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十一 冰系之人

卷十 章十一 冰系之人

  “这家伙不简单。!”紫袍刀魂眼睛盯着对方,脑海里闪过刚才刹那间的交锋,心中微沉。

  对方的隐匿能力超一流,而且心计深沉可怕,故意将梨儿萌死放在地上,扰乱视线,分散注意,然后才趁机发动偷袭。

  而且偷袭时,故意让梨儿萌死先看到并流露出恐惧,令刀魂从梨儿萌死的恐惧眼神里意识到危机,刀魂低头避开了第一击,但紧跟而来的第二击,才是真正的杀招。

  换了其他战斗法师,恐怕已经被杀了。

  刀魂的身体强度不亚于主神器,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伤,中招的部位却疼痛异常,更憋了满腔的恼火。

  “这家伙到底是谁?”刀魂观察着对方,“是战斗法师?黑色矮人?还是什么其他的职业或种族?我竟然完全看不穿他的虚实深浅……”

  那人等了一会儿,见刀魂不说话,也不着急,继续用慢条斯理的语气说:“没听到我的问题吗?你是极冻审判的什么人?你这种身体强度,可不是一般的修炼方法能达到的。”

  他的口吻冰冷而淡漠,并不凌厉迫人,却自然而然地透出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

  紫袍刀魂沉默半晌,忽然笑了。

  他一个箭步突进,森德洛稳定的空间在他面前自动如浪分开,刀魂几乎没有花费任何力气,就在无阻力的情况下,越过数十米的距离,出现在对方眼前。

  那人“咦”了一声。似乎有些意外。但并不慌乱,更不躲闪退避,而是提起拳头,径直朝刀魂的脸上打去。

  噗的一声,拳锋刺穿了紫袍刀魂的脑袋。

  神秘入侵者微微一怔,没从拳头上感受到任何“击中实物”的反馈。旋即他胸口忽而遭受重击,背脊微拱,双脚离地,和刚才的刀魂一样扎手扎脚地抛飞出去。

  “呼……”

  紫袍刀魂吐了口气,缓缓收回拳头。

  在他身后。刚才被对方洞穿的那个“残影”。这才渐渐消散。紫袍刀魂第一次加速启动后,在对方举拳攻击自己的刹那,进行了二次加速爆发,于刻不容缓之际。矮身避过对方的拳击。然后趁对方中路空虚。一拳打飞了敌人。

  这和神秘入侵者之前偷袭刀魂时,所运用的战术思想是一致的。

  “刚才那一脚,还给你了。”刀魂晃了晃拳头。冷笑道,“免得你好像觉得踢飞了我一次就高过我一头似的。现在,把你的傲慢收拾干净,然后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荒芜的沙丘上卷过一阵大风。

  那人被刀魂一拳打飞后,身体如风中飘絮,轻描淡写地翻身,在空中悠然几个盘旋转折,最终稳稳落地。

  相比起紫袍刀魂之前被踢飞后的应对,这人显然更胜一筹。他落地后,并不说话。既不回答刀魂的问题,也不追问刀魂与极冻审判的关系,隐藏在大斗篷之下目光从帽檐下穿过,落在紫袍刀魂身上。

  虽然刀魂看不到对方的容貌和眼睛,但不知为何,他觉得对方此时看自己的目光很怪异,让人浑身不舒服。

  这时,躺在地上的梨儿萌死虚弱地说:“我本来……本来正在李尔蒙斯家族的旧址……做调查……结果碰到了这人,被他打倒之后,一路带到了这里。”

  紫袍刀魂闻言一愣,这么说来,眼前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难道也知道这个所谓的“命运安排之地”?

  “原来你不是冲着我来的?”刀魂问。

  对方还是不说话。

  刀魂眼神冷淡下来:“既然你不愿意开口,那也简单,我直接送你上路吧。活捉之类的无聊把戏,我一向没有半点兴趣。”

  “嗯,你来试试好了。”那人终于开口了,依然压着嗓子,声音中却透出了些许情绪,“我对你也有些兴趣,尽管攻过来吧。”

  刀魂冷笑一声,身体在无声中渐渐发生转变。他身上的紫袍变成了淡紫色的骨甲,覆盖全身。骨甲无缝无隙,浑然一体,而且非常贴身,将杜兰德挺拔的身形和每一条肌肉纹路和力量感,全都衬托出来。

  当全副骨甲加身之时,紫袍刀魂的头发也变成了泛着冰冷光泽的深紫色。紫发根根如钢针,充满锋利感,被一个同为骨质的王冠型护额束起。

  于是在如妖魔般的野性之中,又平添了几分尊贵和霸道。

  梨儿萌死脸色大变,闷哼着贴地滚出数十米,张嘴喷了几口血。他本能地想要离现在的“杜兰德”越远越好。

  刀魂脚下的一层粗砂无声消失。

  刀魂周身的空间在剧烈地颤抖。

  紫色狂飙不知何时笼罩了整个沙丘,刀魂就是中心。淡紫色的骨甲上,慢慢浮现出一道道刀型的细致纹理,其中仿佛蕴含着某种至高的规则和道理。

  这一刻,紫袍刀魂仅仅站在那里,就是规则!

  “……职业真形。”神秘入侵者低声道。声音中已多出了不少凝重与认真,但依然保持着平稳淡定。

  此时刀魂的姿态,正是杜兰德曾经在神之预备学院的山顶上,与刀魂联手展现过的第二职业的职业真形:刀锋审判。

  “看你的能级,也不过100多,跟我差不多呢。”刀魂脸上一点点绽开狰狞又愉快的笑容,“在能级相近的战斗中,除了杜兰德那小子以外,我还从来没输过!”

