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六十一 来客

卷九 章六十一 来客

  一柄柄审判刀锋,从罗切斯特身体内部凶狠地刺出,旋即被这位凶恶狠辣的矮人头目一一折断、烧尽。

  更多的刀刃穿刺出来,继续被折断。如此反复。

  这时候,审判雨已经下完了,天空中的紫色云团消失,咏战堡垒之中,人人身上都多了一套紫色武装。

  圣山顶真央广场上的那扇顶天立地般巨大的“母域门”,忽然间又有了动静。

  域门连续地闪烁了数百次。每闪烁一次,就代表至少有一人通过域门来到了咏战堡垒。

  但来人不可能来自焰山如狱,因为塞尔东通过焰山如狱的子域门,来到真央广场时,已经将那边的子域门堵上了。

  晨昏塔林也是,被塞尔东安排的一队假矮人损坏了子域门,没人能在这时候,通过那头的子域门来此支援。

  不是焰山如狱,也不是晨昏塔林。其余早已沦陷的战略要塞,就更加不可能了。那些被攻克的要塞中的子域门,早就已不复存在!

  既然如此,这些人来自哪里?

  转眼之间,已有数百人从域门中走了出来。

  他们中有战斗法师,数量不少。但更多的却不是森德洛人,而是各个其他主位面的种族和职业者。

  “见鬼的,老子在‘远古庇护’中困了这么多年,终于脱困了!”

  “感谢双天界的人吧,要不是那两位大神官离开时,将封锁远古庇护的小黑点禁闭阵法破开了一角,我们不可能彻底冲破封锁,再通过域门,来到这里啊。”

  “所以这里就是森德洛的圣地——传说中的咏战堡垒?”

  这些人来自远古庇护。

  其中甚至不乏神袛,数量大约有十二名,却都不是森德洛的神袛!

  矮人战争期间,所有的主位面都遭到了攻击。主位面的数量不算多但也不少,但能被称为“强大主位面”的。算来算去也不过七个而已:双天界、龙巢、精灵族世界树屋、双子光明、帕宁、里尔多森、还有森德洛。

  强大的主位面,在黑色矮人大军面前还能抵抗,却也有两个已经陷落了:帕宁和里尔多森。

  至于其他比较弱小、甚至只有一位神袛坐镇的主位面,自然早就败得一塌糊涂。

  不少弱小主位面的神袛逃入远古之路。辗转来到了森德洛的“远古庇护”寻求庇护,此时则在关键时刻,出现在了圣山亚瑞特之巅。

  这些人刚冲出域门时,还吵吵嚷嚷,你推我搡的,乱扎扎地聚集在真央广场上。

  但他们很快就陷入死寂,带着几分茫然、几分无措、甚至几分如置梦境的错愕,看着眼前的一切,再也说不出话来——

  只见堡垒各处,大批黑色矮人正在和战斗法师们战斗。

  这一场景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还不算多震撼人心。

  但问题是……那些印象中恐怖到了极点的黑色矮人们,究竟是怎么回事?!简直弱得掉渣啊!难道咏战堡垒有什么压制矮人的恐怖阵法吗?

  来客们眼睁睁看着:一名能级不俗的黑色矮人如丧家犬般逃窜至真央广场,追杀那矮人的,竟然是一名手持紫色战刀的大肚子森德洛孕妇。

  “我让你打扰我生娃!我让你打扰!我让你打扰!”孕妇满脸通红,边追边骂。

  论能级。她不如矮人。

  论境界,她也不如矮人。

  但在来客们印象中,犹如死神般恐怖的黑色矮人,不知为何竟变得无比弱小!

  那矮人头顶虚悬着一团紫色火焰。它跑不快,躲不开,就连那种坚挺如钢的强大防御力,也脆弱得好像豆腐渣!

  刺啦一声。

  孕妇终于追上了矮人。手起刀落,唰唰唰几刀便将矮人劈成了一地碎片。孕妇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紧接着便哎呦哎呦地痛叫出来:“要生了要生了……要生了!”

  “……”

  来客们全都看傻了眼!

  类似的场景还在咏战堡垒的各处上演着。

  追杀矮人的森德洛人,有颤巍巍的老人,有稚弱的幼童,当然也有如狼似虎的咏战堡垒守军、特记番队的队员、还有一部分聚能者。

  “我们没来错地方吧?这里真的是森德洛?”

  “森德洛人有这么强吗?”

  “还有……攻陷了我们这么多主位面的黑色矮人。有这么弱吗?!开玩笑的吧!!”

  来客们发现:所有森德洛人身上,都有一套紫色的装备。而所有黑色矮人头顶,都有一团紫色的火焰。

  “这里肯定是森德洛!绝对没错。”

  一名来自达克罗的巨魔章鱼神袛,忽然间非常肯定地开口道。

  根根布满吸盘的触角,指点着一个方向:“喏。森德洛的水神塞尔东,暗夜女神夜翼,我曾经见过!呃,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水神塞尔东会被其他四位神袛围在中间,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的……”

  “这里绝对是森德洛!肯定没错!”

  这次开口的是一名来自帕宁的老者。

  他指着一名同样身着紫色武装的身影说:“那是森德洛的天选卫士,咏战堡垒独有的一种奇异又强横的存在,我不会看错。呃,这名天选卫士跑这么快,是要去哪儿?”

