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三十二 审判雨

卷九 章三十二 审判雨

  “这个疑似杜兰德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神一向温婉平和,此时却难免恼怒,“他自己打得兴起,却根本不顾旁边的人。?。。这一箭射过去,余波得误伤多少我们这一方的人?”

  之前风神、凯瑟琳和四位聚能者围攻黑火矮人时,都有意识地控制着杀伤范围,毕竟防御圈很小,就好像在一个脆弱的小房子里战斗,不能乱打乱斗,否则没两下小房子就彻底塌了。普通战斗法师再怎么强,也无法抵御罗切斯特黑火的溅射。

  有时候,龙舞者、尼禄、齐风耶和雷金没控制好力道,风神还得挥手将横飞逸散的战斗余波控制住。

  但这时恐怕做不到了。

  因为风神看着刀魂手中那造型狰狞的“勾弓”和“刀箭”时,竟没来由地生出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她知道自己可能护不住周围的战斗法师们。

  风神只来得及将围攻黑火矮人的几人拉开,然后无奈又恼恨地看着全力射出箭矢的紫袍刀魂,对凯瑟琳等人说:“我们联手封锁这片神庙废墟!快!”雷金几人也都郁闷之极,应道:“是!”

  从紫袍刀魂的架势来看,这一击或许真能将黑火矮人干掉,但动静和范围之巨大,可能同时将周围的普通战斗法师灭掉大半!

  尼禄被打入了两道审判印记,对杜兰德怨恨郁愤之极,他死死盯着凯瑟琳,口不择言地骂道:“你那罪人父亲是疯子吗?!”

  他也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否则以他平日里的性格,就算怒极。也不会说出如此粗鄙又无礼的话。

  凯瑟琳脸色瞬间变得极为冰冷,眼中第一次溢出浓烈如有实质的杀气!

  就这么一个耽误的功夫,紫色“刀箭”已经从紫袍刀魂的手中飞射而出,正中黑火巨矮人的胸口。

  “刀箭”飞出的刹那,“钩弓”化为一抹紫色。被那箭身吸摄过去。弓箭就此融为一体,然后才击中黑火矮人。

  轰隆隆——!战场中央忽然腾起一团黑色与紫色交织的巨大火球,强大无比的黑火巨矮人。竟刀魂一箭射爆了!

  旋即,紫黑色的火球在隆隆轰鸣声中,渐升渐高,越扩越大!“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出手控制爆炸的波及范围啊!”风神厉声喝道。

  然而就在这时,她忽然愣住了。

  不止是她。凯瑟琳、雷金、齐风耶、龙舞者、尼禄、朵朵、还有众多战场上的战斗法师们,都愣住了。

  ——只见爆炸形成的火柱周围,悄然浮现出一个环形紫箍。

  紫箍猛烈收缩之间,竟将火柱勒紧了一大半,令其无法向周围扩张。

  火柱无法向周围扩散,所有的动能只能向上方宣泄,于是越冲越高。

  紫袍刀魂凌空而立。脸色淡漠,隔空挥手画圈,在火柱上冲的路径上,布下一个又一个的紫箍,一个比一个大。引导紫黑色的火焰向上形成一个上宽下窄的“喇叭形”。

  到最后,巨大的“紫色喇叭”已经覆盖了大半个战场!

  紫袍刀魂嘴角微翘,轻轻吐出一个字眼:“秘技,审判雨。”

  随着这一声轻吟,覆盖大半战场的紫黑色喇叭开始崩碎,一缕缕细腻的审判紫火,如雨落下,每一点紫火中,都裹带着一缕黑色的罗切斯特火焰,纷纷而落,就好像在战场范围内下了一场紫黑色的蒙蒙细雨。

  雨点精准地落在一名名矮人身上,审判规则之力破掉绝对防御,黑火则趁虚而入,在场大多是真矮人,他们被黑火沾身,立刻凄厉惨嚎着,体内急速冒出更多的黑色火焰,转眼之间就被烧得仆倒而死。

  一名名矮人士兵倒下了。

  一名名矮人士官倒下了。

  一名名矮人将军倒下了。

  就连强大的矮人统领,只要被裹带黑火的审判雨点击中,也会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内,被引燃,甚至被引爆!

  朵朵正和一名矮人统领激战,却忽见对方满脸惊恐地倒了下去,身上腾起熊熊黑火。

  “怎么……回事?”

  朵朵愕然以对,举目四顾,震惊地发现整个战场上,已腾起成千上万团的黑色火焰!剧烈燃烧片刻后,便即熄灭。紧接着又有更多的矮人被点燃,猛烈燃烧,直至殆尽。战场上的矮人们,正以惊人的速度被消灭着。如果从高空看下,纯黑色的矮人大军中,一块块空白地带开始出现、扩大、再扩大、彼此合并、继续扩大……

