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三十四 伪大神官

卷十 章三十四 伪大神官

  左心已经受到致命伤害,没有双天典的保护和治疗,她撑不了多久的。++++

  杜兰德想在短时间内破开双天典,将左心彻底杀死,这恐怕比较费力,也比较耗费时间。

  所以他退而求其次,留下一柄刀锋,持续破坏双天典的保护和治疗功效,让左心得不到救治,这样的话,这位战斗大神官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她会因伤重而慢慢地痛苦死去。

  杜兰德将一截刀锋插入双天典之后,又挥了挥手,一口紫黑色的“审判刀棺”浮现,将闪烁不定的双天典投影,以及身在典籍之中的左心,全都牢牢包裹起来。

  杜兰德又用幻术将整口棺材掩盖,隔绝了气息,这样即便左心还有同伴在谜之位面,也不可能发现她并给予救援。

  最后,杜兰德在刀棺上打了个戳印,满意一笑。

  “再见。”

  杜兰德拍了拍棺材,对其中已经听不见外界声音的左心说。然后他很快收拾心情,脚步一点,腾空飞起。

  杜兰德没有忘记真正紧要的任务是什么——找回父母,找回家族。

  双天界大神官意外出现在谜之位面,恐怕也是为了自己的家族而来吧。杜兰德有种感觉:敌人可能不止左心一个。

  在经历了和左心的战斗之后,杜兰德深深意识到“神官”这种职业的天赋和能力,究竟有多么可怕。

  难怪职业划分之中,将四大神官单独划分出来,既不是“战职者”,也不是“法职者”,而是凌驾于战职和法职之上的“神职者”。

  “听说双天界的另一位战斗大神官名叫‘右神’,是天界的战神,名气还在马努斯大人之上。如果我和他战斗的话,大概就没办法赢得如此容易了吧。”杜兰德并没有因为击败左心而骄傲。内心深处反而感到了隐隐的压力。

  他脚步轻跺虚空,直奔距离此地已经不远的李尔蒙斯海底家族基地而去。

  ……

  小妞像一只小动物似的,蜷缩在杜兰德的衣袍里,依然在沉睡。

  她似乎还是很惧怕双天界的人,所以即便在沉睡中,她在杜兰德与左心相遇的第一刻起,就近乎本能地藏得更深。

  “难不成双天界的人曾经对小妞做出过什么可怕的事吗?”杜兰德暗自嘀咕,想了一会儿也没能有个结论。

  毕竟,目前连小妞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都不清楚啊,小妞自己也说不明白。她的很多记忆都是残缺不全的。

  杜兰德只知道眼前这个小不点,其实还有另一种姿态。在最后的晋升死路中,自己不知道多少次差点死在了另一种姿态下的小妞手里啊……

  越是向北方飞行,海上的气候就越是酷寒难挡,李尔蒙斯家族的家族基地,就在这广袤的冰海海底。

  算算时间的话,其实在谜之位面的百年前,也就是杜兰德离开这个位面的前夕,李尔蒙斯家族就已经被传送过来了。

  杜兰德与族人们当时身处同一个位面。却全然没有察觉,所有的李尔蒙斯族人都生活在一个几乎全封闭的家族基地中,因为这是一次流放,是一次隐藏。他们没有过多的外出的自由。

  想到自己与家族的擦肩而过,杜兰德心中好像堵着些什么。

  在自己离开后的将近一百多年中,家族族人依然很少外出,否则肯定早就发现牧者之城了。也会看到自己这个战斗法师、自己这个李尔蒙斯家族的族人,在牧者之城中留下的种种痕迹,会听到“杜兰德”这个名字。

  如果自己的名字传回家族。让父母亲知道自己还活着,他们肯定会很开心吧。还有艾莉婕,她如果知道自己还活着的话……

  杜兰德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将这些“如果”统统压了下去。

  事实上也没有时间让他去思考什么如果了,因为在杜兰德的感知之中,自己前进的方向上,隐隐约约地传来了一阵又一阵不稳定的能量波动。

  这在刚才自己和左心战斗的时候,是没有的现象。

  融合了力量神火之后,杜兰德对身体力量的掌握更精密;对灵魂力量的使用,也更有心得,所以才能在幻术修为上更进一步,连续三次让左心中招;还有一点,如今的杜兰德,对各类能量流动的感应,达到了极为敏锐的程度。

  “前方有人在战斗。”

  做出这一判断的杜兰德脸色微沉,难道双天界的人已经比自己更快地找到李尔蒙斯家族了?

  但战斗引发的能量波动中,杜兰德并没有感受到时间、空间、战斗、或命运的力量,只有地火水风光暗雷这些元素之力。

  这说明在那里战斗的人,应该不是神官,这让杜兰德稍稍放心,却又更加不解。

  如果只是一群战斗法师在激战,那恐怕是家族内部出现了分裂,爆发了内斗吧。这倒不是大问题,杜兰德自信很快就能压下。

  但不知为何,杜兰德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就在这时,杜兰德忽然脸色微动,陡然一个九十度骤然转折向下,直奔下方的海面而去。

  海水在杜兰德眼前自行分开,片刻之后,杜兰德从水里捞出一个**的人,这人杜兰德认识,而且还算挺熟的。

  杜兰德脸色古怪地看着这个脸上没有半点血色、似乎是失血过多、神志都有些不清楚的半死不活的家伙,拍拍他的脸,“喂,醒醒,梨儿萌死?”

