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二十四 难道竟是一人?

卷九 章二十四 难道竟是一人?

  杜兰德一行人离开后不久,便有一位不速之客抵达预言者山谷,与大地之神戴尔碰了头。当然这一切杜兰德并不知道,此时他正和女儿凯瑟琳一同率领四路援军,赶赴风神被困的残破神庙。

  一开始,队伍中的战斗法师们还在为此行有两名强大的领军人物而感到好奇又兴奋。

  但没过多久便有人觉得不对劲了。

  首先,队伍并没有按照既定路线前往残破神庙,而是选择兜了个圈子,歪歪扭扭地前行,前进轨迹难看又随意,似乎为了刻意避开什么。

  “大概是为了避免伏击吧。”有人想到,“毕竟行军路线可能已经暴露了,尼禄那支援军遭遇伏击就是最好的佐证。不按原路行进,大概是为了避免可能发生的二度伏击。”

  虽然不少人都想明白了各种理由,但问题又来了:改变并拉长行军路线也就罢了,行进速度怎么也慢了不少?

  按照原本的计划,从预言者山谷前往残破神庙,三天即可抵达。但看目前的情况,很可能需要五到六天。凯瑟琳小姐怎么想的?不知道救人如救火吗?还是说,这次又是她那个贴身护卫阿凯出的主意?

  为了避免伏击,改变前进路线,甚至降低队伍行进速度,这是不是有点谨慎过度,小题大做了啊……

  再加上每次队伍停下来休息,凯瑟琳小姐和那护卫阿凯就独自找个地方不见任何人,这也引发了一些不满和猜想。

  这天,行到傍晚的时候,凯瑟琳再度下令停下扎营,吩咐道:“最晚明天,我们即将抵达残破神庙。今天大家好好休整一个晚上,不要有任何懈怠和轻敌,就这样。”

  营地安扎在一条河边,夜幕渐渐降临。凯瑟琳照例和她那位护卫阿凯单独呆在一起,谁也不见,就连雷金去找,也被拒之帐外。

  雷金脸色略显阴沉地走在营地中。忽然间抬头,只见龙舞者邓肯挡在前面,对他说:“我们谈谈吧。”

  雷金的城府颇深,迅速将脸上的负面情绪清扫一空,做了个请的动作:“请说。”

  龙舞者邓肯是个直来直往的人,也不兜圈子,开门见山道:“三天的路程走了五天,如今即将赶到时居然还要休息一晚,对此感到不满和异议的人恐怕不止你我二人。雷金,你不打算做点什么吗?”

  雷金淡淡道:“我们能做什么?我刚才去过凯瑟琳小姐的帐篷。却连面都见不着。”

  “我觉得那个阿凯……有点奇怪。”龙舞者慢慢地说,“那人就好像凭空跳出来的一个家伙,在此之前我别说见过了,根本听都没听说过!我怀疑更改行军路线,以及如此保守的行军模式。都是那小子的主意。”

  雷金目光闪了闪,没说话。

  只听龙舞者继续说道:“雷金,你喜欢凯瑟琳小姐,这对大伙儿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而我,打从凯瑟琳小姐帮我成为聚能者的那一刻起,我就下定决心,要努力偿还她帮我实现梦想的恩情。你我都是会真心为凯瑟琳小姐好的人。如今却连她的面也见不到,这是不对的。我打算——”

  “你打算干什么?”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

  雷金和邓肯此时都不在聚能状态,闻言吓了一跳,却见朵朵就站在不远处,也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了。

  雷金和朵朵曾经是1级预备区的旧识,不由摇头叹道:“朵朵。你这等手段和实力,无法成为聚能者实在是可惜了。”

  朵朵并不回应雷金的话,依然看着龙舞者,问:“你打算干什么?”

  龙舞者冷笑一声:“自然是打算将阿凯那小子从凯瑟琳小姐身边拉开一点!他做个护卫就可以了,‘贴身’这个前缀。还是去掉的好!”

  朵朵叹了口气:“你打得过阿凯?”

  龙舞者脸色顿时一滞。

  朵朵摇了摇头,缓缓开口,竟忽然说到了另一件事上:“……我和尼禄这一路队伍赶往预言者山谷的途中,遭遇过矮人的伏击,这点你们应该或多或少听说过了。”

  雷金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我问过尼禄,他跟我提到过一些。而且戴尔大人不也在山谷里提到过吗?”