  上有雨,下有火。

  雨点燃了火焰,火焰清空了战场。

  这一刻,所有的战斗法师都停下了手中的战斗,呆呆地看着眼前近乎神迹的场面,甚至忘记了身上的疲累和伤痛。

  神庙废墟上空,风神、凯瑟琳、雷金、齐风耶、尼禄、龙舞者邓肯静立着,也沉默着。

  原本正暗自较劲的雷金和齐风耶对望一眼,忽然觉得说不出的沮丧,在这样的手段面前,两人觉得自己刚才的争强斗狠,竟显得十分无聊幼稚。

  龙舞者偏头瞥了尼禄一眼,却见尼禄浑身僵硬,脸色惨白。这位骄傲不可一世的第三特记队长,直至此刻,才真正意义上的感到害怕。

  审判雨毕。

  紫袍刀魂重重喘了口气,头顶的聚能阵恰在此刻时间用尽,极度的疲累之感涌上心头,哪怕以他半刀半人的强横身躯,都有些支撑不住。

  风神一个闪身来到他身边,郑重其事地欠身行了一礼,表示对杜兰德强大实力的尊敬和钦佩,然后轻声感叹道:“杜兰德先生,十四年没见,你的手段……可比当年厉害了太多、太多了!我原本还担心你误伤到自己人,结果你反倒一举消灭了大批矮人军队。这是我们森德洛的福气,谢谢你!”

  这话说得无比诚恳。此时对风神来说,杜兰德为什么会活着归来以及这十多年来他到底在哪里——这些问题都不重要了。

  在风神心目中,杜兰德将成为接下来七色城之战的重要人物,甚至是决定性人物。

  事实上,火神菲波、水神塞尔东、暗夜女神夜翼、光之女神兰子。四大神袛如今都已经抵达七色城。正狠狠压制城中的罗切斯特。若非如此,罗切斯特也不会被逼得连“罗切斯特弩枪”都再无余力施展,只好以“巨矮人之术”来对付风神。

  风神正盘算着怎么和杜兰德解释如今七色城的局面。却听紫袍刀魂摇头说道:“刚才不过是取巧而已,真正显威力的,只有最开始那一箭而已,杜兰德也能做到,甚至能比我做得更好。我只是控制力比他好。又借了黑火对矮人的克制,才能一举杀掉这么多的矮人军队。如果来的是罗切斯特弩枪的话……”

  说着微微皱起眉头,似乎在思考如果自己独自面对“罗切斯特弩枪”,该如何应对。

  “呵呵,你还是不愿承认身份吗?”风神的表情被面具遮住了,眼神却微微流露出笑意,“你看看自己如今的面貌吧。”

  原来刀魂全力攻击时。没再顾得上伪装成阿凯的样子,如今一袭紫袍,身形挺拔,面容已恢复成杜兰德的模样!

  “我说了,我不是杜兰德。”刀魂哼了一声。

  风神双眼微眯。压低了声音说:“……也好,如果你有某些我不知道的顾虑的话,那不妨先隐瞒身份好了。”

  “我真的不是杜兰德!!”刀魂恼火道。

  风神皱起眉头,眼中透出困惑之色。

  这时凯瑟琳走上前来,轻声说道:“他确实不是我爸爸,而是我爸爸的分身,拥有**的人格和灵魂,所以不是同源分身,而是异源分身。”

  这时候,雷金、齐风耶、尼禄和龙舞者也正好走近,听到凯瑟琳的话,都不由悚然而惊,震撼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紫袍刀魂哼了一声,似乎对“分身”这个字眼极为不爽。

  风神呆立片刻,喃喃道:“分身……居然是分身而非本尊……但这实力简直……简直……”

  她毕竟是老牌神袛,凯恩斯死后,风神便是诸神中最年长的一位,于是她很快镇定下来,认真地看向刀魂,问道:“既然是异源分身,那肯定有自己的姓名了,请问,我该如何称呼你?杜兰德的分身?”

  “我的姓名,就连杜兰德也不知道,怎么能告诉你?”刀魂渐渐从虚弱期中恢复过来,咧嘴一笑,“称呼倒是有的,叫我紫袍好了。”

  “嗯,好的,紫袍先生。”风神微微一笑,又看向凯瑟琳,眼神里流露出柔和的神色,说道,“这场残破神庙战役,也就到此为止了,辛苦你了,小凯瑟琳。你爸爸呢?他的分身能有如此实力,本尊一定更强了吧。他现在人在哪里?”

  “爸爸在那里,说要去见一个老朋友。”凯瑟琳指向幻术结界笼罩的巨坑。

  众人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好奇与期待之色,很快转为不解和错愕。只见那巨坑犹存,笼罩巨坑的幻术结界却已经消失了。

  不知何时起,巨坑中充满了水,已变成一片湖泊。湖面很平静,涟漪隐现,而且湖水很清澈,一眼便能看到湖底的岩石。

  却哪里还有杜兰德的身影?!

  “……”紫袍刀魂愣住了,他全力与黑火矮人战斗时,全无余力分心他顾,竟对杜兰德那边的战局全然不知。

  凯瑟琳也呆住了,浓睫闪烁了几下,俏脸上流露出一丝茫然:“爸爸他……人呢?”)

  ps:??第一更到。感谢红尘、乐月月、星星、梦幻、裂地的月票哦。我在书评区整理了一个书评汇总帖,有关本书的褒贬评论以及从各个角度的精彩分析,都能在那里找到。我希望让自己牢记这些评价,大家也可以去看看哦,都是大家曾经的书评啊!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