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三十九 神庙中的战斗

卷九 章三十九 神庙中的战斗

  杜兰德手中的这柄木刀,最开始的名字为“白色”,而在经过三次森德洛本源之力的冲刷之后,木刀已经不再是曾经的木刀了。

  这木刀最开始从退役神袛铁火手中得到时,只是胜在材质坚韧,极难损毁,本身不具备任何附加属性和威力加成。

  而现在,这柄木刀强度已经不亚于主神器。威力方面,或许是因为被森德洛本源冲刷过的原因吧,这柄木刀对战斗法师的杀伤力出奇得大。只要是战斗法师,面对这柄刀都会生出莫名的恐惧之感,一旦被刀劈中,所受的伤害可能会扩大数倍。杜兰德试验过,哪怕是修炼过“熔兵炼体”的自己,也无法完全抵挡住这柄刀的斩击。

  可以说,对一切森德洛人而言,这柄刀就是名副其实的一柄凶刀!

  于是杜兰德给这柄刀起了个名字:裁决。

  杜兰德依然有双刀流的情结。木刀“裁决”,也正好可以和战刀“审判”配成一对,审判裁决,名字也般配。

  而且,“裁决”暗含公正之意。杜兰德起这个名字,是希望自己能效仿当年的两仪裁决大人,即便拥有克制战斗法师的力量,也绝不依仗手中这柄凶刀伤害自己的同胞。然而此时此刻,杜兰德却手持裁决,对准了两仪裁决大人的女儿米洛!

  刀尖距离米洛的胸膛,只有不到半掌的距离,眼前的米洛仍是战斗法师之姿,一定会被裁决所克制,只要杜兰德狠下心来,一刀插下,应该就能将她杀死。杜兰德却持刀凝立不动,连番咬了几次牙,这一刀却始终刺不下去。

  “杜杜。怎么了?”小妞看看杜兰德,又看看夜翼,在小妞的印象中,杜兰德一向决断极快,很少有如此挣扎纠结的时刻。

  杜兰德闭上眼睛,缓缓地说:“这个女人,是为了森德洛而战才弄成这样的。我能活到现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了她父亲的遗泽。而且……她是我挚友的亲姐姐!我若杀了她的话,我若真的下手的话……”

  小妞不说话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这个大姐姐身上的气息。已经和战斗法师有区别啦,不杀死她的话,杜杜没可能从这里逃出去的哦,小妞也帮不上什么忙。”

  杜兰德其实也很清楚,只有杀了眼前的米洛,自己才能尽快从这里脱困而出。七色城的局势未明,杜兰德希望能尽快赶回去。

  反正刚才塞尔东已经说了,米洛已经不可能回头了,一旦她从沉睡中苏醒。便会永远地站在森德洛的对立面上,再也难以有回头之路。

  内心有个声音在喊:“杀了她才能回七色城,她已经难以回头了,既然如此。杀了她其实是让她得到解脱,杀了她,是为了战争的胜利,是为了大义!否则一直被困锁在这片时空间之中。弄不好到最后还会在这里送了性命!”

  然而内心的另一个声音却冷冷回道:“塞尔东的分身说她没救了,就一定没救了?米洛明明还没有完全转化为矮人,既然还没完成转化。那就还有救!而且,她是夜翼的姐姐,是两仪裁决的女儿!是森德洛的同胞,是死守旭日之都的英雄!”

  这一刻,杜兰德忽然回想起了约翰。

  那张憨厚朴实的笑脸在眼前中掠过,杜兰德知道约翰一开始是正常的战斗法师,当时他总说自己心脏疼痛,其实那是约翰逐渐被罗切斯特侵蚀的标志,杜兰德虽然不理解其中的原理,却很清楚一点:如果能提早发现的话,约翰说不定是有救的!

  可现在,那张傻乎乎的憨厚笑脸,已经永远成为过去式了。

  “……他妈的!”杜兰德额头上隐隐爆出青筋,咬牙道,“十四年前,我还不知道战斗法师能转化为矮人,所以错过了救约翰的机会。如今我已经知道,难道还要将没有彻底转化的同胞斩于刀下?”

  杜兰德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决断力极强的人,理性而冷酷,十四年前在预备学院山顶,杜兰德可以不理会自己被冤枉,可以不在乎他人不理解自己,可以不去管自己能否成神的问题,只为与罗切斯特周旋战斗。

  当天枰的两头分别是“自己的利益”与“森德洛的利益”时,杜兰德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但当天枰的两头,变成了“同胞与亲友”与“整个森德洛的战局”时,选择竟是如此艰难。

  最后,杜兰德缓缓收回了裁决,叹了口气。

  小妞也叹了口气,用小手轻轻抚摸杜兰德的头发。

  杜兰德认真想了一会儿,眼神重新变得坚定起来:“我先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米洛救回来吧,一天之内如果做不到的话……我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到时候,也只能硬下心肠动手,杀了米洛!”

  杜兰德心里也清楚,自己连矮人的转化的原理都不知道,一天内将米洛救回来的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

  在这个时空间没多待一分一秒,就意味着多一份风险和危机。

  不过既然有了决定,杜兰德也就不再多想,危险也好,风险也罢,统统都丢到了脑后,深吸一口气准备先看看米洛目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神之视角!”

