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五十四 三个人的胜利

卷九 章五十四 三个人的胜利

  一道紫色的光芒,从杜兰德心口部位窜了出来,盘旋两周后落在地上,变成了紫袍刀魂的模样。刀魂刚刚落地,便趔趄着栽倒在地。

  叠加审判规则的负荷巨大,这份压力由杜兰德和刀魂分担,刀魂的身体强度胜过杜兰德一筹,承受力略强,可他此时的状态,却不比杜兰德好多少。

  不过刀魂显得极为兴奋,虽然一头栽倒,嘴上却在哈哈大笑:“老子赢了!赢了!矮人大头目就这么被我干掉了!好爽!”

  “什么叫你赢了?”米洛皱眉道,“是我们赢了。”

  刀魂嘿嘿一笑,说:“没错,是我和你赢了,跟杜兰德没啥关系。米洛你看啊,你提供能够和罗切斯特匹敌的能级,我提供规则,杜兰德呢?他只是以那招奇怪的‘武装赋予’,将本来无法结合在一起的‘你的能级’和‘我的规则’,粘合在一起了而已。”

  顿了顿,刀魂故意挤兑总结道:“所以啊,杜兰德顶多就是个胶水!我们别管他。杜兰德你说呢?难道你不是胶水吗?”

  “好啦好啦,算我是胶水好了。麻烦你闭上嘴安静一会儿,别吵我,让我睡会儿……”杜兰德疲累之极,懒得争论。

  刀魂显然是妒忌了,因为“武装赋予”这一招属于审判规则的特殊运用,理应是刀魂的专长,可刀魂却用不出来。

  刀魂不知道的是,这招以自身化为武装,赋予他人的招式,其实不仅仅需要“领域第四层”的修为和造诣。还需要精研“熔兵炼体”,才能真正做到。在修炼“熔兵炼体”之前,杜兰德顶多以部分审判之力化为武装,赋予他人,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将自身化为武装。加持到米洛身上。

  至于杜兰德叠加审判规则,慢慢叠加出了高达160阶的审判规则的功劳,则被刀魂选择性地无视了。

  杜兰德懒得和嫉妒心爆棚的刀魂斗嘴,米洛却好像有点看不过眼,对刀魂翻了个白眼:“这么说,你觉得你是此战最大的功臣喽?”

  刀魂瞪圆了眼睛。震惊道:“难道我不是吗?”

  “……”面对如此厚颜无耻的家伙,米洛也没了脾气。

  杜兰德依然躺在地上,双眼微闭,偏头对刀魂笑道:“谢啦,多亏你告诉了我你的名字。否则这一战还真拿不下来。”这话说得虚弱无力,却又真心实意。

  刀魂听了反倒愣住了。

  沉默片刻后,他摇摇头,苦笑着竖起大拇指说:“不愧是老子的本尊,咱们可是干掉了一个头目级的大家伙!这是拯救位面的大功绩!足以名垂万代不朽!连我这么泰山崩于前而不形于色的伟岸人物,都忍不住稍稍失态了那么一小下……嗯,真的就只一小下而已。杜兰德,你居然一点也不居功?”

  “名垂个屁!我现在只想大睡一觉!”杜兰德笑骂道。“喂,紫袍,你告诉了我一部分真名。就让我们为森德洛争取到了胜利。你要是将全部名字告诉我,我也许就能掌握‘刀锋审判’这一职业真形。到时候,‘武装赋予’将再度进步,提升为‘真形赐予’!怎么样,要不要就此臣服于我,让我通晓全部的姓名?”百媚笙歌

  刀魂打了个哈哈。白眼连翻:“杜兰德,看来你确实累得不轻啊。都开始说胡话啦。想知道我的全部姓名?想得太美了吧。”…

  刀魂顿了顿,又说:“而且你怎么这么没志气?武装赋予?真形赐予?这种辅助系的招式。可是只有配角才干的活儿!你可是主角诶!主角必须是被辅助、被服务、被强化的才对啊。你要不想当主角,就换我好了。”

  “这个嘛。”杜兰德抿嘴一笑,“我的能级还不够,所以暂时只好做点辅助系的牧师啊、奶妈啊、萨满啊……之类的角色了。”

  “杜兰德你这话什么意思?”米洛立刻瞪起眼睛,冰冷道,“你觉得被我抢风头了?你觉得依赖我的能级,让你心里不舒服了?你觉得辅助我,对你而言是耻辱?!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我当战友,我就……我就——!”

  按照惯例,杜兰德应该接口道:“你就杀了我!明白了,知道了,你快烦死了,这话说了多少次了?”

  然而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懒得斗嘴,杜兰德没吭声,只是歪着脑袋盯着米洛看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米洛反倒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皱眉问:“为什么不还嘴?”

  刀魂插口:“因为他想还的不是嘴,而是其他东西啊!”

  杜兰德和米洛同时转头,齐声怒喝:“你闭嘴!”

  这一声齐喝气势十足,刀魂脸色微滞,随后气鼓鼓地抱着胳膊嘟哝道:“闭嘴就闭嘴,哼哼,睡过觉的男女果然不一样啊,连声音都这么整齐……”

  米洛再次看向杜兰德,又问了一遍:“为什么不还嘴。”

  杜兰德有些好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这样子也挺好玩的。哈哈,夜翼大概想不到她姐姐变成这种敏感傲娇女了吧,咳咳!咳咳咳……哎哟,真是累得快成狗了。但是好爽!打得爽!杀得更爽!!”

  扑通一声,杜兰德毫无形象地再次仰天倒地,大喊大叫了几声,累得呼呼喘气,依然鼓足气大吼着:“米洛,紫袍,我们……赢了!!”

