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三十一 战斗游戏

卷十 章三十一 战斗游戏

  杜兰德看着眼前的女人。

  对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自己,自己又何曾想到会和双天界的人,在此情此景、此时此刻下相遇呢?

  所谓的狭路相逢,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

  看气息,眼前这人和马努斯颇有些相似,应该是融合了战斗神火的天界战斗大神官。

  与曾经交锋的时间大神官左露和空间大神官左熊相比,眼前女人的咄咄逼人,是锋芒内蕴、却直指灵魂的。

  毫无疑问的是,她比左露和左熊都强多了。

  “自我介绍下,我是左天界的当代战斗大神官,左心。”女人笑吟吟的,“你还想知道更多有关罗切斯特的事吗?老实说,杜兰德,你根本不知道罗切斯特到底有多么看重你。”

  “可以的话,我觉得我们可以跳过所有的废话,直接进入厮杀了。”杜兰德说。

  “嗨!我说你这人!我跟你说了这么多话,你就这态度吗?”左心一副“你也太不够朋友了”的表情,重重一哼,“战斗法师果然都是些无礼的家伙!我可是好心提醒你如何在这场矮人战争中保命诶。”

  “如果没别的事,我就不奉陪了。”杜兰德表情很冷淡。

  左心笑容微微一滞,旋即满不在乎地抱起了手臂,说:“在你看到我的那一刹那,你就已经上钩了;踏上这座小岛的刹那,你就像那些被钓起的鱼一样,进入小桶了。杜兰德,你真以为自己还走得了吗?”

  杜兰德没吭声,却皱起了眉头。

  在与左心遭遇之前。杜兰德唯一见过的战斗大神官,是马努斯。

  杜兰德不是很清楚当年发生过什么,只知道两仪裁决付出了某些代价,换取到让马努斯前往双天界,就职称为一名战斗神官的机会。只有四大神官才能融合至高神火。而且只有双天界能诞生出神官这种职业,其他主位面都不行,即便有至高神火,也无法融合。

  这就好像位面移民一样,双天界有办法让其他位面的人,去双天界就职称为神官。事实上也只有在双天界。才有可能成为神官。

  这样的机会是极少极少的,也不知道当年两仪裁决究竟付出了什么代价。

  总之,马努斯以战斗法师的身份,融合了森德洛的雷系神火;又在双天界就职称为战斗神官,然后融合了森德洛的战斗神火。获得了大神官的称号。融合了两枚神火的马努斯从此成为中位神,凌驾于森德洛其他神袛之上。

  但马努斯并不以战斗大神官的身份为荣,所以他极少展现这种只有向天界做出妥协才能成为的职业的相关能力。

  但战斗神官到底是什么样的职业呢?所谓的战斗规则,又是什么样的规则?杜兰德对这些都不是很清楚。

  杜兰德只知道,战斗规则是一切职业者的根源。

  如果没有战斗规则的存在,位面只会有普通的生灵,而不会有超越一般生灵的“职业者“的出现。

  战职者、法职者、神职者,一切职业者与非职业者的最大区别。在于战斗力上的质的区别。

  在杜兰德的猜想中,战斗神官肯定是霸气无双的,肯定是精通各种战斗手段的。

  同样以“战斗”为名。战斗神官或许拥有超越战斗法师的法术系统、体术体统、秘技、血脉能力、等等。

  杜兰德曾以为战斗神官就是能级更高、手段更多、实力更强的战斗法师。但见到左心之后,杜兰德发现自己完全想错了。

  那是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和经历……

  看到左心的那一刹那,杜兰德知道自己必须停下来,否则的话,会输。

  停下来之后,杜兰德发现自己必须登上小岛。来到左心身边,否则会输。

  而现在。杜兰德发现自己不能离开小岛的范围,否则……会输。

  这根本就是没道理的!

  但就在杜兰德身上。确确实实地发生了。

  “还不明白吗?”左心看着沉默不语的杜兰德,微笑说,“你和刚才那些鱼,其实是一样的。当我甩出鱼钩,所有鱼都争先恐后的来咬鱼钩,这是因为我规定了:咬中鱼钩者赢,其余皆输。而对你来说,我就你的鱼钩,你必须来咬钩,否则就输;这个小岛,则是用来装你这条大鱼的水桶,不进则输,离开也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战则界定?”杜兰德吐出一个字眼。

  “不错,战则界定。”

  左心微微抬起下巴,露出自信强势的笑容,“这是战斗神官的基础能力,也是最为强大的能力。战斗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分出胜负输赢,而我们战斗神官,能够在一定范围内,对战斗进行重新的界定。界定什么是输,什么是赢。就像这样——”

  左心忽然收敛了所有的笑容,发出震动冰洋的浩大声音:“我界定,下一秒内,站在原地者输。”

  说完她自己率先小步幅地向后移动。

  这一刻,强烈却不知来源的危机感涌上心头,杜兰德脸色凛然,果断地也打算挪动脚步。本能告诉他:留在原地可能会发生某些不太好的事。

  “你以为我会让你轻易移动吗?”左心哈哈一笑,一边移动,一边双手猛然合十。

  随着她的动作,两股巨大的力道凭空而生,化为金色的巨掌从两侧夹击而来。杜兰德脸色微变,因为那巨掌未到,各式各样的枷锁链条刑具已经在自己身上自行生出,严重限制了自己的行动。掌劲带来的重压宛如磨盘,杜兰德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快被碾压出来了!