  朵朵淡淡一笑:“那……尼禄有没有告诉你,其实当时我们其实已经顶不住了,多亏了一位装作傻瓜的不知名的强者救援,我们才没有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哦?还有这事!”龙舞者和雷金对望一眼,都吃惊不小。

  只听朵朵接着说道:“那人帮助我们击败所有矮人之后,矮人们不知为何全部自爆了,半点尸骸都没留下。这事颇为诡异,毕竟矮人不被俘虏就不会自爆,我当时感到很奇怪。而那位救了我们的强者脸色慎重地询问了你们两支队伍的行进路线……”

  “你告诉那人了?”雷金和龙舞者同时脸色微变。

  朵朵也不否认,坦然道:“是啊,我告诉那人了。伏击我们的矮人真的很强,如果你们也遭到了同样的伏击,恐怕也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所以我告诉那人了。然后那人立刻就走了,速度快得我连看都没看清。”

  “后来呢?你到底要说什么?”龙舞者瞪着朵朵。

  朵朵不紧不慢道:“再后来,我到了预言者山谷,凯瑟琳小姐身边多了一位谁没见过的护卫阿凯。昨天我问过那对奇奇怪怪的胖子和瘦子,据他们说,他们原本跑过了预言者山谷,正在前往残破神庙的既定路线上,结果碰到了一人,那人似乎受了伤,在睡觉,而且拥有极高的聚能值,胖子和瘦子就将那人抬回了预言者山谷,那个在前往残破神庙的路线上被扛回来的人,正是阿凯。”

  顿了顿,朵朵最后轻声说道:“我要说的是,被胖子和瘦子扛回预言者山谷的阿凯,在和戴尔大人战斗时施展的一个招式,和当初救了我们那支援军的无名强者的招式,是完全一样的。两个人的能级之深厚、手段之神秘、包括偶尔间的神情气质,也都十分相似。”

  龙舞者反应慢一点,还没明白过来。

  雷金却已经脸色凝重道:“你的意思是,帮助你们击溃伏兵的那人,其实就是阿凯?两个人是同一个人?阿凯知道了我们的任务目的地和行军路线,后来竟在前往残破神庙的路线上,被胖子和瘦子发现……他当时还受了伤……难道他……难道他已经去过一次残破神庙了?!”

  “我就是这个意思。”

  朵朵微微一笑,旋即肃容道,“那位疑似是阿凯的不知名强者救我时,独对一名矮人大统领和七名矮人统领,却毫无无伤。阿凯和戴尔大人的战斗你们也看到了,他的实力……绝对深不可测。那样的强者,竟然受了不轻的伤而被胖子和瘦子扛回来,如果他确实去了残破神庙,那么残破神庙的局势之凶险,恐怕远超我们的想象。”

  龙舞者皱眉问道:“那个疑似阿凯的强者救你,是什么时候的事?哪一天?”

  朵朵如实说了,龙舞者立刻冷笑道:“啊哈!照你说来,那人能在一天之内救下你,或许之后还在我和雷金不知道的情况下救了我们这两路援军,然后千里奔袭,赶往残破神庙,打完一架全身而退,然后再被胖子和瘦子发现,带回预言者山谷?你开玩笑吧!你当他的速度和体力是无限的吗?就算他和凯瑟琳小姐一样拥有超远程聚能阵,难道不需要休息?”

  雷金也摇头道:“一天之内?不可能的。真正的神袛还有些可能,如果是聚能者,那就不可能。”

  朵朵深深看了两人一会儿,说:“信不信反正由你们,我的意思很简单——改变行军路线也好,放慢行军速度也罢,都不会是毫无理由的。昨天我无意间听到凯瑟琳小姐和那位阿凯的一两句谈话,你们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

  “说什么?”

  朵朵一字一顿地吐出一个名字:“他们在说残破神庙与罗切斯特!”

  这一刻,雷金和龙舞者同时屏住了呼吸,半晌做声不得。

  龙舞者艰难地说:“难道我们此次行动,和七色城中的那个矮人大头目有关?他不是被马努斯大人拖住了,这么多年都在和马努斯大人的角力之中吗?”

  朵朵望向残破神庙的方向,轻声道:“阿凯的实力超越戴尔大人,而且他速度很快,就算被大批矮人大统领围攻,恐怕也能脱身离开。那般强大的一人,却在路边受伤沉睡然后被胖子和瘦子发现,你们说,那会是和什么样级别的敌人战斗的结果?凯瑟琳小姐特意让我们休整一晚再出发的理由,我想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说完,朵朵便转身离去了。

  龙舞者和雷金站在原地,沉默许久,却都说不出话来。

  ……

  几乎与此同时,营地中心的帐篷中,凯瑟琳对杜兰德笑道:“好了,给爸爸的聚能阵,完成!”

  杜兰德不可思议地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一枚小巧玲珑的戒指,不可思议地叫道:“这就是聚能阵?”

  ps:

  第一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