨大的门户也随之消散,只留下满地残骸,一片废墟。

  天空中,梨儿萌死和朵朵都已经惊得呆了。

  两人谁都没想到,离开学院短短的一段时间之后,再回来竟是这般大战过后的模样!杜兰德刚才怎么了?为什么会受那么重的伤?他被那扇门吸进哪里去了?

  夜翼盯着那名女士,咬牙道:“1号,你为什么拦着我?那扇门又是什么?!”

  那位女士有些失神地喃喃道:“神预擂台崩溃,门户方才显现……原来,原来如此。这都是命运使然……命运使然……”

  她很快定下神来,看着夜翼,轻声道:“拦你是为了为杜兰德保留一线生机,你若也被那门吸进去,你们两个都要死,不会有半点悬念。”

  夜翼眉头紧锁:“那门究竟是什么?”

  女士微微一笑,轻声道:“那是……最后的……”即将说出这个名词的刹那,她好似触犯了什么禁忌似的,身子微微一抖,嘴角溢出一丝血来,可她还是微笑着说完:“那是最后的晋升死路。”

  “那是亡之路,也是王之路。”

  卷八神之预备,终章。

  ps:第二更到,4000+大章。感谢大家的陪伴,明天开启卷九,敬请期待!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