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四十九 部分通晓

卷九 章四十九 部分通晓

  “你就这么放弃了?不打算和我联手杀罗切斯特了?准备龟缩到七色城的诸神脱困之后?真等到那时候,咏战堡垒还在吗?”米洛一连四问。

  杜兰德笑道:“谁说要当缩头乌龟了?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再稍等一会儿。”

  米洛盯着杜兰德打量片刻,点头道:“行,我等你。我不管罗切斯特有多强。你刚才也说了,现在是他最脆弱的时候。杜兰德,等会儿如果你临阵退缩的话,我就把你扔出去交给罗切斯特,这次不是开玩笑。”

  紫袍刀魂脸色猛变,叫道:“喂,也不需要做得这么绝吧?你这女人,好歹也和杜兰德这小子做过……”

  杜兰德脸色猛变,一把捂住刀魂的嘴巴,恼火道:“闭嘴!”说着有些紧张地瞥了女儿一眼,却见凯瑟琳微微出神,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杜兰德不由松了口气,狠狠瞪着紫袍刀魂,缓缓问道:“你真的不愿意答应我?”

  紫袍刀魂连连冷笑,只是摇头。

  杜兰德也不着急,继续说道:“我有一种能叠加规则的能力,你应该也有所察觉了。这种能力叠加规则的次数有限,以我现在的实力,20阶的审判规则叠加三次,达到60阶,基本上就是极限了,再叠加的话,身体就受不了了。”

  紫袍刀魂眉头一挑,颇为意外。

  杜兰德这等若自己明摆着将自身的实力说出来了,要知道一天不通晓姓名,本尊与分身之争便不算结束,在那之前,无论杜兰德还是紫袍刀魂,都会有意识地对彼此有所保留,这样才能在真正确立从属关系的时候,出其不意,占得上风。

  只听杜兰德接着说道:“我和米洛商量过了。想要对付罗切斯特,必须要中位神的能级和足够高的规则位阶,才能有一线胜算。能级我远不如米洛,但若论规则。我却又胜过米洛。不过恐怕仍不是罗切斯特的对手。”

  “所以呢?这和叠加规则有什么关系?”紫袍刀魂问。

  杜兰德简要地解释道:“我一个人的时候,审判规则只有20阶,叠加三次便是60阶。但你我一旦联合,我的审判规则加上你的审判规则,位阶便是40阶。”

  “40阶,这是基础位阶,而不是我以第三职业叠加出来的。”

  “40阶的基础位阶,叠加三次的话,便是120阶了!这样你我化身战刀,再由中位神能级的米洛使用。对上罗切斯特应该有胜算。”

  刀魂听了却不停摇头:“审判规则的基础位阶若变为40,你或许只能叠加两次,无法连叠三次。那样的话也就80阶,和现在的60阶差不多,还是打不过。”

  刀魂说着顿了顿。又道:“而且,你那叠加规则的能力,恐怕只对你那部分的审判规则有效,我所提供的审判规则,你未必叠加得了。我猜得有错吗?”

  言下之意就是即便本尊与分身联手,杜兰德叠加的依然不是40阶的审判规则,而只是属于杜兰德的那份20阶的审判规则。

  “你猜得不错。”杜兰德咧嘴一笑。缓缓地说,“为了连你的那一份审判规则一起叠加,需要满足一个要求。”

  紫袍刀魂看了杜兰德的脸色,便知道他要说什么,冷笑道:“通晓姓名?”

  杜兰德点点头:“是的,只要我能通晓你的姓名。就能叠加你那一部分的审判规则。而且通晓姓名,意味着对审判规则的理解更深,或许我能叠加三次以上,四次、五次、甚至六次也说不定呢。”

  刀魂毫不犹豫地回绝了:“你休想。”

  “真的不行?”杜兰德淡淡道,“你知道。你早晚有一天会将你的真名告诉我的,不过是时间先后早晚的差别罢了。”

  紫袍刀魂哈哈狂笑起来,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一字一顿地森然说道:“想要通晓姓名,可以,但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用绝对的实力压服我。可惜现在你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至于以后,谁是本尊谁是分身,都是说不准的事。想动动嘴皮子,就让我主动说出姓名,供你驱策?你想也别想!”

  “喂,你们能不能快点?”米洛连连催促,“外面的情况有变,快点快点!”

  凯瑟琳则不知何时走到了大地之神戴尔的面前,秀眉微蹙地看着这位昏迷不醒的森德洛神袛。

  杜兰德见刀魂断然拒绝,并不意外,收敛了笑容又提出一个方案:“那么,如果不是通晓全部姓名,而是部分姓名呢?”

  刀魂剑眉一扬,意外道:“部分姓名?”

