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二十五 神火

卷十 章二十五 神火

  “没道理梦到这个场景的。{3w.”杜兰德在梦中迷迷糊糊地想着,“因为……我的‘权限’还不够啊。”

  当初第一次看到这幅画面后,杜兰德只能将之存于脑海,无法对他人说起。因为画面中三位存在的层次太高。杜兰德甚至连“回想”这副画面都会有困难,更别说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梦到了。如今梦到,只能说明一种情况……自己可能又升级了?

  升级了吗?没升级吗?记忆和意识有些错乱,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梦中的场景转变,浮光掠影般,忽然回到了自己晕倒前的一刻。那一瞬间,体内的咔嚓破碎声震荡着灵魂,还有那一声后凭空涌现出来的奇异力量感,全都一一浮现脑海。

  杜兰德终于在梦中想起来了:原来,自己如今已是虚神。

  模模糊糊的纷乱画面最终全部消失,化归为艾莉婕成熟了不少的脸蛋和身姿,在她身旁,督兰德的眼神温柔似水,两人十指相扣。

  杜兰德心中猛地一痛,睁眼醒来。

  他微张着嘴,屏息定格了片刻,紧绷的身体才慢慢放松。

  他沉默着,慢慢理顺了呼吸,额头上的汗珠在气化中带走了热量,有点凉凉的。

  “……别多想了,没有意义。”杜兰德在心里对自己说。

  意义其实是有的,一个曾经陪伴你多年、彼此都认为对方就是自己一生伴侣的人,如今在其他人的怀抱里,怎么可能没有意义?但想也没用了。如今还在战争,战争中,有意义但没用的事,就是没意义的事。

  杜兰德有些疲惫地闭上眼,将那种无力感藏入内心的最深处,封存起来。然后他想要从床上起身。

  但这一起身,杜兰德忽然愣住了。

  此时自己身上,正趴着一个柔软的身子,和自己面对面紧贴着。柔软的发丝滑下来一丝,落在杜兰德的嘴唇上,从发丝上的香味和胸前的柔软挤压感来判断,这个把自己当成床垫的女人,是兰子。有节奏的呼吸吹在杜兰德的脖颈里。

  被一个身着单薄睡衣的美女趴在身上,比较常见的姿势都是男人的双手环住女人的身体,扶肩搂腰什么的。

  但很遗憾的是杜兰德此时做不到。他的左右胳膊都没空——左胳膊被夜翼当成了枕头,右胳膊被安德丽雅抱在怀里。

  夜翼面朝床外侧躺,安静地睡着。安德丽雅亲昵地凑在杜兰德怀里,这直接导致她和兰子的距离很近,两女呼吸相闻,气息吹乱了彼此的头发。

  这姿势,这画面……杜兰德全身的血管明显贲张起来!

  身体难以淡定,但心情却忽然淡定了许多。

  自见到艾莉婕之后便狂躁浮动的心绪,忽然间就平复下来。一半是因为对身旁这三位女性的感激还有洋溢在卧室中的温暖。另一半则是因为愧疚和自责。

  艾莉婕是很重要的人,眼前三个就不是了吗?

  安德丽雅为你生下孩子,苦苦等待的一百年间又将你打下的粗糙基业理清理顺,夜翼和兰子与你生死患难。还在你不在的十四年中把女儿凯瑟琳养得美丽漂亮,这些都是一辈子也还不清的情。杜兰德你自己难受伤心也就算了,但不要让负面情绪影响到身边这三个很爱你你也很爱的人啊,混蛋!

  杜兰德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虽然心里还是很酸很塞。但他轻吸了口气,闭上眼睛,慢慢地。把所有对决策、对战斗、对责任无益的东西,嚼碎了,然后无声吞下。

  重新睁眼时,杜兰德又变成了冷静甚至冷酷的他。

  杜兰德没有惊动三个可爱的女人,他轻轻让自己和兰子交换了位置,然后把兰子的胳膊给夜翼当枕头,再让安德丽雅抱着兰子的身子。看着足以令任何男人流鼻血的美妙画面,杜兰德无声地笑了笑,然后拍拍肩头沉睡不醒的小妞,悄然离开了卧室。

  他刚离开不久,兰子的脸色就开始慢慢涨红,她紧闭着眼,开口:“各位,我们还要继续睡下去吗?”

  “为什么不?”安德丽雅嘟哝,“反正他已经整理好情绪了,独自一个人出去肯定是要开始做正事了,难不成去和艾莉婕幽会吗?安啦,他才不会做那种偷偷摸摸的事呢。”

  “但是……你不觉得我们的姿势不太妥当吗?”兰子对这位今天第一次见面的凯瑟琳的母亲颇感难以招架。

  “不会啊,我觉得挺好的。”

  兰子脸皮都快烧起来了,求助似的偏头看背对自己枕着自己胳膊的夜翼,“喂,夜翼,你好歹也说两句啊!”

  “这个枕头不错。”夜翼摸着兰子的胳膊淡淡说。

  “天哪,都什么人啊!”兰子欲哭无泪地看着天花板,沉默了一会儿,认命了,“好吧,那就不管那么多了,今晚就好好睡一觉吧。安德丽雅,你如果想听杜兰德这些年的事,还有凯瑟琳的事,要不我现在跟你说说?”

