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五十二 藏刀

卷九 章五十二 藏刀

  “……”

  看着罗切斯特被前后对穿的身体,男性大神官极为轻缓地慢慢吐出一口气,问同伴:“我们联手,能打穿罗切斯特的绝对防御之躯吗?”

  女性大神官没有回答。

  这时,只听罗切斯特忽然嘿嘿低笑起来,笑声渐渐变大,最后变成了仰天狂笑。

  他慢慢支撑起身体,看着米洛咧嘴笑道:“杜兰德,好杜兰德,不愧是杜兰德!”

  米洛站着没动,脸上面无表情。

  两名大神官却对望了一眼,同时想到:“为什么罗切斯特一直叫那个容貌酷似米洛的白矮人为‘杜兰德’?难道之前出现在米洛身后,化为领域的那个年轻战斗法师,名叫杜兰德?怎么罗切斯特好像不怎么在乎米洛,却很看重那个杜兰德?”

  这时,只听罗切斯特又说道:“杜兰德,你没有完全命中我的要害。刚才那一次,便是我最后的破绽了,你错过了,便不会再有。”

  罗切斯特挺直身躯,胸膛前的刀伤看似洞穿了心脏,实际上偏离了少许。

  他盯着米洛,或者说,是盯着米洛身上的紫色装备,狞笑道:“杜兰德,米洛,如果你们第一击的时候,就直接攻击我的心脏,说不定还真被你们得手了。可惜,你们非要先把我撞得远离我的武器,但这根本就没有意义。”

  罗切斯特说着,伸手抓向王座旁的“罗切斯特弩枪”。

  弩枪动了一下,立刻向罗切斯特手中飞来,然而飞到一半,弩枪中段忽然浮现出一道紫色的细线,当中断折,进而寸寸破碎瓦解。

  其实在最开始的三次撞击时,米洛已经在杜兰德的帮助下,悄然出手。彻底破坏了这柄让米洛和杜兰德都感到极度危险的凶器。

  看着碎了一地的“罗切斯特弩枪”,罗切斯特呆了片刻,转头对两名大神官叹道:“我的武器也没啦,两位。要不要趁这个机会过来动手?想要杀我的话,现在恐怕就是最好的机会了。”

  两名大神官目光微闪,旋即笑道:“不了,我们既然说了两不相帮,那就是两不相帮。”

  顿了顿,男性大神官又问:“……不过,罗切斯特先生,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印象之中,您可没有这么不禁打呢。”

  “还有……”女性大神官看似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杜兰德是什么人?某位战斗法师吗?”

  罗切斯特脸上不动声色。也不回答,对两名大神官的试探根本不予理会。

  他直接一跨步,已来到米洛面前,然后吐气开声,极为笨拙地轰出一拳。

  这一拳平平无奇。实际上却是罗切斯特以自身的“种族与职业真形”为基础,所衍生出的一套“体术真形”。

  面对这一拳,两名大神官都眼皮微跳,本来打算继续试图追问的话,瞬间收回嘴里,决定继续静观其变。

  只见白矮人米洛一言不发地抬起带着紫色锁链手套的右手,与罗切斯特正面对了一拳。

  啵的一声响。空间爆开一个大窟窿。

  米洛向后退了十余米,白色大理石般的无暇身躯噼里啪啦一阵急响。

  罗切斯特却也被米洛的拳劲打得身子微仰,意外道:“体术真形,残两仪拳法?哼,战斗法师米洛没能领悟的两仪裁决留下的绝学,白矮人米洛却反倒领悟了。米洛。你父亲如果还活着,也不知道作何感想。”

  他嘴上说话,脚步不停,第二步跨出已凌空跃至米洛头顶,抡臂当头劈斩。好像一柄黑色巨斧落下,仍是他那套体术真形中的一式招式。

  米洛左手中的紫色战刀斜指地面,并不举起。

  “为什么不用刀?”罗切斯特喝道,“杜兰德,我知道你听的见,给我说话!变哑巴了吗?”

  杜兰德并未回应,全无声息。而米洛面对这一击,依然举起右手格挡,并不用刀,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

  二次撞响声中,米洛脚下一个深坑出现。

  旋即,罗切斯特居高临下的劈斩之力,一分为二,从米洛身旁掠过,在地面上形成一个“v”字形的沟壑,米洛正是箭头那一点。

  她的整条胳膊传出噼里啪啦的一阵爆响,这才明白马努斯一对一面对罗切斯特时,能够只落下风而不溃败,是一件多么艰难又了不起的事。

  如今的罗切斯特已经是负伤之身,实力损伤严重,却依然压得米洛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仅是白矮人米洛,就连米洛用来格挡的右手臂上的战袍袖子,还有前臂上那段似骨质似金属、布满奇特纹路的护臂战甲,也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声。

  “妈的,好疼啊!”一个邪气的声音,忽然从米洛身上的全套武装,还有那刀身中传了出来。

  两名大神官脸色一凛:“难道是那个杜兰德?但这腔调……怎么听起来吊儿郎当的?不太像战斗法师的风格啊。”

  只听那声音大声说道:“喂喂,罗切斯特,你这个卑鄙无耻下流龌龊的混帐东西,三天前在七色城,你在马努斯面前下跪痛哭,在本大爷面前抱头忏悔的样子,你难道忘记了吗?居然下手这么狠,很痛诶!咦咦,还来?”

