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三十六 医疗

卷十 章三十六 医疗

  “父亲!”中年人的儿子刚才被推开,此时疯了一样重新冲上来,将中年人抱住。

  “怎……怎么回事?”中年人勉强睁开眼睛,想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刚才那最后的刚勇耗尽了他剩余的全部气力,大难不死之后,他便直接晕了过去。

  被炽热拳风笼罩的中年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周围的李尔蒙斯族人们全都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刚才,红甲老者即将杀人的那一刻,忽然间有一团紫色气流从远处急速而来,精准地从侧面击中了红甲老者。

  紫色光芒之中,似乎有个人。那人和红甲老者撞在一起,一起横飞出去,这才让那中年人逃过一劫。

  “该死的,什么人偷袭我?”红甲老者满脸涨成了紫红色,愤怒欲狂地看向那个好像人肉炸弹般撞上自己的混蛋。

  忽然惊叫了一声,“咦?是你?!”

  梨儿萌死七荤八素地晃晃脑袋,稳住身形,他看着对面的红甲老者,露出一个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没错,是我。”

  心中却在狂骂:杜兰德你这个混蛋,我记住你了,老子记住你了!见鬼,居然把我堂堂梨儿萌死当成了人肉炸弹来扔!

  “你小子居然还没死?”红甲老者愣了一会儿,狞笑起来,“看来你的命很大啊,你身上的这套铠甲装备又是从哪儿来的?”

  “咦?铠甲?武装?”梨儿萌死愕然低头,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身上已多出了一整套深紫色的装备,从战袍、胸甲、臂甲。护额,到战裙、战靴、护膝,一应俱全!

  仔细想想,刚才以那种高速撞上红甲老者,自己竟然什么伤都没有受。梨儿萌死脑子有点晕。但依然明白是身上这套铠甲保护了自己。

  “这套装备……是杜兰德给我的吧。”梨儿萌死有些茫然地举目四顾,入眼的只有狰狞的红甲老者,皱眉不语的黑甲老者,还有一群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李尔蒙斯族人。

  哪里还有半点杜兰德的影子?

  杜兰德扔出梨儿萌死后,整个人化为幽暗的影子,潜入海中。鱼一般灵活地在海面下游走。

  他不动声色地来到家族人群的后方,然后才无声无息地冒出头来,没有惊动任何人,混入了李尔蒙斯族人之中。

  在人群的最后方,家族基地露出水面的部分上。一共有五名伤员。如果加上刚送过来的那名昏迷不醒的中年人,就有六人了。他们都是家族中最靠前列的强者,所以才会率先出手与那红甲老者对战。

  杜兰德在一对脸色苍白昏迷不醒的男女身旁蹲下,对身边满头大汗地正在为这对男女治疗的一个年轻女人说:“让我来吧。”

  “滚开,别碍事!!”

  年轻女人看都没看杜兰德一眼,有些暴躁地说,“我是家族最出色的治疗专家,现在是关键时刻。你想害死哥顿大人和伊莲大人吗?别打扰我!”

  杜兰德没吭声,也不生气,他认真伸手。握住了父母亲的手掌,冰之力注入纯冰系的父亲体内,火之力则注入纯火系的母亲体内,先帮两位稳住伤势。

  然后杜兰德双眸七色光芒闪烁,仔细观察到底伤到了哪里,是什么类型的伤势。

  杜兰德虽然不会“光明治疗术”之类的治疗手段。但在融合力量神火之后,杜兰德对各种力量的掌控精密入微。能够直接对受创部位进行最细致的处理,这比激活伤者自身愈合能力的光明治疗术更加高明。

  这时候。家族的治疗队伍都集中在这里,一个个全都神色惊惶,满头大汗。

  现场只能听到治疗队员们越来越惶急的心跳,还有伤者越来越弱的呼吸。

  “……先放弃对身体其他部位的治疗,用‘光明心脏’,稳住伤者的心脏节律和搏动速率。”杜兰德忽然开口说。

  他如今是森德洛的最高决策人之一,口吻中自然带上了上位者的不容置疑。

  身旁的年轻女人这次没再发脾气,下意识地问:“护住心脏?两位大人并没有伤到心脏,为什么要先保护心脏?”

  “因为谜之位面……我是说这个位面,对所有战斗法师都有压制作用,受伤昏迷的状态下,平日里能够承受的位面压制,就会变得尤为致命。所以要先保护住对战斗法师最重要的心脏。”杜兰德简略地解释一番,旋即加重了语气,“快点!还愣着干什么?”

  年轻女人不及多想,连忙施展出专门用来强心护心的光系法术:光明心脏。

  杜兰德的话,不止她听见了,周围其他的治疗队员也听见了。

  队员们依言而行,片刻后惊喜地叫起来:“真的有用!”“大人们的气息稳定了不少!”“别大意,过来帮忙,维持住光明心脏!”“哦哦,知道了,对不起。”

  年轻女人的能级挺高,已经超过100个单位了,她同时施展了两个“光明心脏”,施展在哥顿和伊莲身上。

  见伤者的气息逐渐趋于稳定,年轻女人微微松了口气,旋即再次皱起眉头。

  直到现在,她还没有看身旁的杜兰德一眼。

  年轻女人全神贯注地开始继续治疗,眉宇间的不解和焦急,渐渐地再次凝聚。

  在稳定住伤者的心脏后,对受伤处的治疗依然不见成效,这是从来没遇见过的事,每当光系治愈之力深入体内时,都会在接近受伤部位的时候,忽然间凭空消失!

