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二十四 梦境

卷十 章二十四 梦境

  你可以把有尽虚空想象成一个蛋,虚空隔膜就是蛋壳。蛋壳之外,是未知边界的无尽虚空,混沌黑暗一片。

  十颗主星辰悬挂在虚空隔膜上,其中有太阳,也有月亮。而在所有位面中仰望天空所看到的太阳和月亮,仅仅是真正的太阳和月亮在位面晶壁上的投影罢了。

  主星辰的光辉投射不到隔膜外的无尽虚空,却能几乎洒遍隔膜内的有尽虚空的每一个角落里。只是几乎,并非绝对。

  此时此刻,在有尽虚空某处,在一个恰好不会被任何主星辰的星光照耀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人,这人通体光质,只有巴掌大小,全身透着双天界特有的古老尊贵。

  小光人没有实体,只能算作一个投影分身,很高明的那种。

  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小光人面前的虚空忽然扭曲成一个漩涡,漩涡形成剧烈的喷吐力量,一个漆黑如墨的小小身影从中漩涡核心跨步走出,在小光人面前站定。这是个漆黑如墨的小矮人,也是投影分身,也很高明。

  “罗切斯特。”小光人开口了。

  “抱歉,迟到了。”小矮人说。

  “叫我来有什么事?”即使在没有任何星光会照耀的阴暗之地,小光人依然很谨慎,口吻透着些许不满,“你知道,名义上我们双天界和你的矮人大军仍是敌对关系,至少要维系这个表面现象。”

  “所以?”

  “所以,你我之间的见面应该越少越好。”小光人飞快地说着,“森德洛即将召开咏战会议。青色愤怒马努斯也正在积极拉拢各个主位面。我们双天界现在很忙的!如果没有绝对必要的话……”

  “我知道李尔蒙斯家族在哪里了。”小矮人打断对方说。

  小光人瞬间将后续的抱怨吞进嘴里,立刻改口问:“在哪?你怎么找到的?为什么要告诉我?你想做什么交易?”

  “你能不能别表现得这么直白无耻?”小矮人说,“本质上,我还有一部分是战斗法师,受不了你这种万事皆为交易、万事皆可交易的风格。这会让我觉得总有一天会被你从背后戳一刀。很不爽。”

  对于罗切斯特颇具讽刺意味的话,小光人耸耸肩,没所谓地说:“一次问太多你回答不过来啊?那好,我一个个问吧,那个家族,现在在哪儿?”

  小矮人挥手扔过去了一个东西:“这是位置坐标。”

  “可靠吗?”

  “完全可靠。”小矮人语气淡淡的。“还记得我麾下的2号超级矮人吧,就是1号超级矮人米洛背叛我之后,被我选中的那个。”

  “恩,你是说极冻审判的战刀分身?她不是从你这里骗到力量之后,就偷偷跑掉了吗?还偷走了一份水系神火。”

  “是我故意让她跑掉的。”小矮人露出一丝微笑。“她知道一些连我都不知道的事,我给你的坐标,正是她目前的位置。她以为摆脱了我,实际上还在我的掌控之下。虽然不知道她究竟到了什么地方,但那应该就是李尔蒙斯家族的所在地了。另外,她不是极冻审判的刀,她是冰凝,我的2号超级矮人。代号为‘冰’。”

  小光人笑问:“白矮人米洛背叛了你,冰矮人米洛也背叛了你,你确定掌控得了她们?”

  “等我的本尊料理了梭罗那个难缠的家伙。他们自然会完全变成我的人。”小矮人的口吻透着强大的自信,“血脉的羁绊是永恒且绝对的,即便命运之力也无法斩断。米洛和冰凝都是我的孩子,现在只是暂时叛逆。”

  “放风筝可能会断线的。”

  “多谢提醒。”

  “……行,坐标我收下了,你要我做什么?”

  罗切斯特深吸一口气说:“出于你也知道的原因。我的本尊目前无法脱身。而森德洛出了个杜兰德,有他坐镇咏战堡垒。我办很多事情都很麻烦。事实上,龙族的我。还有双子光明的我,都已经被杜兰德干掉了,虽然对我的真正力量无损,但还是很麻烦。”

  罗切斯特并不知道杜兰德已经不在咏战堡垒了,双天界也不知道。

  “所以你想让我们双天界派人去抓李尔蒙斯家族?”

  “是的。”

  “你不怕我们私吞了战果?”

  “你们要的东西,和我要的不一样。所以没有冲突。”小矮人罗切斯特说,“这块蛋糕足够大了,大可以同时喂饱你我两方,因此没有算计和争斗的必要。我提供坐标,你派出人手,联手掠夺,共同瓜分。就是这么简单。”

  “说得好!跟你合作就是轻松。”小光人轻笑,“那么,我会派出双天界所有的伪大神官出动。”

  “伪大神官?不够的。”小矮人缓缓摇头,“冰凝偷了一份水系神火,一旦她成功融合了神火,就是拥有百阶规则的中位神,比米洛更强。她甚至能在短时间内强行突破百阶屏障!”

