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三十八 两仪幻术

卷九 章三十八 两仪幻术

  杜兰德笑道:“干嘛这么急着动手?我还有不少问题想问你呢!”

  塞尔东的分身露出讥嘲之色,缓缓地说:“我看你是必死之人,再加上我的苦闷这么久来始终无人诉说,才破例对你说了些秘密。杜兰德,你一直在拖延时间,趁着和我说话的时候寻思脱身之法,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你觉得我能脱身吗?”

  “废话,当然不能!”

  “既然如此,你再多跟我说会儿话,又不损失什么。”杜兰德说。

  塞尔东分身哼了一声,不接话,也不再被杜兰德的言语所动。

  这时候,大地之神戴尔已经走到近前,他手里仍握着重剑,身上战甲破损不堪,披头散发,恐怕被抓进这片时空间后没少吃苦头。他看着塞尔东的分身,低沉道:“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背叛了森德洛……”

  塞尔东分身冷笑道:“听你话里的意思,就好像早知道我背叛的事了?”

  戴尔苦笑着摇头:“我怎么会知道,只是以前偶然间听火胖子菲波说起过,他说你不太对劲,但我追问他时,他又不肯细说。我本以为你只是妻子死后,行事作风越发偏激怪异,却没想到……没想到……”“现在你都知道了,我背叛的事实。”塞尔东淡淡说着,伸手一指杜兰德,“废话少说,想活命的话,就杀了杜兰德这小子。”

  戴尔沉默片刻,目光闪烁道:“我杀了他,你就会放过我?你连森德洛都能背叛,让我怎么相信你?而且。这片时空间难道是由你掌控的吗?你说放我,就能放我?”

  “你的问题倒还不少。”塞尔东分身嘿嘿一笑,“这时空间是我妻子的,你刚才也试过威力了吧,应该知道你是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去的。所以还是老实点为好。”

  他也不给戴尔讨价还价的机会,直接说道:“我懒得解释,我数到三,你若杀不了杜兰德就自己去死吧,一、二、三——”

  “好,我动手就是!”戴尔抡起重剑。运转能级与规则,剑尖重重撞在杜兰德心口要害!

  他出手极快极狠,甚至不给杜兰德半点说话的机会。

  杜兰德被抓入这片时空间后,似乎没办法动用1000个单位的能级了,以100能级和各种规则之力。对付没有变成假矮人的塞尔东还行,可戴尔这一剑蕴含1100个单位的能级和至少10阶以上的规则之力,杜兰德如何能抵挡得了?登时被打得口喷鲜血而亡。

  “咦?”戴尔反倒呆了一下,重剑垂下,做声不得。

  塞尔东也感到有些意外,可眼见杜兰德确实死得透了,心中竟隐隐有些怅然。他和杜兰德结怨至今,也算是死对头。眼见杜兰德就这么无声无息地黯然收场落幕,塞尔东沉默片刻,轻轻叹了口气。

  越来越多的白色锁链生出。将杜兰德的尸体裹住,好像一个白色的茧。

  白色的茧慢慢褪去,最终连带着杜兰德的尸体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也不知道被藏到哪里去了。

  “好了,我已经杀了杜兰德。现在你放了我吧。”戴尔看着塞尔东的分身。

  塞尔东的分身淡淡一笑:“我说了啊,这是我妻子米洛的时空间。她现在正在沉睡,仅依靠本能行动。我自己都出不去。怎么可能放你出去?”

  戴尔脸皮抽搐:“塞尔东,你骗我?!”

  “骗你又怎么啦?”塞尔东的分身慢慢变成了假矮人的模样,满脸嘲弄,“你既然来到了这里,也就知道了我的秘密,更知道了米洛的秘密。你知道了这么多事,居然还以为自己能活着离开?哈哈,简直可笑之极!你刚才若和杜兰德联手,或许还能与我有一拼之力,现在嘛……嘿嘿。”…

  说话之间,他已和大地之神戴尔动上了手。

  按理来说,戴尔的实力比假矮人姿态下的塞尔东更强,但这时,戴尔周围不断生出白色锁链,如鞭子般对准他狠狠抽击,这等同于米洛和塞尔东两人联手,对付戴尔一人。戴尔怒吼连连,在广场上和塞尔东拼斗起来。

  “杜杜,现在我们怎么办呀?”小妞问。

  一道身影伫立在神庙之前,不是杜兰德是谁?

  此时的杜兰德,浑身上下毫发无伤,似乎之前被戴尔一剑击杀,然后被大量锁链缠裹住的一幕只是错觉!

