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二十八 归来

卷十 章二十八 归来

  艾莉婕白皙的脸蛋慢慢肿起,鲜红的掌印在阳光下十分刺眼。她身后的水晶,还有狼狈地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胖子鲁格都愣住了。

  在场的李尔蒙斯家族的战斗法师们也都愣住了。

  就连正和白虎对拼的凯撒也呆了一下,手中金色大剑偏了一点,继而险些被白虎两枪洞穿了小腹和肩膀。

  艾莉婕慢慢转回头,动作僵硬得就像一点点把头摆正的木偶。

  她有些陌生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沉默片刻后,抿嘴一点点展露出微笑,问:“心里舒服点了吗?”

  “……什么?”

  艾莉婕坦然看着丈夫,嗓音依然柔和,却多出了一份刚强,“我问你,舒服点了吗?舒服点就别闹了,回家吧。我们的家族、还有我们的家乡,现在都很需要我们。”

  “是需要杜兰德吧!”督兰德哈地一声冷笑。

  艾莉婕眼中闪过伤痛,握紧了拳头。指甲刺破掌心,流出血来。

  “原来,不是每个人都会在伤心的时候选择一个人去独自扛下更多的责任,并以此来弥补伤痛啊。”她看着好像变了一个人的丈夫,心想,“有的人,反而会将一切责任统统扔掉,就连本该自己扛下的责任,也会好像丢垃圾一样地扔在地上。”

  “我就不明白了!”督兰德咬牙还在吼着,“就算他当年是天才,但现在呢?看他的能级也就和我差不多,昨天还一副重伤垂死、挂在女人身上的衰样!”

  艾莉婕摇摇说:“只靠能级和境界来判断实力,是片面的。”

  作为战斗法师,看到一个人的瞬间。应该就能多少感受到对方的战斗力和危险性,这是属于战斗法师的本能。

  督兰德本该拥有这种本能,此时却被他的愤怒淹没了。

  督兰德听懂了艾莉婕话里的意思,大声说:“那就让杜兰德出来吧,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个厉害法!”

  就在这时。脚步声自城外响起,沉重又有力。其中夹杂着锁链碰撞的响音,还有某些巨大之物被拖行于地面的隆隆摩擦声,由远及近。

  脚步声停下的一刻,杜兰德穿一身紫色战袍,出现在城门口。

  他手里拉着几根紫色的链条。似乎拖着什么东西,但那些东西太大了,以至于无法通过牧者之城高达五十米的门洞。

  杜兰德脸上写着淡淡的疲惫,甚至有些狼狈。

  蓝灵堡中,兰子脸色狂变。失声叫了出来:“天哪!杜兰德他……他昨天晚上去干了些什么啊?!”

  紫色锁链一头在杜兰德手里,长长的链身穿过城门洞,延伸向城外,捆绑着五头庞然大物。两头刀锋圣螳面对着面,被随意地捆扎在一起;岩鲸身上叠着巨龙领主的尸体;再旁边则是焰爪鬼熊。

  除了焰爪鬼熊之外,其他四头超级生命都已不再有任何生命波动。

  但它们死后所散发出的食物链顶端生物的霸主威压,依然令城头上的牧城守卫们一个个两腿发软,说不出话来。

  独自一人。拖回来五头超级生命!其中四头被毙,一头被俘,这幅画面实在太具震撼性了!

  就算不认识超级生命的人。也能看出这五头大家伙是多么恐怖的怪物。

  兰子立刻凝聚出一道虚影分身,出现在城门口。她盯着被审判锁链牢牢捆住的五头超级生命看了几眼,脸色一动问:“还有一头似乎是活的?”

  “嗯,那头笨熊被杜兰德生生打服了,是个超级生命中罕见的软骨头。”

  “你们一夜间连杀了四头超级生命?他成神了?”

  “嗯,帕宁位面的力量神火。”

  “那他人呢?”

  “去海外了。打算用‘双向瞬移’直接将整个李尔蒙斯家族的家族基地接过来,所以让我先把战利品拖回来。”刀魂说。

  回到牧者之城的并不是杜兰德。而是刀魂。

  从刀魂的口吻里,兰子听出了一些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

  昨夜杜兰德成神后连杀了五头超级生命。天明时分才斩杀完毕,老实说,刀魂从来没见过那么煞气迫人的杜兰德。

  杜兰德让刀魂拖着五头超级生命先回牧城,他本人则直奔海外的李尔蒙斯家族基地,打算以双向瞬移的方式,直接将整个基地中的所有族人一次性“搬回”牧者之城。

  前提是刀魂必须先回到牧者之城。

  刀魂的存在没多少人知道,夜翼知道,兰子知道,但安德丽雅和牧城众都不知道,李尔蒙斯家族的族人们,也都以为回来的人是杜兰德。

  “城外面,好像是超级生命吧……”

  “第一次见到啊……”

  “而且一次就是五头……”

  “好像都死了啊……”

  “难道是那个杜兰德杀的……”

  “该不会是拿来唬人的模型道具吧……”

  战斗法师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大。

  督兰德整个人好像被雷劈中了,他本能地看了一眼凯撒,却发现凯撒满脸紧绷,正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

  凯撒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那五头大家伙不是道具模型,是真正的、只存在于教科书之上的、强大而可怕的——超级生命!

