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四十三 女人的复仇

卷九 章四十三 女人的复仇

  “咦?”杜兰德见米洛将塞尔东分身放出来,已经吃了一惊,再看到塞尔东此时的形象,便更为不解。 。

  只见塞尔东蓬头垢面,满脸凄惨,浑身都是血污,竟好像经历过极为严酷的刑罚和拷打一般,哪里还有半点“水魔妖刀”的妖异气势?

  杜兰德皱眉看着,只见塞尔东脸色木然,好像感受不到自己身上的痛苦,只反复喃喃地问道:“米洛,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这些天来,塞尔东分身在米洛的时空间中,饱受折磨。米洛试图对他进行搜魂,可塞尔东分身的灵魂之中,被罗切斯特和塞尔东本尊布下了极为强力的防御禁制和灵魂印记,以米洛的圣灵流派的造诣,竟都什么也搜不出来。

  “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米洛嫣然一笑,哪怕她如今是矮人的模样,她依然笑得十分美丽,抿了抿嘴轻声问道,“我也想问你,塞尔东,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父亲?”

  杜兰德心中瞬间了然。

  塞尔东则全身一抖,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片,艰难地说:“你……你误会了,我……我没有,什么都没有做过。”

  米洛脸上看不到半点悲愤与痛苦,口吻平淡地说:“塞尔东,你现在实力很强啊,灵魂中的禁制手段连我也破解不了。我想以搜索记忆的手段,了解罗切斯特的全盘计划,却始终无法成功。你自己说吧,罗切斯特到底想干什么?他的目标既然是‘咏战堡垒’,却为什么把森德洛诸神都吸引去七色城?”

  杜兰德冷眼旁观,看来米洛打算以塞尔东的分身为突破口,了解罗切斯特和塞尔东的计划。

  如果能逼问出来的话,绝对能争取到极大的主动权!不然只知道罗切斯特的目标是咏战堡垒,但具体计划是什么,杜兰德和米洛都是一头雾水。

  杜兰德不由看向塞尔东。

  只见塞尔东的分身满脸苦涩。低声道:“我……我没办法说。我被打下了缄默印记,不能透露的信息,便不能说。”

  “哦,是吗。”

  米洛淡淡一笑,挥手撒出一片乳白色的光芒,形成绷带,将塞尔东缠裹成了一个白色的大粽子,只露出头部。

  然后她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杜兰德。

  杜兰德呼吸猛地一滞。忽然涌起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

  “呃,米洛,你要干嘛?能不能别这么看我。”杜兰德皱眉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过来的米洛。

  “杜兰德,你是我妹妹的朋友,现在我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米洛软语相求,手掌的动作却完全不是那回事,她又一挥手,将杜兰德也瞬间制服住。不过没有缠裹起来,反而将杜兰德的四肢拉开,形成一个大字型。

  只见米洛一边走,一边慢慢地拔高、变瘦。她渐渐变成了战斗法师的样貌!杜兰德明显感觉到:米洛的能级也随着她从矮人姿态中退出。而从1万1千个单位,降到了1100个单位,能级缩减了十倍。

  “你还能变成战斗法师的姿态?”杜兰德惊喜道。

  “只是暂时而已。”米洛轻轻叹了口气,气息吹到杜兰德的脸上。掠起几缕头发。

  ——她已经走到了杜兰德的面前!彼此之间,呼吸相闻。

  米洛的眼神很复杂,她近距离凝望着杜兰德的眼睛。却在对背后的塞尔东说话:“塞尔东,我再问一遍,罗切斯特和你的本尊,到底在谋划些什么?告诉我,否则的话,我会让你感受一个男人人生中最大的屈辱。”

  塞尔东心中升起一种极度的恐惧和不安,叫道:“米洛,你等一下,等等,你到底要干什么?”

  米洛甜甜一笑,可这笑容却让杜兰德全身上下瞬间毛骨悚然。她轻轻一点杜兰德的胸口,将杜兰德推倒在地。

  无形的潜劲爆发,杜兰德全身上下的衣服瞬间就消失得半点不剩,手臂和双腿依然被撑开,浑身赤着躺倒在地。

  杜兰德脑海中掠过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老子居然……被推倒了?!这个疯子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杜兰德眼睁睁看着米洛柔顺地跪坐下来,就在自己的两腿之间!

  她依然背对塞尔东,然后伸出纤纤素手,轻轻握住了杜兰德的腿间之物。

  好吧,眼看着一位优雅恬静的美丽女人,对自己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杜兰德的身体自然而然地生出了反应,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可他脸上,却涌起了极度愤怒的神色。全身紫色光晕流转,超负荷地叠加“审判刀气”,却始终挣脱不了米洛的束缚。

  “米洛,我把我杜兰德当成什么?放开我!!”

  杜兰德就好像一头愤怒欲狂的野兽,疯狂地咆哮着,“否则我发誓一定会杀了你,就算你是夜翼的姐姐,我也会杀了你!放手!”

