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九 章六十四 屏障

卷九 章六十四 屏障

  在雷神要塞的时候,杜兰德就已经觉得双天界人的态度很奇怪了。(

  “双天界和罗切斯特之间,恐怕存有某种目前还看不清楚的猫腻。”——当时杜兰德就是这么感觉的。

  此时,杜兰德和左露左熊在咏战堡垒之上,凌空对立。

  杜兰德神情专注之中,带着审视。

  左露左熊则撕掉了伪善的假面,不再掩饰对杜兰德的刺骨杀意。

  “你必须死,必须今天死。”

  左露左熊用理性冷漠的口吻,对杜兰德说,“无关你刚才对我的羞辱,也无关李尔蒙斯留下的远古之匙。只因为森德洛有你这样的存在,是不允许的。”

  左露左熊的头顶上方,浮现出一本若有若无的古老典籍的虚影。

  杜兰德扫了一眼对方头顶的典籍虚影,然后问道:“合体人,你的名字是?”

  “双天界时空大神官,左露左熊。”

  “左露左熊……嗯,我是战斗法师杜兰德。杜兰德.李尔蒙斯。”杜兰德淡淡道,“我以前自报姓名的时候,总是毫不忌讳地说出‘李尔蒙斯’这个姓氏。但在真正明白自己的姓氏的意义和分量后,我就很少主动自报姓氏了。”

  左露左熊微笑道:“哦?那为什么要告诉我你是战斗暴君的后裔呢?”

  杜兰德轻声道:“因为你是马上要死的人了。”

  听了这话,左露左熊竟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看来生出必杀之心的,不止我这一方啊。我要杀你,是为了除掉变数,抹杀我们双天界无法理解无法操纵的人。你呢?只因为我抢了你的刀,又意图抢夺远古之匙吗?”

  让左露左熊极为意外的是,杜兰德居然摇了摇头说:“不是因为这些理由。”

  左露左熊眉头渐皱。双眼微眯。

  只听杜兰德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轻声说出一番话来:“你知道吗,刚才我在制服罗切斯特的过程中,也就是你极度无耻地对我们森德洛落井下石的时候,我通过罗切斯特,看到了一些让我很意外的东西。所以现在的我,对于你们双天界和罗切斯特之间,到底存有何种联系;以及,矮人攻击了所有的主位面,却唯独不攻击你们双天界的理由所在。感到非常、非常、非常的好奇啊……”

  左露左熊脸色猛变,喝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杜兰德并不回答,微微一笑转移话题道:“我的刀还在你手上吧?那不是你这种人能拥有的杀器,拿回来!!”

  已经完全适应了自己在咏战堡垒范围内的全新实力的杜兰德,终于不再掩饰锋芒!

  前半句仍是心平气和的陈述,后半句这一声断喝“拿回来”,直震得笼罩堡垒的金色光罩剧烈一晃!

  城中仰头观战的诸神、天选卫士们、异位面来客们、还有成千上万的战斗法师们,前一刻还看到天空中的两人低声说着什么,下一刻骤然听到杜兰德的断喝声。随后只见左露左熊身上紫色光芒一闪,一柄灿紫色的战刀浮现出来。

  刀身急旋着,根本不受左露左熊的控制,如燕归巢般向杜兰德飞了过来!

  “该死的。这是……极冻审判的熔兵炼体?双向瞬移?!”左露左熊怒喝一声,抬手向飞离自己的战刀抓握过去。

  天空中浮现出一只金色大手,弥天极地。手掌上有着玄奥难明的掌纹,似乎涵盖着时间与空间的终极奥秘。

  “时空大手印!”

  手掌之下。空间瞬间凝固,时间则开始剧烈逆转,试图让战刀逆着时间长河回溯。重返左露左熊之手。

  杜兰德微微一笑,抬手遥指“时空大手印”,轻声道:“叠加技,两仪混沌炮。”

  食指尖上,浮现出一对两仪双鱼,随后是第二对,第三对,第四对,第五对。五对20阶的两仪双鱼反复叠加,色泽越来越深,渐渐的,双鱼间的泾渭不再分明,两仪竟渐渐融合为一团混沌星辰。

  这团说不出形态色泽的混沌星辰在杜兰德指尖成型,随后剧烈地坍塌陷落!

  极致地坍塌之后,便是极致的爆发!