  站在艾莉婕的角度看去,城门口的“杜兰德”和兰子还在交谈,两人根本没往这边看过一眼。

  “……交给我吧。”兰子的投影分身想了想,对刀魂说,“我来处理这些超级生命,它们摆在这里真的太扎眼了。哦还有,那边有些状况——”兰子瞥了一眼猎手广场,将广场上的摩擦冲突解释了一番。

  “与我何干?”刀魂直接翻了个白眼。

  “我现在没空,安德丽雅也不方便出面处理。”兰子对刀魂的反应并不意外,很耐心地低声解释说。“反正大多数人现在都以为你是杜兰德,麻烦你过去处理一下吧。”

  刀魂哼了一声,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兰子的脾气一向很好,她的耐心和友善在刀魂看来比夜翼的简单粗暴难缠得多,典型的以柔克刚。让人难以招架。

  “见鬼,我难道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吗?”刀魂心中恼火。

  他反手指了指奄奄一息的焰爪鬼熊说:“那头笨熊算是被降伏了,帮它疗伤后,应该是个不错的坐骑和打手。其他四头死翘翘的就不用怎么处理了,它们是我的食物,帮我弄到隐蔽点的地方吧。”

  “食、食物?!”兰子脸皮微微抽搐。

  “是啊。食物。”刀魂邪笑两声,一转身,朝猎手广场走了过去。

  兰子叹了口气,看着刀魂的背影,心想自己把处理权交给他是不是有点不靠谱啊。那家伙该不会直接冲过去大杀一通吧?

  广场上的凯撒、督兰德、艾莉婕、白虎、水晶、鲁格、众多战斗法师们看着“杜兰德”一步步走了过来。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安静了。

  无论怎么看,眼前的“杜兰德”都只有接近能体境巅峰的实力啊,就连虚神的气息都没有,更不可能是神袛。

  他没可能有实力杀死五头只存在于教科书和传说之中的超级生命!

  能级和境界不能说明全部实力,但至少是一个重要的衡量实力的准绳。能体境的战斗法师,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超越超级生命。

  说不定这家伙只是个负责拖回超级生命的“搬运工”而已,杀死那五头怪兽的另有其人!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一名家族鹰派的战斗法师忽然间又有了勇气和信心。

  他大步上前。挡住刀魂,“你就是杜兰德吧?你……”话没说完就如受重击般斜飞出去,哼也不哼。晕死过去。

  凯撒眼皮猛跳,他只看到杜兰德的手臂似乎动了一下,却根本看不清具体出手的过程和动作。

  战斗法师是战斗的民族,当第一个人被击飞的同时,又两名战斗法师已经不动声色地从背后贴上,对“杜兰德”发动了攻击。

  这次刀魂连手都懒得动了。任凭两人打在自己身上再惨哼着后退。

  两名战斗法师感觉自己似乎全力一拳打在钢刀的刀锋上,巨大的拳劲和速度。几乎自己把自己的拳头切成了两半!

  “见鬼,这家伙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刚才如果慢一点收回力道。这只手就没了。”

  两名在族中实力不弱的战斗法师脸色苍白如纸,咬着牙没痛呼出声,可他们看向“杜兰德”的眼神都已经如见妖魔。

  “七元素,法术阵。”凯撒发出喝令,他满头黑发都在舞动着,拄剑而立,好像战场上沉着冷静指挥万军的将领。

  地火水风光暗雷,各类法术七个一组,从各个方向开始升空,最终编织成一张五颜六色的网,铺天盖地,笼罩而去。

  “大人……”水晶有些紧张地叫了一声。

  胖子鲁格也捏了把冷汗,他和水晶对强者实力的概念和认识比较有限,眼看大量战斗法术升空,难免为“杜兰德”担心起来。

  可“杜兰德”本人就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自顾自地往前走,直等到法术即将加身的一刻,才忽然张开嘴巴。

  他犹如鲸吞海水,深深地吸了口气!

  呼呼呼,呼呼呼!

  所有法术呼啸着改变了轨迹,被巨大的吸力拉扯牵引,完全脱离了施法者本人的控制,最终通通涌进了“杜兰德”的嘴巴里!

  咕——咚。

  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巨大的吞咽声。刀魂抿了抿嘴,心里嘟哝:“妈的,真见鬼的难吃!什么破味儿?”

  看到这一幕,不只是广场上的众人,就连隐藏在暗处的牧城众,还有蓝灵堡中的安德丽雅都呆住了。

  “那好像……不是杜兰德的作风。”安德丽雅看向兰子,目光中闪烁着紫色的神秘光辉,“看气息,该不会是分身吧?”

  “好眼光。”兰子竖起大拇指,“是个极度难缠的分身,实力难缠,性格也难缠。也只有杜兰德能压制得住那种实力强到变态、却又性格别扭的分身吧。”

  广场上,吞掉了漫天法术的刀魂终于停步站定,懒洋洋地问:“听说有人找我啊?找我的人,麻烦上前一步吧。”(未完待续)

  ps:新年第一天起床,大家的热情让我全身都充满能量啊,打赏和月票差点把我吓到了,哈哈!原本打算在两周内做完细纲然后恢复两更的,现在决定加快速度,一周内会做完,然后恢复两更,以及加更。你没看错哦,加更!虽然以前加得比较少……但毕竟是新的一年啦~我也决定在创作速度上加把力!

  还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昨天上海外滩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这是一份下落未明的伤者的寻人启事,如果有线索的话,请帮帮伤亡者的家属吧。我会在书评区也贴一份。sh./a/20150101/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