  是的,眼前这人正是梨儿萌死。

  这位曾经的1级预备神,似乎每次与杜兰德相遇,都是一副悲催到不行的凄惨模样。

  在命运安排之地,他也被命运之门卷入,然后被传送到了谜之位面,但以他的实力,应该不至于在一个刚诞生的主位面搞得这么惨啊。

  梨儿萌死手腕处有条伤口。

  “你……该不会想不通所以割腕自杀了吧?”杜兰德看着手腕上的伤口,难以置信地问。

  “鬼、鬼扯……我可是和伟大的李尔蒙斯同名的梨儿萌死啊,我怎么会自杀!”梨儿萌死虚弱地叫骂。“有人……有人放我的血……用我的血液,来定位李尔蒙斯家族。”

  杜兰德脸色猛地一变,急声问:“什么人?冰凝吗?”

  “不,是两个老头。”梨儿萌死的回答让杜兰德莫名所以,“那两个放我血的老头,都是……都是战斗法师。”

  “你是说,两个战斗法师老头,用你的血液,来定位李尔蒙斯家族?”杜兰德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这。这岂不是说你也是——”

  “是啊,连我自己也刚知道啊。”这一刻,梨儿萌死笑得无比骄傲,“我原来……也有着一丝微薄的……李尔蒙斯血脉啊,哈哈。”

  杜兰德默然无语,有种命运真是无比神奇的感觉。

  梨儿萌死因崇拜李尔蒙斯改了自己的名字,还从李尔蒙斯家族中偷出过一小块李尔蒙斯留下的石板残片,也正因为他,杜兰德才有机会进入第二条晋升死路。并在融性不达标的情况下,成功抵达了预备学院的山顶1级预备区。

  搞了半天这家伙跟自己是同族啊!

  倒是梨儿萌死话里透出的信息,让杜兰德一瞬间想到了许多,脑海之中。一幅画面隐隐约约地勾勒了出来。

  杜兰德想了想,用最快的速度帮梨儿萌死止血,并做了初步的治疗,然后将他扛在肩上。继续火速向李尔蒙斯家族赶去。

  “喂,杜兰德,我还没说完呐……”梨儿萌死显然对被一个男人这么扛着感到不适应。连连抗议,不过声音依然虚弱,“我跟你说,那两个……老头战斗法师……真的很奇怪,他们可能不是同胞,可能是敌人……”

  “他们当然是敌人。”杜兰德冷冷地说,语气肯定。

  “呃,你知道他们的身份?”梨儿萌死呆住了。老实说,他刚遇到那两位前辈战斗法师时,几乎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有一种异乡遇故人的狂喜,但紧接着就被那两个老家伙狠狠炮制了一顿,放了大量的血,然后无情地丢入冰冷的海水里。

  如果不是杜兰德恰好路过,梨儿萌死这次是死定了。

  梨儿萌死至今都没相通,为什么那两个明明是森德洛人的老头,要以那种残酷的方式对待自己。

  而且从他们的对话和言语里,梨儿萌死感受到了一种深刻入骨的恨意——对森德洛的恨意,对战斗法师的恨意!

  森德洛人恨森德洛?而且恨得那般不留余地,恨得那般歇斯底里?梨儿萌死以前没碰上过这样的人。

  “杜兰德,别不说话啊,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梨儿萌死感到耳边狂风在呼啸,杜兰德的速度真的太快了。

  “那两个老头,都是火系的吧?”杜兰德问。

  “咦,你怎么知道?”梨儿萌死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杜兰德应该能从自己身上的伤口判断出了打伤自己的人的元素属性。

  但杜兰德接着又说:“那两个老东西,橘焰鬼斩用得不大好,但是体术一流,拳锋如剑,是不是?”

  “咦咦,你怎么知道?”梨儿萌死这下才真的惊讶了。

  “他们是不是很恨我们森德洛?”杜兰德最后问。

  “没错,是的,全都正确!所以我问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啊!”梨儿萌死大声喊叫,“见鬼,我知道了,杜兰德你是不是其实就躲在一旁,看我被打?你这个没义气的家伙!”

  杜兰德叹了口气,眼神却变得冷冽起来,轻声说:“没猜错的话,那两个人,是上一代火神宁顿的两个哥哥。”

  梨儿萌死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宁顿是森德洛军方为人敬仰的伟大之人,虽然有时候难免偏激,却一生为森德洛而战,死而后已。

  那两个变态老头,是宁顿大人的兄弟?

  梨儿萌死吸了口气,低声问:“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毫无疑问是战斗法师,这点你没看错。”杜兰德说,“不过他们还有一重身份——投靠了双天界的……伪大神官。”(未完待续。。)

  ps:大纲梳理完毕,明天恢复两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