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十 章四十 某种超越

卷十 章四十 某种超越

  从高空看下来,金色大道那笔直向前,急速延伸的趋势,就好像一根超巨型的金色战枪,在向前戳刺。..

  巨枪的枪尖一点,是一个双眸淡得让人看不清楚的直发少女。

  面对这样的攻击,一切反击的招式都来不及发动了。

  杜兰德索性不去理会那些繁复的招式,只翻手凝聚出一柄审判战刀,审判规则一层又一层疯了似地叠加上去,直到刀身近乎于黑。

  杜兰德手持战刀,全身缠绕着粗糙野蛮的黑紫色审判规则,好像一尊黑气萦绕的绝世刀魔。他看着迎面而来的少女,大笑着说:“我是战斗法师,杜兰德!”

  手中战刀自下而上反撩,没有刀光外泄,金色风暴却自行分成了两瓣,紫黑色的刀影毫不怜香惜玉,径直朝少女的胸口招呼过去。

  “双天界左命。”金色大道最前端的少女淡淡回应,回答得异常简短。

  她伸出纤纤细指,轻点向迎面而来的恐怖刀光。

  下一刻,刀尖与指尖相交。

  除了杜兰德和他身后的家族基地,还有左心和她脚下的金色大道,方圆数万米以内的一切,都在瞬间蒸发殆尽,没留下任何一点残留的痕迹。真空地带以外的物质疯涌而入,形成一道通天彻地的狂暴龙卷。

  位面顶端的晶壁,发出不堪重负的惨叫,竟被龙卷硬生生地“吸”下来了一块,出现了局部的晶壁崩塌。

  守护在主神器旁边的六名伪大神官险些立足不稳,震惊地感受着波及了整个位面的巨大震荡,失声低呼:

  “已经开始了吗?”

  “左命大人和人交上手了!到底是什么人,能有如此惊人的实力?这根本就不是普通下位神的水准啊!”

  位面内,巨型龙卷风的风眼中,杜兰德在刀指相交的刹那全身一晃,张口喷出口血来。却是一步未退。

  这样一来,沿着金色大道一路狂飙突进的左命,也被杜兰德硬生生顶在了原地,再也无法寸进。

  “双天典?”杜兰德看着对方头顶上的金色典籍,心中微微一沉。

  之前和左心战斗的时候,左心一直没用这招,杜兰德当时还觉得有点奇怪。现在看来,并不是不能用,而是不想用。

  想想也是,就连左露和左熊那种新晋的新一代大神官。都能召唤出双天典,让规则暴涨到千阶,左心和左命这种老资格的大神官没理由不行。

  “你的刀很好,人也厉害,不过……还不够。”左命显得游刃有余,指尖黏住杜兰德的刀尖,不让杜兰德收刀。

  然后她提起另一只手,握成一个秀气的小拳头,轻飘飘地朝杜兰德打了过来。

  没有什么“破一切锥”、“敌不动掌”、“我不伤指”。左命只是用最简单的方式,一拳打了过来。

  这一拳的强大是碾压性的。能级本就占了200个单位的优势,再加上召唤《双天典》之后的规则优势,左命根本不需要动用特殊的招式。只要将能级和命运规则糅合在一起,一股脑地压上去就行了。

  简单意味着直接,意味着迅速,意味着杜兰德还是没有余力发动“零式.李尔蒙斯”、“两仪镜盾”等这些招式。

  真正快节奏的惨烈大战中。只有审判战刀这一铭刻于杜兰德血脉、源于杜兰德血脉的能力,才来得及拿出来应敌。

  “多重职业真形.黑审判!”

  在少女有些意外的目光注视下,杜兰德的样貌急剧地变化。在少女拳头到来之前,他变成了“刀锋审判”的模样。

  审判规则已经超负荷地叠加了不知道多少次,虽然还比不上对方的规则位阶,却也远远超过了百阶。

  此时的审判规则,完完全全就是黑色的,充满野性、阳刚、粗糙的美感,甚至夹杂了不少失控的狂躁。

  杜兰德根本不理会对方打向自己的拳头,以拳对拳,以攻对攻,狠狠轰在了少女的左乳上,几乎同时,他也中了少女的一拳。

  “噗!”杜兰德狂喷出一口鲜血,中拳的部位好像被陨石砸中,出现了一个凹坑,还有无数细密的裂纹。

  甚至连杜兰德轰中对方的拳头,也因反震之力而布满了裂纹,有丝丝的鲜血,从这些骨甲的裂纹中渗透出来。

  但杜兰德在笑,反倒是对面的少女第一次流露出痛楚之色,眼神有些古怪,似乎很久没有尝过如此剧痛的味道了。

  她的唇角无声躺下一丝鲜血,指尖再也粘不住杜兰德的刀。

  杜兰德趁势向后抛飞出去,咧嘴一笑:“我就不奉陪了。”

  左命近乎无色的眸中,映出杜兰德在空中翻转的身影。

  少女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想不通杜兰德受到的攻击明明比自己更沉重,为什么还能如此从容地保持高速移动。

  他的身体防御力比自己强这么多?

  左命微微怔愣之间,杜兰德已在空中一个旋转,然后稳稳落在被他拼命护住的家族基地的表面上。

  他双手按住基地外壳,心中默念:“熔兵炼体,双向瞬移!”

