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十七 父与女 五

卷九 章十七 父与女 五

  凯瑟琳还在襁褓里时,就先后和父母亲分开了,她被风神带走,参加了“宗祠洗礼”,最终以一种全然出乎风神预料的方式,结束了那次洗礼。就爱上也正是因为“宗祠洗礼”的结果,风神没多考虑,便坚决地收下幼小的凯瑟琳为弟子。

  但风神常年在外作战,凯瑟琳实际上能见到风神的机会很少,平日里,外婆莉威娜才是养育照顾凯瑟琳的至亲之人。

  但很快,外婆为了保护小凯瑟琳,在十四年前的那一战中被矮人重创,至今沉睡不醒。那一年,凯瑟琳还不到两岁。

  真正将凯瑟琳带大的人,有两个,凯瑟琳叫其中一人“夜翼阿姨”,叫另一人“兰子阿姨”,而在小凯瑟琳过去将近十五年的岁月里,有超过一半的时间在“晨昏塔林”中度过。

  对凯瑟琳来说,“妈妈”的概念是模糊的。她只知道妈妈在一个遥远的异世界,这还是外婆告诉她的。后来外婆重伤昏迷,凯瑟琳跑去问夜翼阿姨,对方只简单说了一句:“你妈妈很漂亮,你跟她长得很像。”当时的小凯瑟琳忽闪着大眼睛,问:“那……爸爸呢?我爸爸又在哪里?”

  夜翼沉默许久,说:“阿姨也不知道。”

  “那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夜翼没回答,因为她也不知道答案。

  凯瑟琳很失望,以为自己是个没有爸爸也没妈妈的孩子,眼泪水瞬间就涌出来了。

  可小凯瑟琳很懂事,虽然她还幼小,但已经隐隐察觉到自己所在的这片世界,似乎在经历一种名为“战争”的东西。夜翼阿姨和兰子阿姨的脸色。一天比一天更疲惫憔悴,所以凯瑟琳不愿让她们为自己操心。

  她抹了抹脸,硬是把眼泪忍了回去,不让两位阿姨看到。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再一个人缩在被子里。小声地哭出来。哭到睡着。

  不过没过多久,凯瑟琳就得知了一件让她很振奋的事:如果自己能走过“远古庇护”中的那条“远古之路”的话,有可能前往那个自己出生的遥远异世界。找到妈妈。

  夜翼阿姨就是走那条路,和爸爸一起把自己从那个异世界带到森德洛的!但高兴之余,凯瑟琳又很失落,因为她知道了去哪里找妈妈,却依然不知道该去哪里找爸爸。

  渐渐的。凯瑟琳长大了。有关爸爸的事迹,也一点点地传到了凯瑟琳的耳朵里,原来自己的爸爸是一个又厉害、又个性、又伟大的爸爸。爸爸拯救了一个叫“预备学院”的地方,但这件事好像几乎没人知道。

  杜兰德失踪十年之后,“天选神殿”中传出消息,说杜兰德没可能还活着了,可以正式判定为已死之人。

  凯瑟琳记得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夜翼阿姨和兰子阿姨的脸色变得极度苍白,菲波叔叔也很难过,老师则无比惋惜地叹了口气。

  可凯瑟琳一点都不难受。听说过父亲的那些事迹之后,凯瑟琳从不认为父亲会死,她始终坚信:父亲不会死。父亲还活着!

  对凯瑟琳来说,母亲是完全未知的,但她至少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寻找母亲。

  但对于父亲,凯瑟琳知道得越多,越是崇拜,越是想见。她坚信父亲还活着,却偏偏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寻找。

  而此时此刻,骤然听到“小凯瑟琳,你真的很像你妈妈”这句话,凯瑟琳全身猛震,好似触电一般!

  性格作风颇为相似的父女之间,似乎有着某种惊人的默契。并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仅仅是一句简简单单的感叹,凯瑟琳便好像有所感觉似的,呆了片刻后渐渐瞪大了双眼,嘴唇微颤:“你……你是……你难道……”

  杜兰德微微一笑,竖起食指,心念微动,便将一滴殷红的精血逼出来。血珠静静悬浮在指尖上,散发出柔和的血脉波动。

  凯瑟琳面现激动之色,同样逼出一滴血液。

  两滴血液的波动逸散开来,彼此间惊人地契合。这一刻,杜兰德和凯瑟琳能够清楚地听到对方的心跳,能感受到那股说不清道不明、却清晰之极的血脉至亲的联系!

  这是最简单最直接、也最有力的证明!!

  沉默。

  又沉默。

  似乎害怕眼前这一切是假的,是梦幻,是一碰就会破的泡沫,少女全身开始颤抖,却始终不敢冲上前去。

  直到杜兰德笑着张开双臂,在其他人印象中早熟而坚强、沉静又安定的凯瑟琳,才忽然间小嘴一扁,就像所有未成年少女那样猛地扎进父亲怀里,呜咽着,连叫了几声:“爸爸!爸爸!你是爸爸!我的爸爸!”

