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二 敌友

卷十 章二 敌友

  “为什么我必须得在咏战堡垒中,才能动用上位神水准的能级啊?”

  杜兰德散去以“审判之力”凝成的巨弓,甩着膀子抱怨着:“跨位面的攻击,比想象中更累人啊……”

  “喂喂,你就不能严肃正经点吗?牛逼酷炫的气氛都被你自己破坏掉了!”火胖子在一旁没好气地说。

  杜兰德收敛了笑容,说:“龙巢的罗切斯特实力一般,杀了他没有太大成就感。而且,各个位面的罗切斯特即使被杀,对于真正的罗切斯特的力量,也许是完全无损的……也许……”

  “你的意思是……杀了等于白杀?”火胖子蹙眉道,“这没可能的吧。真是如此的话,岂不是这场战争打得越久,罗切斯特反而会越打越强?对了,那家伙的本体究竟在哪里?”

  杜兰德脑海中浮现出俘虏森德洛的罗切斯特时,自己所看到的那幅场景,摇头说道:“我也不是很确定。”

  “杜兰德,你说过,你在俘虏罗切斯特的时候,看到了某些东西,到底是什么?”火胖子问。

  “抱歉,我说不出口。”杜兰德摇头笑道,“就像我没办法告诉你们,之前那十四年我人在哪里一样。因为相关的人和事的层次太高,我能留存相关的记忆就不容易了。强行说出口,只会让这部分记忆自行消失。”

  火胖子凛然道:“以你现在的实力,都说不出口?你到底通过罗切斯特看到了多么恐怖的画面啊,该不会是比上位神更牛逼的家伙吧!”

  杜兰德想了想,说:“我现在的上位神能级。并不真的是我自己的力量,而是森德洛赐予我的力量。如果我自身的真实能级也到达上位神级别,应该就能说出来了吧。”

  就在这时,杜兰德脸色微动,笑道:“啊。双子光明的那个罗切斯特,也被打上我的审判印记了,风神的效率也很高嘛。双子光明的面积,据说比龙巢大上一倍呢。”

  说着张弓搭箭,对准某个方向。

  虚神已经能够短暂地离开位面环境,前往位面之外复杂危险的虚空之中。

  下位神则可以随意来往于位面之间。长时间傲游有尽虚空,只不过效率偏低,经常需要停下来找地方休息。

  中位神更进一步,只要是有尽虚空的范围之内,基本都能以比较快的速度抵达。

  至于上位神。最大的标志就是能够进行跨位面的打击,将自身力量输送到极为遥远的距离之外。

  如今,只要杜兰德人在咏战堡垒,他就是货真价实的上位神,能级过十万,举手投足都有无穷威能。

  此时,杜兰德指扣弓弦,将这张只有自己拉得开的审判钩弓拉成一个满月。定格了一刻后,骤然松手。

  弓弦发出剧烈的弹响,紫色箭矢急速穿梭。很快离开森德洛,然后越过森德洛与双子光明之间的虚空距离,狠狠钻破大黑天紧闭阵法,最后依照审判印记的标识,精准地洞穿了“双子光明”那位罗切斯特的心脏。

  “第二个。”杜兰德脸色微白地放下战弓。

  火胖子脸皮微微抽搐,有些羡慕地看着杜兰德。嘟哝道:“喂,杜兰德。你这么高调地邀请双天界以下最强的三个老牌主位面,来我们森德洛开会。到底准备干嘛啊?”

  杜兰德淡淡道:“审问左露的时候,你也在场吧,不是已经知道了吗?——矮人战争爆发后的这十五年来,双天界借着战争,大力扩充势力,给予那些抵挡不住矮人大军的位面一定程度上的庇护,借机巧取豪夺其他主位面的神火资源。”

  “所以,局面已经很清楚了——”

  “罗切斯特是敌人,双天界也是敌人,或许还是比罗切斯特更可怕的敌人,而且不排除这两个敌人有联手的可能性。或许他们根本就是一伙儿的,也说不定。”

  “既然如此,我们森德洛想在这场战争中生存并胜利,也要凝聚力量啊。”

  “凝聚力量?在一个月后的会议上吗?”火胖子问道,“你想用什么方法?交易?条约?协定?结盟?”

  “都不是。”杜兰德笑着说:“那些只能叫拉拢力量,不能说是凝聚力量。凝聚力量的方法只有一个。”顿了顿道:“——让我们森德洛,成为有尽虚空无数位面的王!”

