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三十 路遇

卷十 章三十 路遇

  相比起牧者之城,北海深处的太阳升起得更晚一些。牧城已是清晨时分,这里才刚度过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极远方的海面上露出一线红白色的亮光。

  杜兰德在海面上空二十米处疾飞,飞行带起的风压好像利刀,将下方的海水左右分开,在杜兰德身后留下一道长而明显的划痕。

  寒风迎面吹刮,杜兰德深长地呼吸着,一夜杀戮后的燥热和狂暴,慢慢在风中冷却,最后归于平静。

  “派系内斗?证明身份?”杜兰德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表情,“等他们回到森德洛,了解到矮人战争的残酷可怕,估计就没这份闲工夫在这种事上浪费脑细胞了吧。不,其实不用等到回森德洛,等我拿到了先祖石板,这场家族纠纷,就会直接结束了。”

  修炼过第一次回炉后,本尊与分身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联系也变得十分方便。有关牧者之城中的事件风波,已经通过刀魂将消息传到杜兰德这里了。

  李尔蒙斯家族分为鸽鹰两派,究其原因,其实是在“先祖石板”的问题上,出现了严重的意见分歧。

  先祖石板是李尔蒙斯留下的东西,目前处于被封印的状态。鹰派主张强行解封石板以获取力量,鸽派则主张继续等待。

  李尔蒙斯当年留下石板的同时,也留下了一段简短的嘱咐:“等到合适的契机,才能解开力量的魔盒。”

  但究竟什么是合适的契机,鸽鹰两派各有理解。

  目前石板分为两份,分别由家族两派的领袖掌握。老实说。杜兰德在如何使用石板的问题上,暂时没有什么立场,毕竟还不足够了解情况。

  但杜兰德觉得有一件事必须立刻做,目前也只有自己能做,那就是让两块石板重新合一。

  先把石板凑完整了。然后再考虑怎么使用,这需要绝对的力量压制住家族的派系之争,杜兰德如今拥有这种力量。

  昨夜融合力量神火后,能级翻十倍,达到了森德洛下位神标准的1100个单位能级,再配合上规则位阶过百的“多重审判”和“零式.李尔蒙斯”。杜兰德的实力超越几乎所有的下位神,足可挑战那些没走上融合奥义之路的中位神。

  拿森德洛的本位面神袛来比较,大概也只有窃取了部分《双天典》的马努斯,目前还更胜杜兰德一筹。

  至于梭罗,则暂时不在杜兰德的比较对象中。

  杜兰德知道自己离梭罗还差得太远了。那位大人或许代表着这个时代的最巅峰战斗力,足可与疑似罗切斯特本尊的矮人对战。

  自身实力、家族未来、矮人战争,这些才是杜兰德目前关注的事。

  所以凯撒他们在牧城折腾出的事情,杜兰德听说过后,根本没放在心上。那些人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家族新一代的佼佼者,并不是真正的决策人,至少现在还不是。

  而杜兰德已经是整个森德洛的最重要决策者之一了!

  所以他根本不关心凯撒怎么想。因为没空,也不需要。相比起来,反倒是“艾莉婕被督兰德打了耳光”这件事。让杜兰德的内心有些震动。

  老实说……其实有点窃喜。

  如果她并不像自己想象中幸福美满,那自己也就有足够的理由和动机,将她抢回来了吧。虽然,还是会留有遗憾。

  杜兰德心中不知道是甜是涩地想着。

  他微微出了会儿神,用力拍拍自己的脸,将飘飞的思绪拉回。

  无论如何。先尽快找到隐藏于北海海底的家族基地,告诉父母亲自己还活着。然后把家族接回牧者之城吧。这才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呀——嘿!”

  呼啸的风声之中,忽然响起爽朗的呼喝声。紧接着是一阵透着十足欢悦的女人大笑。

  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小岛,面积不大,岛屿周围飘着些浮冰,此时浮冰随着海浪飞起,一条体型巨大的海鱼破水而出,被岸上那女人钓起。

  大鱼啪啪有力地弹动着身子,却无法扯断那条看起来很脆弱的淡金色的细鱼线,鱼鳞在初升的阳光照射下泛着金红色的光。

  啵的一声,岸边的女人在大鱼落下的瞬间拍出一掌,将鱼打晕过去,然后反手一丢,比几个人绑起来更巨大的鱼身轻飘飘地向后飞去,落入一个小小的桶里。看体积,那桶恐怕连一般的小鱼都放不下几条,却神奇地容纳了体积数百倍于自己的一条大鱼。

  杜兰德目光微闪,渐渐放慢了飞行速度。

  他在岛屿不远处的半空中停下,看着满脸欢畅钓起一条又一条海鱼的那个女人。每条鱼的品种都不同,其中有不少品种按理来说不会浮上海面,只会在数千米深的海底生活,却神奇地被那女人钓到了。

  在杜兰德的感知中,每一次女人将根本没有饵的鱼钩甩入海中,方圆数里内的大量鱼类都会像打了鸡血似的,争先恐后地游来,奋力去咬那无饵的钩。

  唯一咬到鱼钩的那条鱼会被拉起,其他所有没有咬到鱼钩的鱼,则会在瞬间死去,再慢慢沉入海底。

  杜兰德再看向女人所站立的岛屿,只见岛上郁郁葱葱地生满了椰子树。充满热带气息的岛屿在这白茫茫的酷寒冰海中,显得十分不伦不类。

  “啊嘿!”

