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六十 赋予

卷九 章六十 赋予

  洛凡这回是真的呆住了,他愣愣低头,看着手上的紫色锁链手套。顶点小说。

  手套的款式感觉有点眼熟,不过喝醉了酒的洛凡,,一时间还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但构成这幅手套的力量,却勾起了洛凡脑海中的某些画面。

  某些对他而言似乎已经十分久远、同时也很重要的记忆,重新浮现于脑海中,酒意瞬间就醒了七八分,洛凡眼中射出奇异的神采,喃喃道:“这手套……这种力量!没记错的话,好像是——”

  这时候,接连挨了两记耳光的罗切斯特,却出奇地没有恼羞成怒,反而放开1号女士和洛凡,谨慎地后退了两步。

  在场对“审判规则”最为熟悉的夜翼和兰子紧紧盯着洛凡手上的紫手套,已经叫了出来:“杜兰德的审判之力?!”

  难道杜兰德来了?就在咏战堡垒的某个地方?

  火胖子菲波、风神、包括水神塞尔东都瞬间将感知能力提升到极致,却没能在咏战堡垒中感受到杜兰德的气息存在。

  火胖子菲波的反应和判断极快,立刻提声冷静道:“杜兰德吗?如果你现在需要躲在暗处,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那就别因为我们而暴露!我们死几个人是小事,阻止罗切斯特是大事!”

  水神塞尔东脸色阴沉,他可是被杜兰德以审判战刀刺过一刀,正中心脏,对于审判规则的气息记忆犹新!他飞身来到罗切斯特身边站定,问道:“大人,您能指出杜兰德的位置吗?我来对付他。”

  却见罗切斯特用力捶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低沉喝道:“杜兰德,滚出来!”

  似乎在叫杜兰德从他身体里出来似的。

  直到现在,除了罗切斯特本人,还有双天界的左露和左熊之外,其他人还不知道杜兰德和米洛几人都在罗切斯特的时空间里呢。

  “哼。原来你根本无法脱困,只能释放出一点力量分给曾经的朋友吗?可笑!”罗切斯特见体内毫无动静,不由狞笑道,“那好,我今天本来不想再开杀戒了,是你逼我改变主意的!咏战堡垒的所有人都要死!塞尔东,立刻动手杀了森德洛诸神!今天我若得不到远古之匙,我就要血洗咏战堡垒!”

  罗切斯特单足立地,用一个极为难看怪异的姿势,轰出一拳。

  这是他最擅长的那套古体术。“体术真形”配合上“职业真形”,拳劲之沉重,让整个咏战堡垒都在簌簌摇晃。

  拳锋所向,正是洛凡和1号女士,还有两人身后的天选神殿的入口!

  塞尔东自从见到审判之力凝成的手套出现后,脸色就变得非常冰冷,如今罗切斯特又下了血洗咏战堡垒的命令,于是他一言不发地来到兰子面前,挥刀便砍!

  “杜兰德显然已经到了。可他偏偏要做缩头乌龟,兰子小姐,要记住害死你的不是我,而是杜兰德!”

  兰子还未走上融合规则奥义的道路。实力不及塞尔东,她不甘地盯着当头落下的主神器级别的弯刀,骂道:“无耻!”

  另一边,洛凡手上的手套已经消失了。

  他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面对一拳轰到的罗切斯特,最后喝了口酒,叹道:“黑矮子。我是打不过你的,但能不能别打脸?”

  “反击!”

  一个声音同时在洛凡和兰子脑海里响起。

  这一刻,洛凡只觉一股浑厚之极的能级凭空灌注到自己体内!紧接着,紫色手套重现,随后还有战袍、护甲和皇冠。这毫无疑问是杜兰德的绝招“武装赐予”,杜兰德甚至为洛凡量身改动了少许,加入了洛凡最擅长使用的一双紫色飞鸟战靴!

  而在兰子身上,也同样出现了全套的审判武装,兰子不擅使刀而擅长使用标枪,所以对她的武装赐予,武器并非战刀,而是一长一短,两柄紫色的标枪!

  当啷,兰子横过标枪,架住塞尔东的弯刀斩杀。

  洛凡大吼一声,抬脚就踹,正中罗切斯特的脸部!

  虽然洛凡依然抵不过罗切斯特的超高能级,整个人都被弹回了天选神殿,却也在敌人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罗切斯特呆住了,这一次他再也无法保持冷静,这种耻辱,必须用血来洗刷!

  “杜兰德,你已经伤势痊愈了吗?给我滚出来!!”

