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二十七 嫌隙

卷十 章二十七 嫌隙

  “我不后悔。*”艾莉婕说。

  如此轻易地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督兰德却没有半点开心愉悦。

  他的脸皮抽动了两下,一言不发转身离开。他的背影在牧城夜晚的灯红酒绿中,好像一头渐渐觉醒的魔鬼。

  “等一下,你……你去哪儿?”

  “我去找凯撒。”督兰德头也不回地冷冷丢下一句,“谁知道那个杜兰德究竟是不是我们家族的人?他看起来可一点也不像战斗法师!”

  艾莉婕涌起不好的预感,“你想干什么?”

  “你管我干什么!”督兰德的冷笑声飘忽不定,人已走远了。

  艾莉婕的实力比督兰德更强,她本可以拦住丈夫,甚至已经伸出了手,但最终她没有动作,慢慢把手缩了回来。

  是因为心虚吗?她心中苦涩地想到。

  脑海中一个声音反反复复地问:“你后悔吗?”她能对丈夫说出不后悔,面对自己时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心中其实还有些怨恨,自己做错了吗?那杜兰德呢?他身边可不止一个女人,他等自己了吗?等了多久?

  “杜兰德现在在干什么呢?他会不会像我这么难受……”艾莉婕心想。

  那个从小把自己叫姐姐的臭屁小子肯定会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然后把内心的郁愤全部倾泻到事业中去吧。他就是那种蠢苯的人啊,高傲又孤独地用着自己的笨办法,证明一些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的东西。

  他现在的坚持和事业是什么?打赢这场矮人战争吗?他该不会深夜里又独自一人跑出去扛下那些责任了吧。

  但自己真的没他那么坚强啊!没办法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地做事。甚至在内心的深处,自己其实正盼望着他不管不顾地来将自己抢过去吧。

  艾莉婕慢慢在小巷墙边蹲下来,把头埋在手臂和膝盖里。

  她感觉很无力很疲惫,什么都不敢想,什么也不愿意做,就像一只迷路的猫。慢慢在阴暗偏僻的小巷深处,睡了过去……

  直到被一阵喧哗声吵醒。

  艾莉婕睁开眼睛,金灿灿的阳光洒进小巷,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睡了一夜了。

  远处传来争吵的声音,隐约还有零星的兵器交击声。艾莉婕忽然想到丈夫昨晚离去时的森冷背影,心中一颤。她顾不上有些麻木的手脚,飞快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朝争斗骚乱声的方向奔去。

  “……我们只提了一个很微不足道的请求,为什么就死活不肯答应呢?”

  牧城中心的猎手广场上。凯撒率领着李尔蒙斯的族人——有鹰派,也有鸽派,还有督兰德——正慢条斯理地说着:“你们的老大,那个叫杜兰德的家伙,他到底是什么人?在这个位面做过什么?他是什么元素属性的?有什么特点、什么爱好、什么习惯?会哪些绝招?这些信息,你们这些做部下的难道不清楚吗?”

  “就算我们都清楚,干嘛要告诉你?!”站在凯撒面前的,是苏菲死后继承牧者之城管理员身份的水晶。

  她愤然看着这些大清早就起来闹事的家伙们,气得浑身发颤。“大人说了,你们是‘自己人’,所以我昨天还特地安排了最好的住处给你们!但你们昨天打破了城门,今天又把广场弄得一团糟。你们以为牧者之城是什么地方?!”

  “只是为了验证某些事情。”督兰德脸色淡淡的,口吻却透着阴寒,“有些人可能冒充我们李尔蒙斯家族的族人,我们必须验证。”

  昨夜督兰德找到凯撒。两人商议了大半个晚上。

  杜兰德如果真的是那个失踪已久的杜兰德,那他就是哥顿和伊莲的儿子,而哥顿与伊莲是如今鸽派的领袖。身为鹰派新一代最强者的凯撒并不希望看到一个强大的鸽派之人回归家族,这会打破家族两派间的平衡。

  当然最根本的原因是:先祖石板,必须掌握在鹰派手里!这是凯撒的底线。

  至于督兰德,他已经抛掉所有的派系之争了,满脑子只有愤怒。尊严受辱的感觉,已经快将他彻底逼疯。

  “我们必须立刻采取行动。”

  昨夜,凯撒在商议后做了总结,“如果那个杜兰德根本就不是家族的人,就立刻揭穿他。而如果是同族,也要让他和族人们生出嫌隙。这更是一次试探,杜兰德以区区能体境的实力,却似乎与两位女神大人的关系匪浅。他们的关系究竟如何,正好可以趁此一并试探出来,只是需要注意手段和火候。”

  所以凯撒天刚亮就和督兰德一起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着。

  “你不管吗?”蓝灵堡中,兰子有些奇怪地看着安德丽雅,“那个叫凯撒的家伙可是欺负到你头上来了,你就派一个海洋精灵小丫头去应付他?”