  “哦呀!”

  “嗨哟!”

  女人还在钓鱼,兴致勃勃的没完没了,她完全无视了半空中默默旁观的杜兰德,完全沉浸在自娱自乐的氛围之中。

  杜兰德也不打扰,只静静看着,神情无比专注。

  女人钓鱼的动作舒展而从容,淳朴又高贵。那似乎是一套能体式。

  女人手里的金色鱼钩和淡金色的鱼线质地奇异,说不出是能量凝成还是某种特殊材质。

  尤其是女人以无饵鱼钩吸引海鱼的方式,杜兰德运转起所有的目力,依然没能看懂。没有咬到钩的鱼死去的理由,杜兰德也想不明白。

  终于。这附近所有的鱼都没有了。要么死了,要么被扔进了女人背后的小桶里。

  “嗨,你好啊!”女人放下鱼钩,擦了把汗,转头对杜兰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她说的是主位面的通用语。

  杜兰德脸色不动,点头致意。“你好。”

  “能过来帮我个忙吗?”女人热情地问。

  “可以。”

  在杜兰德的帮助下,女人有些吃力地拎起那个小桶,慢慢挪到岛屿边,然后对准大海倒了下去,扑通扑通的落水声中。刚才所有被钓起的鱼全都被放回海里。

  女人放生了最后一条鱼之后,用力抖了抖小桶,确认所有鱼都放生了,这才放下小桶抹了把汗,笑看着杜兰德,“多谢!”

  “不客气。”杜兰德退开半步。

  “不问我为什么这么做吗?这么冷的天,还又是钓鱼又放生的。”

  “是啊,正要问呢。”

  “让我想想应该怎么跟你说……唔。这么说吧!本质上讲,我刚才所做的事情,就是罗切斯特目前正在做的事情。引导、杀戮、竞争、最终筛选出至强。”女人说。

  杜兰德眼中迸射出极亮的光芒。盯着女人的眼睛,认真问:“什么意思?”

  她咧嘴一笑,拉着杜兰德走到岛屿边的一块礁石上。杜兰德站着,她自己则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指着远方已经升起一半的太阳,问:“我看你实力挺强的。给你一弓一箭,你能把那太阳射下来吗?”

  杜兰德心想那太阳不过是个虚幻的投影。真正的太阳位列十大主星辰,而所有主星辰都在有尽虚空的边界。悬挂在那道分隔了“有尽”与“无尽”的虚空隔膜上。

  如果射下真正的太阳,远方那个太阳的投影当然也就不复存在了。

  只不过……射下一颗主星辰?杜兰德还没自负到那般不着边际。

  “我做不到。”杜兰德回答说。

  “为什么呢?”女人饶有兴致地追问。

  “因为你我眼前的太阳只是个虚影,无论我掌握多么强大的力量,都没办法射下一个本不存在的虚幻存在。”杜兰德说,“至于那虚幻背后的真实,我不觉得有生之年能成长到能够将之击溃的程度。”

  “你说得没错。”女人笑起来,“同理,你杀了森德洛的罗切斯特,杀了龙巢的罗切斯特,杀了双子光明的罗切斯特,但那些都是虚影,杀了也没意义。至于虚幻背后真正的罗切斯特,你没有一丝可能性将其杀掉的。就像你不可能射落真正的太阳。”

  杜兰德听了只是一笑,没有回应。把罗切斯特与太阳这种层次的存在相提并论,在他看来有点可笑。

  但女人的表情显得很认真,凝望着远方的太阳,轻声继续说:“这场矮人战争,是无解的。所以我和我的同僚们,在战争最初的阶段,就做出了最聪明的选择——绝对不和罗切斯特对着干,要顺着来。”

  女人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这么说吧,如今的有尽虚空诸多主位面,就像一艘注定崩毁的大船。任何人都没可能单凭一己之力,托起如此巨大的、同时也注定沉没的大船啊。”

  “而且,就算能做到,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女人提高了音量,一副很难理解的表情,“如果注定毁灭,那就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何必强求着非要苟延残喘?或许毁灭之后,会迎来别样的新生也说不定呢。你说呢?本该在咏战堡垒、却在这里出现在我面前的……杜兰德先生。”(未完待续)

  ps:更新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