  一道粗巨的光柱从杜兰德指尖喷发出去,将“时空大手印”轰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咏战堡垒中的人们只觉上空的防护罩一阵剧烈摇晃,高空中的时间、空间、还有能量,全都紊乱不堪,凛冽狂飙狠狠吹刮防护罩的外层。

  等到混乱消散,人们重新看清景象时,审判战刀已稳稳落入杜兰德手中。

  左露左熊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杜兰德左手拎着失而复得的战刀“审判”,满意地掂量了几下,右手一抓,木刀“裁决”浮现掌间。

  左手审判,右手裁决,杜兰德挥手拧腕,带起一紫一白两道长虹般的刀光,电光石火之间,已从左露左熊身旁急掠而过!

  “太……太快了!”

  “完全看不清楚他的动作!”

  杜兰德两刀斩掠过后,身形短暂浮现,便又再度消失,朝无人的某处掠去。

  同一时间,左露左熊刚刚被双刀劈中的身影好像泡沫般消散,只是虚影替身而已。左露左熊的真身浮现,恰好是杜兰德再次攻击的原本无人之处。

  左露左熊刚刚现身,杜兰德的双刀又至。

  唰!

  双方交错而过,然后背对背站定。

  咏战堡垒中忽然接连响起“噗通噗通”的倒地声。不少实力不够的人们试图看清杜兰德和左露左熊的动作,灵魂承受不住,眼前一黑,直接栽倒不省人事。诸神们虽然勉强能看清,却都知道:这一场巅峰战斗,已经不是任何人能干预的了。

  天空中的两人没有多余的话,同时转身,再次狠狠对撞在一起,开始激烈缠斗!

  紫色与白色两道刀光纵横飞舞,时而耀眼欲盲。时而虚淡模糊。左露左熊在刀光中闪掠穿插,拳脚与双刀连连碰撞。

  鲜血从胶着在一起的两人中飞溅洒落下来,左露左熊的血金光闪烁,杜兰德的血则在殷红中带着一抹紫色。

  “杜兰德!能级你胜我十倍不到,但规则方面,你无论如何都突破不了百阶屏障吧!我的规则已是千阶,反胜你十倍!”左露左熊畅快的大笑声在空中隆隆炸响,“不得不说你的手段很多,但是,你赢不了我!”

  杜兰德并未以言语回应。双刀刀光却瞬间大盛,咣咣两声撞响,杜兰德和左露左熊骤然分开,彼此拉开百米的距离。

  然后两人同时重踏虚空,再次狠撞在一起!

  “百阶屏障?什么意思?”兰子已经看出,能级上杜兰德全面压制住了左露左熊,但左露左熊头顶浮现出那本《双天典》的虚影之后,规则位阶立刻从100阶提升到了1000阶。这是兰子以前想都没想过的绝高规则之力!

  1000阶啊,比兰子如今的规则位阶高了整整100倍!

  天空中的时间与空间崩碎了又在瞬间重组。这时候,任何人想去插手,都会瞬间被两人战斗的余波撕扯粉碎!

  但左露左熊口中的“百阶屏障”,究竟是什么?

  夜翼的表情似乎有些复杂。低声叹道:“我曾听父亲提到过一两次,据说规则的位阶极限,是一万阶。以我所研习的黑暗系规则而论,暗系规则分为‘噬炎’、‘永夜’、‘极暗之光’这三大奥义。三大奥义构成了‘奥义三角’的三个点。所谓的融合规则。简单来说,就是连接三点之间的线,以最终构建出完整的奥义三角为终极目标。”

  “当三大奥义完全融合。也就是‘奥义三角’构建完整的一刻,就是暗系规则达至圆满的一刻。圆满的暗系规则,规则位阶便是一万阶。”

  “万阶规则,是这个世界的极限,是最完美的规则形态。”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界出现了一面无形的屏障,阻碍100阶以上的规则的存在。就算有人构建出了完整的奥义三角,规则达至万阶,但由于百阶屏障的存在,真正使得出来的规则位阶,只能有100阶而已。”

  “对规则的领悟超出了100阶便没有意义,因为会被‘屏蔽掉’!我父亲当年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兰子听了夜翼这番话,不可思议道:“既然有百阶屏障的存在,双天界的那家伙,怎么说他的规则高达1000阶?!”

