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三十六 米洛未死的秘密

卷九 章三十六 米洛未死的秘密

  杜兰德被“时空间漩涡”卷入,出现在了一个光辉灿烂的白色国度之中。?。。

  到处都是明光,光线垂落下来,化为一条条锁链,将杜兰德的手脚捆锁住。无数细长的链条从虚空中伸出,编织成网。杜兰德就好像一只被蜘蛛网黏住的蝴蝶,用力挣动了几下,竟没能挣开。

  小妞也随着杜兰德被吸进来了,不过并未被困。

  她趴在杜兰德肩头,好奇地四下张望片刻,忽然说:“好厉害呀,这里兼具‘时空间’和‘虚空间’的特性,不简单哦!”

  “时空间?虚空间?什么意思?”杜兰德问。

  小妞连比带划地解释说:“时空间,模拟的是‘位面环境’,有明确的时间流速,以及稳定的空间构成,能量稳定,且有定向的重力。”

  “虚空间,模拟的则是位面外的‘虚空环境’,时间流速模糊,空间概念与体量不明。嗯,杜杜记得晋升死路吧?那里就是典型的虚空间啦。”

  “那这里呢?”

  “这里主要是时空间,不过带一点虚空间的成分,杜杜就当作是个异度时空好了。”杜兰德嗯了一声,倒也不是特别慌乱。

  说到异度时空,自己曾和夜翼被卷入那条“远古与试炼之路”,在一个个环境迥异的异度空间中跳跃传送,最终历经险阻地回到了森德洛。试炼路里的一个个异度空间,简直和完整的位面无异!相比之下,如今自己所在的这个时空间可差得远了。

  杜兰德冷静下来,发现自己正被束缚在一个巨大的白色广场上,一座恢弘壮丽的乳白色神庙耸立于前。

  从杜兰德的角度看过去,恰好能看到巨型白色神庙的最深处,那里有一张简朴而尊贵的平台。台子上静静躺着位白衣女人。

  杜兰德看到那女人侧脸的刹那。便认出了对方的身份:“那好像是已经陨落的光辉女神,夜翼的姐姐米洛?!”

  杜兰德从未亲眼见过米洛,但他和夜翼是患难之交,夜翼曾向他展示过米洛的图影资料,所以杜兰德一眼就认出来了。

  尤其让杜兰德震惊无比的是:神庙中的米洛胸膛起伏,仍有呼吸,浓烈的生命气息传递过来。分明是个大活人!只是好像暂时陷入了沉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米洛原来没死,而是和我一样,也被抓到这里来了?”杜兰德眉头蹙起。“这不可能,夜翼说过。米洛的本命之牌都已经碎裂了。而且这个地方……这片时空间里的浓郁光明气息……”

  杜兰德仰头看看,再左右看看,整片时空间内充盈着浓郁的白光,从每一寸空间中渗透出来,温柔洒落。以神庙为中心,广场向四面八方铺开,神庙四面通透。沉睡其中的米洛。正是这片时空间的唯一中心!

  “她不是被抓来的……”杜兰德低声道,“这片时空间。就是属于米洛的!是她的时空间!”

  “你很聪明。”塞尔东分身的声音响起。

  他也被那名神秘矮人,以时空间漩涡吞吸到了这里,此时从神庙旁一根巨柱后绕出,来到杜兰德面前,静静看着浑身动弹不得的杜兰德。

  “塞尔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杜兰德看着对方,缓缓问道,“米洛没死?反倒在一个奇怪矮人的身体里构建了这么一个光辉国度,这么说你的妻子米洛先背叛了森德洛?所以你也跟着一起背叛了?”…

  塞尔东分身淡淡一笑:“米洛她……没有背叛,她深爱森德洛,父亲又是森德洛的大英雄,她怎么会背叛?背叛的只不过是我一人而已。”

  杜兰德一字一顿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塞尔东嘴角一扯:“你真想知道?”

  杜兰德说:“我必须知道。”

  “……哼,你还是和当年一样,说话令人讨厌之极。”塞尔东笑了笑,却出奇地没有动怒,反倒在杜兰德面前坐了下来,缓缓开口道,“有件事你想错了。米洛她……并不是在一名矮人将军的体内构建了这么一个时空间,而是她本人……就是刚才与你战斗的那名矮人!”

  杜兰德满脸愕然。

  回想起之前湖面大战时,那矮人“叽叽咕咕”乱叫,又是竖中指,又是耸动胯部的种种猥琐表现,跟昔日那尊贵可人的光辉女神米洛哪有半点联系?

  “塞尔东,你在跟我开玩笑?”