  砰!金色双掌轰然合拢,狂暴的震波急剧扩散,热带小岛周围的冰冷海水被粗暴地掀起,形成数十米高的巨浪。以标准的圆形向外扩张。

  单就这一击而论,无论夜翼还是兰子恐怕都接不下来。

  天人族的战斗大神官高达1300个单位的能级(比1100个单位能级的战斗法师下位神更高200个单位),再加上恰好为100位阶的战斗规则,以及繁复却统一的运用方法,足以一击秒杀大多数规则领悟不够的下位神。

  但紧接着。粗暴的撕裂声响起!

  以合拢的金色双掌内部为源头,猛烈刮起一阵紫黑色的狂暴飓风,刀锋似的风刃将巨掌撕扯得支离破碎,杜兰德的身影重新浮现出来。

  左心见状叹了口气,由衷地说:“第一次看到有人以这么快的速度、以这种方式,破了我这招‘敌不动掌’呢。破一切锥。敌不动掌,我不伤指……我们双天界的至高秘术,居然也会被人如此轻易地破掉……”

  她顿了顿,指着杜兰德露出笑容,“只不过。你没在刚才那一秒中离开原地哦,所以,我赢,你输。”

  “输”字落下的瞬间,挨了一记“敌不动掌”后毫发无伤的杜兰德,右侧肩背处猛地爆开一蓬鲜血。他脚步踉跄了一下,旋即站定,唇角溢出两道血线。

  “厉害。”左心轻轻鼓起掌。看着杜兰德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大神官级别的我所界定的输赢之下,输的人理应直接死去才对。就像刚才那些没能咬到鱼钩的鱼……可你居然只伤了点皮肉,因为修炼了极冻审判的熔兵炼体吗?”

  杜兰德冷着脸,控制背后伤口的肌肉合拢,迅速止血。

  老实说,在修炼过熔兵炼体之后,好像已经很久没尝试过受到如此严重的红伤的滋味了。回想刚才那一瞬间。没有任何力量击中自己,可自己的身体却在一种莫名的规则影响下。自行崩开了一道深长的伤口。

  “有点意思啊。”杜兰德抹去嘴角的血迹,紧紧盯着对面好整以暇的左心。眼中渐渐亮起逼人的锋芒。

  “我看你刚才界定了输赢规则后,自己也移动了,对吧。”杜兰德想了想,忽然咧嘴一笑。

  说完根本不等对方回答,杜兰德学着对方刚才的样子,同样双手一合,“叠零式.李尔蒙斯”发动,巨大的李尔蒙斯虚影随着杜兰德的动作而动作,一双巨掌带起狂风,左右拍向左心。

  左心看到李尔蒙斯虚影的刹那,脸色微变,不过很快恢复了从容。

  她双臂左右一撑,将李尔蒙斯虚影的巨掌撑住,看着杜兰德微笑说:“能级不错,规则也不错,但这招对能级和规则的运用方式太粗糙了,你该不会以为随便什么手掌拍击,都能和千锤百炼的‘敌不动掌’媲美吧?”

  “看清楚,那可不是手掌。”杜兰德冷笑。

  “嗯?”

  左心微微一愕,只见李尔蒙斯掌心处各自浮现出一面红蓝双色的圆盾,盾面光滑如镜,冰火双鱼化为两仪,双鱼旋转之中,将她的一部分战斗规则强行吸走!

  “双两仪镜盾。”

  左心只觉手臂上的压力陡然间大增,自己的一部分规则竟然透过镜面弹了回来,在她的闷哼声中,两面镜盾狠狠夹击、合拢、然后碾压了几下。

  镜盾维持了一秒,然后在耀眼的金光中寸寸瓦解,左心破开镜盾,眼神平静地看着杜兰德。她根本毫发无伤。

  “毫无意义的进攻。”左心第一次皱起眉头,就像自己精心挑选的猎物并不如想象中出色。

  她有些失望地说:“刚才那一击算什么?想要模仿敌不动掌吗?但就算让我不动又怎么样,我所界定的那条规则只会存在一秒种,现在已经无效了。难道你以为刚才那种程度的攻击,就能让我受伤吗?”

  “你最好看看你现在的位置。”

  “恩?”左心奇怪地看了看脚下,眼前的视野一阵扭曲变化。

  “这是……幻术?他在不知不觉中对我施展了幻术?”左心心中一震。

  这时幻境已破,左心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被杜兰德迷惑了位置感,人已不在岛中,而是凌空站在岛外!

  在刚才她被“双两仪镜盾”夹击的瞬间,杜兰德将她移动到小岛范围之外,却以幻术让她错以为自己还在岛内。

  “离开小岛者输,这是你用来束缚我的规则吧。”杜兰德说,“现在你自己,却人在小岛之外呢。”

  下一刻,左心全身巨震,张嘴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未完待续)

  ps:更新到,周末求票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