  然后再也忍耐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哭得一发不可收拾,似乎要将多年来的思念与想见统统宣泄出来。

  杜兰德爱怜无限地一手拍着女儿的肩膀,一手轻轻抚摸女儿的头发。

  为了保持父亲坚强伟岸的形象,杜兰德不想哭出来的,但真到了这种时候……眼泪水是真心不受控制啊!

  杜兰德微哽着嗓子说:“好了好了,爸爸这不是回来了吗?”

  “爸……爸爸……你还乱跑……乱跑到……我找不到的地方……地方去吗?”凯瑟琳一边哭一边问。

  这时候她完全是个孩子,而不是面对大地神袛戴尔的压迫时,依然面不改色的那个颠倒众生的奇少女。

  她紧紧搂着杜兰德,似乎生怕一转眼杜兰德又跑了似的。

  杜兰德微微一怔,仅从这个小动作小细节,似乎就能看到少女内心的某种脆弱与缺失。

  “不乱跑不乱跑!宝贝女儿不让乱跑,我哪还敢乱跑!”杜兰德坚定地柔声保证,然后愤愤然瞪了小妞一眼——

  这家伙在最后的晋升死路里,把自己打得生不如死,活了又活。死了又死,一折腾便是十多年过去。杜兰德第一次有点埋怨起小妞来了。

  记忆不全的小妞被瞪得莫名其妙,问道:“咦?杜杜,你干嘛瞪我?”

  杜兰德哼了一声。

  小妞疑惑地挠了挠头,又看向杜兰德怀里哭声渐止的凯瑟琳。嘟哝道:“杜杜的女儿哭得惨兮兮的。这是为什么呢?哎呀,杜杜,你老说我一哭就流鼻涕。你看看你女儿,不也是眼泪鼻涕一大把的吗?”

  杜兰德正发愁该怎么哄女儿,哭出来没什么,但哭太久万一哭坏了身子怎么办?他听小妞这么一说,不由有了主意。笑道:“好啦,乖女儿别哭了,你看你都哭得流鼻涕了。”

  这招果然极为有效,凯瑟琳也很在意自己在父亲眼中的形象,脸色一红,连忙转身叫道:“谁……谁流鼻……那个什么了……”

  她飞快地施展法术清理干净,然后转身。又一头埋在杜兰德怀里,满是依恋之意。

  父女俩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相拥了好一会儿,谁也不想说话,事实上也不需要说什么。之前看到凯瑟琳的强大实力时,杜兰德感到无比自豪。而此刻静静抱着自己的女儿。杜兰德只觉温馨又幸福。

  小妞看得呆了,于是安静下来,跳到凯瑟琳肩膀上,也学着杜兰德轻轻摸摸少女的头发。

  就这样过了许久,凯瑟琳才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退了半步仰头看着杜兰德问:“爸爸你怎么还顶着一副伪装他人的面貌?”

  杜兰德猛地一拍脑袋:“哎哟,我太激动了,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连忙操纵身体,脸部轮廓和眉眼五官一阵轻微得调整,看似变化不大,搭配起来却完全变了一个人,恢复成杜兰德真实的容貌。

  凯瑟琳认真盯着杜兰德的脸看了一会儿,揉了揉发红的眼睛,然后俏皮一笑:“夜翼阿姨说我妈妈长得很漂亮,看来妈妈眼光也不差啊,为我挑了个这么帅的老爸。”

  这种俏皮的神气,让杜兰德瞬间回想起了远在异界的安德丽雅,不由轻叹了口气:“转眼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爸爸实力已经很强了,尽快把森德洛的这些混帐矮人消灭掉,然后就去异界把你妈妈也接来。”

  安德丽雅所在的那个位面有“远古之路”,意味着那是一个主位面。

  不过那应该是一个刚新生不久的主位面,时间流速从原本的次级位面,慢慢地向主位面的时间流速趋同,还需要一个过程。所以杜兰德也吃不准那里过了多少年了。

  刚回森德洛的那会儿,自己天天都在战斗,倒还不觉得什么,如今见到女儿已长成亭亭玉立的美少女,杜兰德看着模样酷似安德丽雅的女儿,忽然对妻子无比思念。

  “爸爸,我们走远古之路去那个遥远的异世界吗?”凯瑟琳小脸上闪过明媚的神情。

  “远古之路?”杜兰德哈哈一笑,“走远古之路多慢,破掉矮人对我们森德洛的封锁之后,我们直接走‘跨位面界门’去!啊,还有你外公也在那个世界呢。”

  黑色矮人将整个森德洛的位面晶壁都封锁了,这种超大规模的困锁阵纹,肯定有一个控制中枢,七色城是黑色矮人的大本营,杜兰德怀疑那控制中枢就在七色城中。

  如果这次能在救出风神之后,一鼓作气攻破七色城,说不定就能一举打破黑色矮人对森德洛的封锁!

  这一刻,杜兰德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强烈愿望,希望尽快打破封锁,了结这场漫长的战争,然后把安德丽雅找回来,一家团聚。

  “哦对了,你外婆怎么样?还好吗?”杜兰德想起女儿在这个战火纷飞的森德洛,除了自己之外唯一的血亲,就是自己当年的顶头上司“牧城皇后”莉威娜了,不由问起来。

  凯瑟琳闻言却眼神一黯。)

  ps:第一更到,今天会有第二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