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十四 古语有云

卷十 章十四 古语有云

  眼前这个家伙,悄无声息地突破了森德洛的位面晶壁,又避开了斯内尔研发出的真矮人甄别技术,鬼鬼祟祟地在李尔蒙斯家族旧址兜了一圈,又秘密来到这个被1号称为命运安排之地的沙中遗迹。

  种种这些非常可疑的作为……其实都不算什么!谁还没一点秘密呢,只有这些的话,合作是有可能的。

  “不过!我们森德洛有句古语,你应该听说过吧。”杜兰德看着对方,认真地说,“不和蒙面无名之人联手打架,因为最后,刀子一定会从自己的背后来。”

  兰子一愣,悄悄问夜翼:“森德洛真有这么一句古语吗?我从来没听说过。”

  夜翼眼角抽搐,面无表情道:“傻妮子,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吗?是杜兰德那小子胡扯的,他只是不想和对方联手而已。”

  “哦……”

  但是让两女都没想到的是,那入侵者听了杜兰德的话,竟然点了点头,同样一本正经地回道:“你说得不错!但你说的这句古语,其实还有下半句——必须和蒙面无名之人联手打架的话,别冲在前头,站在后面,这样就不会有从背后来的刀子了。所以你看,和我联手还是可行的,只要走在我后面就行了。”

  “……”杜兰德脸色微僵。

  夜翼闭眼揉了揉眉心:“一个家伙凭空捏造古语拒绝联手,另一个家伙居然也凭空捏造出个下半句来应付,服了……”

  似乎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入侵者接着说了下去:“首先声明,我不是罗切斯特的部下。虽然我从他那里获得了变身为超级矮人的力量,但我没有接受他给我的水系神火,所以你们看,我的能级还只是下位神的级别;别不相信,如果真是罗切斯特派我来的。我怎么会不知道森德洛出了你这样一个上位神级别的人物?更重要的是……”

  说到这,入侵者故意一顿,声调陡然间高昂起来:“……更重要的是,罗切斯特给予我的这份力量,又怎么能和李尔蒙斯留下的东西相比?”

  “好吧,我承认被你勾起好奇心了。”杜兰德叹了口气。做了个“我暂时不动手”的手势,“麻烦你,长话短说吧。”

  入侵者的防御力确实强到变态,要杀她很难,但要活捉她。杜兰德还有一定把握。

  这一点,杜兰德很清楚,对方更清楚,所以才抛出联手这一方案。

  杜兰德自忖没有十足的把握留下这人,那就索性先听听对方怎么说好了。

  只听入侵者说道:“简单来说,找到李尔蒙斯家族的所在,就能找到李尔蒙斯留下的重要之物。不然的话,双天界和罗切斯特。怎么会花那么大的力气寻找李尔蒙斯家族?那边那个红袍小子,之前在李尔蒙斯家族的旧址晃悠时,正好被我撞见。他恐怕也多少知道些什么吧。”

  梨儿萌死见杜兰德等人一齐看向自己,不由苦笑着摇头:“不是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只是觉得自己的记忆似乎有某种缺失。而缺失的部分,可能和李尔蒙斯家族有关,所以才去那里的。”

  杜兰德心中了然:梨儿萌死被小妞洗掉了与晋升死路有关的全部记忆。梨儿萌死之所以知道晋升死路的存在,全因为他偷了一块李尔蒙斯留下的石板碎片。如今那块石板碎片。就在杜兰德手上。

  杜兰德想了一下,故意说道:“我猜李尔蒙斯留下的重要之物。是一把钥匙吧。”

  “哦?你也知道远古之匙?”入侵者惊讶道,“不过那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恐怕只有罗切斯特一人想要而已。而且远古之匙或许并不在李尔蒙斯家族手里。”

  “那么,李尔蒙斯家族到底有什么呢?让你、双天界、还有罗切斯特都这么迫切地想要得到?”

  “一块石板。”入侵者说。

  夜翼和兰子听了都只觉困惑好奇。杜兰德却心中一凛,脸上则不动声色,只做出了恰到好处的惊讶。

  梨儿萌死却用力抓了抓头皮,总觉得似乎这个石板,和自己缺失的那段记忆有关。

  “杜兰德,既然我们要联手,那么,告诉你们也没什么。”

  入侵者显得很大方,淡淡道:“简而言之,李尔蒙斯家族中,保留着一块李尔蒙斯留下的石板,那块石板是双天界和罗切斯特都想要的东西。但他们都不知道这个地方,这个‘命运之门’的所在地。”说着指了指众人所在的遗迹,还有遗迹中的那扇破烂平凡的石门,接着说:“当我发现以双天界的势力,还有罗切斯特的手段,竟然都找不到李尔蒙斯家族时,我立刻就想到:李尔蒙斯家族一定被命运之门传送走了。我从罗切斯特那里骗取到了力量,然后来到了这里,正是为了再次开启命运之门,找到李尔蒙斯家族。怎么样,我说了这么多,足够有诚意了吧。”

  刀魂问:“那石板上有什么?你们为什么都这么想要?”

