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二十二 重逢

卷十 章二十二 重逢

  “你……认识杜兰德吧?”

  面对安德丽雅的问题,艾莉婕微一沉默,然后露出微笑:“你问我认不认识督兰德?这位女士,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你所问的这位,不就站在我身边吗?刚才他还和你们交过手。”

  “你没必要装傻。”安德丽雅淡淡道,“我的森德洛语发音还算标准,没听清的话我可以再说一遍,我问的是,杜兰德。”

  艾莉婕想要保持微笑,但她脸上的微笑已变得有些僵硬。她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她身旁的督兰德清楚感受到了妻子心神的动摇。

  “你……你认识他?”艾莉婕努力保持声音的平稳,看着安德丽雅,“他、他还活着?他在哪里?”

  安德丽雅看看艾莉婕,又看看她身旁的督兰德,最终什么也没说,只叹了口气,说不出是唏嘘还是叹惋。

  凯撒对于两个女人隔着自己的对话非常不满意,他皱起眉头,冷冷说道:“杜兰德?什么人?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还有,你这个女人怎么会说我们战斗法师的语言,你居然连我们家族的姓氏都知道?”

  安德丽雅已经知道眼前这些战斗法师都是杜兰德的族人,而对面那个女人,恐怕就是杜兰德曾经和自己提过一两次的“那个她”。

  既然如此,这件事情的处理就要谨慎一些了,安德丽雅挥手示意牧城众收回武器,张嘴正打算说什么,却忽然脸色变化,猛地仰头向天空看去。

  几乎和她同时。凯撒和艾莉婕也感应到了某些不对劲,仰头看去。再然后才是牧城众和战斗法师们。最后则是牧城的居民们。

  空气中传来“隆隆……隆隆”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还很远,却已经让牧城中的空气开始炙热躁动起来。某种绝大的不安笼罩住在场每个人的内心,无论眼力好坏。此时都能看到天空中那团放大着的耀眼火光。

  火焰是高速摩擦空气的产物,有什么东西正从天际急速坠落下来!

  “所有人,撤。”凯撒当机立断。

  他无法判断那个急坠而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战斗法师本能让他感到了巨大的危机,凯撒自信,却不鲁莽。所以他第一时间下达了撤退命令。

  “我们也快点离开这里吧。”督兰德拉了艾莉婕一把。

  艾莉婕略一犹豫。对安德丽雅说:“叫上你的人一起走。”

  安德丽雅却流露出一丝苦笑:“抱歉,在场的人,恐怕一个也走不了……”

  凯撒的人恰在此时喊道:“该死,这里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这么强的结界?我们都被困在城里了!”

  凯撒和督兰德脸色一变,同时冲到城门口。却被一重柔和的光晕给弹了回来。巨大的结界笼罩了整个牧者之城。

  “这是我下令开启的结界。”安德丽雅说,“本来以为诸位是敌人,所以已经做好了聚歼的安排和准备。别试图攻击了,短时间内没可能打破结界的。”

  安德丽雅扬起头,看着那个已经非常接近的“陨石”,“我们算是暂时被锁在城里了,现在,祈祷那东西别正好落在我们头顶上吧。”

  ……

  ……

  “快点!挣脱开!不然就被拖死了!”杜兰德怒喝着。声音却被周围呼啸的狂风遮掩。

  杜兰德正以极快的速度下坠着,越来越快。

  夜翼和兰子都被那头岩鲸死死粘着。两名神袛的力量,竟都无法承载岩鲸这种巨大且沉重的超级生命。

  杜兰德自己也不好受。焰爪鬼熊完全把他当作了落水后的最后一根稻草,死死抱着,说什么也不肯放手。杜兰德和刀魂都已经用尽全力,死死顶着头顶的岩鲸,却根本顶不住。

  杜兰德忽然想到火胖子跟自己说过的一件事:位面蜉蝣攻击位面的方式很独特,它们会进入位面高空。然后任自己自由落体,巨大的体积和质量会在落地的瞬间。将位面大陆震得四分五裂,然后位面蜉蝣才会化整为零。不紧不慢地开始进食,吞吃支离破碎的位面。

  岩鲸的体积远远比不上位面蜉蝣,肯定达不到以身子砸碎位面大陆的程度。

  但以这种速度下坠,万一在落地的瞬间,被这两头超级生命拿来当垫背的,那可就不死也得重伤了。

  “我们的下方是什么?陆地,还是海洋?”兰子喊着问。

  夜翼扫了一眼:“好像是座城。”

  杜兰德低头一看,瞬间心都凉了半截——下方确实如夜翼所说,是座城。那是牧者之城,而且就快要撞上了!

  本来杜兰德想的是让自己、夜翼和兰子无论如何都要挣脱开来,别被两头超级生命拖着一起玩火星撞地球。超级生命的身体素质禁得起这种撞击,杜兰德经过反复强化的身体应该也行,但夜翼和兰子未必受得了。

  但现在,单单让三人脱身已经不够了。

  两头超级生命就像毁灭世界的陨石,即将到来的撞击肯定撞不碎大陆,但牧者之城及其周边地带肯定完了。

  怎么办?

