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二十三 何为纪律

卷九 章二十三 何为纪律

  戴尔呆住了:“什么意思?”

  他很快便明白过来,脸色变得极度难看:“你……你这混蛋,你竟然要把我踢出此次的营救任务?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大地之神戴尔!我是七元素神袛之一!我……我是此行重要的战力!你怎么……你怎么能!”

  戴尔厉声吼着,如果就这么被踢出此次的援救任务,他这个神袛的脸面可就丢到家了,甚至可能因此而不得不让出神位!

  森德洛可以接受一名实力偏弱的神袛,却无法接受一名权威颜面丧尽的神袛。

  在场的战斗法师们也都震惊不已。

  龙舞者低声嘟哝道:“也没必要把戴尔踢出任务吧,虽然他自说自话地跑来参与,算是违规行事,但他毕竟是神袛啊……见鬼的,为什么这种人会当上神袛……”

  雷金发话了,不过他越过了杜兰德,直接看向凯瑟琳,缓缓地说:“凯瑟琳小姐,戴尔大人是重要的战力,对此行的意义重大。另外……”他瞥了杜兰德一眼,“不愿意让戴尔大人参与此行任务,是凯瑟琳小姐的意思,还是您这位护卫的意思?”说完认真看凯瑟琳的反应。

  老实说,凯瑟琳也没想到父亲竟然这么狠辣,这么决绝!

  在场的大多是聪明人,对于戴尔和尼禄的那些私欲和贪念,都或多或少知道一些。而且尼禄擅自将此次任务告诉戴尔的事,也让不少人感到十分不满,毕竟这种罔顾军纪的事,实在不是好现象。

  但一来,戴尔是七元素神袛之一,没人有资格跳出来公然指责他。

  二来,在场众人也都不得不承认:如果有一名真正神袛的加入,此次的营救任务。估计会变得容易不少,也安全不少。

  所以原本的四路援军才始终隐忍不发,算是勉强默认了戴尔的强行介入。

  事实上,杜兰德一开始也持有类似的想法,认为有一位神袛帮忙是件不错的事,哪怕对方霸道了点,只要大家都是为了营救风神,那就可以联合行动。

  但后来杜兰德察觉到不对劲了。

  戴尔如果只是个实力不足、却又一心想为森德洛出力的人,那么他行事急躁点、霸道点、甚至不讲道理一点,杜兰德都能理解。都会把对方看作同胞与战友,甚至可能出手帮一把。但渐渐的,杜兰德发现戴尔不是为了赢得战争而来,而是为了扩大自己的话语权,为了扩大自己家族的势力而来。

  这是一个将这场荼毒森德洛的战争视作谋取私利的机会,自私自利,目光狭隘,毫无原则和底线的小人!

  杜兰德不想、不愿、更不能让这种人参与此次营救行动。

  这时,雷金又问了一遍:“凯瑟琳小姐本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位叫阿凯的护卫。如果罔顾您的意愿而逾越行事的话,恐怕不怎么妥当。”

  凯瑟琳没多犹豫,便微笑着说:“阿凯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雷金双眼微眯。恩了一声,不再说话。只是他望向杜兰德的目光里,多出了一些说不清的奇异神采。

  龙舞者一向崇尚力量与强者,先是见到杜兰德的超卓实力和神秘手段。又听凯瑟琳如此表态,当下拍了拍胸膛道:“既然如此,我当然站在凯瑟琳小姐这边。”至于胖子和瘦子。他们本就看戴尔极不顺眼了,更是大声叫好。

  戴尔脸色阵青阵白,阵红阵黑,内心有一个念头在说:“杀了他!杀了这个不尊神袛的混帐东西!跟这人拼了!”

  可一想到对方的强横实力与狠辣作风,却又始终鼓不起勇气。

  杜兰德面不改色地硬受主神器一击,实际上对戴尔的打击极大。

  一道身影缓缓从地上站起来,那是被杜兰德扇飞在地的尼禄。他好像被激怒的野兽,望向杜兰德的眼神里充满疯狂的愤怒,还有浓烈的怨毒。

  戴尔在成神之前,只是山顶预备神中比较弱的那一类,尼禄却是比朵朵更强、实力直追费马的强横预备神,特记番队第一到第八的队长们,又有哪个是弱者了?

  所以论到意志坚韧,顽强不屈,尼禄反倒胜过戴尔。

  尼禄摸了摸高高肿起的脸颊,深吸一口气,硬是冷静下来,然后对戴尔说:“舅舅,我们走吧,这些人既然拒绝我们的参与,我们难道还非得求着他们不成?我们两支援军合二为一,现在就前往残破神庙,看看最后是谁先把风神大人救出来。”

  戴尔双眼一亮,心中重新亮起曙光:对啊,只要自己先把风神救出来,在这里吃瘪受辱的事,立刻就能洗刷干净了。

  却听杜兰德冷冷地说:“不行!”