  入侵者嘿嘿低笑起来:“为什么想要?嘿嘿,哈哈哈,当然是因为想要获取力量!李尔蒙斯是位面世界诞生以来,当之无愧的最强者。什么帕宁的奇蓝王、什么龙族的天空龙、什么妖精灵始祖、什么双子光明的双面天枰、还有当年那位超越了上位神、达到至神级别的天界至高神官——这些能够完全无视百阶屏障的伟大存在,又有哪一个能超越李尔蒙斯?”

  “至于森德洛的极冻审判,两仪裁决,顶多只能短时间内强行突破百阶屏障,无法持久,而且消耗巨大。”

  “双天界那些只能依靠双天典来突破百阶屏障的废物们,就更不用说了。”

  “李尔蒙斯,是当之无愧的位面之王!”

  “他当年离开之前,为了帮后世子孙们扫灭威胁。可是亲手宰了双天界的那名至高神官,灭掉了那个时代唯一有可能挑战他的存在,然后才悄然离开。而他留下的石板上,记载着这个世界上最真实、最本源、最强大的力量。足以将至神级别的人物,都灭杀得一干二净的力量!”

  说到这。入侵者显得有些激动:“究竟什么是力量,你们想过吗?李尔蒙斯一人兼具森德洛七元素神火,最后却抛弃所有神火离去,不觉得奇怪吗?力量到底是什么?又来自哪里?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我们看不懂又不理解的力量了,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虚妄的?什么才是至真至强?——这些问题,只有一个人能回答。只有至强者才有资格回答,这个人就是李尔蒙斯!他把他的答案,留在了那块石板上。”

  “所以我来到这里,寻找被命运之门送走的李尔蒙斯家族。”

  听完这番话,杜兰德沉默了好一会儿。

  究竟什么是力量?

  哪些真实?哪些虚妄?

  这两个问题让杜兰德瞬间想到了很多——

  罗切斯特的绝对防御。超级生命们庞大到堪比神袛的基础能级,魔龙罗德格特的种种神奇手段,女儿凯瑟琳头顶的那颗无名星辰,梭罗看穿未来的瞳力,还有杜兰德自己那好像能够审判一切的审判规则之力,以及虚空中那道无形的百阶屏障……这些人们正在使用着的,见证着的,却又不能真正理解的力量。真的有很多。

  杜兰德承认自己有点被说动了。

  “但问题是……”夜翼敏锐道,“如果李尔蒙斯家族中真有这么厉害的东西,为什么这个家族这么多年来一直不算强?”

  入侵者答道:“因为李尔蒙斯要做的事太危险了。他不希望自己的家族因为太过强大而引人注意。但他又希望能留下强大的火种,所以石板是被封印的,只有在特定的契机和条件下,才有可能解开封印。”

  “契机和条件?你觉得这场矮人战争就是契机?”

  “是的。”

  至此,对于这个神秘入侵者的话,在场几人都相信了。

  这人看来真的知道不少事情。如今双天界和罗切斯特都在寻找李尔蒙斯家族。时间有限,强敌众多。如果和这么一个知情人联手,绝对能抢得先机。只不过。需要承担一些未知的风险。

  刀魂、夜翼、兰子、还有梨儿萌死都不由看向杜兰德。

  入侵者也盯着杜兰德:“怎么样?要不要和我联手,一齐去找李尔蒙斯家族?你的实力加上我的情报,事情一定会进展得非常高效。”

  只见杜兰德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气,斩钉截铁地说:“不、要!”

  “为什么?为什么!”入侵者怒道,“我都已经透露了这么多情报给你,你这小鬼,是白痴吗?没有我,你知道命运之门怎么开启吗?你知道怎么让命运之门将我们送到李尔蒙斯家族目前的所在地吗?你知道怎么得到、并开启那块石板吗?”

  杜兰德懒洋洋地掏掏耳朵:“不知道啊。”

  “那你干嘛不跟我联手?”入侵者难以理解。

  刀魂用手肘捅了杜兰德一下,悄然交流着:“你白痴吗?我觉得联手一下也没什么不好啊,干嘛一口回绝?”

  杜兰德看着入侵者说:“古语说了:不要和蒙面无名之辈联手。”

  入侵者气得几乎一口血喷出来:“该死的,我从李尔蒙斯的时代活到现在,从来没听过有这么一句古语!”

