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五十六 目标:咏战堡垒!

卷九 章五十六 目标:咏战堡垒!

  “既然想到了突围之法,那还等什么?!”

  一向温婉的风神,此时却用低沉冰冷的声音,缓缓说道:“我要亲手杀了塞尔东这个杂碎!当年马努斯追击罗切斯特,结果意外被困在七色城中,原来都是塞尔东这混蛋在捣鬼!如今马努斯他……他已经……”

  风神声音哽住,火胖子也脸色微黯,叹了口气。。。

  在刚刚过去的七色城之战中,面对罗切斯特临离开前的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击,马努斯一如既往,站在了所有人的前方,挡下了那一击。

  代价则是几乎丢掉了性命。

  “好了,风神你冷静一点。”夜翼说。

  如今马努斯重伤昏迷,夜翼就是森德洛的最强者,她必须保持冷静,也必须让其他人保持冷静。

  十五年的战争磨砺,让夜翼变得更加威严,曾经的暴戾与锋芒犹在,却已渐渐转为内敛。她已卸下当年的贴身铠甲,身着宽松的黑色长袍。袍服无风卷动,衣袍的边缘模糊不清,好像随之要隐没在夜色里。

  夜翼伸手按住风神颤抖不已的肩膀,示意她少安毋躁,然后转头问菲波,“你想不通什么?”

  菲波笑道:“夜翼,你明明已经猜到了,干嘛还要问我?”

  夜翼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身旁一言不发的兰子。

  对于新晋神袛而言,岁月的力量是有限的。十五年的矮人战争没有在兰子脸上留下半点印记,她还是当年的少女模样。但她的眼神里,却沉淀出了某些当年没有的东西——有残酷战争所磨砺出的坚毅,还有失去至亲劳伦斯的抹不去的伤痛。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兰子身上。

  夜翼缓缓开口道:“兰子,你的状态有问题,不够坚定,也不够集中,这不是一名战斗法师临战之前该有的状态。到底怎么回事?从之前那一战结束之后。你就变成这样了。”

  菲波则问得更加直接犀利:“兰子,你是不是瞒着什么?”

  顿了顿又说:“马努斯接下罗切斯特最后一击倒下之前,似乎说了什么,当时你离得最近。兰子,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一道青影闪过,风神瞬息间来到兰子身旁,一把捏住了兰子的手腕,喝道:“马努斯说了什么,快点说出来!你现在这副样子,我们怎么突围?怎么去和罗切斯特、塞尔东决战?”

  马努斯重伤之后。风神的状态其实也有点不对劲。旁人其实都能理解,毕竟风神对马努斯的心意,所有人都很清楚。

  兰子依然沉默,任由风神捏着自己的手腕。

  风神眼神凌厉,越捏越紧。

  渐渐的,兰子的腕骨发出咔咔的轻响。

  夜翼见状,眉头一皱:“行了,没必要这样,先松手吧。”说着伸指在风神的手背上轻轻拂过。风神全身微震,如受电击,退了半步。

  “兰子……”夜翼转过身来,双手扶着兰子的肩膀。好像一个大姐姐看着自己的妹妹,眼神里流露出少有的柔和之色,轻缓地问,“马努斯昏迷前说了什么?能告诉我吗?然后我们才好尽快制定计划。尽快突围,尽快击败敌人,尽快救回凯瑟琳还有那个杜兰德的分身。还有……尽快见到真正的杜兰德。”

  兰子的眼神动了一下。又沉默片刻,终于开口了:“抱歉,我只是在之前那一战之后,有点搞不清我们的敌人究竟是谁,或者说,我们的敌人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什么意思?”诸神都看着兰子,不明所以。

  兰子吸了口气,道:“马努斯倒下之前说:‘不止一个……’”

  火胖子菲波愕然:“不止一个什么?”

  兰子的脸色变得极为古怪:“不止一个——罗切斯特!”

  ……

  ……

  雷神要塞。

  “……遭遇矮人进攻的主位面,不止有你们森德洛。而进攻每一个主位面的矮人头目——无一例外地——都叫罗切斯特。”

  左露笑吟吟地看着杜兰德,慢条斯理道:“当然,每一个罗切斯特的实力不太一样,进攻你们森德洛的这个罗切斯特,实力格外强大。”

  “据我所知,矮人战争开启第十年,主位面‘帕宁’的强者们,找到机会联手干掉了帕宁的那个罗切斯特,然后……帕宁就彻底沦陷了。帕宁诸神近乎死绝。”

  “很奇怪吧,干掉了敌人头目,却反而沦陷了,杜兰德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原本只有一个罗切斯特进攻帕宁,真的只有一个!但打着打着,帕宁又多出了一个‘隐藏的罗切斯特’。被干掉了一个明面上的罗切斯特,隐藏的那个罗切斯特便趁虚反攻。不觉得和你们森德洛的状况有点类似吗?”

  这时候,米洛已经在凯瑟琳的治疗下醒了过来,身上的裂纹弥合大半。

  凯瑟琳自身是风系战斗法师,疗伤能力一般,但她头顶上的那颗星辰颇为不凡,治疗效果堪称神异。

  “杜兰德,你们在说什么?”米洛没听到之前的对话。

  只见杜兰德脸色凝重,忽然一抬手,戳指天际。一道紫色的刀气自他指尖喷出,冲天而起。要知道雷神要塞周围有阵法封锁,隔绝了刚才战斗的动静,外界还不知道这里的战斗情况。

  杜兰德现在要做的,是立刻发出信号。左露的话模棱两可,杜兰德却听出了某些极为危险的讯息。

  所以,至少让咏战堡垒那边知道:雷神堡垒这边有战斗,这样才会更加戒备。

  然而那一缕紫色刀气堪堪快要冲出要塞巨坑时,左露上前一步,淡淡说道:“回来。”

  时间开始扭曲,进而逆转,那缕紫色刀气沿着原路倒退回来,最终消失在杜兰德的指尖,好像倒带!