  杜兰德运转目力,却发现米洛周身笼罩着一股奇异的力量,将自己的洞察力量一次次地推拒开来,根本看不清她体内的状况。杜兰德想了一下,向米洛伸出手去,打算先看看她现在的肌肉骨骼状态。

  结果杜兰德手指刚一触到米洛的胳膊,眼前忽然一花,自己的手腕已经被一只洁白如玉的素手牢牢拿住!

  “呃,这……?”杜兰德愕然抬头,却见米洛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双眼。

  米洛一手擒拿住杜兰德的手腕,她人虽然还躺在石台上,一对冷电般的目光却已向杜兰德射来,那目光几乎凝成了实质,狠狠撞进杜兰德的双眼之中!

  这一刻。杜兰德脑海中连续掠过几个闪念:她怎么忽然醒了?难道已经完成转化了?那她现在是米洛,还是矮人?是自己人,还是敌人?

  还来不及细想,杜兰德忽然眼前一黑,灵魂如受重击,险些当场栽倒!

  “这是……两仪眼的瞳力?!”杜兰德险些惊呼出声,只见米洛的双眸之中,悄然浮现出一只乳白色的鱼形,绕着瞳孔游走旋绕。

  那鱼形分明是两仪双鱼的形态,却并未成双。

  两仪只存一半。按理来说便不成两仪,可米洛眸中透出的瞳力,分明就是两仪眼的瞳力,论瞳术造诣和规则位阶,甚至更在杜兰德之上!

  杜兰德并不知道,当年两仪裁决将自己对“圣灵流派”的几乎所有成就,都交给了女儿米洛,唯独剩下两仪眼,无法传授。毕竟米洛不像两仪裁决那般。拥有光与暗统一又对立的奇特元素属性。

  但“两仪眼”是两仪裁决的至高成就,不传授实在太可惜,两仪裁决苦心思索后觉得,就算两仪有缺。只存其一,依然能够形成两仪真意。最终他基于“光暗两仪眼”这一完整的瞳术真形,创造出了一个适合米洛修炼的“残两仪”,便是此时米洛对杜兰德施展的瞳术了。

  残两仪本质上是另一种瞳术真形。特性和两仪眼类似,但最终潜力远远不及真正的两仪眼。

  不过米洛醒得突然,瞳术造诣更是奇高。因此杜兰德在措手不及之下,身子晃了晃,心脏砰然剧跳,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来。

  紧接着,米洛的第二波瞳力又已攻至!

  杜兰德低哼一声,同样运转起“两仪眼”,与对方的“残两仪”狠狠碰了一记!

  石台上的米洛身子猛震,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闷闷的哼声,可她依然牢牢扣着杜兰德的手腕,眼神里的神色更是冰冷得完全不似人类!

  “你……是……谁?”米洛含含糊糊地问,口齿有些不清,显然神志并未完全恢复。

  杜兰德喝道:“我是你妹妹夜翼的好朋友,是来救你的!!”

  “妹……妹……?夜……翼……”米洛慢慢从石台上坐了起来,喃喃自语道,似乎想起了什么,可转眼间又恢复成冰冷的模样。

  啵的伸手一指,径直向杜兰德的眉心点了过来。

  杜兰德提起裁决,以刀尖对指尖,只听砰的一声,两人的身子又是同时一震,米洛的能级一点也不低,正正好好是1100个单位,这让杜兰德心头越发凝重。

  不过米洛的瞳术虽强,体术却比不上杜兰德的斩术。

  两个人定格在以刀对指的姿势上,渐渐地,米洛的指尖上渗出一丝丝的鲜血,指头已经被裁决刺破了。

  然而那些鲜血如有生命,扭曲着顺着木刀刀身攀爬而上,形成一个个血色的文字。字形似是森德洛文字,细看却又有些里尔多森文字的结构特点。

  鲜血构成的文字一点点爬过刀身,接近了杜兰德握刀的手。

  杜兰德的目光被文字吸引,吃惊地发现自己竟无法依靠目光,这显然又是“圣灵流派”的某种诡异手段,既有圣灵术士的特点,又结合了森德洛战斗法师的特点,已然自成体系。

  杜兰德措手不及下灵魂被牵制,一时间竟连“零式”都用不出来!

  体内的“审判刀气”蠢蠢欲动,可偏偏自己迷迷糊糊地盯着那血色文字,头脑越来越糊涂,渐渐地连调动“审判刀气”也忘记了。

  “原来……原来真正的圣灵流派……竟然这么……厉……害……”杜兰德终于明白了,圣灵流派讲求以弱胜强,自己空有一身强横的手段,然而一旦落入对方的灵魂陷阱,竟是什么手段都无法从容施展出来。

  对方招式中所蕴含的规则似有似无,飘忽不定,杜兰德想要动用第三职业“转嫁规则”的能力,试了几次,却也做不到。

  杜兰德奋力抵抗着,咬牙道:“米洛你……是原来就这么强,还是……还是被矮人以某种方式改造了……所以……所以才这么……强?”

  “你叫我……什么?”米洛忽然问道,刀身上的血色文字不由慢了一拍。

  杜兰德立刻抓住机会,从血色文字上拉开目光,然后长啸一声,全力调动起体内的审判刀气,灌注到裁决之上!

  ps:第二更到~~谢谢影雀童鞋的打赏哦!谢谢大家的订阅~~

  。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