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三 钉杀

卷十 章三 钉杀

  精灵族是强族,隐隐凌驾于龙巢和双子光明之上,在精灵与妖精分裂之前,真正的双子世界树屋,是有望挑战双天界最强权威的强大主位面。

  即便如今因位面分裂而整体实力减半,精灵依然因骄傲而强大着,也因强大而继续骄傲着。

  或者说的更直观一点——眼前这位精灵王,与青色愤怒马努斯齐名,论实力,精灵王更在马努斯之上。

  “拿下吧!”

  随着精灵王一声令下,实力堪比森德洛1级预备神的王庭近卫们,三三两两地围拢而来,看似散乱无序,实际上暗藏杀机。

  每一位精灵都全副武装,腰悬短刀,背负弓箭。他们手握一种奇特木材切削而成的长枪,枪身上盘绕着细细的树藤。枪尖上绿芒吞吐,对准了凯瑟琳,还有她身旁那位始终没开口也没露面的随行之人。

  凯瑟琳小脸微怒,凛然无惧地上前一步,喝道:“我,凯瑟琳.李尔蒙斯,代表森德洛而来,是森德洛的公派使节!你们谁敢对我动手!这难道就是精灵族的礼仪和气度吗?”

  精灵王微笑道:“很遗憾,历代精灵王中,我是最简单粗暴的一个异类。你们森德洛的雷神马努斯与我起名,他没告诉你我的外号吗?”

  “我不是马努斯大人派来的,也不知道您的外号。”凯瑟琳摇摇头,“但位面交往中的基本规矩,不能破坏。你,不能抓我!”

  精灵王有些意外地多看了少女几眼。

  旋即转身离开,头也不回地吩咐道:“别打死了。活捉后送到我房间来,我要亲自对她进行搜魂审问。”

  凯瑟琳一咬牙,翻手取出一杆十字战枪,枪尖对准了自己的咽喉,一字一顿道:“要么我死。要么放我走。”

  精灵王蹙眉回头:“你干什么?”

  凯瑟琳盯着对方说:“我在救你。”

  凯瑟琳是战斗法师,按理来说,十五年前的宗祠洗礼中,她身上的妖精血脉应该都被洗去了,但实际情况却有些不同寻常。

  当年的那次宗祠洗礼之中,凯瑟琳的体内不止有战斗法师和紫神妖姬的血脉。还有第三种颇为强大的隐藏血脉力量——继承自外公金的神圣永辉骑士的血脉。

  凯瑟琳的母亲安德丽雅,是紫神妖姬和永辉之人的混血儿。在杜兰德流落的那个异位面中,永辉骑士之域对非人异族的极端排斥,其中一个重要理由,就是为了保护永辉之人的血脉纯正。

  同为人族职业。永辉职业和战斗法师一样,都是和血脉息息相关的职业。

  在那次宗祠洗礼之中,凯瑟琳的战斗法师血脉,得到了完美的释放。然而,紫神妖姬和神圣永辉骑士的血脉,却没有被磨灭。

  紫神妖姬的血脉力量分离到了体外,化为一颗无名星辰;神圣永辉骑士的血脉力量,则化为一杆白玉色的女式十字战枪。名为“玉质永辉”。从此,凯瑟琳以风系战斗法师为本。另外两种血脉力量,则以星辰和战枪的形式继续存在着。

  三种强大的血脉。就此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也正是在那次宗祠洗礼之后,森德洛风神做出决意:将凯瑟琳收为弟子,尽心保护,并竭力培养。

  所以说,凯瑟琳的一部分是紫神妖姬,血脉是一种难以割舍的东西。即便是宗祠洗礼也无法彻底磨灭。

  对凯瑟琳来说,世界树屋和森德洛一样。都充满了“家”的气息。

  “精灵王大人,您的意思。我已经充分了解了。请让我回去转达给我父亲,那么,事情就还有回转的余地。”凯瑟琳说。

  她并不是真的要自杀,而是避免现在就爆发冲突,只要让精灵王放自己回归森德洛,那么事情就还没有闹僵。

  无论如何,凯瑟琳都不希望森德洛和精灵族变成不死不休的关系。

  凯瑟琳身旁的神秘黑袍人似乎叹了口气,他明白了少女的心思。

  精灵王沉默,与满脸认真诚恳的凯瑟琳对视着,他也明白了少女的心思。

  “森德洛的小丫头……”精灵王忽然笑道,“看来,你很不希望和我翻脸闹僵啊,呵,有点意思。我问你,你来到王庭之后,是不是感觉好像回到了家里?感觉说不出的亲切?感觉整个人都没来由地高兴开心起来了?”