  “双天秘术,时间回归……”杜兰德认出了对方的招式。因此脸色变得铁青一片。

  他盯着笑吟吟的左露和左熊,森然问道,“你们双天界,想要战争吗?”

  “啪、啪、啪。”左露轻轻鼓掌,由衷赞道,“不愧是战斗法师,这世界上能在自己如此被动的情况下,还能以战争相威胁的,也只有你们森德洛人了。”

  杜兰德强撑着站起身,对米洛说:“立刻发信号示警咏战堡垒。然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明智的选择。”左露叹了口气,“不过有些遗憾,恐怕已经迟了。”

  米洛发出的信号弹此时已经升上天空,还未爆开,却忽然被一缕凭空冒出的黑色火焰吞噬殆尽。同一时间,巨坑中的所有黑色矮人都开始凭空自燃,大片的黑色火光冲起数十米高,汇聚到了一起。

  聚合在一起的黑色火焰越来越浓稠。好像胶质。

  一个模模糊糊的形体,渐渐在火焰中,重新诞生。

  左露凝视着黑火中的身影,轻声道:“喏……隐藏的罗切斯特。就要出来啦。”

  白矮人米洛脸色狂变,顾不上多说,一把抓住凯瑟琳,将她送回时空间中保护起来。

  杜兰德眼神凝重。反手抓向紫袍刀魂,却抓了个空!不知何时,紫袍刀魂竟被那始终一言不发的空间大神官左熊。以某种隐蔽之极的空间秘术抓了过去,然后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

  “该死的,双天界!我记住你们了!”杜兰德一声咆哮。他第一时间就发动了“双向瞬移”,却居然一时间无法将刀召回来!

  左熊得意微笑:“阁下已经自顾不暇了,还是管好自己吧。”

  要塞里的矮人们全都不复存在,天空中,罗切斯特则已经彻底凝聚成形!但这时无论杜兰德,还是米洛,都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了。

  白矮人米洛一言不发地来到杜兰德身边,将他送回了自己的时空间,然后米洛腾空飞起,全速逃跑。

  两名天界大神官都没有出手阻拦。

  因为就在这一刻,半空中的罗切斯特,重新睁开了双眼!

  他冷冷瞧着米洛,没有追击,只是张嘴做了一个用力吞吸的动作。空间漩涡浮现,直接将米洛卷了进去,拉扯到属于罗切斯特的时空间中。

  这个新生的罗切斯特,简直比之前那个罗切斯特更强一筹!

  于是转眼之间,要塞中便只剩下一个全新的、也是全盛的罗切斯特,还有双天界大神官左露和左熊。

  杜兰德和凯瑟琳都在米洛的时空间里。

  米洛则在罗切斯特的时空间里。

  “刀呢……”新生的罗切斯特缓缓转头,冷漠地顶住了两名天界大神官,“杜兰德的那柄刀呢?”

  左露微微一笑:“罗切斯特先生,我们先后帮了你三次啦,那刀就先借给我们双天界玩玩,作为回报如何?”

  “帮了我三次?”罗切斯特身上黑炎缠绕,脸色冰冷之极,“除了帮我破掉米洛的幻术,又阻拦杜兰德和米洛发信号弹之外,还有第三次吗?”

  “我浪费了这么多口水,用言语吸引杜兰德的注意力,帮你争取到了宝贵的聚合与再生的时间,难道不算帮助吗?”左露好整以暇,“如果罗切斯特先生一定要要回战刀,也行,那就和我们俩打一场吧。”

  说到这,左露渐渐敛去一直挂着的微笑,淡淡道:“不过我不觉得在进攻咏战堡垒之前,浪费力气打一场不知道结果的架,是什么明智的决定呢。万一这个你不小心失手,被我们俩干掉的话,森德洛可就没第三个你了。你说呢,罗切斯特先生。”

  罗切斯特沉默了许久,最后连说了三声:“好!好!好!双天界的这笔帐,我记下了。”

  他说完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雷神要塞的巨坑中。

  “……他去咏战堡垒了。”左露微微松了口气,对同伴说,“我们也去咏战堡垒吧,罗切斯特宁可暂时放弃那刀不刀、人不人的奇怪分身,也要先去咏战堡垒,说明他在咏战堡垒的图谋很大。我们走。”

  “好。”

  ……

  ……

  同一时间,七色城中。

  火胖子全力凝聚出了一个数万米高的“橘焰鬼面”,然后重重喘了口气说:“好了,橘焰鬼面应该能帮助我们穿过七色城的封闭,不过我能带的人不多……”

  夜翼微微一笑,率先走进“橘焰鬼面”布满刀型利齿的漆黑大嘴之中。

  “目标咏战堡垒,我们出发!!”(未完待续。。)

  ps:  最终大战,即将来临……

  更新方面,最近每天一更,我确实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整,恢复两章六千时会通知大家的。感谢灰海烬的月票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