  “好!”安德丽雅立刻睁开眼睛。

  “嗯,那好。不过从哪里说起呢……”

  “先给她看看凯瑟琳现在的样子吧。”夜翼建议。

  “好主意。”

  ……

  牧者之城的夜晚和印象中一样繁华。

  杜兰德在城中悄然穿行而过,感知之中,牧城众正聚在一起热烈谈论着归来的杜兰德,白虎和薇薇安则在某个地处偏僻的小酒馆里沉默对饮。

  李尔蒙斯家族的族人们也没休息,不少族人已经慢慢回想起当年那个“第一次前去位面战争就在传送过程中遭遇意外而失踪的族中天才杜兰德”了。

  想必再过不久,那个叫督兰德的家伙,就会明白杜兰德到底是谁,也能明白为什么他老婆今天的状态不对劲了吧。

  感知范围内,杜兰德甚至清楚地“看”看到了城中某处的巷子里,督兰德正有些激动地不断追问艾莉婕。

  “……喂,杜兰德。”刀魂的声音从杜兰德心脏中传出来。

  或许是出于本能吧,刚才杜兰德和自己的女人在一起时。直接切断了刀魂与外界的感知和联系,不然岂不是被他占了自己女人的便宜?

  总之刀魂已经憋了大半天了,骂骂咧咧地说:“按照常识,和老婆久别重逢的男人这时候应该在滚床单吧,你这家伙怎么板着张脸跑到外面来吹冷风?还有,杜兰德,你现在的表情和状态,让我觉得有点恐怖啊!”

  “恐怖的还在后头呢。”杜兰德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这时他已经来到牧城外的那个巨坑中,反手轻捶胸膛,将紫袍刀魂放了出来。

  刀魂有些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巨坑中。只听杜兰德慢慢地说:“熔兵炼体这一绝学,我们还差第四步‘回炉’没有修炼,这是最后的一步,修炼完就圆满了。就现在吧。”

  刀魂瞬间脸色一凛,修炼最后一步“回炉”,意味着本尊和分身的关系将彻底确立,输了的话,刀魂就必须将自己的真名全部告诉杜兰德了。

  刀魂在寒风中深吸口气,低沉地问:“非要现在?”

  杜兰德点头。“冰凝可能就在这个位面里,她能发动‘强制双向瞬移’干扰我们的战术,正是因为她修炼了完整的熔兵炼体,而我们只修炼了四分之三。我有种感觉。我和她之间,很快还会有一战,所以必须先把可能的弱点消除。”

  “就因为这一点原因?”

  “不够吗?”

  刀魂盯着杜兰德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沉沉叹了口气。“我个人的建议是……如果你真的这么不爽,直接去把那个叫艾莉婕的女人的老公干掉吧!没有必要把气撒到我身上啊。见鬼,我难道是你的出气筒吗?为什么非要在本该热情如火地滚床单的夜晚。跟我这个半刀半人的家伙跑到这么没情调的地方来分胜负?亏我刚开始有点喜欢你这家伙了呢!”

  “你能不能别提出那种明明不切实际、却又让我稍微有点小心动的不靠谱建议?”杜兰德一脸无奈,“还有,我是虚神了。”

  “哦,虚神了啊。”刀魂耸肩,“所以呢?”

  “我的意思是,我一直在进步。我越来越强,意味着你在‘回炉’过程中胜过我的机会越来越小。”

  “鬼扯!”刀魂满脸不屑地大叫起来,“虚神很了不起吗?你这家伙本就强得堪称怪物了好不好?虚神不虚神根本就没有区别,我打不过你就是打不过你,至少现在打不过。”

  “我不是答应过你给你三次挑战我的机会吗?”杜兰德微笑,“这次就算输给我,你还有两次机会。重要的是修炼完回炉这一步,我就能更从容地对付冰凝了。快点快点,练完‘回炉’,今晚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做呢。”

  “可我……我还没准备好!”刀魂大声抗议,“杜兰德,你干嘛这么急吼吼的,今晚不做完会死啊?”

  “说不定。”杜兰德扫视着周围,似乎在寻找不知来源的潜进的危险,“我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所以必须尽快解决这里的事然后回归森德洛。”

  “但我真的没准备好。”

  “那你就……”

  “我真的真的没准备好。”

  “你……”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没准备好!”刀魂居然耍起了无赖。

  杜兰德脸皮抽搐了几下,也没再劝,而是一翻手,掌心浮现出一朵小小的火苗。

  火苗呈现半透明状,没有任何代表元素的颜色。强大的力量感以这朵火苗为中心四下逸散,瞬间将整个巨坑笼罩。

  刀魂愣住了,呆呆看着那朵火苗,嗓音干涩嘶哑:“神……神火?!”

  “更准确地说……”杜兰德低头看着手中的半透明小火苗,“……是主位面‘帕宁’的,力量神火。”(未完待续。。)

  ps:看到扎实增长的大神之光、月票、打赏,就感觉非常非常幸福呀~谢谢大家!!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