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五十 饶你三次

卷九 章五十 饶你三次

  空间神官们的秘术简直匪夷所思,“双向瞬移”如此隐蔽的招式,竟有一丝要被查探出来的趋势。只见空中那一点金线灵蛇般地扭曲着,游弋着,寻找着刚才杜兰德召走战刀时留下的痕迹,一旦找到,便会瞬间直指藏起杜兰德的米洛!

  米洛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王座下的神官们,只见他们围成一个圈子,两两手掌相抵,所有人都浑身大汗淋漓。显然,“空间纹痕追溯之术”对他们而言还太难了,再加上被罗切斯特杀了四个人,余人只能勉强施展。

  “万不得已下,就算会招惹罗切斯特的再度怀疑,也不得不出手将那些空间神官斩杀了!”米洛暗自有了决定。

  时空间中,杜兰德和紫袍刀魂居然还在交涉。

  米洛在时空间里的投影恼火道:“喂,杜兰德,你们两个到底在商量什么?能不能快一点!再拖下去我们就要暴露了!”

  只听杜兰德正在对紫袍刀魂说:“……并不需要全部,只需要部分通晓姓名,我应该就能对你的那部分审判规则进行叠加了。”“而且我可以答应你,修炼‘熔兵炼体’第四个步骤‘回炉’时——也就是你我真正分出胜负强弱与从属关系时,我不会用知晓的这部分真名来对付你。”

  “熔兵炼体”分为四个步骤:破碎兵器、散兵于体、化兵身外、最终回炉。如今杜兰德修炼到第三步,还差最后一步。回炉之时,就是本尊和分身真正分个胜负高下之时。

  紫袍刀魂眯起眼睛,沉吟不语。

  杜兰德又淡淡说道:“我也有我的骄傲。你以为我希望用这种方式,知道你的部分真名吗?但事态紧急,只好让你吃这么一个亏了。作为补偿……”

  说到这杜兰德故意停顿了一下。

  紫袍刀魂脸色一动,问道:“作为补偿怎么样?”

  杜兰德这才接着说:“作为补偿,你我真正分胜负的时候。我可以饶你三次!你的实力弱于我,这点相信你自己最清楚,饶你三次,就意味着给你三次挑战并取代我的机会,怎么样,想做这笔交易吗?”

  紫袍刀魂脸上显现出挣扎犹豫的神情。杜兰德彻底收敛了笑容。说:“我刚才的提议,只在三秒以内有效,一、二、三——”

  “好,我答应了。”

  紫袍刀魂一咬牙说道:“杜兰德,我虽然不爽你。却也信得过你。将来你不能用我告诉你的这部分真名对付我,万一我输在你手里,你要让我三次,这可是你亲口许诺的!希望你别忘记。”

  “这个自然。”杜兰德肃然点头,“那么,你想一下打算告诉我哪一部分姓名吧。”

  “就连哪一个部分的姓名也由我决定?”紫袍刀魂这下真的有些意外了,“我本以为你还会提出些要求的,不同部分的真名所代表的力量并不相同。同样是部分通晓,通晓哪个部分可是有讲究的。”

  杜兰德做了个“快点快点”的手势:“没时间跟你勾心斗角的,反正我又不靠这部分真名降伏你。只要能让我叠加规则就可以了。”

  米洛叫道:“快点,你们还是男人吗?怎么这么罗嗦!”

  刀魂眉毛一立,立刻反唇相讥:“不是男人?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是哪个女人在我的本尊身上……”

  杜兰德连忙一把按住他的嘴巴,喝道:“你还要不要三次机会?”…

  刀魂甩了甩头,挣脱了杜兰德的手掌,然后一脸诡笑地说:“行了行了。不在你女儿面前给你泼脏水了。你听好,我的部分姓名是——”

  雷神要塞之中。

  空中的金色丝线忽然间摇晃了几下。似乎后继无力,噗噗噗几声爆响。然后破灭得无影无踪,好像从未出现过。

  “这是怎么回事?”罗切斯特眉头一皱,看向那些双天界的空间神官们。

  只见空间神官们一个个全身大汗淋漓地扑倒在地,有气无力地低声说:“不行了,对方的空间挪移痕迹太细微,太隐蔽。我们……我们的境界和实力,都还……都还不足以……在短时间内追溯到空间纹痕。”

  为首那名神官见罗切斯特脸色渐寒,咬牙说道:“刚才如果不是您杀了我们四名同伴,说不定我们这次就做到了。我们人数不够,所以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布下阵纹,然后在阵纹的辅助之下再次施术。”

  罗切斯特身形一晃,便来到这些人面前,狞笑道,“我最晚三天后就会正式进攻咏战堡垒,谁有时间等你五天十天的?既然你们没用,那就杀了你们吧。”

  就在这时,一个悠远清朗的声音传进了要塞:“罗切斯特先生,你好。”

  罗切斯特脸色骤变,抬眼看去,只见一男一女并肩走进了要塞,要塞外的幻术和阵法防护,在这两人面前似乎什么作用都没有。

  这两人似人类而非人类,似精灵又非精灵,看容貌特征显然是双天界的天人王族。他们身穿白色底色的华丽袍服,衣料上绣着一共九朵淡金色的火焰。

  在双天界,衣袍上能有九朵火焰的人,只有神袛。

  罗切斯特冷冰冰地说:“我以大黑天禁闭阵法封锁了整个森德洛,外面的人无论如何都进不来。两位大神官,又是怎么来到森德洛的?”