  双向瞬移全力发动,这一刻杜兰德和家族基地连成了一体,然后猛烈爆发出逼人的璀璨的紫色光辉。

  紫芒骤然绽开,又倏然收敛,当光芒完全敛去的时候,杜兰德和家族基地还有基地中的全部族人们,全都消失不见。

  他们以身在牧者之城的紫袍刀魂为坐标导向,直接瞬移了过去。

  哗啦啦,哗啦啦,空缺的海洋部分被海水重新填满,气流灌入因两人的战斗而变为真空的这片海域。

  崩坍了一块的位面晶壁开始自我修复,位面似乎发出了一声如释重负的深沉叹息。

  “被他……逃掉了。”左命缓缓地收回拳头,收回手指,这么两个简单的动作,却让她又连续吐了两小口血。

  她吸了口气,解开衣襟,露出小巧玲珑的左乳。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损伤,但审判规则力透胸腔之内,已经伤到了左命的心脏。

  左命慢慢蹙紧了眉头。

  至今发生的一切,几乎都在左命的计算和预料之中,除了刚才自己所挨的这一拳。左命不是没想到杜兰德会以攻对攻,事实上她已经做好了以伤换伤的准备。

  她没想到的,是杜兰德那一拳的威力。

  “根据情报,战斗法师杜兰德所特有的审判规则,仔细拆分开来的话,应该可以分为三种属性——”

  “限制移动的属性。限制躲闪的属性,还有限制防御力的属性。”

  左命低声喃喃着,就像一个研究学术问题的青涩女学生。

  “审判规则唯一的弱点,或者说不够完美之处,在于‘攻击力’的缺失。虽然能够强有力地限制对手,削弱对手,但规则本身并没有包含增强攻击力的属性。”

  “无论是限制移动,还是限制躲闪,或是大幅度降低我的防御力。都对杜兰德自身的攻击力无益。”

  “只是以减少敌人防御力的方式,来增强杀伤效果。而不是以提升自己攻击力的方式,来增强杀伤。”

  “但为什么,刚才那一拳……”

  左命闭上眼睛。脑海中反复回放着之前杜兰德的那一记干净利落的刺拳。脑海中的画面里,杜兰德身上的职业真形、武器、铠甲、装备……等等这些外在的东西,被左命一件件去除掉,只留下那一拳最本源的东西。

  左命忽然一震。这次她看到了——

  在杜兰德出拳的那一刹那,他的动作,他的神态。他的气质,似乎引动了某种不同寻常的东西,在杜兰德的身后,隐隐浮现出了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孤傲、伟岸、冷酷、狂放、霸绝天下的身影。

  而杜兰德本人,和他身后的那道身影,有一种彼此重合的迹象,也正是因为这道身影的存在,杜兰德的拳头,比平日里的攻击力强大了数倍,再加上审判规则削弱对手的绝对属性,才一举让左命负伤,继而为杜兰德争取到了带族人们撤离的时间和机会。

  “那道身影,是森德洛的那位战斗暴君,李尔蒙斯吧。所以刚才那拳……是零式吗?”

  左命认真想了想,旋即摇头,“不,似乎比零式更加高级,是某种更厉害的东西。那个森德洛人,难道已经看过了李尔蒙斯留下的石板,得到了李尔蒙斯留下的力量奥秘?”

  少女重新拉上衣袍,转过头来,看向牧者之城的方向,也就是杜兰德发动双向瞬移之后,如今所在的地方。

  寒风之中,她的小脸硬冷如石。

  “不管了,总之要杀了他。”左命头顶上的《双天典》投影渐渐趋于凝实,越来越逼真,透出的气息也越来越迫人。

  她轻移脚步,直奔牧者之城而去。

  下一次,她不会让他有机会逃掉了。

  ……

  ……

  老实说,杜兰德自己根本没意识到自己之前击中左命的那一拳,和以往自己的攻击有什么区别。那种超高节奏的战斗中,思考根本跟不上动作,一切反应都靠着长期积累锤炼出的战斗本能。

  但在发动“双向瞬移”之后,在传送的过程中,杜兰德回想起来了。

  自己轰出那一拳的时候,一方面全身血脉沸腾,全力催动以自身血脉为本源的“审判规则”,而另一方面,自己的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出了一幅画面。

  那副画面中,李尔蒙斯沉默前行,迎向巨大阴影中的树形,还有盘踞在树上的某种四眼生物,背影孤独。

  就是那个背影,深深印在脑海中的那个背影,让杜兰德的拳头威力在不自觉中,提升了惊人的一大截。

  “难怪……难怪双天界要找先祖石板,罗切斯特也是,还有那个至今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的冰凝,也拼命地想要找到先祖石板。”杜兰德心想。

  石板上,恐怕真的存有某种至高无上的力量真谛吧。

  问题是另一半石板现在在谁手上?

  眼前忽然一亮,视野恢复了清晰和正常。杜兰德扛着一个巨大程度超过牧者之城的家族基地,轰然撞破空间,出现在牧者之城上空。

  “……咦?”杜兰德愕然看向某个方向。(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我真的不是故意切在一个关键地方的,所以……来吧!把你们的票票,通通投给偶吧!虽然我也不知道以上这番话的逻辑到底在哪里。^_^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