  凯瑟琳点了点头,低声道:“嗯,就像回家一样,虽然和森德洛的感觉不太相同,但我都很喜欢。我……我不希望精灵族和战斗法师闹僵。”

  精灵王本来已欲离开,此时又转了回来,示意王庭护卫们停手待命。

  精灵王庭面积不大,坐落在一片林海中心。精灵王在华美梦幻的精灵王庭中心站定,温和地看着凯瑟琳说:“凯瑟琳小姑娘,我来告诉你两件你不知道的事吧。”

  凯瑟琳心中一喜,肃然说道:“您请说。”

  精灵王背负双手,慢条斯理地说:“精灵族热爱生命,我作为一名上层精灵,有着与生俱来的强大生命力量。但是,我融合的神火,却并非生命神火,而是死亡与雷霆。”

  “刚才我说了吧,我和马努斯起名,不只是因为我和他战力相仿,还因为我们都是雷神。”

  “不同的是,马努斯是雷之战神,而我,是雷之死神。此为其一,你要记住了。”

  凯瑟琳眼皮跳了两下。

  精灵王微微一笑,接着道:“我看出来了,你似乎想为战斗法师和精灵之间的和平做些什么,对于这一点,我其实……真的有点无奈啊。你知道,在我们精灵一族,如果出现了精灵和战斗法师的混血儿,我们如何称呼这种十分罕见的混血儿吗?”

  凯瑟琳勉强笑了笑说:“半精灵?”

  精灵王缓缓摇头。脸上的笑容完全敛去,吐出一个字眼:“杂种。”

  凯瑟琳的俏脸在瞬间变得雪白一片。

  她全身都剧烈颤抖起来,表情说不出是愤怒还是悲伤。

  漂亮的大眼睛里很快蓄满了泪水,然后无声涌出,少女却强忍着不愿哭出声来。她就算再怎么心智成熟。毕竟还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精灵王的话对她而言,已经不能用“残酷”来形容了。

  “不用拿下了。”精灵王再次挂起笑容,对王庭近卫们吩咐道,“直接杀了吧,两个都是。”

  然后战斗直接开始了。

  这一次,精灵王并没有转身离去。而是微笑地站在那里,打算亲眼观看斩杀两名森德洛使节的全过程。

  王庭近卫们再次动作起来。速度最快的六名近卫连续几个穿插,已将凯瑟琳和她身旁的黑袍人围住,然后挺枪钻刺。

  凯瑟琳对刺来的木枪全不理会,咬牙死盯着精灵王。那眼神似乎在问:为什么非要这样!

  精灵王则微笑以对,温和欣赏的眼神似乎在说:临死前的表情不错。

  凯瑟琳身旁的黑袍人一声不吭,探手虚抓,不知为何,竟然将凯瑟琳手中的“玉质永辉”十字枪拿了过来。

  原本莹白如玉的枪身刚落入神秘黑袍人手中,立刻蒙上一层若有若无的紫色。

  枪身在黑袍人手中盘旋两周,然后闪电般刺出,唰唰唰。唰唰唰,六记很有韵律的枪身破空之声后,六名王庭近卫同时僵硬。定格一秒,然后整齐划一地向后倒去。在他们的额头正中,各自出现了一个深深的血洞。

  “哦?”精灵王眉头微挑,眼中闪过一丝意外。

  一共六名经历过矮人战争考验的、神袛之下最精锐的王庭近卫,居然被一个看气息连虚神都不是的家伙瞬间杀死?

  这黑袍人的枪术其实很一般,能级也不算出众。攻击力更谈不上霸气凌厉,可十字枪头上吞吐不定的那一缕紫色光芒。却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奇异力量,让王庭近卫们引以为傲的速度、战力、装备、护甲。全都变成了摆设。

  精灵王眼神认真了些。

  王庭近卫队长则冷静下令道:“后撤,放箭。”他的口吻平淡得没有半点波动,只有战争洗礼过后的强者,才有这样的心理素质。

  精灵们沉默地四下散开,以迅速而有序的动作取下背后的精灵长弓,以木枪为箭矢,搭上拇指粗的弓弦。

  从张弓、搭箭、瞄准、附加箭术特效,到最后的放箭,整个过程迅疾如电,却又条理清晰。

  精灵族的箭术天下无双,木枪化为箭矢,瞬间已将那持枪黑袍人的所有要害笼罩、所有退路封死。

  面对精灵们的全程齐射,黑袍人凝立原地,“玉质永辉”则宛若有了生命,在他手中盘旋飞舞。枪尖、枪头、十字横刃、还有枪身各处,不断将四面八方飞来的木枪箭矢磕偏、挑飞。每挑飞一箭,便隔空刺一枪,刺穿一名精灵近卫的额头、喉头、或是心头。