  尼禄双眉耸立,脸色微狞道:“你一个小小的护卫,也想干预堂堂森德洛神袛的去留和打算?你真以为自己无敌了吗?真要战到聚能阵的时效消失,你未必能胜过戴尔大人!”

  杜兰德斜睨着他,淡淡回道:“戴尔大人想干嘛就干嘛,回咏战堡垒,还是去残破神庙,我们凯瑟琳小姐根本管也懒得管!不过尼禄,你不能去。我的确是个凯瑟琳小姐麾下的一名‘小小护卫’,但对你来说,已经是大大的人物了。”

  尼禄挺起胸膛,傲然说道:“你敢强逼我吗?”。

  杜兰德盯着对方看了好半天,似乎要重新认识一番,最后摇头道:“尼禄,将最机密的行军路线私自通报给亲族,为家族谋取私利,这是死罪!”

  尼禄脸色猛地一变。

  杜兰德接着说:“跟随凯瑟琳小姐行动,是你身为军人和特记队长的职责和义务,不需要任何理由,更谈不上逼不逼你,而是你应该做、也必须做的事。”

  尼禄的确是个心高气傲的要强之人,话说到这份儿上,他居然依然不肯低头,面露一丝狠笑,问:“如果我就是不愿意呢?”

  凯瑟琳的声音淡淡传来:“临阵不尊号令者,杀无赦。”

  山谷之中寂静无声,战斗法师们没想到事情闹到这般地步,既吃惊于凯瑟琳和她那护卫的强大与强硬,又隐隐感到不小的快意:对戴尔和尼禄的行为心存不满的人有很多,直到这时,才有人真正站出来,把不少人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气氛一时间陷入僵持胶着。

  杜兰德心中不耐,心想残破神庙的局势刻不容缓,我难道还要在这里为了这种破事儿而浪费时间吗?

  这时,朵朵忽然叹了口气,走了出来,说:“我身为一路援军的副队长,自当遵从军令,听从凯瑟琳小姐的号令。”

  大是大非上,朵朵终究毫不含糊,说完不理会尼禄铁青一片的脸色,也不敢看戴尔阴冷的视线,大步走到凯瑟琳那边。

  雷金盯着凯瑟琳看了一会儿,又上下打量了杜兰德好久,最终没说什么,带领他的部下们也走到凯瑟琳那边。

  紧接着,朵朵和尼禄麾下的那些战斗法师们,也或坚定、或犹豫地走出来,到朵朵身后站定。

  整个过程中,杜兰德始终盯着尼禄,气势渐渐升腾,眼里的寒意丝毫不加掩饰。

  很快,除了戴尔和戴尔带来的战斗法师之外,只剩下尼禄还留在戴尔那边,他脸色连续变幻,感受着杜兰德身上越来越盛的杀机,终于开口说道:“阿凯是吧?不少字我记住你了。我想知道的是,接下来的任务里,我们到底是听凯瑟琳小姐的号令,还是听你的号令?”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脸色微动。

  杜兰德笑了笑说:“怎么,不甘心就这么归队,于是就想挑拨离间吗?我只是凯瑟琳小姐的贴身护卫,大伙儿自然听凯瑟琳小姐的号令。”

  尼禄淡淡道:“我们战斗法师以实力为尊,你的实力压过凯瑟琳小姐,如果你自己闭上嘴巴,别出来指手画脚,我们自然能听从凯瑟琳的号令。但如果你管不住自己的嘴,实力又比凯瑟琳小姐更强,那……”

  杜兰德脸色越来越冷,心知自己为了不浪费时间,有些行为已经逾越了护卫的本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凯瑟琳忽然上前一步,结了个形似穹庐的手印。

  一枚拳头大小的迷你星辰从她头顶冉冉升起,悬于高空。那星辰让人说不出颜色,看不清形态,道不出气息,甚至无法判断到底是存在还是不存在。

  模模糊糊的星辰上,延伸出两道弧光,形成一柄横置的战弓。弓弦与箭矢凭空生出,然后被一双没人看得见的大手渐渐拉开,直到弓如满月。

  锋矢所指,正是尼禄。

  “阿凯的实力比我强也好,弱也罢,有一个事实是不变的——尼禄,你,比我弱!所以你最好先管好你自己的嘴巴,不要再多说废话。”凯瑟琳看着尼禄,一字一顿地说,“三秒之内,过来,或者死。”

  尼禄僵立片刻,张了张嘴,最终什么话也没说,抛下戴尔走向凯瑟琳一方。

  凯瑟琳这才点点头,收了手印,箭矢重新化为星辰,然后落回到她的身体里。

  ps:第二更到~~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