  米洛的脸色变得柔和,冰冷与暴戾渐渐褪去,眼中隐约绽放出柔和圣洁的光辉,好像曾经的光辉女神。

  她终于开怀笑了出来,大声说:“嗯!是啊,我们赢了。”

  “你们两个现在才知道我们赢了?”刀魂鄙视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罗切斯特灰飞烟灭。难道我们输了不成?”

  兴奋过头的紫袍刀魂终于体力耗尽,大叫着说完这句话,便眼前一黑,扑通一声彻底栽倒,昏了过去。楚道苗巫

  要塞巨坑。归于平静。

  杜兰德和米洛都不在说话,躺在地上,虚弱地喘着气。

  光听杜兰德、米洛、刀魂刚才的那一番对话,似乎三人都精气神十足,但实际上——

  米洛白色大理石般的身躯,已经布满了裂纹。唯一完好的只剩下她的脸,经过了那般惨烈的连番碰撞,米洛的脸蛋依然光洁无瑕。

  但是此刻,丝丝缕缕的细小裂纹,正沿着脖颈。越过下巴,攀向白矮人米洛的脸部,进而延伸扩展……

  刀魂的身体堪比主神器,此时却已经彻底晕死过去。

  至于杜兰德,他身上的衣袍本是白色的,此时却变成了暗红,那是被无数颗在重压之下从体内渗透出来的血珠所染红的颜色。

  这场胜利,是用血的代价换来的。

  这是一场惨胜。但又有别于一般意义上的惨胜。因为这一场胜利,虽然过程与结果都很惨烈,最终带给杜兰德、刀魂和米洛的感受。却只有满足和喜悦!

  雷神要塞已成巨坑。

  罗切斯特死后,剩余的矮人们都变成了雕塑,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好像失去了支配者的木偶傀儡。双天界的人们远远站着,眼看着刀魂晕死过去,剩下的两名森德洛人都已经精疲力竭。

  两名大神官目光闪烁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从刚才三名森德洛人的对话来看,那个年纪轻轻、浑身浴血、此时正躺在地上好像已经快死了的青年。就是罗切斯特口中的“杜兰德”了。

  但令两名大神官心中惊讶的是:这个杜兰德,境界居然如此之低?!

  毫无疑问。这个杜兰德不是神袛。

  然后,他也不是虚神。

  他甚至连能体境的巅峰都还没达到!!

  这种家伙,能在残酷的矮人战争中活下来就是万幸了,谁能想到,他刚才斩杀了森德洛的矮人头目,罗切斯特!

  “那个杜兰德……真的是战斗法师?”女性大神官看向同伴。

  男性大神官眼中金光急闪,低声回道:“气息似是而非,反倒和森德洛的天选卫士有点类似之处,但如果真是天选卫士的话,怎么可能离开咏战堡垒?森德洛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家伙?而且,那小子的能级,简直就……不象话!”

  除了“不象话”,男性大神官想不出其他语言来形容此时自己的内心感受。

  [陆小凤]剑指叶孤城

  “赞同。”女性大神官叹息道,“虽然那人的能级确实不象话,但是,刚才那一刀呢?”

  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如果说杜兰德的能级和境界不象话,那么他刚才的那一刀,简直就象话得过了头!

  男性大神官转头,认真地看着同伴,用眼神问道:“抓?还是杀?”

  无论杜兰德是什么样的家伙,他都是森德洛人!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令众多主位面头痛之极、甚至让双天界都至今找不到破解方法的“绝对防御之躯”,在杜兰德所化的那柄紫黑色的战刀面前,宛若废纸朽木。

  这种绝对称得上是战略级别的强大能力,如果不能掌握在双天界手里,就只能有一个下场——毁灭。

  要塞中的气氛渐渐凝固。

  米洛的眼神却开始涣散。道道细密的裂纹,已经从她的脖子和下巴,渐渐蔓延到了下唇。

  她迷迷糊糊地说:“喂,杜兰德,我好像快死了。”

  杜兰德嗯了一声,平静道:“把我女儿从时空间里放出来吧,她会治疗。”

  “啊,我险些忘了!”米洛勉强施展出空间漩涡,将凯瑟琳放了出来,仅仅一次空间漩涡的施展,就让米洛脸上的裂纹更多了数十道。

  杜兰德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坐起,对凯瑟琳笑了笑:“别担心,我们已经赢了。快点帮你米洛阿姨治疗吧,她伤得最重。”

  凯瑟琳显然被眼前的惨烈场面惊到了,不过这个年仅十五的少女看着父亲宁定如常的脸,用力点了点头。她没多说废话,转身蹲下,开始为米洛进行应急治疗。

  杜兰德这才转头,看向站在远处的两名天界大神官,淡淡道:“你们好像有话要说。”

  那女性大神官微微一笑,问道:“你是……杜兰德先生?”

  “我是杜兰德。”

  “森德洛人?”

  “你说呢。”

  “这样啊……”那女性大神官见杜兰德依然坐在地上,没有起身,便笑得越发灿烂,“你好,杜兰德先生,请过来一下好吗?我们有些重要的情报,想要和您分享。”

  顿了顿,她又慢条斯理地补充了一句:“嗯,是有关罗切斯特的情报哦,想知道的话,就请走过来好吗?”

  ps:谢谢不上不下的打赏~谢谢星星、贵族、漫步天上的月票!不上不下和漫步天上都是新朋友吧,欢迎你们。星星是老朋友了,不知道在不在书群里,有兴趣的话,来群里逛逛吧~还有贵族,我想死你的月票了!嗯嗯,谢谢大家~~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