  倒是他的脸色颇为疲惫,双眼通红,隐隐浮现出不少血丝。

  这是过度施展瞳术的表现。

  “……我趁着和塞尔东分身说话的机会,施展第三职业的叠瞳之术,将‘两仪眼’的反复叠加了四次,这才能施展出幻术手段,以假乱真,然后不动声色地挣脱出来……还好,两仪眼没让我失望。”

  杜兰德凝望激战中的戴尔和塞尔东,对战中的两人,却好像完全看不到他似的。

  两仪眼,确实无愧于“瞳术至高”的威名。塞尔东已经掌握了接近40阶的水系规则,而且同样精通幻术,却也没能看出任何破绽,让杜兰德脱身出来。

  “真是可惜了两仪裁决大人,震慑了一整个大时代的无双天骄,竟然被塞尔东这种小人给害死了……”杜兰德心中对开创出“两仪眼”的两仪裁决更加钦佩,也更感惋惜。

  两仪裁决当年不止一次潜入过主位面“里尔多森”,都没有露出任何破绽,最后一次潜入则是在一场里尔多森对森德洛的战争之中,秘密潜入打算直捣敌人大本营,不想却被塞尔东出卖,结果一战下来,里尔多森的神袛死了一半,重伤一半,森德洛一方虽然赢了战争,却失去了两仪裁决这位领头人。

  杜兰德心中其实颇感奇怪:一般只有战局不利的情况下,才会选择孤军深入,直接攻击对方老巢这样的冒险策略。问题是,森德洛的整体实力一直凌驾于里尔多森之上,稳扎稳打的话,就算不赢,也不可能输,没必要那么冒险啊……

  又过了一会儿,杜兰德见塞尔东和戴尔一时间打不出个结果,便不再多看,转身走入神庙。

  只是他心中却还在思索:“也不知道当年两个位面间的那一战,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逼得两仪裁决大人选择独自突袭敌营……”

  杜兰德默默思索着,一步步谨慎地走入神庙大殿,忽然脚步一顿,喃喃道:“这么说来,梭罗大人失踪已久,难不成也和当年的两仪裁决大人一样,选择直接攻袭矮人一方的大本营?”

  这个念头在杜兰德脑海里一闪而逝,又很快被他放下。

  “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要效仿两仪裁决大人,突袭矮人大本营?那是想也不用想的。更何况我根本就不知道矮人有没有大本营,真有的话,又在哪里?”

  要知道两仪裁决融合光暗神火,至少是中位神,能级过万。规则方面,他能创造出“两仪真形”,更不是如今杜兰德能比拟的。至于梭罗,杜兰德已经隐隐感觉到梭罗的实力,恐怕比马努斯更强。

  杜兰德虽然兼得李尔蒙斯、两仪裁决、极冻审判的传承,并且同时兼修“战斗法师”、“审判刀锋”、“第三职业”这三种职业,可以说是潜力巨大,但他毕竟年纪太轻,目前的实力还无法和两仪裁决、梭罗、马努斯这样的绝世强者相比。

  杜兰德终于走到神庙中心处,稳稳站定。

  低头看去,米洛正躺在眼前的这个石台上,杜兰德盯着沉睡不醒的米洛,开始认真打量。老实说,米洛和夜翼的五官倒有些相像,但组合起来的整体感觉与气质,却又截然不同。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的话,杜兰德根本不会想到米洛和夜翼是亲姐妹。

  米洛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似乎正做着什么好梦。

  她身上的衣裙轻软而贴身,身形骨架不及夜翼高挑挺拔,却比夜翼丰腴不少,胸脯起伏之间,竟是说不出的诱人!

  杜兰德呼吸渐渐粗重,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掌,摸向米洛一起一伏的饱满胸脯。

  “杜杜!停下!!”小妞大叫一声。

  杜兰德全身一震,手掌骤停,指尖距离米洛的胸部只差一厘米不到!

  “呼,好邪门!”杜兰德缓缓收回手掌,谨慎地退了两步,脸色凝重:“早就听说米洛得了两仪裁决的真传,将圣灵流派修炼到了极为精深的地步,对战斗法师克制不小,能让人在不知不觉间灵魂受制于她!”

  “而刚才她在沉睡之中,竟都险些勾动起我内心的欲念。看来她本心之中,也带有不少邪气啊,难怪会选择塞尔东当丈夫!”

  杜兰德不敢大意,默默运转两仪眼,以防再度中招。

  如果塞尔东没说谎的话,外界那个猥琐的矮人,只是一具临时躯壳而已。真正的米洛一旦苏醒,就会破壳而出。到时候,米洛自然不是假矮人,但也不是真矮人中的统领、大统领,而是会成为某种极为强大的矮人!

  说不定她会成为第二个罗切斯特那样的恐怖家伙!毕竟到目前为止,除了罗切斯特之外,也只有她能动用那种黑色火焰。

  杜兰德叹了口气,脸色渐渐归于平静,然后转为理智的冷酷。他忽然一翻手,木刀白色已在掌间,被杜兰德反握在手。

  刀尖冲下,径直对准了米洛的心口!

  ps:第一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