  “因为《双天典》的存在。”夜翼有些沉重道,“双天界真的很强。只要有双天典的存在,天界的大神官们,就能爆发出1000阶的规则,具体理由不明。双天界大神官自身对规则的领悟,可能并不高,但只要有双天典,大神官们就是远超我等的强者……同样是下位神,双天界八位大神官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比你我强上百倍。”

  “双天界大神官,预言者梭罗,矮人头目罗切斯特——据我所知,目前也就这么三类存在,能够某种意义上无视百阶屏障,让规则之力提升到百阶以上。”

  夜翼总结道,“这一战,杜兰德想要获胜,恐怕还有难度。”

  天空中,杜兰德胸口忽然中了一拳,低哼一声,向后飞退出数百米。

  他提起木刀“裁决”,“叠零式”发动,李尔蒙斯的虚影在身后浮现,反复叠加了5次,将零式规则提升到了100阶,却在第六次叠加时,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消融,并未因为第六次的叠加而继续提升位阶。

  砰砰两声!“叠零式”被左露左熊连续两记“时空大手印”拍碎。

  “哈哈,杜兰德!你这叠加规则的手段确实非比寻常,但你的斩术、法术、体术、瞳术,又有哪个能将规则叠加至百阶以上的?”

  左露左熊身形忽明忽暗,在杜兰德周身不断变换方位,他已经渐渐掌握了主动权。

  “如果你一开始就对我下杀手的话,说不定我来不及召唤《双天典》,就直接被你重创了。”左露左熊骤然出现在杜兰德身后,冷冷说道,“是你的自负,害死了你!”

  左露左熊抬手一抓,方圆数万米范围内的所有空间,都被左露左熊揉捏在一起,形成一根半透明的淡金色三棱锥!

  “双天秘技,破一切锥!”

  破一切锥,号称能攻破一切防御,这种名称极度霸气的招式,若不是吹破牛皮的垃圾,就一定是真正的强横无敌!

  鲜血飞溅!

  杜兰德的木刀“裁决”被一锥击中,刀身表面七色光芒急闪,脱手而出,急旋着飞了出去。

  杜兰德的右手上满是鲜血,已被这一击强横之际的攻杀招式震裂的虎口和手掌。

  但杜兰德丝毫不沮丧,也不去管脱手飞出的木刀,反而倏地探出染血的右手,牢牢抓住了左露左熊的手腕。

  “你似乎忘了罗切斯特是怎么败给我和米洛的啊。”杜兰德低笑道。

  “什么?”左露左熊一愣,只见杜兰德左手中的审判战刀周围忽然一阵模糊扭曲,刀身竟然一直被一重幻术笼罩着!

  此时幻术解除,审判战刀露出了真实的面目,哪里还是40阶审判规则的灿紫色?

  战刀的颜色已深得紫黑一片,好像能将人的灵魂吞噬殆尽!

  以左露左熊的眼力,竟然一时间看不出这刀中蕴含的规则,究竟高达多少阶!

  “我的体术法术、斩术瞳术,好像真的突破不了百阶屏障,不过,我的血脉能力倒是真的很给我争气呢!”

  杜兰德一手扭住对方的手臂,狞笑着高举起紫黑色的审判战刀,在左露左熊惊骇欲绝的目光中,一刀斩落!

  几乎已经彻底变成黑色的刀锋,从左露左熊的左肩开始,斜劈至右侧腰际。

  这一刀,没有流血,因为所有的血液都在溅撒出来的瞬间,就被横行肆虐的审判规则碾压成了虚无!

  左露左熊惨哼着跌退,脚下连踏九步,身形闪烁了九次,和杜兰德拉开了距离。虚空中,留下了九个淡金色的脚印,凝而不散。这一套步伐显然也是双天界的时空秘技,杜兰德也没能看破其中的虚实。

  “呼呼,杜兰德!你……你竟敢……”左露左熊脸上满是愤怒羞耻之色,伤口愈合了又崩开,金色鲜血不要钱一样地洒落。

  “别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瞪着我啊。”杜兰德冷冷笑了笑说,“你忘了罗切斯特挨了我一刀之后,是什么反应吗?”

  左露左熊身子一僵,脑海中浮现出罗切斯特中刀后,被连续四波审判之火炸得只剩下一双手的惨烈场面来。

  杜兰德看着眼睛骤然瞪得滚圆的左露左熊,终于流露出一个恶魔般的灿烂笑容:“多重审判,十重奏。”(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