  托起这两个大家伙?事实已经证明这完全不可行,否则三人也不会被拉着急坠而下。

  用“橘焰鬼面”对两头超级生命进行空间挪移?可惜火胖子菲波不在,如果他在的话,说不定还能尝试一番。以火胖子的实力和手段,也未必能转移这么大的家伙。

  还有第三种方案——在空中对两头超级生命进行肢解和分散,就像用导弹击碎即将毁灭地球的陨石,化整为零。

  杜兰德、夜翼和兰子联手,确实拥有这种杀伤力,但是,用来完成肢解的时间不够了。

  “夜翼。兰子,你们配合我行动。”杜兰德深吸一口气,时间已经不允许深思熟虑,只好尽力一试了。

  杜兰德操纵李尔蒙斯虚影,猛然一个发力。先将碍事的焰爪鬼熊横甩出去。这头大笨熊在空中扑腾了几下,忽然福至心灵,发动了种族真形穿梭空间的能力,嗖的一下便消失不见,不知道穿梭到哪里去了。只留下一声欢呼似的熊吼。

  “笨熊,早点开窍多好。”杜兰德心中大骂。

  挣脱开巨熊的杜兰德凝聚出“裁决尺剑”。左一剑,右一剑,帮助夜翼和兰子终于挣脱开了岩鲸的纠缠。

  杜兰德喊道:“你们先下去,用两仪怒莲保护好牧者之城!看这落点,搞不好会正好落在牧者之城的中心。”

  夜翼和兰子点点头。也没多问,她们都对杜兰德有着充分的信任。两女脚步一点,同时加速向下方急冲。

  城中,凯撒正抡动金色大剑,从内部猛攻结界。水一样的紫色结界却有着惊人的韧性,凯撒苦攻未果,回头喝道:“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那东西的落点根本就是我们的脑袋顶上好不好?不想死就跟我一起攻击结界!”

  “也许那‘陨石’会被结界挡下来也说不定。”有人小声的说。

  凯撒双眉陡然立起,眼中射出逼人的怒意:“将希望寄托在他人和外物身上。这是弱者的行为,是谁?刚才那话是哪个混蛋说的?”

  “不觉得那家伙有点二吗?”黑德森指着上窜下跳的凯撒说。

  铁拳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牧城众们都很明白那道结界的强度,老实说他们反而不是很担心。就算牧城被不明坠落物砸中了,他们相信,结界会抵消大多数冲击力,没那么容易破碎的。难点在于如何在冲撞之中,保住牧城的居民们。

  “那道结界真的没法撤去?也没法攻破?”艾莉婕来到安德丽雅身边。

  安德丽雅瞥了她一眼,说:“没你想象的那么厉害。虚神的话,肯定没那么容易攻破。但如果是神级强者。恐怕一击就能打破吧……”

  话音落下的瞬间,“哐啷哐啷”两声连响。紫色的结界好像被子弹击穿的玻璃,轰然破碎出两个窟窿!

  紫色碎片四溅。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如闪电般突入结界,然后落入城中。

  那视觉冲击和心理冲击感,就好像一面明明标识着“防弹”的强化玻璃,忽然间就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两枚子弹,轻轻松松打了个对穿,简直比劣质玻璃更加脆弱。

  率先来到城中的夜翼和兰子破入结界后,恰好从凯撒身边掠过。凯撒近乎本能地一剑劈了过去:“什么人?”

  夜翼就好像拍开一粒灰尘似地反手拍飞了凯撒的金色大剑,喝道:“滚开!”

  两女根本没时间废话,双双落入城中后,明光与夜影从她们体内猛烈爆发出来,城中的强者们在真正的神袛面前,根本什么实力也发挥不出来,只听到兰子的一句喝声:“所有人,运转好力量保护自己,快!”然后眼前就被光怪陆离的光与影填满。

  以牧者之城为中心,一朵巨大的黑白双色莲花绽放开来,朵朵花瓣将城池保护在内,不过夜翼和兰子对这道防护并不特别自信。

  天空中,杜兰德看到下方的牧城已经被护住,稍稍安心了些。

  他忽然从“零式.李尔蒙斯”的虚影脱离出来,加速飞到了虚影和岩鲸的下方,然后持刀飞劈出无数道刀光。每一刀都是零式,零式在空中彼此交叠着,交叠几次之后,刀光便会猛地膨胀开,吹气球似的,化为一个巨大的李尔蒙斯虚影。

  于是,一个又一个“零式.李尔蒙斯”出现了。

  虚影们肩并着肩,在空中连成一条斜斜的线。

  所有李尔蒙斯虚影都举起双手,撑起一面“两仪镜盾”。盾面彼此相连,形成了一道好像“滑梯”的东西。

  岩鲸落在滑梯的顶端,强大的冲击力下,一个又一个李尔蒙斯虚影被压得爆裂开,但岩鲸原本直线下坠的轨迹也被改变,它顺着镜盾构成的滑梯,一路滑了下去!

  当牧城中的人们恢复视线时,看到的场景是一头浑身缠着火焰的巨型鲸鱼,在城外不远处轰然落地的瞬间。

  撞击形成了堪称恐怖的震荡和冲击波,其中九成九都被一朵光影交织的莲花挡下了,剩下的余波依然令城中之人倒了八成以上。

  这一刻,就连最不可一世的凯撒,都明白如果被那头大鲸鱼正正砸在城中的话,就算有光暗莲花的保护,在场至少也得死掉一半以上的人。

  原来掉下来的是头鲸鱼?

  是谁改变了那条大鲸鱼的下落轨迹?

  “杜兰德!”

  有人这么喊着。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快到没人来得及去思考这声“杜兰德”所代表的具体含义。

  人们只看到:刚才撞进结界的两个强大女人,此时正腾空而起,一起接住了一个从天而降的男人。

  那个男人浑身软绵绵的,一副体力透支半死不活的样子。

  夜翼和兰子一左一右,让杜兰德的双臂挂在她们的肩膀上,然后用尽量平稳的速度,缓缓向城中降落下来。

  所有人都仰头看着这一幕。安德丽雅和艾莉婕所站的位置很巧,她们几乎同时看到了那个男人的正脸。(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