  ……

  雷神要塞之中。

  罗切斯特检查了米洛的时空间而无果后,一个人坐在王座上,微眯起双眼思索着。他忽然脸色微动,似乎想到了什么,挥手将王座背后绑着的那些空间神官捉了出来。

  这一批空间神官虽然不是神袛,却都是双天界的虚神精锐,他们一个个身穿白色底色、绣着淡金色火焰纹路的特殊袍服。他们的容貌与人类无异,却比起各种人族职业者更有一份独特的气质。一双耳朵微微有些尖,却又不像精灵那般又尖又长。

  似人类而非人类,似精灵而非精灵,容颜古朴,气质隽永。

  这些人都是“双天与王之界”的特有种族:天人王族。

  罗切斯特盯着这批自己从双天界抓来的空间神官,眼神古井无波,也不说话。忽然间一伸手,虚拍了两记,中位神级别的恐怖能级爆发,连半点规则之力都没动用,便将两名空间神官拍成了虚无!

  “我的刀,是你们拿走的吗?”罗切斯特沉缓问道。

  空间神官们骤然间死了两名同伴,脸色纷纷变化,却很快调整平复,隐隐为首的那人缓缓说道:“我们已经照你说的,帮助你从七色城将大军传送至此,为什么还杀人?”

  罗切斯特温和地笑着,口吻却极为冷漠:“原来双天界也觊觎杜兰德的刀吗?拿出来吧,以你们的空间秘术。才有那么一丝可能从我手中将刀取走。”

  为首的空间神官脸色一冷,蹙眉道:“杜兰德?那是谁?没听过,从来没听过。杜兰德是个什么东西!他的刀难道很了不起吗?我们双天界称雄有尽虚空的无数位面,还需要觊觎他人的一柄武器?”

  罗切斯特笑得越发温和。一言不发又出手将两名神官杀死,见为首的神官脸色再变,这才不紧不慢地说:“杜兰德那刀的属性独一无二,潜力无穷,简直不像是有尽虚空能诞生的东西。就连我都忍不住想要占为己有,双天界的真正高层如果知道森德洛出了这么一件神物,恐怕比我更想要呢。别花言巧语了,交出来吧。”

  这时,一名女性神官站起身来,说道:“请问罗切斯特大人。为什么认为是我们偷走了那刀?”

  罗切斯特说:“能从我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战刀,我却无法察觉,只有你们双天界的空间秘术有可能做到。”

  “这么说,罗切斯特大人认为那刀是被空间秘术卷走的喽?”女性神官又问。

  她见罗切斯特眉头一皱,明显有不耐烦的神情。连忙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可以联手施展‘空间纹痕追溯之术’,替大人找回战刀,以此证明战刀不是我们双天界之人偷盗的,您看可以吗?”

  米洛听到“空间纹痕追溯之术”时,心头猛地一跳。

  这种秘术为双天界独有,要知道任何事物的腾挪移动。都和空间脱不开关系,审判战刀被杜兰德以“双向瞬移”召回,在罗切斯特眼中没有留下空间痕迹,但并不意味着真的没有,只是太过细微,以罗切斯特的手段也无法探查清楚。

  但如果是双天界的空间神官出手。那就不一样了。

  双天界的空间秘术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神效,“空间纹痕追溯之术”号称追踪神术,能够捕捉到最细微的空间痕迹,一旦施展出来,弄不好就能查到米洛身上。继而追踪进入时空间,到时候米洛想要抵赖也做不到。

  只见罗切斯特想了一下,竟转头问米洛:“米洛,你说呢?”

  米洛脸上不动声色,冷冷道:“随便。”

  为首那名空间神官昂然道:“罗切斯特大人,你虽然抓了我们,但这只是因为我们并不是神袛,不代表双天界的实力不强。你把我们绑过来,硬逼我们帮你传送大军,又杀了我们的四名同伴,肯定会遭遇惩罚!大不了你将我们杀了,战刀的真正去向,你就别想知道了。”

  罗切斯特似笑非笑:“你威胁我?”

  那人心中微微一凉,硬着头皮说:“我们没拿您的刀,不过可以再出手一次,施展空间秘术帮你找寻战刀。”

  罗切斯特沉吟片刻,点点头说:“那就快点施展秘术吧。”

  空间神官们心头微松,为首之人又说:“空间纹痕追溯之术,本是大神官才能施展的绝招,我们联手施展,恐怕……恐怕需要些时间……”

  “需要多久?”

  “大概……一天吧。”

  罗切斯特嘿嘿低笑几声,说:“你以为我很闲吗?最晚三天之后,我就要进攻咏战堡垒,你们根本不明白接下来进攻咏战堡垒的一战,对我而言有多重要……你居然让我浪费一天的时间,等你们施展一个未必施展得出来的秘术?”

  他顿了顿,声音骤然森冷下来,“半个小时!我最多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找不到的话,你们对我就没用了。哼,这十五年来我没真正进攻过双天界,你们就以为我怕了你们双天界吗?”

  空间神官们脸色愤恨,却又无可奈何,只要硬着头皮开始施展秘术。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一点极细的金色光点,在空中悄然亮起。看那位置,正是之前审判战刀消失的位置。

  这点金光如有生命,在空中慢慢曲折游走起来,好像在寻觅着什么,曲曲折折,重现着杜兰德发动“双向瞬移”时留下的痕迹。

  时空间中,米洛咬牙道:“该死的!杜兰德,还没好吗?再过一会儿恐怕就真的要暴露了!”

  ps:

  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