  来自帕宁的那位怒风灵武所指的88号天选卫士安德烈,正带着专注、肃穆、虔诚、甚至狂热的表情,以极快的速度,一路从圣山山腰处直奔山顶。

  安德烈根本不理会城中的局面,事实上城中的假矮人们已经全线溃败,根本不堪一击,不需要天选卫士们出手了。

  安德烈最终抵达天选神殿的殿前,单膝跪下,喝道:“王!”

  第一名天选卫士到了。

  第两名天选卫士紧接着也到了,那人刚刚从天选神殿中重生,大踏步从殿门中冲出,然后同样跪倒在地,叫道:“王!”

  第三名、四名、五名……大批的天选卫士都到了,他们汇聚在天选神殿的殿前小广场上。围成一个圆圈,全部单膝下跪,喝声震天!

  所有天选卫士都身着紫色武装。

  庞大的能级,配合上杜兰德赐予的审判规则。卫士中随便拉出来一人,都让来客中的神袛们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所有天选卫士抵达天选神殿下跪后,说的都是同一个字:“王!”

  一片“王”的喝声中,夹杂着洛凡的大笑声:“杜兰德!哈哈,好吧,叫你一声王也没什么!吾王!我们的王!”

  怒风灵武老者深深皱起了眉头。

  远远看过去,天选卫士们跪成了一个圆圈。

  圆心处,挺立着一名皮肤黝黑的矮人,正愤怒地嘶吼着,体内不断弹射出紫色的刀锋。将他扎得好像刺猬!

  黑火已经来不及烧毁审判刀锋,于是刀锋的数量越来越多。

  “那个……好像是罗切斯特吧?森德洛的罗切斯特?”巨魔章鱼神袛悚然惊叫道,“他好像快被杀掉了?!那个强大恐怖的罗切斯特,竟然快被杀掉了!”

  在来客们的注视下,审判刀锋慢慢将罗切斯特的身影淹没。一根根狰狞的刀锋汇聚在一起,隐约形成了长方形的形状,好像一口棺材!

  随着刀锋组成的狰狞棺材渐渐成形,罗切斯特的喊叫声开始减弱。

  “不,不是的。”怒风灵武老者摇了摇头,艰难地说,“不是快被杀掉。而是……而是快被……”

  后面的重点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似乎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难以言诸于口。

  “……罗切斯特,快被活捉了。”圣山脚下,左熊低沉地说。

  左露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她站在山脚下,仰望着山顶上的局面。轻轻咬住了嘴唇,似乎在做某些极为艰难的决定。

  黑色矮人来历神秘,充满了让人不解的秘密。但有一点应该是确定的:黑色矮人,根本无法活捉。

  普通的矮人士兵都难以捕捉,捉了就爆。更何况是率领矮人大军攻克一个又一个主位面的矮人头目,罗切斯特?!

  生出“活捉罗切斯特”这种念头本身,就已经充分说明了那个名叫杜兰德的森德洛人,究竟有多大胆疯狂!

  尤其见鬼的是,他好像真的快要做到了!!

  左露看了看塞尔东那边,只见水神塞尔东头顶悬着一团紫色火焰,纵然他全身挂满了主神器,依然被四名森德洛神袛联手打得凄惨无比。

  左露回过头来,凝视持续角力中的罗切斯特和至今还未真正露面的杜兰德。

  她注意到:天选卫士们人数虽多,却没有一人挡在天选神殿之前。

  天选神殿的殿门,是完全敞开的!

  “左熊,我们动手!”左露脸上露出狠笑,一字一顿说道,“冲进天选神殿!我有一种感觉,远古之匙没有被那个1号毁掉,可能就在神殿之中!”

  左熊吓了一跳,低呼道:“你疯了?!趁这个机会,立刻撤退才是王道。那柄紫色战刀已经到手了,没必要为了一枚连用途都不知道的钥匙继续冒险!”

  左露转过身来,微笑道:“我们手上的杜兰德的那柄刀,还在弹跳反抗吗?”

  左熊脸色一动,摇头道:“已经渐渐停下来了。”

  “是啊,从罗切斯特开始剧烈挣扎开始,那个杜兰德就已经没有功夫,来顾忌我们这边了。于是战刀停止了反抗。”

  “不明白吗?杜兰德已经完全腾不出手了!想要活捉罗切斯特的他,根本没有余力!而这正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左露说着,忽然脸色一沉道,“如果你怕了杜兰德,就带着战刀先逃吧,我一个人去抢钥匙。我是双天界的大神官,就算被森德洛扣下,谅他们也没胆量杀我。”

  “你说我怕?怕杜兰德?”

  左熊微一沉默,淡淡笑了:“……动手吧。”

  ……

  ……

  同一时间,罗切斯特体内的米洛的时空间内,杜兰德脸色微动,哼了一声:“双天界的杂碎,好像又开始不安分了。”

  他转头对已经震惊到近乎呆滞的米洛和凯瑟琳说:“赶紧收拾收拾仪表仪容吧,我们……准备要出去了!”

  ps:

  更新到~

  11月的最后一天还收到了五章月票呀,鞠躬,谢谢你们!~

  看到书评区的童鞋们反映最近情节紧绷,还有说不够爽或看着憋屈的,我想说,辣个……可能前阵子太想把这场战争描绘得好一点了!结果光顾着写战争故事,挖坑填坑之类的,忘了考虑大家的阅读感受,这才是最基本最根本的写作目的呀。

  辣个辣个……应该没有把大家压得太过火吧,哈哈,谢谢大家提醒我,我会认真反思并做调整的!12月份,争取为大家写出更精彩的内容!嗯嗯!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