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六十三 热身

卷九 章六十三 热身

  为了适应远超以往的庞大能级,杜兰德的第一拳,故意只用了三成力道,可最终落点还是偏了不少。

  然而,拳击的全过程,以及击中对手后对手的反应和回馈,包括反震的拳劲,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化为数据,供杜兰德进行解析。并根据解析的结果,对下一拳进行调整。

  第二拳时,落点已变得基本准确。

  第三拳时,落点则完全准确,杜兰德感到自己脑海中预期的敌人中拳部位,和实际中拳部位彼此重叠,严丝合缝地契合在一起!

  “适应得好快!”

  在场众人都吃了一惊:“这才三拳过去而已!竟然就已经借由这三拳的信息和数据,调整好跑偏打偏的问题了?”

  怒风灵武老者却连连摇头:“这种攻击精度,似乎是以压制自身力量为代价换取来的,不作数,不作数!”

  左露左熊的身体还飘飞在半空中,却没有飞出去,杜兰德的拳劲极为巧妙,正反相冲,不会把人打飞,只会把人打得悬停在空中,直至余劲消失。

  杜兰德得理不饶人,三拳过后,第四记勾拳连环而出,根本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

  啪!

  第四拳竟被对方挡开了。左露左熊踉跄落地,捂着连中三拳的小腹退了好几步,脸色阵金阵白,接连闪烁了三次,噗的喷了口金色的鲜血,气息已恢复了平稳。

  “拳头挺快!”左露左熊抹了一把唇角血迹,冷冷道,“不过,力道还欠缺些。伤不了我的。不,应该说,我不会再给你击中我的机会了。”

  中位神的能级为职业能级极限的100倍,天界神官的极限能级为130,比战斗法师的极限更高20个单位。

  130翻100倍。就是一万三千个单位的能级。

  而在规则方面,左露左熊的规则位阶不多不少,正好是100阶。

  反观杜兰德,他刚露面的时候,气息和普通人无异,令左露左熊完全看不出虚实。

  但通过刚才那三拳。左露左熊已经察觉到:这个叫杜兰德的家伙,能级虽然在自己之上,但并没有超出太多,肯定没达到上位神的级别。至于规则,也就区区20阶左右罢了。拳法似乎是两仪裁决独创的“两仪体术真形”。

  “这一战,有胜算!”这是左露左熊的结论。

  只是战斗过程,恐怕要艰难一点罢了,但为了远古之匙,打得艰难点又如何?能赢就行!

  最理想的状况,是将这个实力忽高忽地、来历不明、年轻得过分的战斗法师当场击杀。

  趁着这小子刚和罗切斯特力拼了一场,而且好像对自己的力量控制得不太好之际,为双天界清除掉一名未来可能的大敌!

  这时候。杜兰德正以极小的幅度,不停活动着身上的每一个肌肉组群,适应全新的能级状态。他盯着面露傲然和坚定的左露左熊。忽然说道:“这一战有胜算——你们的表情,好像在这么说。”

  左露左熊冷笑不答,并掌竖立于身前,一大步跨向杜兰德。

  这一掌手臂不屈不伸,左露左熊的整个上身维持着立掌胸前的姿势不变,只依靠步伐推进。连掌带人,径直向杜兰德“撞”了过去。

  “这是双天界的秘传体术!”夜翼脸色凝重。

  这一刻。杜兰德清晰地感觉到:咏战堡垒中的时间与空间似乎都随着这一掌而动,聚成一面无形却凝固的巨墙。朝着自己推撞挤压而来!

  这招并非狠辣的“杀敌之掌”,而是以面对点、排山倒海而来的“退敌之招”!

  “……看来这个合体之后不男不女的家伙,还是对那枚所谓的远古之匙没有死心啊。想要瞬间击退我,然后冲进天选神殿?”

  杜兰德心中盘算:“其实……我也真有点好奇那钥匙是不是真的毁了啊!要不,我先故意被击退,放这家伙进天选神殿瞧瞧?”

  这时,藏在衣袍下面的小妞似乎又颤抖了几下,她还是很害怕,不敢和双天界的人照面。

  杜兰德感受到了小妞的情绪,叹了口气,将胡思乱想的念头甩开,迎着对方的掌面,一步跨前。

  对方以掌凝墙,杜兰德则是以身聚墙。一堵红蓝紫三色的瑰丽晶壁,与对方的无形时空之墙正面对撞,然后瞬间消湮无形,就连半点余波都没有产生。

  似乎那堵时空之墙之中,内蕴一片**的时空,将杜兰德的三色晶壁给吞了!

  左露左熊的手掌,这才轻飘飘地印上杜兰德的胸膛。

  砰!

  杜兰德身体摇晃了几下。左露左熊接连又是连环四掌,印在杜兰德胸膛的同一个位置,明显是为了报之前的四拳之仇。

  兰子脸色一紧,就要上前。夜翼却拉住她,轻轻摇了摇头:“别去打扰。杜兰德打人是为了适应自我,被打也是一样。”

  兰子脸色一红,知道自己关心则乱,嘟哝道:“可是他吐血了啊。”

  “知道你心疼!”夜翼没好气地说,“那坏小子不是一直喜欢这么干吗——明明可以在战斗中慢慢适应的,却非要用这么集中又激烈的方式蛮干硬来!”