  “我会和米洛开玩笑,和你有什么玩笑可开?我更不会拿我妻子的事情开玩笑。”

  塞尔东有些神经质地扯了一下嘴角,继续道:“若非我妻子已经被转化为了矮人,我塞尔东又怎么会如此坚决地转投罗切斯特一方,做森德洛的千古罪人?不过,背叛不背叛,如今都没所谓了。我本以为米洛已死,恨矮人入骨,以至于不顾一切地要夺取你的刀去对付矮人。后来才知道我妻子没死,我的心也在那一刻转活过来了。至于米洛她是何形态,战斗法师也好,矮人也罢,美也好丑也罢,我总是要守护着她的。”

  杜兰德一阵默然,没吭声。

  塞尔东分身则面露温柔之色,似乎陷入了某些回忆,呆了半晌,才继续说道:“十五年前,战争爆发的第七天,米洛死守旭日之都而陷入绝境,当时她应该已经苦战力竭了,却发现矮人一方并没有杀她,反而以巨大的损耗和代价,一定要活捉她。”

  杜兰德脸色一动,没记错的话,扎古力山脉战役之中,那两名矮人大统领击败凯恩斯之后,也是捉而不杀,要将凯恩斯带走。

  “……我妻子眼看着要被俘虏,为了不让森德洛的光明神火落入敌人之手,所以,她主动放弃了神火。”塞尔东顿了顿,见杜兰德面露困惑之色,便补充了一句,“神袛并非死了才会与神火分离,否则退役神袛是怎么来的?劳伦斯、铁火、还有宁顿,不都是主动交出神火后,还活得好好的吗?”

  “所以米洛当时只是被抓,而非战死被杀?”杜兰德仍旧不解,“但她的本命魂牌破碎,又该怎么解释?”

  “这又有什么难理解的了?”塞尔东微微冷笑,“本命魂牌的破碎,意味着‘战斗法师米洛’的死亡。以战斗法师的身份活着的米洛确实已经死了,但以矮人之姿渐渐觉醒的她,依然活着。只是现在她还在沉睡,不存理智,甚至没有语言能力,行事作风几乎和野兽无异,之前你和她战斗过,不是已经看过了吗?”

  杜兰德感到米洛和寻常矮人都不一样,她不仅能施展“时空间漩涡”和“黑棺”,还能施展那种黑色的火焰。

  在此之前,杜兰德以为只有罗切斯特才能使用那种黑色火焰。

  而且那两名矮人大统领在米洛面前,似乎半点抵抗能力都没有,便从内部燃烧,成为了熊熊黑火的燃料。

  杜兰德默然半晌,问:“那么米洛一旦以矮人之姿彻底觉醒,会是什么?真矮人,假矮人?矮人大统领?”

  “假矮人……你是说我吗?哼,倒也不算说错。”塞尔东哼了一声,“不过米洛可不会变成我这样的假矮人。她也不会变成矮人统领,或大统领那样的存在。我只知道她会破开如今野兽般的矮人躯壳,重获新生。最终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

  杜兰德暗自思量,或许当初米洛被矮人抓住,并不是矮人想要森德洛的神火,而是因为米洛能够被转化成某种凌驾于矮人大统领之上的强大矮人。

  塞尔东脸上浮现出微笑,回头看了一眼神庙中沉睡的米洛,轻声说道:“我的妻子目前只存野兽本性,没有记忆,甚至不知道我是谁。但之前的战斗中,她依然知道要救我。杜兰德,我问你,你若有这样一位妻子,该不该为了她而反叛森德洛?”

  杜兰德摇了摇头,毫不犹豫地说:“不会。”

  塞尔东似乎没想到他如此坦白,甚至不加考虑,他反倒皱了皱眉,摇头道:“你不懂得爱情,我和米洛的感情,你不会理解。”

  杜兰德淡淡地说:“现在米洛并未苏醒,等她醒来,知道你为了她而背叛她父亲辛苦守护的森德洛,你说她会作何感想?”

  塞尔东似乎早就料到杜兰德会这么说,微微笑道:“米洛会怎么想我不知道,那都没关系,我只要她活着,然后陪着她,就可以了。”

  “你就没想过救她?让她重新恢复战斗法师的身份?”杜兰德越发不理解塞尔东的行为。

  “救?哈哈……哈哈哈哈哈!”塞尔东狂笑起来,就好像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怎么救?如何救?你根本就不了解矮人转化的本质为何,寻常矮人将军、统领、甚至大统领,或许还有一丝回头的可能。但是米洛已经没有了,她不可能再恢复战斗法师的身份。等她醒来,无论愿意与否,都会和森德洛为敌!”

  说到这,塞尔东眼中透出逼人的杀气,森然说道:“为了避免她到时候为难,我会在她觉醒重生之前,杀了一切和她有关的朋友、亲人、战友、同胞!所有这一切统统由我来做好了!等她醒来,就不会为难了。”

  杜兰德冷冷说道:“疯子。”)

  ps:??感谢糖糖的月票哦~~这是第一更,第二更随后就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