  刀魂慢慢压低了重心,就像一张逐渐拉紧的强弓,正在紧绷中急剧地积蓄力量。一道道冰冷森寒的紫色骨刺,从他的双肘、双膝、脚背、肩膀、背脊各处,慢慢地冒出来。好像出鞘的刀锋,如妖魔野兽般充满攻击性。

  入侵者忽然退了半步。他长长的袖子里“西西索索”地动了动,旋即一截冰蓝色的锋刃从袖口处,探了出来。

  “来吧。”入侵者轻声道。

  话音刚落,一只披覆骨甲的拳头已经出现在他的脑袋左侧,横击过来!

  ……

  ……

  同一时间,咏战堡垒。

  杜兰德正脸色冷冽,满眼杀气。在他的身后,李尔蒙斯的虚影昂然伫立。

  当杜兰德拉开审判巨弓,搭上奇形刀箭时。“李尔蒙斯”同样张弓搭箭。手中浮现出一副放大了十多倍的超巨型紫色弓箭。

  一大一小两支箭矢,同时开始色泽加深,变为紫黑。上位神级别的庞大能级通过杜兰德的双臂,全力注入弓箭。没有半点保留。

  杜兰德根本不能再有任何保留了。因为米洛所说的同类入侵者。眼下正在“命运安排之地”。已经和紫袍刀魂相遇。

  “如果真的是米洛的同类,就不是刀魂能应付的家伙了。”

  ……

  ……

  锵——

  一声刺耳之极的撞响。

  荒凉的沙丘上,一道让人根本看不清楚的紫色身影正追着入侵者。疯狂进攻着。展现出“职业真形.刀锋审判”后,刀魂全身上下的任何部位,都可以成为致命武器。攻击力、爆发力、速度、物质防御、灵魂防御、反应、领域……所有的战斗要素都暴涨了一大截。

  而入侵者好像落叶,看起来全然没有还手之力。

  可实际上,入侵者忽快忽慢地挥动着手中的冰蓝色锋刃,只守不攻,竟将刀魂如狂潮般的攻势一一挡下。

  神秘入侵者一边防守,一边冷静肃然地评价着:“厉害,很厉害的职业真形。全面性上近乎完美,规则位阶也不错,厉害,真的厉害。”

  “不过还不够。”

  冰蓝色的锋刃忽然点出,粘住了紫袍刀魂的拳头,向旁边一带,将刀魂拉得一个踉跄。

  随后入侵者抬起细腻白皙如女子的左手,轻描淡写地凌空画了一个蓝色的冰环,晶莹剔透的,好像一只蓝冰质地的华美手镯。

  手镯一出,周围的时间流速陡然间变慢了许多!

  接着是第二个冰镯、第三个冰镯、第四个、第五个……那人慢条斯理地一个接一个圈画下去。转眼之间,数十个冰镯铺天盖地朝紫袍刀魂“套”了过来。

  冰镯绽放出的蓝色光辉,将这片沙丘染得蓝蒙蒙一片,刀魂感到自己的身体和意志都在变慢、变缓,感觉自己就像快要被冻在琥珀里的虫子。

  “你这是……琥珀之刃?!”紫袍刀魂脸色阴沉之极,他还是第一次在能级相近的情况下落入下风。

  要知道在精灵王庭时,那些实力不亚于森德洛1级预备神的王庭近卫们,在刀魂面前都不堪一击。

  神袛之下,刀魂应该是无敌的,此时却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死死压住了。

  这人明显是冰系属性。

  而且“琥珀之刃”是战斗法师的招式,有着凝停时光的效力。如果真是琥珀之刃的话,这人岂不是一个冰系的战斗法师?

  “琥珀之刃?不是的。”那人依然不紧不慢地画着圈圈,淡淡道,“琥珀之刃与橘焰鬼斩齐名。橘焰鬼斩的最终形态,是橘焰鬼面。而我这招,并不是琥珀之刃,而是琥珀之刃的最终形态——真形.琥珀冰镯。”

  这时已有数百个冰镯将刀魂团团围住,入侵者轻叱一声,所有“琥珀冰镯”同时爆发出耀眼的蓝色光芒。

  梨儿萌死不得不闭上眼睛,隔了好久重新睁眼时,只见一个巨大的半透明蓝琥珀,已将紫袍刀魂牢牢冻结在内。

  梨儿萌死眼中不由浮现出绝望之色。

  “哼,本是来找李尔蒙斯家族的,没想到竟有意外的收获……”入侵者拍拍蓝色琥珀,喃喃自语道。

  琥珀里传递出刀魂的意念:“我……没输。”

  “你已经被我困住了,这还不算输吗?”入侵者轻笑道。

  “看看……你的头顶……白痴!”刀魂骂道。

  入侵者仰头一看,只见一朵不起眼的紫色火焰,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头顶。紫色的“审判之火”忽然下落,在入侵者的心口处打下一个审判印记。下一刻,狂风陡然大作,从远方卷起一堵沙墙,滚滚如潮般奔涌。

  沙潮浪尖之上,两支紫黑色的箭矢,一小一大,一前一后,御风乘浪而来。

  神秘的入侵者全身斗篷在风中狂卷,他的身体明显震动了几下,第一次失态低呼道:“上位神?!该死的……罗切斯特怎么没告诉我!”(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