  “无论如何,那都是杜兰德的家族,所以我不太方便出面。”安德丽雅淡淡地说,“他和家族之间的事,我能不介入就不介入,否则只会让他难做。那个凯撒很狡猾,如果我出去和他打上一架,才是正中他的下怀。”

  “但你的部下们可能受委屈。”兰子说,“我们战斗法师可都是很暴力的,凯撒那人看起来更是战斗法师中的暴力分子。”

  “委屈吗……就算受了委屈,也是有意义的委屈。”安德丽雅很平静,“事后,我会向所有受了委屈的部下们道歉、忏悔、然后请求原谅。”

  兰子闻言呆了一会儿,最后叹息说:“我现在能理解为什么杜兰德会喜欢你了。”

  “不,你大概想错了,杜兰德和我好的时候,我可完全不是这种作风。”

  安德丽雅抿嘴一笑,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时候的我……可闹腾了!没什么大局观念的,现在想想其实有点蠢……话说回来,兰子你呢?你可是森德洛的神袛。你出面的话,凯撒那些人铁定不敢放肆。”

  “哦,我也想啊,但我现在正在忙。”兰子解释说,“我正在给森德洛提供这里的精准坐标,这样就能以更快的速度建立起传送界门,让我们回归森德洛。老实说,这个位面并不怎么安全,防御力量也太单薄了。”

  在兰子面前,一个复杂繁复的阵纹正在逐渐成型。不出意外的话。最快半天最慢两天之内,牧者之城就能够和森德洛建立联系。

  兰子没忘记这个位面还有五头超级生命呢,危险指数实际上非常高。

  另外,咏战堡垒需要有杜兰德的坐镇,森德洛才能掌握主动。杜兰德必须尽快回去。

  “好吧,我是不方便去管,你是没空去管。”安德丽雅转头看向夜翼,“你呢?你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啊,在想什么?”

  夜翼正站在窗边。站在她的角度,可以将猎手广场上的争吵看得清清楚楚,可她根本没看一眼。

  她的目光有些飘忽,剑眉紧锁。就连安德丽雅的问话都没听到。

  从背影看,夜翼的身体微微紧绷着,似乎在防备着什么。每当感到未知来源的危险时,夜翼都会是这种状态。

  “她怎么了?”安德丽雅用眼神问兰子。

  比安德丽雅更熟悉夜翼的兰子眉头微蹙。正想说什么,忽见安德丽雅脸色一冷,眼中闪过恼火和煞气。

  兰子将感知范围扩大。立刻明白了安德丽雅脸上变色的原因——

  猎手广场上,牧城众基本上一个都没露面,只有白虎远远地站在角落里,算是对出面和对方交涉的水晶和鲁格的保护。只要对方不过分,白虎就不会介入。

  这是安德丽雅的授意,目的只是避免冲突升级。但安德丽雅错估了一个自尊心受辱的男人的肆无忌惮。

  “说了这么半天,全是废话!”督兰德双眼隐隐赤红,忽然一个箭步上前,直接向水晶抓去,“杜兰德究竟在哪里?让他出来见我!”

  “你放肆!”胖子鲁格一对小眉毛倒竖起来,挡在水晶面前,却被热血上脑的督兰德一拳震开。

  砰!

  半空中响起一声撞响,飞身急掠而来的白虎被人拦住,她手持双永辉十字枪(百年中,永辉十字枪受到虚空基点的影响,发生了双生现象,如今是一件比较罕见的双生神器),看着手持大剑将自己拦下的凯撒,冷漠低喝:“滚开!”

  “抱歉,做不到。”凯撒露出迷人的微笑,低头看了看大剑剑锋上的缺口,“你的武器不错,咱们再来玩两手?”

  老实说,凯撒对杜兰德的实力很好奇。

  杜兰德显然不是神袛,这点毋庸置疑,但为什么他能和两位森德洛女神走得那么近,而且他的一个个部下们都有如此实力?

  从这些异位面人对杜兰德的崇敬态度来看,杜兰德应该也不弱。

  当然,无论如何,凯撒都不认为杜兰德会比自己更强。自己在这个见鬼的位面中、在无处不在的位面压制下修炼了整整一百年,回到森德洛也绝对是神袛之下最顶尖的强者。

  就这么一个耽误的功夫,督兰德的手掌已经伸到了水晶面前。

  在实力接近能体境巅峰的一位战斗法师面前,水晶脸色愤怒而苍白,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巴掌不断在眼前放**近。

  啪——!

  清脆的拍响。

  督兰德的手拍在另一个人的手腕上。

  他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挡在自己和水晶之间的女人,脸色变得有些狰狞,“事到如今,你还敢说自己不后悔?哈哈,好一个不后悔,不后悔你干嘛出来拦我?艾莉婕!”

  蓝灵堡中,安德丽雅叹了口气,她本已打算出面了,此时却又坐了下来,嘟哝着:“真棘手,杜兰德也该回来了吧,唉,等他回来让他自己看着办吧,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兰子没接话,她感觉杜兰德应该快回来了。

  艾莉婕替水晶挡下了督兰德的巴掌,她近距离看着丈夫隐隐扭曲的脸蛋和凶狠凌厉的眼睛,摇头轻声说:“你冷静一点,不要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这对家族、对森德洛都没好处……”

  啪!

  艾莉婕的话被打断了,她呆呆地定格在一个偏头的姿势上,左脸颊上一个红色的掌印慢慢浮现,然后肿起。(未完待续。。)

  ps:预祝大家元旦快乐,2014最后一天啦,写书真的是很开心的工作啊,谢谢大伙儿的陪伴,谢谢大伙儿的订阅、月票、打赏、点击、推荐、神光、评价票、书评、建议……所有这些满满的鼓励和支持!汇报一下情况,目前卷十情节已近半,大战将至,敬请期待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