  小光人犹豫了一下,“咏战会议即将召开,我们双天界又刚失去了两名大神官,左露和左熊……好吧好吧,我会亲自带队的。”

  “那就好。”小矮人似乎放心下来。

  “别担心,我会控制好力道的,不把你的冰矮人玩坏。”小光人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作为真正的大神官,还是四大神官里最擅长战斗的战斗大神官,她确实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罗切斯特面无表情,冷冷地说:“尽管玩好了,她是防御力最强的超级矮人,无限接近我的本尊,你或许能胜她,但不可能杀得了她。另外,别杀李尔蒙斯家族的人,那个家族的每一个人都对我有用处。相信我。如果我的目的达成了,对你们双天界也是有好处的。所以,不、要、耍、手、段!”

  话音刚落,两股力量在虚空中无声地碰撞了一击,小光人和小矮人同时轻轻晃了两晃。旋即站定。

  “……走了,等我好消息。”小光人如风般刹那远去。

  小矮人默然挺立着,目送小光人的离去,然后于无声中慢慢崩解,不留半点痕迹。

  这里再次恢复成没有任何星光的孤寂模样。

  谁也不知道身为主位面领袖的双天界,刚刚和矮人战争的发动者再次做了个肮脏的交易。

  战争开启以来。这样的交易已经有多次了,无一例外的,所有交易都和李尔蒙斯家族有关。

  双天界的效率奇高无比。交易达成片刻后,双天界某处响起一个懒散又冷厉的女声:

  “叫那些快被憋出病的伪大神官们出来集中吧,快点快点!一分钟后出发。尽量在一天内回来。见鬼的,一个月后的咏战会议已经让人很忙啦,发起会议的那个森德洛小鬼,叫什么来着?”

  “叫杜兰德。”

  “嗯,就是他。”懒散的女声陡然间变得飘忽起来,“真想早点遇见他啊……感觉我等不到一个月之后了啊……心痒死了,手也痒死了……”

  “好想杀了他!”

  “唔,人到齐了?”那个梦呓一样的声音忽然恢复了正常。好像回了魂,可以想象声音的主人满脸意气风发地挥了挥手,“出发!”

  ……

  ……

  牧者之城。宽大昏暗的卧室里,三个女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床上沉沉睡着的杜兰德,气氛慢慢变得有些古怪。

  “他为什么会晕倒?”兰子不理解。

  “就算体力透支而晕倒,但在晕倒那一刻他突破到了虚神。虚神领域自行诞生会生出新的力量,换言之他应该在晕倒的瞬间就恢复了大部分体力。”夜翼低声分析着。“所以,他没有理由晕过去啊。”

  “大概是大喜大悲导致心情接连受到震荡进而引发了自我保护机制。然后自行昏过去了吧。”

  安德丽雅一副过来人的口吻,“百年前他刚离开的一年里,我经常在承受不住担惊受怕的心理压力时自行陷入昏睡,所以我知道。”

  “大喜我能理解,大悲呢?”夜翼和兰子一齐问。

  安德丽雅大致说了艾莉婕和杜兰德的真实关系,以及艾莉婕如今已经嫁人的事实,最后总结:“没事的,睡一觉就好了。”说完就开始宽衣解带。

  “……你干嘛?”

  “陪我丈夫睡觉啊。”安德丽雅说得理所当然,瞥了夜翼和兰子一眼,补了一句,“怎么?想一起啊?我没意见。”

  “我我我我……”

  “你你你你……”

  夜翼和兰子“你我”了半天,旋即双双败退,在某些方面,她们和安德丽雅相比差得不止一点半点。

  兰子看着夜翼:“你不走吗?”

  夜翼全身挺立如枪,面无表情地反问,“你呢?你不走吗?”

  “你不走我干嘛要走?”

  “那……就一起留下来好了。”

  杜兰德对自己身边多出了三个女人浑然不觉,他正在做一个梦。

  梦中的他感到有些奇怪,这个梦境本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梦里才对,因为“权限”还不够。

  梦境是一个浩瀚巨大的场面,巨大的空间压迫感令人感到自己渺小得根本微不足道。眼前有三道身影。

  第一道身影是一尊顶天立地般巨大的黑色矮人,看气息正是罗切斯特,但这个罗切斯特却有四只眼睛,背生双翼,手里握着一柄长长的黑色弩枪。

  第二道身影是一个赤金色的光人,璀璨得好像要将这个世界所有的黑暗都驱逐干净。在光人身上,杜兰德看到了时间与空间,看到了战斗的本源,也看到了命运。

  第三道身影最不起眼,有着人类的身形大小,背对着杜兰德,清瘦的背影在罗切斯特和赤金光人面前毫不起眼,但他却遥遥举起双手,一手抓着罗切斯特弩枪的枪头,另一手抵住光人砸下的一本厚重典籍。

  这人正以一敌二,而且看起来并不落下风。

  只看背影杜兰德也一眼认出了他——预言者,梭罗。

  这副场景,正是他以“审判刀棺”抓住森德路的那个罗切斯特时,透过罗切斯特所看到的那副画面。(未完待续)

  ps:信息量很大的一章。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