  罗切斯特展开空间漩涡,想要将体内时空间中的米洛连带着杜兰德一起喷出来,却发现米洛竟然赖着不走了。

  身后忽然响起塞尔东的闷哼声。

  罗切斯特回头一瞥,只见兰子、夜翼、火胖子菲波和风神身上,各自出现了全套的“武装延伸”,审判规则加身,加上四人原本的强横实力,将水神塞尔东打得怒吼连连:“杜兰德,你这个藏头露尾的小人,到底躲在哪里?给我出来!”

  直到现在,塞尔东还以为杜兰德正藏在咏战堡垒的某处。

  这时,全副武装的洛凡,已经重新从天选神殿中大步走出。他满脸激动和惊喜,大叫着:“杜兰德你原来没死?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

  1号和3号天选卫士身上,也各自出现了紫色的战袍铠甲和审判武器,挡在罗切斯特身前。

  3号满脸惊喜。1号天选卫士的脸色则有些奇异,嘴里反复喃喃道:“居然还活着……活着回来了……回到咏战堡垒了……我们的王……”

  堡垒某处,已经被塞尔东杀了一次又重生的88号天选卫士安德烈,心头一阵急跳。

  不止是他,所有还活着的、或者是死了之后正在天选神殿深处重生的天选卫士们,都没来由地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喜悦感!

  罗切斯特仰头,看向天空。只见一朵灿紫色的云彩不知何时凝聚成形,笼罩了整个咏战堡垒的范围。

  紫云上落下紫色的雨点。

  雨点纷纷扬扬,落在一名名假矮人头顶,审判雨瞬间化为审判之火,悬于假矮人头顶,将这些假矮人们的防御力降得连豆腐渣都不如。

  雨点纷纷扬扬,落在堡垒各处的天选卫士们身上,形成武装。

  落在特记队员和守卫堡垒的战斗法师们身上,形成武装。

  落在因为大力鼓励生育而怀孕的孕妇们身上,形成武装。

  落在新生不久、还不具备战斗能力的婴孩和儿童们身上,同样形成武装。

  远远望去,咏战堡垒中亮起一点、两点、三四点紫色的星火,越来越多,越聚越密,转眼之间,便以燎原之势,在咏战堡垒的每一个角落里点亮!

  所有森德洛人都被赋予了武装,而所有森德洛的敌人头顶,都虚悬着一团紫色火光!

  左露和左熊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不只是因为眼前被无数紫色烛火点亮的咏战堡垒的壮丽奇景,更是因为被两人困锁起来的紫袍刀魂,此时似乎受到了什么感应和激发似的,正在疯狂地弹跳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左露咬牙道,“那个叫杜兰德的森德洛人,明明已经被罗切斯特彻底制服了。而且以他的实力,就算没被制服,也没有足够的能级发动范围如此巨大的招式才对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左露和左熊站在咏战堡垒最外围,仰望着被赋予了审判力量的森德洛人们,感到了“令人不敢入局”的沉重压迫感。

  被杜兰德赋予了武装的森德洛人所占据的咏战堡垒,就是那个“局”。

  罗切斯特却已在局中。他站在咏战堡垒的最上层,低头环视着堡垒各处密密麻麻的审批紫色武装的人们,感觉自己就好像被包围了。

  当罗切斯特看到一名两岁都不到的孩子,满脸坚毅勇敢地手持一柄紫色战刀,将两名已经变得像棉花糖一样脆弱的假矮人砍翻在地时,罗切斯特竟感到一阵的心惊肉跳。

  论实力,罗切斯特依然是整个咏战堡垒中的至强者。

  即便是不知如何忽然爆发出惊人手段的杜兰德,论实力,恐怕还是不及罗切斯特。

  但此时此刻,罗切斯特看着满城燎原星点,忽然发现:有些时候,退怯这种情绪,与实力竟然无关。

  “我……竟然害怕了?”

  罗切斯特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变得羞耻而愤怒,脸上的神情却在刹那间变得一派冷静。

  他身上慢慢腾起一层单薄的黑色火焰。

  “杜兰德,出来。”

  这是罗切斯特第三遍说这句话,口吻很平静,平静中饱含分出胜负生死的认真与决绝。

  噗的一声。

  一根紫色的刀刃从罗切斯特胸口处冒了出来,是从他身体里冒出来的。这是杜兰德的回答。

  “想从我身体里发动进攻而杀死我吗?”

  罗切斯特冷冷一笑,抬手掰断了紫色刀刃,掌间黑火萦绕,将审判之力凝成的刀锋消磨殆尽。

  噗噗两声,第二、第三根刀刃从罗切斯特体内冒出来。

  这次的部位,是双膝。

  “唔……”罗切斯特闷哼了一声,跪倒在地,再次用力拗断刀锋。

  他身上的黑火越来越薄,也越来越浓,渐渐地连他的五官和形貌都遮掩了。

  一柄柄刀锋冒出,又被折断。(未完待续。。)

  ps:谢谢影雀的月票,还有打赏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