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九 折服

卷十 章九 折服

  巨魔章鱼,又名“千手千眼魔章鱼”,是主位面妖兽魔兽横行的主位面“达克罗”的一支王族。

  一千道灰扑扑的射线,从这位章鱼神袛的眼里射出,然后汇聚成一股,无声无息地向杜兰德逼去。

  “——达克罗秘术:深灰眼光。”

  灰色射线的速度并不快,却蕴含着极为浓烈的死亡气息。以试探性的第一击而论,这招的攻击力可谓非常强大,物质攻击与灵魂攻击兼备,攻击方式更是诡异难以捉摸。

  所有人都顺着灰色射线,看向对面的杜兰德。

  只见杜兰德眼神肃穆,单手抬起、虚握,然后做了一个向下放置的动作。

  他身后的“李尔蒙斯”同样做了一个虚握又放置的动作。

  杜兰德手中空无一物,好像在演哑剧。

  “李尔蒙斯”手中,却随着那一记虚握,浮现出一面冰火双鱼旋绕凝成的巨大圆镜。

  虚影身高十米,冰火镜子的直径便超过了七小说米,在十米高的“李尔蒙斯”手中,仿佛一面巨大的冰火盾牌。

  隆隆轰鸣之中,镜盾被“李尔蒙斯”重重竖立在地,恰好挡在灰色射线的前方。

  “那是什么招式?”

  “从来没见杜兰德用过。”

  灰色射线旋即攻到,却没有被挡下,也没有像有的人想象中那般被反射,而是……融到了镜面里去。

  下一刻,镜光再闪。刚刚没入镜面的灰光重新出现,只是调转了方向,从镜面之中穿梭出来,反击回去。

  也不知道在镜子里的短短一瞬间发生了什么,灰光重新出现时,已不再是射线形态,而变成了灰色标枪。

  枪身上,还生着一对羽翼。

  “那是……劳伦斯的招式,翼杀枪?!”和劳伦斯同时代诞生的风神,立刻叫出了标枪招式的名字。

  兰子也双眸闪亮:“那是爷爷的招式!”

  从镜中射出的翼杀枪不止一支。而是一千支。噗的一声。只有一声,整齐划一的一千声合成的一声,巨魔章鱼神袛的一千只眼同时中枪。它惊呼了一声,声音中饱含意外、错愕、愤怒、困惑、惊骇……然后身体软软地缩成了一团。倒地抽搐不起。

  一名实力算不上太强但也不弱的下位神。竟然一招即败!

  不止是异位面的神袛们。就连在场熟悉杜兰德的森德洛诸神,也没看懂杜兰德镜盾招式中的玄虚。

  杜兰德忽然抬手上举,身后的“李尔蒙斯”随之举起“两仪镜盾”。镜面朝天。几乎就在同时,上空浮现出一道若有若无的身影,这是一名刺客神袛,隐匿潜行能力一流,战术意识也非常高超。当其他人震惊莫名时,他已经悄然来到杜兰德头顶,打算偷袭。

  叮的一声!

  刺客神袛手中的短匕首击中了“两仪镜盾”,刺客只觉这一击好像打在空处,自己的暗系规则之力透过神器匕首的增幅,以螺旋方式涌入镜面,却好像石沉大海,连点波浪都没激起。

  “退!”刺客的本能,让这人立刻选择后撤。

  然而他刚退出两步,忽然发现眼前镜盾上的冰火双鱼急剧旋转起来,好像一个加速器,将一头黑暗巨龙从镜面中“加速喷射”出来。

  巨龙身上缠裹着浓烈的黑暗规则,正是刺客之前轰入镜面的规则之力。但巨龙的形态,却和刺客的螺旋劲力完全不同,而是森德洛的“拟龙流派”的一种运用。

  “那次又是费马的招式!”火胖子菲波的眼神剧烈变化。

  黑暗巨龙的速度极快,瞬间追上刺客神袛。连绵龙吟声中,天空中爆开一团黑色的火光,旋即一个无力的身体栽落下来。又一名神袛落败。

  怒风灵武老者上前一步,提声喝道:“他能将我们的攻击接受,转换成战斗法师的招式,再重新的反击回来!但镜盾只有一面,大家散开,从各个方向远程攻击!”

  异位面神袛们以极快的速度四下分散,将杜兰德围在中间。各色各式攻击,铺天盖地地向杜兰德轰击过去。有的攻击头部,有的攻击手臂,有的攻击杜兰德身后的“李尔蒙斯”,有的干脆施展招式,缠向那面“两仪镜盾”。

  正如怒风灵武老者所说,镜盾只有一面,如何抵御四面八方而来的无死角攻击?

  杜兰德依然一言不发,从战斗开始至今,他的脸色越来越肃穆。对杜兰德来说,这一战是对逝者的凭吊。是代表生者的一战,也是代表战争中死去的英雄们的一战!

  “两仪镜盾”在杜兰德手中飞旋挥舞起来,变成了一柄武器,将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一一挡下,经过自身的拆分转化之后,再一一反击回去。

  杜兰德的这一招,是他将目前自己所学的各种手段的一次整理和汇总。

  他第一次将斩术、法术、体术、瞳力、超精复制之力、还有第三职业叠加规则、拆分规则、接纳传导再反射规则的能力,全部融为一体!