  “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年轻女人感觉自己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巨大的消耗让她感到眩晕。

  就在这时,杜兰德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不等女人反应过来,冰与火之力已经不容置疑地涌入她的身体。同时响起的还有杜兰德凝重的命令声:“再施展一次光系法术‘强效愈合’!快!”

  年轻女人如受催眠般,第一时间释放了“强效愈合”,乳白色的光从她体内逸散出来,慢慢渗透进哥顿和伊莲的身体。

  这一次,乳白的光晕之中。混合进了杜兰德的冰与火之力。杜兰德小心的操纵着,无数细微的冰火之力,与光系之力一起渗入父母亲受伤的身体。

  在“神之视角”的观测下,光之力接近受伤部位时,受伤组织的周围忽然浮现出了大量细小到难以察觉的空间传送门。

  无数细小的传送门爆发出强劲的吸力,将所有的治愈力量统统吞噬。然后传送到其他地方去!

  这就是为什么之前的治疗都没有效果。

  “双天诅咒——‘空间微门’吗。”杜兰德的脸色变得恼火又冰冷,“还好‘微门’没有侵入心脏和灵魂,否则就麻烦了。”

  红甲老者在战斗法师与战斗法师的对战中,居然偷偷用上了神官的能力,而且还是如此阴损的诅咒术。这让杜兰德内心的杀意已经攀升到极致。

  杜兰德心念一动,在光之力即将被“空间微门”吞噬之际,所有与光之力随行的冰与火之力猛然跳动起来,形成一柄柄冰刃与火刃,将所有空间微门绞杀成粉碎。

  “……有效果了!”

  年轻女人在这一刻激动得忍不住叫出声来,强大的治疗术终于发挥了应有的效力,哥顿和伊莲的伤势立刻开始迅速好转。

  “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年轻女人欣喜若狂,松了口气的她终于转过头来。第一次将目光投在了身旁的杜兰德脸上,感激地说,“抱歉啊。之前对你的态度不太好。呃,你好像不是医疗队的人啊,不过无所谓了,能麻烦你帮忙治疗其他四位——”

  她忽然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杜兰德的侧脸,整个人好像被雷劈中。

  “你……你怎怎怎……怎么会……”年轻女人结结巴巴地指着杜兰德。

  脑海之中。一张曾经十分熟悉的好朋友的脸庞,与眼前这人的脸庞。逐渐重合起来。

  但那个人不是已经失踪已久,久到已经被判定为已经死亡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真的……是他吗?

  “是我。”杜兰德压低了声音。语气很凝重,“很久没见了,卡萨。不过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剩下的四位伤者交给我,但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顿了顿,杜兰德低声对这位曾经的老朋友卡萨说:“让族人们立刻回到家族基地中去,然后我会一次性把你们带走。否则你们这么多人站在这里,缺少了基地的保护,我没办法放开手脚对付敌人,好么?”

  卡萨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蹦出来了,这冲击实在太大了点,她努力平复下来,声音却还在打颤:“真的……真的是你?杜、杜兰德?”

  杜兰德露出一丝笑容:“如假包换。”

  “天哪!真的是你!”

  “你小声点。”

  “哦对不起对不起,不过……真的太好了,哥顿和伊莲大人醒来后肯定会高兴到发疯的!还有艾莉婕,她肯定也会——”说到这卡萨忽然一呆,猛地闭上了嘴巴。

  杜兰德脸色微黯,叹了口气:“不多说了,快点照我说得做吧。”

  说完后,杜兰德的身形在卡萨面前,渐渐地虚淡下去,似乎从未出现过。但六位伤者的情况奇迹般好转,却让卡萨意识到刚才的一切并不是个梦。

  她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低声发号施令:“治疗队所有队员,听我命令,立刻将六位大人送回家族基地,然后开始疏散族人,分成六批,依次返回基地。听好了,尽量不要造成骚动,一切都要冷静进行。另外,……”

  杜兰德悄然隐藏在人群之中,一个大范围的幻术已经在悄然之间发动,只要族人们的撤离不要动静太大,应该能瞒住对面那两个老家伙。

  “快点啊,我可不想在这么多族人面前,和两名神袛对战啊。”杜兰德的目光幽冷,“尤其是……我不打算速战速决、准备慢慢虐杀的时候。”

  没人能伤了自己的父母亲而不死。

  在杜兰德的心里,宁顿这两个叛徒哥哥,已是死人。(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恢复两更啦,之前嫌慢养着的童鞋们,可以开始看啦~~!哦对了,继续求订阅求票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