  罗切斯特微微一怔,旋即气得黑脸泛白,怒喝道:“我什么时候下跪痛哭,什么时候抱头忏悔?就凭你和马努斯这两个手下败将?给我闭嘴!!”

  说话的自然是紫袍刀魂了,他嘻嘻哈哈,无中生有地开始编排罗切斯特的种种不堪糗事。

  说罗切斯特暗恋夜翼已成病态,恳求兰子收自己为徒,又暗自妒恨火神菲波的身材比自己好,所以才发动了七色城战役。

  罗切斯特听得脸皮抽搐,明知道刀魂出于某种原因,正在试图干扰自己,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刀魂骂得太难听也太离谱,罗切斯特气得暴跳如雷。手上的动作略见散乱,能级力道与规则威能却愈发强悍。

  米洛则一言不发,左手持刀垂于身侧,始终以右拳单拳和罗切斯特对战。

  罗切斯特的体术古拙质朴。实际上是有尽虚空已经失传的一种古体术。

  米洛施展的,则是两仪裁决为她留下的“残两仪拳法”。两仪只去其一,所以这套拳法,本就是以单拳施展,而不是双拳连环的体术,招式与动作同样平平无奇。

  两个人的动作不快,一招一式地彼此对碰。

  不再是之前雷霆闪电般的速度和爆发力的较量,而是双方能级与规则的正面硬碰硬,没有半点取巧的余地。

  渐渐的,双方交手时的碰撞余波也开始降低。直至全无。

  这意味着所有威能尽数收敛,不会外泄。一旦有一方抵挡不住,便会被双方的两股力量尽数灌入体内,无从排解。别说杜兰德此时无法假米洛之手,施展第三职业“转移规则”的异能。就算可以,也已经很难转移如此内敛、集中、凝实到了浑然一体的拳击了。

  这是最为凶险的比斗,旁人已经无法插手。

  矮人们分散开来,布下一个阵法,以防这里的战斗动静惊动到咏战堡垒。

  来自双天界的两名大神官早就带人退到了要塞边缘,静静观战。

  双方的体术交锋,已经神华内蕴。表面看不出什么稀奇,倒是紫袍刀魂和罗切斯特的骂战愈演愈烈:

  “罗切斯特,既然做了就别怕人说!哼哼,你还抱着塞尔东说要认他做干爹!”

  “鬼扯,统统都是鬼扯!”

  “你既然认了塞尔东做干爹,在你眼前的米洛是塞尔东的妻子。还不叫干妈!”

  “你去死,混帐东西!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紫袍刀魂的声音已显出些许痛楚,似乎在承受着某种压力,却骂得越发起劲:“你不叫干爹干妈?你确定不叫?你确定你无论如何都不叫?那……要不你叫我干爹吧,我勉为其难。收了你这个乖儿子!”

  “……”罗切斯特气得脸皮发抖,索性不再说话,一门心思地狂攻。

  刀魂嘿嘿怪笑:“其实嘛,你非不愿意叫塞尔东为干爹,叫米洛为干妈,也没关系!反正米洛也不算塞尔东的妻子了,我老实告诉你吧,米洛她已经和我的本尊发生了某种非常神奇、非常有趣、惊天地泣鬼神的……嗯哼,某种关系,你懂的!”

  “你闭嘴!!”这一次怒吼之人,却变成了米洛。

  直到这时,米洛依然没有再动用审判战刀。

  “呃,对不起,一不小心骂忘了,抱歉抱歉,我本来只是想干扰罗切斯特这鬼小子的,哈哈。”刀魂笑道。

  “闭上你的臭嘴巴,否则我就替你撕了它!”米洛冷冷道。

  刀魂却好像瞬间来了火气:“女人,你也不想想你能支撑到现在,难道都是靠了你自己吗?再这么凶巴巴的,我就不帮你了啊。”

  他顿了顿,口吻忽然一肃:“喂,罗切斯特,你不是说如果我愿意臣服于你,那么等森德洛的战斗一结束,立刻就要和我一起去征战双天界吗?这话还算不算数?算数的话,我现在就掉头帮你怎么样?”

  这话一出,观战中的两名大神官脸色同时一变:森德洛的战事一结束,便要征战双天界?

  刀魂之前的口吻都很癫狂无忌,现在却变得肃然了不少,两名大神官不由对望了一眼,同时想到:这话倒也不是完全不可信。

  那男性大神官脸色变得极为冷肃,盯着罗切斯特,上前一步。

  ps:

  更新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