  果然,杜兰德挨了一共五掌,全身震荡,对全新能级状态的控制似乎更好了。

  “什么呀,双天界的人都是这么小气、这么斤斤计较的吗?”杜兰德随手抹了把唇角溢出的鲜血,笑道,“我打了你四拳,你就非要还我五掌,多还一掌?既然如此,我也斤斤计较一次好了!”

  说完杜兰德忽然脸色一肃,收敛了所有的谈笑风生和玩世不恭,认真又专注地打出了一拳,第五拳。

  规则仍是“两仪体术真形”。却不再是20阶,而是叠加了5次后的100阶!

  左露左熊感到自己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握住了,动弹不得,他能清楚地看到杜兰德的动作,从上步、站定、屈膝、沉肩、拧腰、到最后出拳!一系列动作清晰地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眼睛捕捉到了,大脑却来不及处理。

  这一拳无声无息。

  拳头拳面与左熊左露一沾即退,左熊左露却渐渐长大了嘴巴,捂着中拳的小腹,慢慢软倒,跪了下去。

  “好了。这下算是完全适应了。”杜兰德满意地握了握拳头,看着左露左熊的眼神终于转为冰冷,“热身结束。现在,我们正式开打吧。”

  左露左熊的表情痛苦不堪,嘴上发不出声音。脑海中有一个念头在呻/吟:“上……上位神的能级!!?”

  ……

  ……

  “战斗应该已经结束了吧?”凯瑟琳一边为风神治疗,一边也在密切关注着父亲与双天界人的战斗。

  从局面上来看,罗切斯特已经被牢牢困在“审判刀棺”之中;塞尔东被米洛拦住,也是穷途末路。

  而双天界的左露左熊,明显打不过回到咏战堡垒之后,仿佛彻底觉醒了的杜兰德。

  既然如此,第三次咏战之战,也基本上该画上句号了吧。

  “不。恰恰相反。”风神的回答让凯瑟琳吃了一惊,“和罗切斯特的战斗,应该告一段落了。但双天界的那名时空大神官不同,战斗恐怕才刚刚开始。杜兰德正是因为看出了对方的不平凡,才故意跑偏、打偏。为了都是争取到尽快适应状态的时间,然后才能全力出手。”

  “什么?爸爸连跑偏也是故意的?!”凯瑟琳目瞪口呆。

  风神哼了一声:“跑偏是必然,但跑偏得那么夸张,绝对是杜兰德故意而为。顺便还沾点便宜,降低敌人的警惕心。哼。杜兰德这小子当年只会硬来蛮干,当着咏战堡垒所有人的面硬杀宁顿分身和塞尔东……没想到十四年没见。他也学会这些曲线战术了。”

  “老师,您还是没说,为什么战斗非但没有结束,反而才刚刚开始?”凯瑟琳追问道。

  同一时间,另一边的兰子也奇怪地问夜翼:“战斗还没有结束?我看那双天界的家伙,实力根本不是杜兰德的对手啊,杜兰德怎么好像对他很看重似的。”

  夜翼缓缓道:“这恐怕,是因为……”

  ……

  咏战堡垒外,希望平原上,火胖子正坐在一处沙丘上,呼呼喘着气。

  他遥望圣山之巅的战斗,蹙眉自语:“怎么还不解决战斗?印象中,杜兰德不是为了耍酷而故意拖延战斗的人啊……”

  一个声音在火胖子身后不远处响起:“因为《双天典》。”

  ……

  “……恐怕是因为《双天典》吧。”

  咏战堡垒中,夜翼向兰子、风神和凯瑟琳低声解释道,“像菲波和兰子你这样的新晋神袛,可能对双天界还不是很了解,我们这些占据神位多年的人基本都知道,刚才左露左熊所发挥出的实力,恐怕并不是双天界大神官的真正实力。”

  “中位神的能级,加上100阶的规则,这还不是真实实力?”凯瑟琳和兰子都感到难以置信。

  “是啊,具体情况说不太请,只能说跟双天界的一部名为《双天典》的神物有关。”夜翼轻声道。

  风神则叹了口气:“如果不是有绝对的压倒性的实力,双天界又怎么能压制有尽虚空亿万位面,始终称王称霸?”

  兰子知道这场战斗,旁人恐怕都插不上手了,她盯着杜兰德看了一会儿,秀眉微蹙:“杜兰德看双天界人的眼神,怎么有点奇怪……是我感觉错了吗?”

  这时候,天选卫士们已经在1号的指挥下,散布到咏战堡垒各处站定位置,以山为基,以人聚阵。嗡鸣声中,一道道金色的弧光在咏战堡垒上空拉扯而过,最终形成一个巨型防护罩,将整个咏战堡垒护持在内。

  杜兰德忽然腾空而起,飞到防护罩之外,在咏战堡垒上方的高空中站定。

  他俯视着左露左熊,脑海之中,则浮现出自己刚才与罗切斯特角力时,看到的那幅极具震撼性的画面和景象。

  杜兰德低哼一声,眼神变得愈发冰冷,俯视慢慢站起身子的左露左熊,喝道:“滚上来!”(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