  这是集大成的一招。而且所有反击的招式中,都会附加一缕审判规则之力,翼杀枪的枪尖上,黑色巨龙的龙角上,都有一抹不起眼的紫色。

  一时间,墓园中各种射线法术疯狂飞舞,龙吟轰鸣连绵不绝。

  凯恩斯的“别天陨”、费马的“雷霆拟龙”、铁火的“双圈炎炎刀”、甚至还有曾经与杜兰德结怨的宁顿的“火焰拳剑”,全都一一展现。

  虽然只是形态类似,远没有达到真人施展时的威能,但森德洛诸神都已经明白了:杜兰德正以这种方式,祭奠所有战死的英雄们。

  巨大的动静让保护墓园的大量阵纹浮现出来。各色光芒交相辉映,似乎那些战斗法师先辈们都在此刻睁开了眼,观看着这一场战斗。

  不断有异位面神袛中招倒下,被围在中心的杜兰德却始终岿然不动。

  他本质上并不受力,只将自己作为一个导体和中转站,全盘接受,再全盘送还回去。这不只是第一职业战斗法师的能力,也不只是第二职业刀锋审判的能力,更不只是第三职业的能力,而是杜兰德独有的能力。

  “大家听我号令。同时攻击。我就不相信他能一次性挡下我们所有人的攻击!”怒风灵武怒喝一声。

  神袛们停顿了一瞬,随着怒风灵武的号令,整齐划一地攻出了一击!

  这一次齐射围攻不分先后,空间上无死角。时间上也再无空隙。

  “……这里是怎么回事?”白矮人米洛不知何时出现在墓园中。脸色连变。“这么多人打杜兰德一个?他怎么只动用了109个单位的能级?”

  白矮人米洛不明缘由,眼见杜兰德无法完全抵挡住全部攻势,就要上前帮忙。却见杜兰德忽然大喝一声。双手高高抬起。他身后的“李尔蒙斯”也高举双手,双手持“两仪镜盾”,重重砸落,竖盾于前。

  盾面上的缓缓旋转的“冰火双鱼”忽然停顿下来,旋即由缓至快,急剧地逆转起来!

  无形的庞大吸摄力量,陡然爆发!

  怒风灵武老者目视着自己攻出的一缕枪影飞出,笔直刺向杜兰德的小腹,眼见就要刺中,怒风灵武老者的视线却忽然跟着枪影,偏转开去。

  只见枪影打了个弯,好像被卷入一个无形的漩涡的无助扁舟,在怒风灵武老者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枪影被吸入镜面。一起被吸入的,还有其他所有人的攻击。

  杜兰德深吸一口气,将盾面朝天,喝道:“去!”

  所有被吸纳的攻击全部从镜中喷薄而出,直冲天际,然后在极高的天空当中,隆隆炸开,经久不息。

  火胖子仰望天际,忽然说道:“撤掉现场封锁,录像。”旋即又叹道,“杜兰德用心良苦,不止为了祭奠英雄,也是在为咏战会议布局,为了彰显我们森德洛的实力和手段。他在规则上的造诣和手段,已经能够跨越‘非神与神’之间的差异了。”

  这一场绚烂的烟火终于结束。

  杜兰德目光扫向周围的异位面神袛们,左手一翻,取出了木刀“裁决”。他身后的“李尔蒙斯”也抬手虚握,掌间一柄模模糊糊的、似刀似剑、又好似一柄长尺的奇异武器,慢慢地开始凝聚成形。

  怒风灵武老者脸色大变,大叫一声:“行了,我们认输了!这场赌战,是我们输了,杜兰德你赢了!”

  杜兰德长吐出一口气,露出微笑,干净利落道:“很好,那就不必再打了。”

  说着收回木刀,“李尔蒙斯”手中那柄还未完全成型的奇形兵器,也随之散去。

  杜兰德又挥手散去镜盾,然后缓缓撤掉了凝而不散的零式刀意。李尔蒙斯的虚影消失不见,墓园里一派风平浪静,杜兰德站在原地,完全看不出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杜兰德先生……”怒风灵武老者有些艰难地开口,对杜兰德的称呼,不自觉地变成了“先生”。

  那天看到杜兰德战胜双天界大神官,众人只是震惊。这一次,才是真正折服。

  “杜兰德先生,你这招,叫什么?”

  杜兰德心想自己刚练成这招,好像还没起过名字。而且这一招目前只是雏形初成,还有不少进一步发展、完善的空间。比如两仪眼的融入,还有审判规则的深度融入。

  但所有手段的汇总,都是基于零式刀意所凝聚的李尔蒙斯的虚影。没有李尔蒙斯的虚影,杜兰德自己的身体,还不足以承受这么多神袛的攻击。

  “零式.李尔蒙斯。”

  杜兰德有了决定:“这招的名字,就叫‘零式.李尔蒙斯’。”(未完待续。。)

  ps:卷十起名为李尔蒙斯的第一个理由,大家知道了~哈哈。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