  杜兰德满脸惊讶:“你不是都说出后半句了吗?”

  入侵者暴跳如雷:“见鬼!见鬼的!我那都是顺着你的话胡扯的,你难道不懂吗?你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兰德一本正经地说:“下半句是你乱扯出来的,上半句却是货真价实的!我不骗你。”

  入侵者森然问道:“怎么,你难道有十足的把握将我留下吗?”

  杜兰德摇头:“没有。”

  “你有几成把握?”

  “最多四成吧。”

  “只啊,只有一半不到的把握,一半都不到!”入侵者大声强调了一遍,又问。“那你联不联手?”

  “不联手。”

  “……好吧,我告诉你我的名字,这样你那句古语就不作数了吧。”入侵者看来是真的不想和杜兰德在此拼个鱼死网破,强抑怒气,又退了一步。“我叫冰凝,论岁数,我做你们的老祖宗都够了,不过考虑到我从古老的年代至今一直在冰中沉睡,去掉那些年份的话,我也不算很老。”

  “冰凝你好。”

  “嗯。小鬼你也好。”

  冰凝放缓了口吻,认真说道,“好了,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打开命运之门。去找李尔蒙斯家族吧。”

  “不,冰凝你误会了……”杜兰德抿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好像,没说过我同意和你联手啊。”

  “不是说‘冰凝你好’吗?”

  “打个招呼,你别多想。”

  “……”

  遗迹中变得死寂一片。

  冰凝身上的斗篷忽然静止,在风中一动不动,犹如铁铸。周围的风与沙渐渐地也都静止了。冰寒刺骨的杀气。从冰凝身上散发开来。

  她的怒火都是极度冰冷的,一字一顿低沉地问:“你耍我?”

  老实说,夜翼和兰子也有些不理解杜兰德为何如此坚决地不愿暂时联手。

  只见杜兰德收敛了嬉笑之色。看着对方轻声道:“刚才你我的那一轮交锋,我故意采取守势,并不只是为了试探你的手段和底细,更是为了试探‘心意’。”

  “什么意思?”

  “我和你一样,也是用刀的。”杜兰德说,“所以我知道。两个用刀之人,能够在彼此交锋的瞬间。多少看到读到或听到对方心中的某些情绪和想法。”

  “而我从你的刀气中感受到的,是对我的极端恶念。”

  说到这。杜兰德的脸上竟然显露出一丝恐惧,不过很开变为坚定:“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你对我生出这种程度的恶念,但有一点很肯定:你的恶念,竟然让我难以自控的感到恐惧!所以,对于你这样的人,我不愿、更加不敢联手啊。”

  紫袍刀魂叹了口气,回想起之前自己被冰凝困住的那一刻,目光负责。

  刀魂比夜翼和兰子更能理解杜兰德的话。

  确实,从冰凝身上,刀魂感受到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恶意,只是刀魂没能像杜兰德感受得那么清晰。

  自称冰凝的入侵者闻言沉默了很久,随后恢复了平静,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最后问一遍,你真的打算拒绝与我联手吗?”

  杜兰德摇头道:“不是打算。我已经拒绝了。”

  冰凝忽然一言不发地转身,急速冲向遗迹正中间的那扇石门。

  她手一翻,掌间浮现出一团殷红的鲜血,然后屈指轻弹,将血珠弹向石门门楣上的一个小小的血槽。

  “命运传送之门,给我开!”冰凝狂喝着冲向命运之门。

  杜兰德微微一笑,抬脚重踏地面。

  随着他这一踏,整个遗迹都震动起来,却不是受到压迫时的摇晃震感,而是一种“共振”。

  一股强烈的气息从遗迹各处升腾起来,与此同时,杜兰德身上腾起浓烈的零式刀意。两股气息刚一触碰,便立刻水乳交融地汇成一体。

  下一刻,一尊笼罩了整个遗迹的巨大的李尔蒙斯虚影,缓缓浮现、抬头!

  冰凝仰头,看着那足有百米之高、眉目俨然的李尔蒙斯的虚影,似乎能感受到虚影双眼中射出的两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她不可置信地尖叫了一声:“李尔蒙斯?怎么会是李尔蒙斯的零式?!小鬼你……你难道是……”

  “再告诉你一句吧,我发明的古语。”杜兰德看着身形骤僵的冰凝,微笑着说,“找人联手抢夺李尔蒙斯家族的东西之前,先问问那人,是不是李尔蒙斯家族的人!”

  “零式.李尔蒙斯!”

  杜兰德遥望冰凝,双掌一合。(未完待续)

  ps:当如此重要的大章到来的时候,只能代表一件事……偶想要票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