  档开十二箭之后,也杀了十二名精灵近卫。

  随后黑袍人长笑一声,身形忽然一个闪掠疾进,空间在他面前没来由地脆弱不堪,阻力大减。那名近卫队长只觉眼前一花,黑袍人已来到他身前。

  咣咣咣,黑袍人三枪连击,近卫队长手中的木枪断成了四截。

  咣咣咣,又三枪,近卫队长翻手取出的长弓木箭变成了一地破烂。

  咣咣咣,再三枪,黑袍人收枪拧腰,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几个闪烁间,便有回到了凯瑟琳身旁。

  近卫队长手握刚刚拔出的短刀,死死盯着黑袍人。然后他一点点、一点点、好像无骨动物般软了下去。

  在“审判规则”面前,这名实力恐怕不比当年的费马差多少的王庭近卫队长,能挡下九枪再死,已经很了不起了。

  王庭安静下来。

  只剩下风声,还有周围无边树海的波浪涌动声。

  精灵王脸色不动,眼中隐约有重重死灰色的雷霆在闪烁,他冷冷看着在精灵王庭中大开杀戒的黑袍人,沉缓地问:“你是谁?”

  那黑袍人却根本不搭理,而是将玉质永辉十字枪塞回凯瑟琳手里,说道:“小丫头,用你的武器帮你出了口气,不过战枪果然不太适合我,还给你吧。”

  精灵王眼中的死气更盛,渐渐逸散出来,流到脸上。

  他上前一步,又问了一遍:“你是谁?”

  黑袍人还是不理他,轻拍少女的肩膀说:“唉,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你现在理解你爸爸临行前对你说的那句话了吧?该死的,杜兰德这小子恐怕早就料到会出这种事吧,居然还派你出来,简直就是混蛋!”

  “你……你别骂我爸爸。”凯瑟琳抹了把眼泪,摇摇头说,“不用担心我,我……我没事的,已经调整好了。”

  精灵王看看黑袍人,又看看凯瑟琳,忽笑出声来,他伸手虚指,一支灰色雷霆凝成的箭矢自指尖电射出去,正中黑袍人的胸口。

  连绵的灰色雷霆在黑袍人身上炸开,袍服无声无息地破碎了,露出黑袍下的紫袍,还有一张杜兰德的脸庞。

  身体强度堪比主神器的紫袍刀魂硬受了一箭,虽然不是精灵王的全力攻击,却依然打得他脸色一白,然后狞笑起来。

  刀魂揉着中箭的部位,终于转过身来,面对精灵王。

  “打人伤人都能原谅,但是侮辱不行。”紫袍刀魂冷冷说道,“辱人者死。辱骂我们凯瑟琳的杂碎,万死!”

  片刻之后,一箭西来。

  箭矢首先射中了紫袍刀魂,随后紫袍刀魂自行化入箭中,紫黑色的箭这才击中精灵王,并将后者钉死在精灵王庭最醒目的地方。

  没有流血,所以画面并不血腥;精灵王的身体也没有破碎,所以场面并不残忍。

  只有冷酷,一击毙命的冷酷,完全没给精灵王反应或反击的机会。

  唰!

  紫袍刀魂从箭矢中分离出来,呸了一声:“就这水准,还和马努斯起名?好吧,在马努斯能够召唤部分双天典虚影之前,或许真的比这家伙弱一筹。”

  刀魂骂骂咧咧地揉着刚才挨了一箭的部位,对凯瑟琳说:“行了,任务完成了,回去吧。用不了多久,有尽虚空的所有主位面,都会明白到我们森德洛此次行动所传达的信息。”

  “用杜兰德那小子的话来说就是,大幕将在森德洛的支配与主导下,真正地全面拉开!哦哈哈,听起来真的很拉风啊!”

  “拉开大幕吗……”凯瑟琳仰头看着死不瞑目的精灵王,沉默着。

  少女心中反复回想着临行前,父亲杜兰德对自己所说的话:“……非战时期,如果不是朋友的话,也未必就是敌人,人与人之间存在着朋友和敌人之外的第三种关系——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的关系。而现在,如果不是森德洛的朋友,那就只能是敌人,不存在第三种选择,因为已经没人有能力置身事外了。”

  当时凯瑟琳咬着嘴唇问:“这就是……战争?”

  杜兰德想了想,说:“这就是矮人战争。”(未完待续)

  ps:最近想了很多,希望能把卷十写得好好的,展现给大家。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