  “嘘,安静一点,你不喜欢我这样对你吗?”米洛眨了眨眼,伸手一点,十字形的白色光晕封住了杜兰德的嘴巴。

  她的另一只手,则连续不断地在杜兰德腿间轻柔上下动作,还故意让塞尔东看到,然后又问了一遍:“你还是不肯说?”

  塞尔东发出“哼哧哼哧”的剧烈喘息,咬牙吼道:“米洛,我警告你!你如果真敢——的话,我绝不原谅你!!”

  米洛冷笑一声,直接以实际行动作为回答,低头张嘴,用力含吮住杜兰德那处难以自制地已然挺立起来的硬挺与昂扬!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杜兰德发不出声音,浑身都在抽搐,却只有一小半是因为身体感受到的快感,更多是因为极度愤怒和耻辱。

  虽然隐约明白米洛这么做的目的,但杜兰德拒绝这样的方式,拒绝被人以这种方式利用!

  (你妹的!你大爷!你这疯子女人给我松手!啊不,给我松口!!)

  杜兰德发不出声音,只能狂暴地挣扎。却无法阻止米洛的动作。而且他发现:自己挣扎得越剧烈,米洛的唇舌动作,反而变得越温柔湿漉,顺从得好像女奴。这女人看来是恨塞尔东恨到了极点,所以才用这种引人兽性的方式,故意来撩拨自己。

  至于塞尔东,他挣扎得比杜兰德更加激烈,从咒骂,到咆哮,再到嘶吼。最后转为苦苦的痛哭与哀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米洛慢慢抬起头来,优雅地轻轻擦了擦嘴角,微蹙着眉头,有些责怪似地横了杜兰德一眼。

  这女人似乎铁了心要把塞尔东逼到绝地,她暂时放开杜兰德,然后一点、一点地在杜兰德面前褪下自己的衣服,最后回头又问了第三遍:“告诉我罗切斯特的计划,否则我就当着你的面。把自己交给杜兰德。”

  塞尔东绝望道:“不要这样,我真的说不出来,真的……我没办法告诉你!求求你了米洛,不要这样对我。”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杜兰德终于挣脱了米洛的封口之术。

  不过杜兰德已经不再挣扎,只是冷冷看着米洛道:“可以停下了,之前的一切我可以当作没发生过。这件事到此为止。”

  米洛已经展现出迷人的身体,她的肌肤柔软又冰凉,没有人类的温度。却光滑得不可思议。她的身材极好,骨肉均匀中透出些微的丰腴,成熟得充满诱惑。配合上白皙如大理石的皮肤质地,又有一种不同寻常的魔幻魅力。

  她将微散的头发梳理到耳后,偏头问杜兰德:“我不美吗?你不想吗?塞尔东是你的仇人,也是我的仇人,有机会在他的自尊心上划下重重一刀,你不愿意吗?”

  一边说,一边低头看着手中的昂扬,微笑赞道:“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巴诚实多了。”

  “那只是身体的反应,不代表我的意志。”

  杜兰德苦笑着摇摇头,放缓了口吻,态度却依然坚决,“塞尔东确实是我的仇人,更是整个森德洛的仇人,但我不想用这种方式。米洛,我能理解你的痛苦需要发泄,但能不能别这样糟践自己?”

  米洛根本不理会杜兰德的警告,也不理会塞尔东的哀求,她吃吃笑了笑:“糟践?我不这么认为。”

  说着抬腿轻跨在杜兰德腰际,背对塞尔东,将白皙动人的背部展露在塞尔东眼前。她一手撑在杜兰德胸口,一手则探入杜兰德的腿间,轻柔地握住,向上对准。

  杜兰德身体越发火热,脸色却愈发冰冷。

  塞尔东则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眼睛赤红如血,脸色亦赤红如血,盯着杜兰德和米洛即将交接之处,眼神已经完全绝望。

  夜色之下,只听米洛轻声说道:“我……已经死过一次了,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变成了矮人,变成了森德洛的敌人。我的家已经物是人非,战火让父亲一生守护的森德洛满目疮痍。而且我曾经深爱的丈夫,十五年前我以为自己即将死去的那一刻,心中最牵挂最放不下的两个人之一,原来竟是我的杀父仇人!!”

  “所以现在的我……已经无所顾忌了。”她轻柔地说着,脸上的笑容越发妩媚,眼里却渐渐透出一丝疯狂和决然:

  “将我害成这样的,是罗切斯特;将森德洛害成这样的,也是罗切斯特。所以我要杀他。而塞尔东,我米洛发誓,要让你生!不!如!死!!”

  她缓缓摇动柔若无骨的腰部,一点一点,开始向下沉落!

  杜兰德欲哭无泪,全身紫芒急闪,拼命想要挣脱对方的束缚。

  就在这时,只听塞尔东的分身忽然爆发出无比凄厉的长嚎:“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罗切斯特,还有本尊,他们的打算是——”(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到!感谢下次注意点童鞋和影雀童鞋的月票~u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