  火胖子脸色凛然,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为什么要定在一个月后开会。”

  杜兰德叹了口气:“想要称王,总得做必要的准备工作。马努斯大人已经离开森德洛,去完成他的那部分工作了。至于我,现在不正在发请柬嘛。发完之后,我可能会离开咏战堡垒一阵,有些情报只有我知道,所以有些极为要紧的事,也只有我能去做。还有,我在异位面的妻子安德丽雅,还有我的家族,李尔蒙斯家族,都要尽快找到并接回森德洛。”

  “你打算在一个月之内搞定这么多事?”火胖子皱眉。

  杜兰德古怪地笑了笑,“我其实都已经有头绪了,顺利的话,或许根本不需要用一个月,半个月就够用。至于现在,还是先把第三封请柬发完再说吧。”

  杜兰德的表情终于变得认真严肃起来:“龙巢和双子光明本来就和我们森德洛关系不错,但精灵族可未必顺利……”

  火胖子奇怪道:“去龙族的是邓肯,去双子光明的是风神,精灵族呢?派去精灵族的人是谁?”

  杜兰德有些尴尬地挠挠脸:“我说出来,你可别告诉夜翼和兰子啊,你知道,她们和我现在……呃,那个……”

  “不能让夜翼和兰子知道你派去精灵族的人是谁……”火胖子呆了一会儿,猛地意识到了什么,双眼陡然瞪得滚圆。尖叫道,“杜兰德,你这个疯子!你……你把凯瑟琳派去了?!他妈的,夜翼和兰子知道的话,绝对会杀了你的!”

  杜兰德轻咳了一声。这时他已经从第二箭射出后的疲劳感中恢复过来。

  一翻手,杜兰德凝聚出了一张比前两次都要巨大凝实的“审判钩弓”,第三职业的叠加规则能力发动,弓身颜色开始加深,渐渐变成了紫黑色。

  杜兰德手握巨弓,心中想着:“希望精灵族能识趣点。否则的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

  ……

  世界树屋的战争已经结束了,精灵族并没有依靠外界的力量,便干掉了进攻精灵族的矮人大军和罗切斯特。

  凯瑟琳来到精灵王庭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战后复苏与重建的场景。

  少女感到自己的血脉在轻轻跳动着,没来由地感到欢欣雀跃。

  而在少女前方。精灵王正有些惊疑不定地盯着凯瑟琳魅惑众生的脸庞,一字一顿地冷冷说道:“战斗法师,从你身上,我感受到了一些熟悉又讨厌的气息。”

  凯瑟琳微微一笑,轻声道:“您想说的是妖精一族的气息,是不是?”

  精灵王眼中精光暴涨,沉默了一会儿,仰头喃喃道:“双天界传来的消息果然没错。在森德洛中,还有妖精一族的余孽存活……”

  听到“余孽”这个词,凯瑟琳的表情变得有些不悦。

  凯瑟琳身旁侍立着一个浑身笼罩在大袍中的人。雕塑般一动不动。

  凯瑟琳想了想,再次开口道:“我今天来此,只为送一封请柬。”

  “什么请柬?”

  “一个月后,希望精灵族来我森德洛的咏战堡垒开会,讨论如何对付‘真正的罗切斯特’。”

  精灵王哑然失笑道:“森德洛现在的掌权人是谁,傻了还是疯了?一个月后在森德洛的咏战堡垒开会?也好。把你们森德洛窝藏的妖精族人绑好送来,我可以考虑派一位代表。出席咏战堡垒的会议。”

  凯瑟琳蹙眉道:“非要这么不留余地吗?”

  精灵王冷淡道:“精灵与妖精势不两立,森德洛既然敢窝藏妖精族人。那就是我们精灵族的敌人。想要修补关系的话,交人、道歉、赔偿,并解释清楚所窝藏的妖精族人的来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凯瑟琳咬了咬嘴唇,点头道:“明白了,我会转达您的意思。”

  精灵王却微笑着摇摇头:“不,不需要你转达了,我会派人去森德洛送信。至于你,就留下来吧。”

  他吩咐左右,直接道:“拿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凯瑟琳见状叹了口气,心中回想起出发前自己和父亲的那番对话:

  “派我去精灵族?可是……可是我身上流着妖精一族的血液,精灵和妖精又是死敌……”

  “恩,我明白。不只是我,罗切斯特知道你和你外婆的存在,双天界也知道,而且恐怕已经告诉精灵族了——森德洛有妖精族人这件事。既然如此,与其等到一个月后再摊牌,让会议多出一个不确定的因素,倒不如趁着现在,就把不确定,变成确定。”

  杜兰德摸着女儿的头发,微笑道:“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可是很忙的。要把你妈妈接回来,还要把你的爷爷奶奶,还有李尔蒙斯家族找回来。双天界、罗切斯特、李尔蒙斯家族,这三者之间可能存在着某些重大隐秘,爸爸要调查的事情很多的,没那么多闲工夫去考虑精灵族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

  凯瑟琳点点头:“明白了,爸爸是要让精灵族立刻做出选择。”

  杜兰德嘿嘿笑道:“更装逼一点的说法是:提前一个月给那些又臭又硬的精灵们一个做出正确选择的机会!”

  而此时此刻,凯瑟琳站在精灵王庭之中,看着冷漠而厌恶地看着自己的精灵王,还有慢慢逼过来的王庭近卫,心中叹息:“很遗憾,你们做错选择了。”(未完待续)

  ps:更新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