  “哦,也没什么高明的手段。”那个女性大神官微微一笑,“有两个叫图桑和果果的战斗法师,通过远古之路来到我们双天界求援,我们就沿着远古之路而来了。罗切斯特先生又何必装傻,你早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了,不是吗?否则又怎么会在‘远古庇护’的周围布设阵法,看似封锁要塞。实际上是为了封锁要塞中的远古之路出入口,防止他人介入森德洛的战局。”

  罗切斯特嘿然冷笑:“可两位不还是突破了我的阵法吗?”

  “侥幸取巧而已。”那女人说,“除了我们两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出来了。另外,罗切斯特先生悄然在这里屯兵的事。我们并没有通知咏战堡垒的战斗法师们。”

  罗切斯特听到这才神色稍和,缓缓地说:“双天界一共八名本位面的大神官,没记错的话,你们是其中最年轻的两位,是双天界中最耀眼的两颗新星。不知道两位辗转通过远古之路来此,是打算帮我呢?还是打算帮战斗法师呢?”

  这一次回话的。则是那个脸色冷酷的男性大神官:“森德洛和我们双天界算不上同盟,而罗切斯特先生自发动这场矮人战争以来,从没有进攻过我们双天界。我们双天界两不相帮。只不过……”

  他略一停顿,伸手一指地上的空间神官们:“这些人是我们双天界的人,你擅自抓了他们。我们不能不管。”

  罗切斯特掂量了几下手中的巨型弩枪,笑道:“两位就不怕我杀了你们?你们虽然是双天界大神官,但我看实力和森德洛的马努斯比起来,还差了些。”…

  这对男女丝毫不以为意,从容说道:“如果双天界的大神官是这么好杀的,双天界也不配被称为诸多主位面中毫无疑问的最强位面了。”

  罗切斯特微微仰头,出了会儿神,似乎正在权衡要不要出手。

  最后他收了弩枪。淡淡说道:“也好,带着你们的人坐在一旁吧。在咏战堡垒被攻陷之前,麻烦你们老老实实地呆着。别说废话,也别做傻事。”

  “这个自然。”那男子一挥手,卷起地上的空间神官们,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

  罗切斯特已绝口不再提审判战刀的事,又挥手在那十多名空间神官身上,一一打下了“缄默之印”。男性大神官看在眼里。也不在意。

  女性大神官却笑吟吟地追问道:“攻陷咏战堡垒之前,我们自然不乱走动。不过。攻陷咏战堡垒之后呢?”

  罗切斯特微微一笑:“那时候,我自然已经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森德洛之战便到此为止,你们爱去哪里就去哪里。”

  “你想要的东西?”那女人歪着头想了想,“那东西在咏战堡垒吗?呵呵,我倒是不知道‘咏战堡垒’之中,能有什么值得你这样的存在觊觎的东西。”

  罗切斯特沉默着一言不发,手里轻轻把玩着“罗切斯特弩枪”,心中实际上已经无比愤怒:“双天界的混蛋,要不是我被马努斯击伤,伤势不轻,绝对立刻就干掉你们!双天界,大神官……哼,难道比那个预言者梭罗更强吗?”

  那女性大神官见罗切斯特不回答自己的话,轻笑一声,也不再问,走到另一个方向上坐下。

  她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目光落在白矮人米洛身上时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奇异的神色。

  时空间中。

  杜兰德正脸色极为古怪地看着紫袍刀魂,瞪眼道:“就这样?你的部分真名,就是这个?!”

  刀魂嘿然一笑,“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说着抬起左右手,左右掌中各自出现了一缕紫色的审判刀气。

  杜兰德吸了口气,刀魂的部分真名在心间流淌而过,忽然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自己对审判规则的理解和运动,凭空加深了许多。

  杜兰德轻轻抬手,捏住刀魂左手上的刀气,轻轻提起,放到右手上的那缕刀气上方,然后放落,同时说了一句:“合。”

  叠加规则的异能发动,两缕刀气瞬间便合二为一,颜色也从灿紫色变成了浓郁的深紫。

  ps:第一更到,谢谢星星的月票,还有小子不帅的满分评价票~欢迎更多消费本书超过10元的童鞋,投出手中免费赠送的评价票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